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愚蠢还是可怜?
    七点四十九分一到,黑漆漆的凌家大院从里到外都是亮起了红灯笼,一共有四百九十九盏之多,同时,数十根红色的蜡烛也是亮了起来,微风轻打,火焰呼呼的烧着,却没灭掉的意思。

    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完毕,李林便是离开了别墅,他先是在大院里四处看一看,随后便是分别向七个不同方向快步走了过去,按他事先要求的,这七个方向早已经被挖出来了一人多深的大坑,每个大坑的旁边分别放着一块白色的石头,这并不是什么上等的玉石,只是普普通通的石头而已。

    “开始吧……”

    他嘴角微微翘起,沾了朱砂的毛笔便是在大石头的平面飞快的勾画了起来,每勾画完一块石头,他都会直接将石头推进土坑之中,随后便是飞快的将大石头埋上,看上去好像很快,其实,等他忙完时已经足足过去了半个小时,他的脑门上也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汗珠,此时正滴滴答答的落在他的衣服上,鞋子上,地面上。

    七块大石头放下,李林便是向着远处看去,一双眼睛眯成一条缝隙,他没有选择马上做法,就这样慢慢的向前走,脚掌擦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擦擦的响声……

    当他来到凌家别墅后边那个小屋子旁边时,他的嘴角便是微微的一翘,一道声音从嘴角的缝隙里渗透了出来,“不想让我动手,就出来吧,我在给你机会!你要珍惜……”

    说罢,他便是面带笑意的向前边看去,只见黑漆漆的夜色中,距离他不到十米的地方空气开始渐渐的扭曲起来,紧接着一道黑影便是浮现了出来,黑影是个年轻人,他身材不算高大,大概有一米七左右,他的脸颊十分的苍白干瘦,仿佛突然来一阵风都能将他吹倒一般,特别是那双深深凹进去的眼睛,看上去很特殊,也很吓人!

    当看到李林时,年轻人的脸色明显变了变,虚幻的身影也是颤了颤……

    “修炼者……放过我吧……”黑影颤巍巍的说道。

    “放过你?”

    李林耸了耸肩道:“给我一个放过你的理由,如果让我满意,我会让你离开,如果我不能满意,我想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下场!”

    听李林这么一说,年轻人犹豫了片刻,紧接着苍白的脸颊上便是泛起了一丝苦笑,“这是我的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难道这个理由不够吗?”

    “你的家?”

    李林一怔,紧接着他的眉毛便是拧在了一起,沉声道:“你是谁?”

    年轻人顿了顿,一双深深凹下去的眼睛便是向着远方看去,足足过了有一分钟左右,他才说道:“凌河的父亲,凌中天……”

    “凌河的父亲?”

    李林皱了皱眉,当下他的脸色便是沉了下来,冷笑道:“我刚刚说了,我在给你机会,如果你自己不把握,休怪我不客气!难道你不觉着你的话很荒谬吗?你是凌河的父亲,那你为何还要附在他的身上折磨他?”

    “我有必要说谎吗?”年轻人冷笑着说道。

    “可是,你这个理由确实很难让人相信,难道不是吗??”李林说着,手掌便是动了起来。准备将这个爱说谎的鬼直接干掉!

    “你不相信没关系。你驱散我的魂魄也没关系,但事实就是这样的,没有人能够改变

    (本章未完,请翻页)

    !”年轻人深吸了口气道:“你不是再问我为什么附在凌河的身上吗?”

    “希望你的回答不在向刚刚那么荒谬让人难以相信,说吧,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李林笑眯眯的注视着年轻人,他的手指上一道驱鬼符咒已经成型了!

    看到李林手掌之中的驱鬼符,年轻人的脸色顿时一变,抬起空荡荡的袖子便是遮住了眼睛,“你能不能先把这个东西收起来,我害怕这个东西!”

    “既然害怕,就快说吧,我的时间很有限!”李林笑眯眯的说道。却没将驱鬼符收起来的意思,有这个东西在,他就不担心这个自称凌中天的家伙耍诈,更不怕他不说实话。

    “好吧。我说我说!”

    年轻人长吁了口气,一双深深凹下去的眼睛便是再次向远处看去,他先是自嘲的笑了笑,随后便是说道:“这要从几十年前说起,那时候的凌家和现在不一样,没有现在这么阔绰,虽然日子困苦了一些,却过得无比快乐,当时小荷的家人没有一个肯同意让她嫁给我,我带她私奔出来,不到一年我们就有了凌河,可是,好景并不长,当我以为我这一生应该满足时,我才发现小荷真正爱的人并不是我,她竟然和另外一个男人私通,但是,考虑到凌河,我全然当做没发现,这口窝囊气也就咽下去了,希望她能为了这个家,为了凌河能够回心转意,可是,事情并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发展下去,她似乎觉着我默认了那个男人的存在更加变本加厉起来,直到有一天被我抓在了屋子里,可是,他们竟然完全不把我当回事,那个男人有钱有势,他不但抢走了我的女人,还当场抽了我的嘴巴……”

    听年轻人说着,李林差点没笑出来,恨不得将手里的驱鬼符直接向这个自称为凌中天的家伙丢过去,作为一个男人,能窝囊到这个份上,这种人死了倒也不白死,至少能少浪费一点空气!

