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一章 敢不敢赌?
    注视着黑漆漆的夜空,李林的脸上便是泛起了一丝笑容,紧接着,他那只已经变成了月色的手掌便是向着夜空中的某一个地方猛然轰了过去,驱鬼符十分神秘的在天空上飞快的散开……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可能不会想到这是什么驱鬼符,而是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驱鬼符不但神秘还在天空上映出来一个特别玄秘的图案……

    啊……

    当驱鬼符在天空中迅速铺张开来时,一道凄厉的鬼叫声也是传了出来,一道干瘦的身影在天空中再次出现,凌中天那张惨白的脸颊再次露了出来,同时,那双深深凹下去的眼睛狰狞的注视着李林,可惜,被驱鬼符束缚在其中,无论他如何努力挣扎,依旧无法靠近一点半点……

    “去吧。x23us.更新最快早一点投胎,下辈子精明一点,不要在做蠢材了!”李林喝了一声,手掌再动,一道斩鬼刃便是劈了在了凌中天的身上,直接将其劈碎,随后化作虚无……

    顺利的搞定了潜在凌家的鬼邪,李林直接向别墅走了回去,他一点也不为凌中天觉着难过,也不为其可惜,一来凌中天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二来,这个家伙也没什么值得可怜的地方,要怪就只能怪他自己蠢!

    只是,这件事将永远成为一个秘密,只有他才知道的秘密……

    凌家大院?

    或许不应该姓凌,但是,又有什么必要去改变它呢?

    当他回到别墅时,凌家众人依旧跪在保家仙前边,每个人的脸色都十分的严肃,还有那么一点点紧张,他们不知道此时外边正在发生着什么事情,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都起来吧。没事了。”

    听到李林喊话,众人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睛,不自觉的便是向李林看了过去,只见李林此时正面带微笑,和刚才似乎没有什么两样。

    “你没事吧?”凌蔷关切的问道。

    “没事。”

    “鬼邪呢?”

    “驱除了,凌家大院现在安全的很,以后应该不会再有这种事出现了!”李林微笑着说道:“时候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该回去了。”

    “等等。”

    李林刚要转身走开,凌蔷喊住了他,同时将手里的一串钥匙给他递了过来,“这是天奥大厦的钥匙,是你应得的,拿着吧!过几年爷爷的情况稳定了,我们去做转让手续……”

    看着凌蔷递过来的钥匙,李林再次犹豫了起来,虽然兰正茂说过,无论能不能给凌河瞧好,天奥大厦也都是他的,可是,现在病没看好,他怎么好意思把钥匙收起来?要真是拿了,那真的是太不要脸,被人知道非要戳断他的脊梁骨不可!

    当下他便是拒绝道:“不好意思,这个我不能要,要是没别的事,我想我应该走了!”

    见李林转身就走,凌蔷黛眉微微一拧,低下头看了眼手中的药匙也是忍不住苦笑,凌家送给别人的各种礼物数不胜数,有的人虽然表面上拒绝着,最后还是收了下来,而眼前这个年轻人,他好像对这种东西完全不感兴趣一般……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凌蔷心里默默的想着,快步追了出去。

    省城的夜晚依旧五彩缤纷,宽阔的马路上车流涌动,坐在车子副驾驶上,李林静静的注视着窗外,脑子里想着的全都是该如何给凌河治病,天奥大厦他完全不在意,他在意的就是这个病,一个几乎无法治愈的病,他能不能治好!

    拥挤的街道行车速度并不快,当来到太湖别墅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多了一点。

    “我爷爷的病真的没办法?”凌蔷突然问道。她灼灼的看着坐在副驾驶上这个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总觉着他会有办法。

    “有办法。但不一定可行。我还是在想想吧!”李林收回呆滞的目光,推开车门直接下了车子,走出去几步,他头也不回的说道:“如果你敢拿你爷爷的生命赌一赌,我可以帮这个忙,你现在不要忙着做决定,回去仔细想想,有了决定随时可以打我的电话!”

    看着李林走远,凌蔷却没喊出来,换作其他事情她可能会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下来,可是,涉及到了凌河的性命,她不得不思量一番,同时征求凌家所有人的同意!

    直到李林的身影彻底从眼前消失,她再次启动车子,宝马车缓缓的向着来时的方向折返了回去。

    等李林回到别墅时,别墅的灯还亮着,蔡文雅正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节目,过去整整一天,她的气色好像好了不少,并没有因为黄然的出现而一蹶不振。

    “过来。”

    见李林回来,蔡文雅便是对着他勾了勾手指,那动作是要多妩媚就有多妩媚,吓得李林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胆怯的看着她问道:“干嘛?”说着时,他的身子还不自觉的收了收,生怕这个在女人对他做点什么……

    “过来过来,你早就是我的人了,有什么好怕的!”蔡文雅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

    “好像也是……自己这到底是怕个什么玩意?按理说,不是应该她怕自己么?”

