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七章 黯然收手
    趁着这个时间,李林的手指已经悄然的按在了他的手腕上,凌河的情况很特殊,他不敢怠慢直接动用了三根手指,随着他脸色一变,灵力便是顺着他的手指渗透了进去,飞快的找起了病因,其实,神经性疾病,诊脉的效果也不是十分的好,中医虽然博大精深,但也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x23us.更新最快

    就这样在众人灼灼目光之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期间,李林松开过几次手指,随后又是按了上去,他的脸色也是变得无比的沉重,因为这是他有史以来遇到过最棘手的问题。

    治疗天诛,他有办法治疗,至少有个奔头,而现在他是一点奔头都没有,确切的说,连续诊脉四五次,他也是没能发现凌河的问题所在,因为,精神疾病本来就是无形中存在的……

    凌蔷在一边静静的注视着李林的脸颊,粉色的嘴唇咬出了一排不是很深的痕迹,她能看出来,李林肯定也是遇到了困难,不然他的神色绝对不会如此严肃,因为,自从认识他以来,即便是凌玉常用枪口对准他的头时,他也没像现在这样……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足足又过去了五六分钟左右,李林紧锁着的眉头渐渐的舒展开来,抬头看了眼几个黑衣人道:“松开吧,看完了!”

    “李林。怎么样?看出什么了没有……”凌蔷第一个问道。神色紧张的很,确实,李林现在就是唯一的希望,要是他也无计可施,那么,凌河基本也就被判了死刑!

    “李医生。怎么样?看出什么眉目了没有?”张凤翔问道。

    “李医生。凌老的情况是不是不太乐观……”叶柄叹了口气,似乎早就料到了是这种结果,因为这个病确实是十分的棘手,甚至和绝症没什么区别,连国外的顶尖专家都没办法,眼前这个小伙子又能有什么办法……

    被众人盯着,李林忍不住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凌老的情况确实不太好,精神上的疾病本来就是难题……到现在我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

    “唉……这可怎么办啊……”张凤翔直摇头,作为一个医生,眼睁睁的看着病人就躺在眼前却无法治疗,这种感觉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到的,只有医生才能体会到这种无力感!

    “没别的办法了吗?”凌蔷脸色煞白,有些失落的问道。

    “暂时还没有。”

    李林如实回答,这种事确实没必要夸大,有办法就是有办法,没办法自然也不能硬撑着,到时一旦治不好,丢脸的还是自己,不是吗?

    张凤翔难过,心里不舒服,他又何尝不是?现在他甚至要比张凤翔等人更不舒服!

    “嗯。麻烦你了……”凌蔷深吸了口气,努力的挤出来一些干涩的笑容,“杨爷爷。带着大家去休息吧。”

    “好。”

    杨老无力的点了点头,但作为一个大家族的老管家,他还是很有风度的对着众人说道:“大家都去喝杯茶吧,来给老爷瞧病,你们都辛苦了,一会儿凌家会给你们献上一分薄礼,大家一定要收下!”

    “唉。无功不受禄,凌老的病我们都不能治好,怎么能要凌家的东西,凌小姐,我们就先告辞了,要是还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随时联系我们,我们一定会尽快赶过来的。”张凤翔惭愧的说道。

    知道凌家财大气粗,凌蔷说的薄礼可能也不会太薄,这个礼也是真心相赠的,可是,他们怎么好意思收下来?这简直就和自己打自己的脸没什么区别……

    看着众人簇拥着走出去,李林也随着站了起来,脑子里不断想着治疗方式,凌河的情况真的是特别的特殊,先天性精神疾病,针灸解决不了问题,灵力同样是解决不了问题,想要将这种情况彻底解决,唯一的办法就是使用中药,可是,在传承中似乎也没有几样中药是能够治疗先天性精神疾病的,因为,这种情况就和刚刚出生的婴儿少了某一样器官是一个道理,先天的缺陷,这种情况似乎比绝症更难医治……

    “等等。”

    李林刚走出去几步,凌蔷便是喊住了他,来到他身边道:“真的没办法吗?”

    “要是有办法,我想我应该早就说了,没必要在这里卖关子对不对?”李林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凌小姐。没什么事我想我应该先走了!”

    “下去坐一会吧。”

    凌蔷说着便是随着李林一起下了楼,穿过长廊,这时凌家的大厅里还有不少人坐着,大家伙都是一筹莫展,因为,仅有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坐吧。”凌蔷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示意李林坐下。

    “谢谢。”

    李林应了一声便是坐了下来,他的眉毛一直紧锁着,传承中知识被他翻了一遍又一遍,有几种方式是治疗精神病的,却不是治疗先天性疾病的,但是,其中有一种治疗方式看上去十分的特别,但也只是理论上能够行得通而已,到底什么样他不敢确定,更是不敢去尝试,因为,他不敢保证这种方式能够奏效,一旦不行,凌河的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糕,甚至会死亡!

