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七章 奇特的治疗方式
    咦……

    就在李林和兰正茂说话时,一声惊疑声传了过来,几个人从外边走了进来,走在最前边的是一个中年人,他身材笔直给人一种上位者的感觉,在他的旁边站着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年轻人穿的西装革履,特别的正式……

    此时,年轻人的目光已经落在了李林的身上,刚刚还满怀笑意的脸随着一声惊疑霎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他不是别人,正是在红星村提出焚烧活人的刘柏涛,而他旁边的中年人则是他的父亲刘松仁。

    刘柏涛看到了李林,李林自然也看到了他,李林先是一怔,随后略有些英俊的脸颊便是沉了下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再次相遇,难道还能笑脸相迎?

    他早就视这对父子为仇人,只是一直没时间去解决这件事,更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他们。

    “你认识他们?”感觉到李林有点不对劲,兰正茂问了起来。

    “嗯。不止是认识!”

    李林点了点头,见刘柏涛向他走了过来,他也站了起来,虽然心里有火,恨不得直接将这对父子直接干掉,可是,此时此刻他也不得不把这件事抛到一边,有句话叫做来日方长,来日方长……

    “呦。这不是李医生么?好久不见啊。”刘柏涛笑眯眯的走了过来,虽然在笑,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是讥笑。

    “是啊。好久不见。”李林也是笑着点头,瞳孔中却泛着冷色。

    “唉。上次一别,柏涛甚是想念啊,头上的伤好了没有?”刘柏涛笑呵呵的说道。

    “确实很想念……”李林耸了耸肩说道:“要不要我给你看看头上的伤?还是你自己过来检查一下?”

    “你那个头不值钱,我怕……”刘柏涛说着便是抖了抖手,话虽没说出来,意思却表达的很清楚。

    “呦。我当是谁,原来是李医生,幸会幸会。”刘松仁走了过来,笑呵呵的说道:“上次的事我一直寻思着给你道个歉,你看这不公务繁忙,也没空出机会,李医生见谅啊……”

    “刘省。你们认识?”凌蔷的三叔凌单问道。

    “认识啊。李医生嘛。上次我还打了他的头,唉,现在想想还后悔不已啊,李医生,你的头好点了没有?”刘松仁笑呵呵的说道。他满口仁义道德,可是,脸上却没有半点道歉的意思。

    “拜您所赐。好多了。”李林笑眯眯的看着刘松仁,瞳孔中闪过一抹杀意。

    “好多了就行。对了。你怎么来这里了?”刘松仁问道。

    在场众人都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出来这三个人看上去很友善,但话语之间却是针锋相对,恨不得弄死彼此。

    凌单担心一会这几个人打起来,赶忙上前一步道:“刘省。李医生是来给老爷子瞧病的。咱们上楼吧,大家都在楼上呢!”

    “瞧病的?”刘柏涛皱了皱眉,随后冷笑道:“一个土郎中,小猫碰死耗子治好了一场厄疹,还真的把自己当神医了,也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

    闻言,李林的眉毛顿时锁了起来,一双清澈的眸子瞬时间收缩成孔,拳头也是忍不住攥了起来,他有一颗宽人之心,碍于此时此景不想和这对父子一般见识,可是,这对父子却得寸进尺,刘柏涛后边的话让他难以接受!

    “好啦好啦。柏涛,别和李医生计较,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走,上前看看凌老。”刘松仁拉了拉刘柏涛,对着李林微微一笑转身向楼上走去。

    “李林……”

    兰正茂也是拉了拉李林的衣袖,随后沉重的摇了摇头道:“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注视着刘松仁和刘柏涛的背影,李林双目中的杀意渐渐褪去,嘴角上却弯出了一丝弧线,至于他在想些什么,没人知道!

    “需要我准备什么?”凌蔷一直在接待客人,趁着空余的这一会儿时间,她连忙走了过来。

    “准备几块冰,要一人高左右,宽度在五十公分左右,厚度要十公分,还有,我这里缺少几种药材,你最好趁着这段时间吩咐人去买回来。”李林说道。

    “好。我这就去让人准备。”凌蔷说道。

    “给我纸笔。”李林说道。

    接过纸笔之后,他便是飞快的在白纸上写下了几种药材的名字,这些药材不是十分昂贵,但也价值不菲,算一算至少也要在百万以上。

    “现在就冻冰吗?”凌蔷将写好药材名字的单子递给仆人,随后便是问了起来。

    “等他把药材拿回来,尽快,还有,给我准备一个清静的屋子,我看病时,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扰。”提到最后一句,李林严肃了很多。

    关于医术的事儿,一直以来都是禁忌,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的医术,哪怕是展现出那么一点点,而且,这次和往常不同,更加神秘,也更具挑战性!

