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九章 冰冻三尺
    李林喊完,他的手掌又是飞快的打了几个不同的法印,一时间温度再次骤降,紧接着他眉毛一挑,被他牵引着的灵力便是向着凌河的后背,胸前,头部等八个不同的位置注入了进去……

    啊……

    灵力刚一入体,凌河紧闭的双目突然怒睁开来,一双眼睛霎时间变得血红,手掌也是挥舞了起来。

    “放松身体,坚持过去!”李林沉声喝道。

    他完全可以直接让凌河晕死过去,但是他却没那么做,因为他要时时刻刻关注着凌河的情况,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治好,不然,他会和黑瞎子一样,忙活了半天可能做得完全是无用功!

    吼……

    凌河努力的挣扎着,但是,有八道灵力束缚着他,无论他如何挣扎也是挣扎不开,另外,冰寒的灵力注入他的体内之后,他的身体也是霎时间僵硬了起来,随着李林的手印不断变化,他挣扎的力度也在渐渐减缓……

    血红色的灵力不断注入他的体内,矗立在他旁边的八块冰砖也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变化,刚刚还如同血水一般的冰砖颜色一点点退去,这个过程并不是很快,足足过了十几分钟,冰砖也不过多多少少退去一点儿而已。

    就这样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李林的眉毛,发梢上也一样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雾,手掌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按在了凌河的后背之上,此时,唯独没有变化的就是刺在凌河身上的银针,随着灵力不断注入,银针不断的颤抖着,发出一阵阵嗡嗡低沉的声音,一滴滴水也是从银针上滴落着……

    “凌小姐。那个李林你认识?”门外,刘柏涛凑到了凌蔷身边,一双眼睛忍不住在凌蔷身上扫了起来。

    “认识。”凌蔷点了点头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唉。凌小姐。你可能不知道,那个家伙就是个中医,说句不好听的,他就和江湖骗子没什么区别,凌老得的是精神疾病,国外专家都没办法,他能有什么办法?你真是太草率了!简直是把老爷子的病当成儿戏,这样会出大事的。”刘柏涛冷笑着说道:“上次他是治好了厄疹,但也不能全都是他的功劳,没有专家组,他算个什么啊?”

    听刘柏涛这么一说,凌蔷那双美丽的眸子竖了起来,冰冷的看了刘柏涛一眼道:“那你的意思是治疗厄疹都是你的功劳?”

    “这……”

    刘柏涛顿时语塞,尴尬的道:“凌小姐。专家组有二十几位专家,我只是其中之一而已,只是出了一点绵薄之力而已……”

    不得不说,这个家伙还真挺无耻的,不但趁着这个机会贬低别人,还将绵薄之力这四个字说的如此轻巧……

    “他是不是江湖骗子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想表达什么?”凌蔷冷笑着问道。

    “我……我就是怕你一时糊涂,一旦误了老爷子的病……”刘柏涛语塞,结结巴巴的说道。本以为趁着这个机会埋汰李林两句,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凌蔷不但不吃他这一套,每句话还咄咄逼人的!

    “他的医术我信得过,不用别人诋毁,也不用你指点我该怎么做。”凌蔷冰冷的看着他说道:“有诋毁别人那点时间,你应该想一想该怎么提高自己的医术。我不希望在听到这样的话,如果刘公子在这里站累了,自行离去便是,我让下人送你!”

    “我……”

    刘柏涛张了张嘴巴,随后便是尴尬的退了出去,心里已经骂成了一片,一双眼睛依旧不安分的在凌蔷的身上扫来扫去的,要是有机会,一定让这个女人为今天所做的事付出代价,让她知道,她今天所做的事有多愚蠢!

    “唉。这已经进去快一个小时了,到底怎么样了,怎么还没半点动静啊……”杨老爷子急的来回踱步。脸上的汗滴滴答答掉着。

    “是啊,怎么用了这么久……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要不,我们进去看一看?”一个中年人说道。

    “不行!”

    兰正茂面色沉重的说道:“李林进去时吩咐过,他没出来前,任何人都不要进去打扰他,说不准现在正在关键时刻,咱们进去没准会打扰他!到时候影响治病反而得不偿失,还是在等等吧……”

    “老兰。我我听说这个李医生是你推荐来的?我看他那么年轻,能不能行啊?”一个穿着灰色华服的老人沉声问道。他的话虽然没直接挑明,意思却很简单。

    兰正茂顿了顿,如果治疗别的病,即便是绝症,他对李林都充满信心,可是,他现在根本一点底都没有,因为,李林在进去前已经把情况说了,不足三成把握,从医生的角度上来说,这个几率绝对是不大的!

    “赵老。我相信李林能治得好我爷爷的病,就算治不好,我们也不能责怪他,还是再等等吧。”凌蔷适时上前,对着众人道:“大家都站了这么久了,先去客厅坐一会,一有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大家……”

    听凌蔷这么一说,赵老刚要说出来的话也是忍不住收了回去,人家凌蔷都这么说了,他们这些客人还能说什么?