    除此之外,更让李林无语的是,凌中天被戴了绿帽,凌玉常也被绿帽,难道被戴帽子这种事也是有遗传……

    “继续说。”李林说道。

    年轻人说着说着,他的身影开始渐渐的颤抖了起来,好像随时都会消散一般。“作为一个男人,这口气我怎么可能忍得下去?可是,我斗又斗不过那个男人,直到有一天他又一次来到了家里,又一次被我抓了个正着,我实在是受不了他们冷嘲热讽,那个男人说什么我都不在乎,我最无法忍受的是,一直以来都温柔贤惠的小荷竟然也开始瞧不起我,我一怒之下便是和那个男人撕打在了一起,当时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这两个混蛋,我用早就藏在身上的刀子一刀刀狠狠的刺在那个畜生的肚子上,胸口上,直到他没了呼吸,直到确定他死掉了,我才停下来!”

    “那你为什么没杀凌河的母亲?”李林眯着眼睛,刚刚还在鄙夷这个凌中天不算个男人,听他这么一说倒也算是有血性之辈。

    “我是想杀了那个贱人,要不是她,好好的家庭也不会变的支离破碎,我也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凌中天说着说着,声音变得尖锐了起来同时也提高了几个分贝。“可是,当我将刀子放在她的脖子上时,还在襁褓中的凌河突然哭了,我下了几次狠心,杀掉这个贱人,然后在杀死凌河,在结束我自己的生命,全当他从来没来到这个世上,可是,虎毒不食子,我想了很多次,最后我还是放弃了……”

    “所以你就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眼不见为净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李林笑眯眯的注视着凌中天,这时候他已经相信了这个年轻人就是凌河的父亲,就算是鬼邪在狡猾,想要编造出如此生动的谎言也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

    “我不想死,可又能怎么样?那个男人真的是有钱有势,如果我不死,小荷和凌河都会受到牵连!”凌中天苦笑着说道。

    “所以,当他们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直到凌河能够独当一面时,你选择报复这个女人是不是?”李林问道。

    听李林这么一说,凌中天苍白的脸颊便是扭曲了起来,冷声道:“是。我就是要报复她,我要让她付出代价,我要折磨她,我要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李林再次点头,凌中天这么做确实无可厚非,说句不好听的,凌河的母亲确实应该死的更惨一点,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自己亲手造成的!她不但害了自己,还亲手破坏了一个完美的家庭!

    “她是该死!”李林眯着眼睛问道:“可是,她已经死了几十年了,你也得偿所愿了。你为什么还要附在凌河的身上,按理说,他是你的孩子,你应该不会这么做才是吧?”

    “凌河……凌河……”

    凌中天嘴里默默念叨着,紧接着他的脸色再次激动起来,声音更是尖锐无比,一声声刺耳的鬼啸在李林的耳畔响起。“你知道吗?我是天底下最愚蠢之人,最愚蠢之人,凌河,我的儿子?哈哈哈……可笑至极……可笑至极……”

    注视着已经有些癫狂的凌中天,李林无奈的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如果我没猜错,凌河并不姓凌,更不是你的孩子,而是小荷和那个男人的孩子对不对?小荷之所以跟你私奔,是因为她已经有了身孕,而你就是那个最愚蠢的挡箭牌对不对?”

    “你是怎么知道的?”凌中天那双深凹下去的眼睛灼灼的注视着他问道。

    “这似乎并不是很难猜到,不是吗?”李林耸了耸肩道:“我见过凌河,因为他和你长得一点都不像,就凭这个算不算是个理由?”

    “你是不是觉着我很愚蠢?”凌中天自嘲的笑了笑道:“我竟然把一个孽种当成自己的儿子,这一过就是几十年……”

    “确实。天底下确实没有比你更愚蠢的人!”李林嘴角一翘,双目瞬时间便是凝聚成孔,低沉的说道:“如果我这么放你离开,我想你应该不会就此放过凌河的对不对?”

    “我要杀了那个孽种。我要他不得好死!”凌中天怒吼道。

    “可惜。你可能没这个机会了。”李林笑眯眯的道:“你这个故事确实很感人,你也是个可怜之人,可是,鬼邪本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小心遇到了我吧!”

    说着时,李林的手掌便是再次飞快的动了起来,正如他所说,凌中天确实是个可怜之人,如果他还活着,说不准李林还会帮帮他,可是,他既然已经死了,岂能容他以鬼邪的身份再次为祸人间?

    即便他在可怜,光凭他这个身份就留他不得!

    “哼。杀了我?我看你怎么杀!”凌中天冷笑一声,他的身影迅速变得虚幻起来,紧接着他的身体便是从黑漆漆的夜里消失无形。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我说过,遇到我算你倒霉,如果你能逃出去。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本章完)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