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九章 请保家仙
    看到这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黑衣人,云娥原本还判若无事的脸颊突然变得紧张了起来,身子也是不自觉的颤了一下……

    注视着云娥,凌蔷的俏脸上便是泛起了一丝冷笑,沉声道:“你现在走还来得及。不管怎么说你都是玉常的媳妇,我会给你留个面子!”

    “凌蔷……你……”云娥美眸一竖,犹豫了片刻便是走了出去,她和大头的事没人知道,但是这个黑衣人不一样,因为他一直和大头在一起,她可以确定自己没说出去过,但是,不能保证大头那个死鬼没说出去。

    既然不敢确定,她自然也是不敢和凌蔷对峙下去,一旦这个黑衣人说出去,到时候就不是能够灰溜溜走出去那么简单了,凌家是个大家族,背后偷男人这种事绝对是禁忌中的禁忌!

    而且,她的身份在凌家可以说是极高的,凌玉常若不死,她就是未来凌家的女主人,女主人和仆人鬼混在一起,凌家绝对是不能够容忍的,可能名誉扫地被轰出门都是小事!

    “滚!”

    凌蔷娇喝了一声,一双美丽的双眸也是竖了起来!

    云娥哪儿还敢半个不字,她扫了凌蔷一眼,随后便是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其实,她早就想离开这个大院,可是,身在其中却很难脱出去,凌蔷突然这么做其实也算是帮了她的忙!

    “你是怎么知道的?”李林过来时,刚好和云娥擦了个对面,他忍不住打量了云娥两三眼。

    云娥的长相让他有点意外,确切的说,这个女人真的是很漂亮,可是,转念一想这也并不是很难理解,堂堂凌家,堂堂凌玉常,凌家未来的家主,曾经的风流公子大少,他的女人岂会差到什么地方去?

    只是,李林的脑海中也是冒出来一个大大的问号,就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她是怎么看上大头的,大头是要长相没长相,要地位没什么地位,特别是他那张脸还有点扭曲,就这么一个男人,云娥是怎么看上他的呢?她又是怎么忍得住下得去嘴的?

    这个问题似乎并不是十分难理解,毕竟,凌玉常这种风流的公子哥在外边沾花惹草是十分常见的,甚至可以说,他死都是死在了女人的肚皮上,一个被他玩腻了的女人,常年居住在这个大院,要是不寂寞倒也奇了怪了。所以,大头便是最好的慰藉,不能说云娥喜不喜欢他,只能说大头用起来比较方便一些。

    当然,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除了真心喜欢之外,还有一些难以启齿的原因,这都是不能忽视的。

    “你说什么?”

    听李林问起,凌蔷便是不自觉的向他看了过去。

    “没什么,我说你让大家准备好了没有?”李林改掉刚刚说出去的话,他总不能说那天晚上我悄悄的来到了凌家,还听到了凌家少奶奶和仆人鬼混到一起吧……

    凌蔷刚刚一直冰冷的注视着云娥灰溜溜走出去的背影,倒也没听清楚李林说的什么,也就没放在心上,她点了点头道:“你说的都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开始?”

    “七点四十九开始,一定要让院子里所有的灯笼亮起来,还有,凌家有没有供奉着什么东西?”李林十分严肃的说道:“如果有,一定要把供奉的东西拿出来,凌家所有人都要跪在前边,用心祈

    (本章未完,请翻页)

    祷才行!”

    “有。”

    凌蔷还没等说话,一边走过来的杨老爷子便是十分干脆的说道:“是狐仙,是老太太活着时就供奉的,只是,这么多年大家都把它给忘了,差不多有二十多年都没供奉了……”

    “既然有,就一定要供奉,这是仙家留下来的东西,是保佑凌家上下老小的。如果我没猜错,老太太应该也是个大仙是不是?”李林十分干脆的说道。他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

    在华夏,迷信这种事向来都是不缺少的,特别是供奉各路仙家这种事更是常见的很,如果到了农村,十个人家,至少要有两三家的柜台上摆放着香炉,用黄纸标注着各路仙家的名字,每逢初一十五,顶香的人都要上香跪拜,以保一家人的平安。

    虽然很多人不信奉这个东西,觉着神神鬼鬼的,但是,这种事说有可有,说无可无,毕竟,谁都没见过那所谓的仙家,但是,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也是李林问起这件事的主要原因。

    凌家的老太太供奉了狐仙,那么,狐仙自然也就是凌家的保护神,保佑着一家人的平安,随着老太太去世,没人当了香头,可能不等鬼怪闹事,仙家可能就不干了!

    任谁被放在角落里几十年无人问津,能不生气?财神的手指里还能夹着一打一打的百元大钞,何况是保佑一家人平安的大仙!

