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二章 仇恨加深
    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不相信眼前这个混蛋的医术有多高明,也不愿意承认他医术有多高明,是全世界的人都欺骗了他,先天性精神疾病并非是不可治愈的,至少,在他眼前就有这么一例!

    可是,就在刚刚他说了什么?

    不用别人抽他的脸,脸已经开始发热起来……

    “下次在遇到这种事,先管好自己的嘴巴,省的风大闪了你的舌头!”李林笑眯眯的看着刘柏涛说道,这时候凌河的病已经看完了,如果刘柏涛非要蹬鼻子上脸,他完全不介意在这里狠狠的收拾他一顿。

    刘柏涛咬着牙,一双眼睛杀气腾腾的,恨不得直接找一把枪直接干掉这个混蛋。

    “妈的。你给我等着!”刘柏涛一跺脚,飞快的向外边走去。

    因为这时候他完全变成了笑话,留的时间越长,这个笑话就越大,而且,丢的还不是他一个人的脸,刘松仁自然也是其中之一,确切的说,刘松仁丢的脸更大。

    但是,身为省长,刘松仁即便丢了脸却不能离开,因为这样一来他的脸丢的会更大,他只能面带着笑容上前问候,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大人物也是一把双刃剑,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儿,也能尴尬到比别人更尴尬……

    “凌老。要好好的养身体,刚刚政府那边打电话过来,我有点急事需要回去处理一下,改天你好一点,我在过来拜访!”刘松仁笑呵呵的说道。

    “是这样啊。那行,老杨,你去送送刘省长……”凌河笑着说道。

    “不用不用,杨老还有很多事要做,我自己走就是。”刘松仁对着凌河抱了抱拳,转过身便是快步向外边走去,当他来到李林身边时,他停下了脚步,一双眼睛阴寒的注视着李林说道:“小子,上次的事儿还没解决,你给我等着!”

    “随时奉陪!”

    李林完全不把刘松仁当回事,既然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自然也不会在退缩,只见他耸了耸肩道:“和刚刚同样的话,我也送给你!”

    “哼。臭咸鱼不知死活!”刘松仁冷哼了一声,大步向外边走去。

    看着刘松仁高大的背影,李林的嘴角便是微微的一翘,一道完美的弧线便是被释放了出来,只见他嘴角微微一动,他的手指上便是凝聚了一颗灵气弹,手指猛地一弹,灵气弹直接弹射出去,目标正是刘松仁的腿!

    啪……

    灵气弹十分准确的打在刘松仁的腿上,刘松仁身体顿时失去了重心,双手向前直接向前扑了过去,鼻子和嘴巴都是重重的砸在了坚硬的地板上,同时伴着他的一声惨叫,顿时引来了众人注意……

    “谁打我?”刘松仁飞快的爬了起来,下一刻,他的目光便是落在了李林的身上,“小子,是你?”

    “我?”

    李林强忍着笑意,装出一副十分无辜的模样,说道:“刘省长。你哪个眼睛看到我打你了?好像我离你挺远的吧?”

    “唉。刘省长。你这怎么搞的,走着走着咋还自己摔着了,你看看你看看,鼻子都摔出血了。”兰正茂笑呵呵的说道,他早就看这个刘松仁不顺眼了,趁着这个机会不挖苦挖苦他,要等什么时候?

    “是啊。你肯定是自己不小心摔着了,人家李医生离你那么远,怎么可能打你嘛,松仁啊,今天这事确实是柏涛不对,你看你老大个人了,怎么能和李医生较劲啊,这多有失风度……”赵老一脸不高兴的看着刘松仁说道。

    “可我……”

    刘松仁皱了皱眉,想着刚刚挨摔的瞬间,腿好像突然就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但他找了半天也没发现旁边有什么东西,按理说,就算是李林打他,小石子一类的东西也应该落在地上才对啊。

    想来想去他也想不明白,见大家都向他看了过来,他只好擦了擦嘴巴,苦笑着道:“赵老说的是,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各位,咱们改天再见!”

