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八章 洗魂术
    他可不想让这个刚刚弄到手的宝贝受到半点委屈,一旦他被喷死,三年八班那些学生谁来教育?还不容易有个合他们心意的老师,要是这么给弄没了,恐怕下次就不是换老师那么简单,说不准,那个要带着施工队进来将学校铲平的家长真的会有所动作,到时候他这个院长弄不好都要滚蛋!

    留着他,还能发光发热,兰正茂心里暗暗的说着,要真是出了什么问题,所有的罪责都让我来承受吧,佛曰:我不如下地狱谁下地狱啊……

    如果李林知道这个老头子此时心里的想法,说不定会感激的痛哭流涕,此时,他正用温热的手帕温手,作为一个中医,在看病前,温一温手,还是很有用的,这看似不起眼的细节,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用一句比较老土的话来说就是,细节决定成败,哪怕一点点,他都不能马虎。

    有的人可能觉着热个手起不了多大作用,给银针消毒也是马马虎虎,凡是都不差这一点,那一点儿,却殊不知无形中已经比别人差了一个档次!

    “李林。别怕。有我在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兰正茂十分严肃的说道。

    怕?

    李林耸了耸肩,他从来都不知道怕是个什么玩意,在他人生的字典里似乎就没出现过“怕”这个字,以前不曾出现,以后自然也不会出现!

    “李林,看你的了,准备好了吗?”刘六根擦了擦有些伤感的走了过来。

    “可以了!”

    李林十分严肃的点了点头,已经散去热量的手巾放在一边,他抬起大步便是跟了出去,很快,一众人便是停在了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外边,房间不大不小,屋子里十分干净,也很清静,倒也能满足他的要求。

    “哼。一个土鳖,还装什么神医,手巾热手,弄得声势浩大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什么神医,一会出了事有你哭的时候!”刘柏涛站在一边,鄙夷的瞪了李林一眼。

    “刘公子。如果我没记错,你应该也是个医生,还是高材生对不对?”兰正茂盯着刘柏涛问道。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自从进来就没少欺负了咱家的小可爱,不理他还真的以为怕了他不成?

    “高材不敢当,兰院长高看我了。”刘柏涛说道,他刚刚看到李林和兰正茂说的热乎,已经猜到这两人认识,但是,他敢对李林恶语相向,各种讽刺的话都挂在嘴边,可是,对兰正茂却不敢,虽然他只是个学校的院长,但能量还是很大的。

    “是这样啊。既然觉着自己不行,就少说两句。要是觉着能行,你来也可以!”兰正茂脸色霎时间变冷,哼了一声道:“小小年纪,见不得别人好,你父亲没教育过你?做事之前,要学会先做人?”

    兰正茂突然发火,旁边的众人顿时一愣,都是忍不住看了过来,有的人离得近一点知道事情始末,有的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有句话说得好,有热闹不看王八蛋……

    其中就有很大一部分看刘家父子不爽的人,要是这时候让他们名誉扫地,灰溜溜的滚蛋,那便是好的了!

    “你……”

    “你什么你?你行你来啊?不行就去一边呆着。”兰正茂哼了哼,眼角余光向着刘松仁看去,见刘松仁面色阴寒,正凶巴巴的盯着他,他浑然不惧,冷笑道:“刘省长,你这个省长的当不错,别每天都为了公事操劳。抽出一点时间回去教育教育孩子!”

    刘松仁皱了皱眉,他想发火,但这个时候他却不能不忍下去,因为他是副省长,要有副省长的样子,人家凌河正在生死关头,这时候闹起来算个什么事儿。

    当下,他便是笑了笑道:“兰院长说的没错,犬子有待教育,请兰院长见谅。”

    李林站在兰正茂旁边,他完全没想到兰正茂会因为这事直接和刘家父子针锋相对起来,心头不由的也是暖和,对这个老头子的好感更多了一些。

    “唉。别多说了,快让李医生进去瞧病吧。”一个中年人上前劝道。

    “是啊。芝麻大点的小事,犯不上。”又一个男人上前一步,他还忍不住白了刘柏涛一眼说道:“咱们男人啊,心胸千万不能太狭窄了,瞧不起别人这种事还是少做的好,省的一会丢脸。”

    “你……”刘柏涛注视着这个男人,十分不善的竖起了眼睛。

    “柏涛。闭嘴!”

    刘松仁沉沉的喝了一声。来这里的人有哪个不是大人物,总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儿得罪了所有人。

    “他没脸,还用怕什么丢脸……”

    趁着众人说话时,李林也是趁机还了一句,来而不往非礼也,被刘柏涛骂了,他怎么能忍下这口气?