    大家伙又坐了一小会儿,都是觉着不太自在,索性就全部都离开了,这些人走的时候大多数都是唉声叹气的……

    “凌小姐。我这里有一些能够缓解病情的药物,你先让人给老爷子吃下去,没什么害处,能让他短时间不会再次发作。”李林在兜里拿出来一个黑色的小瓶子,小瓶子装着十几颗黑色的小药丸,没什么药香味,看上去和普通的丸子药几乎没什么区别。

    “谢谢。”

    凌蔷毫不犹豫的将药丸拿了过去,若是第一次见到李林拿出来药丸,她或许还会犹豫那么一下,可是,自从见识过恢复创伤的药粉之后,她自然不会对这些药丸有任何疑问……

    她膝盖位置的伤疤早已经没了,确切的说,那天晚上用完李林特制的药粉之后,第二天她的腿上就看不到任何痕迹了,如果子弹不是打在她的身上,伤口不是在她的身上,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曾受过伤,因为腿上半点痕迹都没有,仿佛从来就没受过伤一般!

    “爷爷还能熬多久?”凌蔷突然问道。这是她最关心的问题。哪怕老爷子一直这样下去,只要他还能活着,对一个晚辈来说也是最好的宽慰!

    李林早就料到凌蔷会问起这件事,刚刚他给凌河诊脉时也是刻意的给他检查过身体,凌河虽然年过半百,但是,身体上却没什么问题,可以说健康的很,精神疾病虽然能要了一个人的命,这也是偶然事件,有些人疯了一辈子,他的寿命也许不会太短,甚至还有超过百岁的老人。

    不能说精神疾病不会影响一个人的生存,但是,两者之间的联系并不大,有些得了精神疾病的人可能没有多久就死了,是因为大脑已经不受控制,做了什么极端的事情,还有一些人则是被家人彻底放弃,从而导致生命短时间内告终的,而凌河显然是不属于这种的,即便他现在疯疯癫癫,凌家人也会细心照顾他。

    至于他什么时候会死去,李林根本不能给出准确的答案,只要凌河的身体不会出现其他并发症,再活个三二十年也不是不可能的,甚至会活的更长久一些也说不定。

    不过,问题也就来了,刚刚他进屋那一霎那,凌河被鬼魂附体,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可能后果将不堪设想,因为,鬼魂本身也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存活的,很有可能夺舍凌河的心智,到时候凌河表面上虽然还活着,但是,事实上他已经死了,因为,他剩下的也不过是一个皮囊而已!

    这种事说起来似乎没人肯相信,即便是李林,如果他没得到传承,没接连遇到鬼魂,他也不相信这种非自然的事情,传承中对于夺舍这件事记载的特别清晰,甚至还列举出了很多种不同的夺舍方式,就算是他不想相信这种事都不行!

    除此之外,鬼邪这种存在远非常人能够理解的,他们做的事更是让人很难理解,说他们是邪恶的化身似乎也不是不可以,因为,他们不但能够摧残被附体者的精神,甚至还会做出更残酷的事情!

    所以这样一来,李林真的是无法确定凌河到底能够活多久,原本他是打算直接辞行离开,可是,转念一想既然已经来了,不说别的,光凭凌河是个不错的人,他也应该出手帮帮忙,不说将凌河治好,至少也要将那鬼邪彻底祛除,也算是帮了凌家的大忙!

    因为,当凌河被鬼魂附体时,他不但会伤害自己,凌家所有的人都可能遭殃,凌家虽然有很多保镖,但他们毕竟都是普通人,即便是最弱小的鬼邪也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

    “我可能没办法给你准确答案。”李林摇头说道。

    凌蔷黛眉微微一皱,随后便是四下张望了两眼,见屋子里没什么人,她才问道:“鬼邪的事,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觉着我有必要用这种事来骗人?这种事不但能吓人,还会引起恐慌,到时候凌家上下人心惶惶,我想也不是你想看到的吧?”李林十分严肃的说道。

    凌蔷顿了顿,李林说的确实有道理,这种事确实没必要拿出来骗人,而且,凌河刚刚的情况她也是亲眼看到的,只是,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这种事她还是有点难以接受而已!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下去?”凌蔷俏脸冰寒的说道:“诺大的凌家,即便是遇到再强的敌人时也从来没退缩过,屈屈一个鬼魂怎么可以把凌家闹得乌烟瘴气……李林,既然你能看出来,我想你一定有办法解决这种事的对不对?我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

    被凌蔷眼巴巴的盯着,李林还怎么好意思拒绝,稍许犹豫了一会,他便是点了点头道:“我不保证能解决问题,但我一定会尽力的!”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解决!”凌蔷激动的说道。

    “……”

    李林哑然,心里也是忍不住苦笑,这光天化日的就忙着去驱鬼,简直是滑稽至极,不过,他也能够理解凌蔷此时的心情,毕竟,事情发生在谁的身上谁着急!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