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章 解封五脏
    “老爷子。忍一忍。接下来可能会有些痛,很快就会好起来的。”看着凌河,李林沉声说道。

    “好……”

    凌河努力的点了点头,嘴巴里微微渗出来一点点声音,他现在的表情一点也不像是得了精神疾病的患者,更像是得了脑血栓后遗症的患者,说起话来,一张老脸有些扭曲,看上去竟然有那么一点点滑稽……

    要不是此情此景有些严肃,李林可能会忍不住直接笑出来……

    洗魂术进入最后一项,李林忍不住长吸了口气,这是最重要的一个步骤,因为,灵力已经将凌河的五脏六腑彻底冰冻,李林也是趁着这短暂的时间将他五脏之中的血液做了手脚,说的通俗一点就是给五脏消了毒,现在面临的是将冰冻的五脏六腑彻底融化开,这个过程很漫长,却也无比的疼痛,绝非一般人能够忍耐的。

    要不是传承中记载着这样的治疗方法,他甚至不敢相信还有这种变态的医术存在,同时,他也不得不给创造这种医疗方法的人竖起大拇指,用神乎其技来形容似乎都有些敷衍了事……

    想到这里,李林自然也不会拖沓,既然已经进行到了这一步,不光是凌河能不能挺住那么简单,挺不住也要挺着,因为,后边已经没了退路!

    手掌悄然的变化了一些,原本按在凌河手腕上的手指渐渐的向上,手指化掌,很快,掌心便是按在了凌河胸口正上方的位置,只见他嘴角微微一动,原本还挂着一层薄霜的手背霎时间变得湿润了起来,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被他按着的位置竟然冒起了腾腾热气……

    “嘶……”

    凌河怒睁着双目,一双略有些干枯的手掌攥的咯吱咯吱直响,一双已经恢复晴明的眼睛向外暴突,身体内的疼痛让他几度差点昏厥,但是,他还是硬生生的挺着!

    看着坐在自己正对面无比痛苦的老头,李林在心底也是忍不住给他竖起了大拇指,融化五脏有多痛他虽然没亲身体会过,但绝对不亚于刮骨疗伤,如此剧痛,这老头也不过是吸了口冷气,甚至连闷哼声都没有,可想而知,他有多坚强!

    他配得上铮铮铁骨这四个字!

    不过,这时他也紧张了起来,因为,前边做的那些看似十分重要,可作为一个医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什么时候最关键!

    “嘶……”

    凌河猛地抽着冷气,一双深邃的老目突然变的红了起来,手掌攥的咯吱咯吱直响……

    “不要想,不要挣扎,如果你不想死,就按我说的做!”

    李林注视着凌河的眼睛,他的脸色顿时变了,放在凌河腹部的手掌稍稍的动了动,如果有人看到,一定能够发现,他的手掌此时已经变成了金色,一道道金色的光辉不断的涌入凌河的身体之中!

    “痛……”

    凌河双目怒睁,已经恢复了自由的手掌向着胸口抓去,想要拉开李林的手掌,可是,当李林的声音再次从他的脑海中响起,抓着李林手腕的手竟然一点点的松开,但很快又是抓紧了很多。

    “不想死就按我说的做。凌家现在已经乱成了一团,如果你死了,凌家就彻底没了,你想把所有的重担都交给一个女人吗?你想过,为了治好你的病,她付出了多少吗?”李林怒吼着,一张略有些英俊的脸颊威严万分,有点不容置否的意思。

    闻言,凌河身子颤了颤,鲜血顺着他的眼角,鼻孔,耳边缓缓的流淌了下来,看上去十分的恐怖。

    如此吓人的一幕如果其他人看到可能已经忍不住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而李林却完全不在意,五脏六腑被冰封,血管自然也会有冻伤,出血自然是免不了的,只要治好了精神疾病,就算是凌河全身血管都被冻伤,他也有能力将其治愈,而且还不用费什么周章!

    屋子里万分紧急,站在外边的众人更是如此,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回踱步,期间,有几个凌河的老朋友再次提出进屋子看一看,最终还是被凌蔷给拒绝了,她回答的很简单,在李林没出来之前,任何人都不准进去,哪怕是等上一天一夜。

    “凌小姐。在这么等下去恐怕不是办法,这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屋子里怎么还一点动静都没有……”一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走上前来。

    “是啊。凌小姐。咱们把门打开,只要不动声色,应该不会影响治病的,要是没什么问题,我们不也能放心不是?”