    李林心里默默的说着,这才发现,长久以来,这个女人真的是在他的心里留下了阴影,特别是她化身成为腐女时,无论是她的表情,还是她的一举一动杀伤力绝不容小视!

    “看的什么?”

    李林坐在沙发上,抬头向电视看去,虽然和这个女人已经突破了那层关系,可是,她这么躺着,睡衣领口大开,里边的风景还是让他心惊肉跳的……

    “普法栏目。”

    蔡文雅应了一声,特别好看的脚掌便是在沙发上蹬了蹬,头便是躺在了他的大腿上,指着电视说道:“你说,这个王三家里有了女人,外边还有一大堆女人,最后弄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男人都这样?有了钱就开始变坏?就想出去找很多女人?”

    “这……”

    李林顿时一阵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高深的问题……

    “你说这种人是不是挺无耻的?”蔡文雅笑眯眯的说道。

    “……是。”李林硬着头皮回答,一口口水卡在嗓子眼险些没把他给噎死。“我身上是不是特别难闻?忙了一天,出了一身臭汗,要不,我先去洗个澡?”

    “不难闻,这味道我喜欢,这才是男人的味道……”蔡文雅狐媚的看了他一眼,修长的手指勾着他的下巴道:“想逃跑?是不是?”

    “其实,我还想去卫生间……”

    “憋着!”

    蔡文雅白了他一眼,纤细的手便是顺着他的腰悄然的向下塞了下去,当停在某个角落里时,她美眸中便是露出了一丝坏笑,“抱我上去……”

    “我还没洗澡……”

    “我就喜欢你没洗澡……”

    “……”

    李林顿时一阵无语,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有如此多的爱好,竟然还喜欢脏兮兮的男人……

    -------

    第二天一早,李林没像往日一样早早的就爬起来,他慵懒的躺在床上,任由手机响了足足有三四遍,他还是不想睁开眼睛,被这个女人整整折腾了一晚上,他才终于明白了广大男同胞的心声,不但是明白,还有同情!

    男人最怕的是什么?

    不是我不行了,你好厉害……最怕的是“我还要,我还要,我还要”这三个字。

    直到现在,他的脑海中还在回荡着这三个字,每一次响起,他的眉头都会皱一皱……

    可是,一遍遍铃声又吵得他实在不爽,索性就将手机压在了枕头下边,头直接侧了过去,结果,他刚侧过去就发现眼前恍恍惚惚的有一道影子,迷迷糊糊的能看清她的脸,她修长白皙的脖颈,还有一个不知道有多深的v字……

    “不要这样……让我睡一会……”李林满是睡意的说道。

    “不要那样儿?”蔡文雅咯咯一笑,纤细的手臂便是顺着被子塞了进去。

    “不要……”

    感觉到滑不留手的小手伸进了被窝,李林条件反射一般坐了起来,揉了揉胀痛的眼睛,向外边看了一眼道:“几点了?”

    “九点多一点。”

    “九点?”

    李林刚要下床发现蔡文雅正不怀好意的盯着他,吓得他赶忙将被子盖上。“我穿衣服。你也要看着?”

    蔡文雅白了他一眼,也不打算在调侃他了,转过身便是卧室外边走去,提醒道:“你的电话已经响了几次了。”

    直到听到拖鞋踩在楼梯上的声音,李林忍不住掀开被子向下边看去,这才发现,每天早晨都战意高昂的兄弟竟然蔫了,仿佛受了气一般躲在里边不愿意出来。

    顾不上想这么多,他连忙将衣服穿上,随手在枕头下边把手机拿了出来,这个电话不是别人打来的,正是兰正茂打来的……

    算一算约定的三天时间,李林就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今天刚好是第三天,他今天应该到学校去任职才是!

    可是,现在都九点了,去学校已然是有点来不及,犹豫了片刻,他便是将电话给兰正茂打了过去,实在不行就编一个天衣无缝的谎言瞒天过海,不然他还真的不好解释,要怪就怪楼下那个妖精,她昨晚上就和中了邪一般……

    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李林把电话回拨了回去,没让他久等,很快那边便是传来了兰正茂的声音:“李林啊,是不是忙着呢?才看到电话吧?”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