    “唉,还是再等等吧,已经等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的……”赵老叹了口气说道。

    “你们看……”

    就在众人等待时,站在门口的中年人向后退了一步,他一脸惊讶的注视着门口的墙壁,墙壁之上竟然结了冰,冰还是粉红色的,随着冰雾扩散越来越大,结的冰越来越厚,冰片竟然变成了血红之色……

    看到这个情形,众人都是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站在门口的两个人也是赶忙让开了位置,刚刚他们紧张并没发现身体上的变化,动一动才发现,腿脚竟然已经被冻僵了,其中一人向后退了一步还差点没倒在地上。

    这……

    众人再次对视一眼,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写满了不可思议之色,其中,有一部分便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外边的墙壁都被冻冰了,可想而知,屋子里现在有多冷!

    “凌小姐。我们还要等下去吗?屋子里的人不会被冻死?”一个中年人沉声说道:“这个温度,别说是活人,就算是热水泼进去恐怕也会瞬间结冰的,要不,我们进去看看,别出了什么事,到时后悔就晚了!”

    “是啊。凌小姐,这种事不能大意,我看那个年轻人也不过二十岁左右……我不是怀疑他的医术,只是有点担心他把握不住,何况这关乎着凌老的命啊。”另一个中年人说道。

    “哼。要我看啊,那个骗子肯定是没什么办法,用这种方法出来骗人的,还敢口口声声称为神医,真是不嫌害臊,还有某些人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竟然还放纵他这种做法。”刘柏涛哼了哼说道,眼睛里满是得意,胸膛也是忍不住挺了起来,他现在最想看到的就是,李林不但治不好凌河的病,最好凌河死了才好,这样的话,凌家的矛头肯定会指向他,到时候那个混蛋肯定就死定了!

    凌蔷皱了皱黛眉,她现在心里也没底,但一想到李林关门时和她说的话,她很快便有了决定,这似乎不是什么难选择的问题,这个时候不听医生的听谁的?听这些人的?他们能瞧病吗?

    当下,她便是摇了摇头,沉声道:“大家都让一让。不要冻伤了。我们再等一会,说不定很快就有结果了!”

    “唉……”

    众人又是忍不住长叹了口气,只好在外边继续等待起来,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些老人实在站不住了,干脆就回到客厅等了起来。

    “李林。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凌蔷心头默默的说着,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攥在一起,嘴唇更是咬的煞白。每过去一分钟,她都会紧张一分。

    外边乱成了一片,房间内却寂静的很,整个房间已经变成了一片红色,房门,窗子,都是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层,那八块原本有一人多高的冰块早已经没了颜色,和正常的冰块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与此同时,随着灵力不断在冰块之中穿梭,厚厚的冰块已经开始融化,滴滴答答的水雾正不断升起。

    李林和凌河坐在正中央,凌河的身上依旧被冰层覆盖,身上数十枚银针没有任何规则可言的跳动着,嗡鸣之声不断的响起……

    李林的情况要略微的好一点,他的身上虽然没冻上冰层,穿在身上的衣服却早已经湿了一大片,不是冰水水雾所致,而是他身上冒出来的汗珠子,要不是有灵力护体,现在他也早就被冻僵了!

    他的脸色肃穆至极,一双十分幽深的眼珠直直的注视着坐在他正对面的凌河,已经足足过了快一个半小时,凌河的变化一直看在他的眼里,刚开始时老爷子双目血红,随着时间不短推移,血红色的眼白开始一点点退去,但期间又是反复了几次,只是,每次持续的时间不在像开始那么持久,还有就是,血红色的眼睛似乎也没开始那样恐怖吓人……

    按理说,凌河现在应该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可能当他眼睛里的血色不再反复,他可能就会好起来,因为,有几次他的眼神已经变得清明了许多,似乎和正常人无异,可是,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即便如此,李林依旧不敢有半点松懈,更不敢高兴太早,因为他无法确定自己的办法到底可行不可行,还有就是,一点点松懈之前所做的努力可能会前功尽弃不说,到时有可能连第二次瞧病的机会都没有!

    “年……年轻人……你……你是谁……”凌河颤巍巍的睁开眼睛,一句话废了半天力气才说出来。

    “给你瞧病的……别说话……”李林简单的回了一句,手掌悄悄的动了动,这时候他不好把神乎其技的医术展现出来,因为,他不想让这个已经短暂恢复正常的老头子看到。

    幸好,之前那些夸张的法印已经做完了,他现在只要按住凌河的手腕,将灵力注入他的体内便可,而且,他隐隐觉着,接下来用不了多久,凌河就可能恢复到正常……

    只要隔上一段时间凌河不再发作,那么,他自己想出来的办法将是史无前例的。

    以前瞧病都是按照传承上的内容进行,即便如此,他已然觉着很骄傲,那么,这一次就不是他为传承内的知识骄傲,更不是为中医感到骄傲,两者之间应该掉换个位置,应该是中医为他感到骄傲才是……

    飘了……

    飘了……

    彻底的飘了……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