    凌蔷紧锁着黛眉,说实话,她心里也是有点犹豫,毕竟,坐在里边的是她最亲的人,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还一点动静都没有,没有人比她更着急。

    “兰爷爷……”凌蔷向兰正茂看了一眼,这个时候征求一下老人的意思准没错。

    见凌蔷向兰正茂看去,众人的目光便是再次落在了兰正茂的身上,要不是这个老头子刚刚从中阻挠,现在屋子里的情况已经一目了然!

    其实,这些人有很多一部分也是兰正茂的朋友,有几个还是关系特别好的那种,毕竟,这个层面上的人物,即便是看着对方不爽也不会表露出来,更何况为了这事也没必要撕破脸皮……

    他们之所以对兰正茂有意见,主要原因还是兰正茂将所有的希望都押宝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身上,年轻人不知轻重,难道你活了几十岁的老头子也不知道轻重?

    “老兰。你和凌河关系最好,现在凌蔷拿不准主意,是你这个当长辈出面的时候了,难道还这么继续等下去吗?”赵老沉声问道。

    “是啊。在这么等下去,恐怕屋子里真的要出事了。再说。这么等下去要到什么时候?你们还真相信一个年轻人是什么神医?从一开始我就觉着这件事考虑欠妥……”刘松仁在一边应和道。

    “哼。一个垃圾而已。上次在村里治疗厄疹,他也不过是运气罢了,谁不知道是专家组研究出了治疗方法?要不是有人背地里帮忙,他能领头等功?”刘柏涛冷笑着说道:“先天精神疾病,别说在我们华夏很难治愈,就算是到国外,那些顶尖的专家一样束手无策,他一个中医就能治得好?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这不是几百年前,不是只有中医的时代,人的思维要变通,要与时俱进。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不一定就是好的,有些人空有一身学问,这点事儿却不懂,简直就是顽固……”刘柏涛说着还忍不住瞄了兰正茂一眼,不但骂了李林,还含沙射影直接带上了他!

    刘柏涛的话一落,众人的目光霎时落在了他的身上,其中有几人面色还有些不善,作为一个晚辈,当众说出这样的话,已经不是不礼貌的问题!

    “柏涛……”刘松仁皱了皱眉,对着刘柏涛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多说。

    “好好好……”

    兰正茂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一双凌厉的老目从刘柏涛身上一扫而过,随后便是看向众人道:“你们现在可以进去,凌蔷,你不许拦着,前边的给他们让开!”

    闻言,众人不由的一怔,心里想着,这个老头子怎么突然开窍了?不过大家对视一眼之后,便是知道这老头的话还没说完。

    果然,正如众人所料的一样,只见兰正茂冰冷的目光再次从大家伙身上扫过,紧接着他低沉的说道:“如果你们现在进去,正巧赶上瞧病的关键时刻,影响了瞧病,甚至搭上凌河的命,你们谁来负责?”

    “是你?”兰正茂指了指刘柏涛。吓得刘柏涛顿时后退了一步,躲在一边蔫着去了。

    “还是你?”兰正茂又指向刘松仁。

    “还是你们?”

    兰正茂扫过众人,见众人不语,他冷冷的哼了一声道:“既然你们都知道付不起这个责任,又为什么想要进去看一看?难道你们比医生更懂医术?还是别有用心?”

    “唉,老兰,你这就严重了,我们怎么会别有用心,这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嘛,我们这不都是担心凌河出问题嘛,实在治不好,就这样在活个二三十年,反正也操劳了大半辈子了,就当享福了也成啊。”赵老叹了口气道:“既然这样,反正我们也等了三四个小时了,也不差这一会儿,大家再等等便是!”

    “好吧。我们就等一等……老兰,我还是对那个年轻人有点不放心,不是我信不过他的医术,也不是我信不过你,只是他真的太年轻了……”一个身穿深褐色服装的老人说道。

    “你们放心。李林的医术绝对没问题,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他是我推荐来的,我来负责便是!”兰正茂握了握拳头,十分严肃的说道。他真的是豁出去了,这么多年他从来就没赌过,这次把所有的宝都押在李琳身上!

    这个赌注看似不怎么起眼,凌家自然也不会追究,可是,名誉是无价的,何况他还是省大的院长,可以说,简简单单的几句话,甚至压上了他的职业生涯,一旦李林没成功治好凌河,他这个院长恐怕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老兰。你这又是何必……”赵老无奈摇头。心里却想不明白,向来做事谨慎的兰正茂,今天竟然会有如此之大的反差。

    外边好不容易肃静了下来,屋子里边也进入了白热化,李林面色严肃,金色的手掌不断的在凌河的身体各个位置游走,被冰封的五脏已经被成功融化,凌河满脸鲜血,虽然有些惨不忍睹,但是,他还活着,正在与剧痛做着最后的抗争!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