    “你给我等着!”刘柏涛凶狠的瞪了李林一眼说道:“咱们没完,新仇旧账一起算!”

    “随时奉陪!”

    李林耸了耸肩,完全不把刘柏涛放在眼里,刚好屋子里已经准备妥善,他在簇拥的人群里挤进了房间,同时对着站在门口的凌蔷说道:“我瞧病期间,不要任何人打扰,屋子里也尽量不要发出什么动静。”

    凌蔷咬了咬嘴唇,随后便是沉重的点了点头,话已经说了很多,也问了很多,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等着他进去瞧病,希望有奇迹能够出现!

    “好了。没什么事就都在外边等着吧。我没出来之前,不要进来!”李林说着,反手将房门关上直接进了房间。

    这下,房间里再次安静了下来,看着躺在床上没什么动静的凌河,李林也是忍不住深吸了口气,随后,他便是将已经放在了一边的八块一人高,十公分厚的红色冰砖扶了起来,冰砖温度极寒,手掌刚刚碰上去,他也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将八块冰砖竖立起来放好,李林再次来到床前,将凌河从床上抱起来,放在了八块冰砖中间的位置……

    “老爷子。能不能挺过去就看你的造化了,一旦我失手了,你也不要怪我!”李林喃喃地说道。

    下一刻他像是变戏法一样将放在怀里的银色长条盒子拿了出来,针灸治疗精神疾病可能作用并不是很大,但他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飞快的忙活了起来,先是脱掉凌河身上穿着的衣物,下半身的衣物,直到彻底脱光。看着眼前这个年过半百,憔悴无比的老头子,他又是深吸了口气,在银针盒子里随手便是抽出来十几根银针,银针长短不一,参差不齐……

    “开始吧。”

    低不可闻的声音自李林的嘴唇缝隙渗透出来,紧接着,手里已经消毒好的银针便是飞快的在老爷子的身上刺了起来,没有花哨的动作,看上去似乎还有点普通,可如果现在有人在一边看着,一定会惊讶无比,因为,他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就像是一双在钢琴键上的手在飞快的跳舞一般,一点而过,一枚银针便是留在凌河身体的某个大穴之上。

    就这样足足过了四五分钟,直到他的手指停下,凌河的后背上,头部,手臂,胸前,大腿,手腕,手指,脚腕,脚趾,只要是和病情有关系的位置都是刺满了银针。

    擦了擦脸颊上细细密密的汗珠,李林便是坐在了凌河身后,距离他只有不到一米,这些刺在凌河身上的银针并不能起到看病的作用,真正的作用是用来疏导,说的确切一点只是为了传递,而传递的东西便是八块冰砖里的药效,这种治疗方法叫做,洗血术又叫做洗魂术!

    洗魂术说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是传承中所记载的,但是,也只是说对精神疾病有作用而已,至于能不能治疗先天性疾病并未提及。

    李林之之所以在药物中加上一滴凌蔷的血液,在凌河的身上刺满银针,主要是为了增强洗魂术的效果,同时,用凌蔷的一滴血,彻底改善凌河体内的血液,这是一种改变!

    他之所以说没把握,不但是因为他改变了洗魂术的治疗方式,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洗魂术复杂,期间要经历很多个不同的过程,哪怕有一点点失误,那么,凌河可能会当场毙命!

    一切准备就绪,李林稍稍的提了口气,一双清澈的眸子渐渐的眯了起来,只见他手掌微微一动,一道灵力便是向着正对面的那块冰砖打了过去,当灵力打在冰砖上的下一刻,奇异的一幕便是发生了,原本就红通通的冰砖霎时间亮了起来,冰砖之上仿佛有鲜血在滚动一般,这还不是最奇异的,最奇异的是,一道血红色的光线竟然一点点的延伸开来,一点点的向着另外一块冰砖逼近……

    一块……

    两块……

    三块……

    足足持续了四五分钟,八块冰砖便是被灵力包裹在了其中,原本就冰寒至极的冰砖温度骤然下降,但却没传来一点点裂开的声音,随着冰砖温度下降,整个房间里的温度也随之降低,腾腾的白色雾气腾空而起,而后迅速化作水滴,滴滴答答的落下……

    “嘶……”

    坐在八块冰砖中央,凌河的眼睛眨了眨,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头顶之上也是结上了一层冰霜,眉毛,下巴上的胡茬子也是同样……

    “不要动,放松身体!”

    感觉凌河有了异象,李林弯弯的眉毛微微一拧,用传音的方式在他心底喊了出来,这道声音威严十足。仿佛有魔力一般,他的话音刚一落,稍稍有动静的凌河竟然又恢复到了刚刚的模样,只是,至寒之气还是让他不禁打起了冷颤。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