    “好。我这就去让人准备。”凌蔷说道。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一个多小时便是过去了,期间,凌家来的客人可以说是多不胜数,大家从后边出来时,神色都是有些黯然,有的人还忍不住掉了眼泪,曾几何时雷厉风行的凌河,竟然会变成一个疯子,刚刚竟然还在对着他们嘿嘿怪笑……

    “唉。凌老怎么就这样了,一会给他看病的医生是谁啊?”一个穿的西装革履的中年人问道。

    “听说是个中医,蛮厉害的。希望凌老能度过这一关吧。”另一名中年人叹了口气,小声道:“不过我觉着这有点悬,听说也没什么把握,要不凌蔷能通知咱们过来么……”

    “见一面就成,希望老凌挺过去……”

    就在几人说话时,凌蔷吩咐出去买药的下人已经匆匆的赶了回来,李林让他买的药材悉数买了回来,不得不说,凌家人真的是财大气粗,李林在纸上写的是百年人参,可是,这下人买回来的人参绝对有三百年以上,还是野生的,还有红景天也是一样,甚至比他在金香阁买回来的还要好很多。

    看着这些药材,李林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他便是站了起来,直接向另外一个房间走了过去。

    “还需要我做什么?”凌蔷问道。

    “一滴血。”李林十分严肃的看着凌蔷说道:“你以前有没有出现过老爷子,或者说凌玉常那种情况?”

    凌蔷一怔,不大明白李林的意思,过了片刻她就摇了摇头,十分肯定的说道:“没有。我的情况我知道,肯定没出现过你说的这种情况!”

    “那好。我需要一滴血。你的血。”李林说道。

    “没问题。”

    凌蔷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枪林弹雨都经历过,一滴血又算得了什么?别说是一滴血,就是十滴血,一百滴那又如何?

    李林点了点头,随手拿起锋利的小刀,在凌蔷的手指上轻轻一点,一滴鲜红的血便是渗透了出来,随后他便是用试管将这滴血取了下来。

    “让人准备水,烧沸腾起来,至少要百度开外。然后准备制冷,我配药的时候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李林严肃的说道。

    凌蔷稍稍的犹豫了片刻,她想问问李林到底要怎么治疗,可话到了嘴边她又收了回去,因为她清楚,即便她问出来,李林也不会回答她,更不会告诉她如何治疗,现在只能无条件相信他,因为这是唯一的机会!

    凌蔷出去,屋子里再次安静了下来,李林飞快的将几种药材仔细的分开,然后在将几种药材分分合合,没了千秋鼎,炼制药材要废一番功夫,就像是老虎没了爪牙,不方便的很。

    好在凌蔷准备的东西比较充足,炼药期间他失败过一次却不伤大雅,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一个小小的容器里便是咕噜噜的冒起了泡泡,本就不大的小屋子被药草的味道充斥,说不上香味,但也不是特别的难闻。

    注视着沸腾的药水,李林十分满意的点头,这就是他想要的东西几乎和传承中所记载的完全一致,当他拿起那个细细的试管时,他的面色便是沉重了起来,传承中并没有记载用血液融入药物之中,这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办法,至于可行不可行,他也不敢保证!

    一滴血看似不起眼,却能够完完全全改变药性药理!

    稍许犹豫,李林还是将血液滴进了药物之中,原本无色的药汤,当鲜血融入的那一刻霎时间变得血红,看上去和滴出来的鲜血几乎没什么区别。

    “外边准备怎么样了?”凌蔷刚一进来,李林便是问了起来。

    看着容器里如同鲜血一般的药汤,凌蔷深吸了口气道:“已经好了,我带你过去。”

    “好。现在去准备清静的房间,还有,让人现在把老爷子带过去,让他先熟悉熟悉,半个小时以后开始!”李林十分严肃的说道。

    有凌蔷在前边带路,李林很快便是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此时,房间里热气腾腾的,两口大锅之中烧着滚烫的热水,旁边已经放上了制冷器,还有制作冰块的模具,全部都是按照他要求制作出来的。

    “把这些水都放进这些容器,按我的要求,不能多不能少!”李林对着下人说道。

    “好嘞……”

    下人连忙应了一声,不大明白李林是什么意思,脑子里画了个大大的问号,既然要制作冰,还要把水烧开了干嘛?直接用凉水冰冻,岂不是更快一些?

    不过,他就是负责干这活的,人家怎么要求,他也只能按照要求去做,还不敢有半点差池,不然,依凌小姐的性格,他很快就要卷铺盖滚蛋的!

    等下人将水放好,李林将如同血水一般的药汤分别放入容器之中,然后迅速将其搅拌均匀,同时,再次命令下人将这些容器内的水迅速冰冻起来,与此同时,他还要求了冰块的温度,必须奇寒无比才成,不仅仅只是冻成冰那么简单!

    “一会让人把这些冰块送到那个房间,轻拿轻放,不要有任何损坏。”李林对着凌蔷说道。

    “好。”

    凌蔷不敢怠慢,按照李林的要求连忙准备了起来,而李林则再一次回到了大厅之中,此时,大厅内已然聚满了人,每个人都是面色沉重,当几个老朋友将凌河从后边的小二楼里抬出来,众人又是忍不住上前看了起来,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可能是见到凌河的最后一眼。

    “准备的怎么样?”兰正茂担心的问道。他知道李林的医术超然,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敢打包票,虽然事先说好不能保证治好凌河的病,但凌河真的有一点差池,恐怕李林要被口水活活喷死!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