    “好。我现在去拿出来!”杨老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他曾经和凌河提过,但是却被凌河呵斥了一番,不让他信奉这种神神鬼鬼的东西,主人都不同意,他又怎么敢多说,索性也就没在提起过此事。

    “等等。”

    李林喊住了杨老,十分严肃的说道:“不是拿出来,是请出来,而且,一定要有人顶香,还要这个人亲自去请,这个人最好是个女人!”

    李林说完,杨老不自觉的便是向凌蔷看了过去,在凌家,似乎已经没有什么人比她更为合适的了!只是,凌蔷一直以来都是不信这些神神鬼鬼的,愿不愿意顶香更是个问题。

    “我去!”凌蔷十分干脆的道。

    “你去可以,但一定要心诚,不能怠慢了仙家,每逢初一十五,一定要三拜九叩,如果做不到,我觉着你还是另选他人的好,因为,这样一来不但对你们凌家没有好处,甚至还会惹怒了仙家!”李林十分认真的说道。

    他嘴里说着,心里也是忍不住苦笑,现在的自己岂不是也成了大仙?就像一个传教士,嘴里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还有,他发现自己竟然和妇女没什么区别……

    “我可以!”

    凌蔷几乎没任何犹豫,对着杨老说道:“杨爷爷。你在前边带路,我们过去。”

    “在后边的小屋,小姐随我来吧。”杨老说着便是顺着后门向别墅后边的小厢房走了过去,小厢房距离别墅并不是很远,也就是三四十米的样子,但是,看模样已经有很多年没人打理过,窗子上还挂着一层厚厚的蜘蛛网,杨老打开生了锈的铁索,一阵呛鼻子的灰尘便是落了下来。

    小屋子并不是很大,只有一个不是很大的房间,屋子靠近西墙的位置摆放着一个不知道已经封存了多少年月的红色木柜,木柜的上边放着一个竖起来的长条盒子,由于年月确实久远了一些,

    (本章未完,请翻页)

    盒子上那张黄纸已经变了颜色,上边还沾着一层细细的尘土。

    “以前老太太活着时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到这里祭拜,这里是专门上香用的小屋子,前段时间好着时还说要将这小厢房拆掉来着,唉,真是想不到,这才几天,凌家就出了这么多大事……”杨老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

    “我现在应该怎么做?”凌蔷在屋子里四处看了看,这个房间自从她出生以来就从来没进来过,里边放着的东西对她来说也是陌生的很。

    说来,她自己都忍不住有些自嘲,在凌家生活了二十年,这个小厢房不知道看到过多少次,竟从来都没踏足过……

    “杨老。香准备好了吗?”李林说道:“先上香,把香炉里的小米换掉,换成新的,既然凌小姐顶香,这就是新的开始,算是一种传承。然后,点上三炷香!”

    “好……”杨老应了一声。连忙上前准备了起来。

    “让她来。她是香主。”李林严肃的说道。

    所谓的仙家,在农村又叫保家仙,如果有人代替,又有什么真诚可言?这样一来倒不如不去祭拜的好,省的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杨爷爷。还是我来吧。”

    凌蔷上前一步,接过杨老手中的小米,香,茶叶,便是开始准备起来,她从来没做过这种事,动起手来显得笨拙的很,不过,这倒不是什么问题,只要真诚,即便在笨拙,仙家也一定不会生气的!

    这简简单单的过程凌蔷足足用了十几分钟才算完成,这时,李林便是走上前去,将事先准备好黄表纸拿了出来,接过杨老手中的毛笔,沾上一些红色的朱砂便是飞快的在黄表纸上写起了奇异的符咒,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阵法,但是,镇宅驱邪还是不错的。

    看着李林写下来的一个个奇异符号,凌蔷又是忍不住打量他两眼,她一直觉着眼前这个小男人神秘,现在看来,远远比她想象中更加难以捉摸……

    “用心。不要看我。我不是仙家!”李林回头看了她一眼,手里的毛笔在黄表纸上重重的按下最后一笔,此时,黄表纸上赫然写着狐仙二字,在这两个字的旁边,赫然就是那些一个个奇异的字符,每个字符仿佛都是有生命一般彼此相连,给人一种生生不息的感觉。

    “三拜九叩!”李林沉声说道:“一定要诚心!”

    既然已经决定了,凌蔷自然也就不再犹豫了,虽然她是个唯物主义者,但是,为了整个凌家,她愿意信奉这种非常理的东西!

    她紧闭着双眸,双手合在胸前,先是喃喃自语了两句,紧接着便是跪在了地上,十分认真的叩了九个头!

    “可以了。请仙家回去。一会儿凌家所有人都跪在这前边,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起来,哪怕这个过程要一天一夜也不行!”李林严肃的说道。

    “好!”

    凌蔷点了点头,上前一步将李林画好的牌位拿了起来,一步步走了出去。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天色更沉了一些,按照李琳要求的,这时凌家的所有人都已经跪在了大厅之内,每个人的脸色都是无比的沉重认真,一时间整个大厅也是安静了下来,甚至一根针落在地上的声音也会被人听见。

    (本章完)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