    看着刘松仁急匆匆的走出去,李林原本还想再给他一颗灵气弹,只要能让这个家伙当众出丑的事,他都想试一试,不过,他短暂犹豫之后还是放弃了这种做法,因为现在大家都在一边看着,刘松仁刚刚倒地很突然,大家根本没去看他,可现在就不一样了,一旦刘松仁再次倒地,可能会引来别人的注意,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唉。这个刘松仁。都当上副省长了,还这番作为,就算护犊子也没这样的啊……还有那么刘柏涛,医术不怎么样,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的,要不是有个副省长的爹,真是什么都不是!”赵老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叹了口气,下一刻他的目光便是落在了李林的身上,前一刻他还为了刘家父子紧绷着脸,当目光落在李林身上时,他已经换成了一张笑脸,同时给李林竖起了大拇指,“小伙子,不错嘛,如此年纪就有如此医术真是了不起啊,能给大家说说你是怎么治好老凌的吗?”

    李林早就预料到这些人看完凌河之后,很快就会找到他的头上,当下他便是耸了耸肩道:“您老过奖了,我只是瞎蒙,运气好一下子撞上了而已。”

    “什么嘛,这种事还有撞大运的?快说说,你是怎么给老凌治病的。”另外一个老头问道。他的弟弟也是一位老中医,为此他还专程问了一次他那个弟弟,结果他那个弟弟给的答案很简单,只有三个字,没办法!

    一个活了几十年的老中医都说没办法,却被眼前这个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给治好了,他们觉着好奇倒也不足为怪!

    “是啊。这有什么不好说的,我敢保证,在场的这些没有一个医生,每个人都活了一大把岁数,所以,我敢保证没人会偷师,我们只是想知道到底是怎么治疗的,这简直太神奇了!”又是一名老者走上前,一脸赞许的看着李林说道。

    如此有能力的年轻人确实已经不多见了,至少,他活了五六十年,还没见过如此年纪医术却如此了得的年轻人!

    被这几个老头子眼巴巴的盯着,李林也不好直接拒绝,犹豫了片刻后才说道:“真没你们想的那么厉害,只是普普通通的针灸而已,我刚刚不是说了,能治好凌老的病,完全是撞大运……”

    “针灸?”

    几个老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不信的表情,其中一人便是撇了撇嘴,有点不高兴的说道:“小伙子,我们可没偷师的意思,你这一句针灸也太敷衍了事了吧……真拿我们当傻子啊。”

    “就是,这不是把咱们当傻子嘛……”

    就在李林为难时,兰正茂笑呵呵的挡在了他前边,没好气的瞪了几个老头一眼道:“知道这是秘密,你们还问,还说敷衍了事,要我看你们几个就活该被人当成傻子,行了行了,都别在这里杵着了,老凌刚刚好一点,咱们现在就撤吧,等他好了咱们改日再来拜访!”

    赵老没好气的瞪了兰正茂一眼,随后也是忍不住给他竖起了大拇指,“老兰,我说你今天底气这么足,原来是有宝贝啊,唉,这小伙子的医术确实是高啊……”

    听赵老这么一说,兰正茂便是得意的挺了挺胸,心里暗暗想着,刚刚都特么吓死老子了,好在这小子争气,不然老子真是晚节不保啊!

    这些人来的快离开的也快,没一会儿功夫原本吵吵嚷嚷的凌家大院变得安静了下来,原本李林打算和这些人一起离开,结果他刚到门口便是被杨老爷子给喊住了!

    “李医生。请留步!”杨老爷子满面春风的走了出来,看李林时完全不一样了,有赞许,还有不可思议。

    “杨老。有事吗?”李林装作很意外的样子,其实,他早就料到凌家人不可能让他这么离开,而且,他也不想这么走开,因为,还有一样应该属于他的东西没有拿走,那就是天奥大厦……

    杨老笑了笑,伸手入怀,将一串钥匙拿了出来,“小姐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老爷大病初愈,旁边需要人,小姐没空出时间将这个交给你!还请李医生见谅!”

    “这……”李林连连摇头道:“这我怎么能要,这太贵重了,我只是看一个病而已,杨老,你还是把这个收回去吧……”说着时,他还真的有点担心这个老头过于实诚把钥匙拿回去……

    “这是小姐给的,李医生别让老头子我为难,还是拿着吧。”杨老说着,不等李林再次拒绝便是硬生生塞到了他的手里。

    离开凌家大院,李林的心情真的是无比的惬意,天奥大厦是小事,他最在意的还是给凌河看好了病,只要有他在,先天性精神疾病从此将不再是医学难题,前边没有古人是一定的,至于后边会不会有来者那就不得而知了!

    ---------

    时间匆匆过去,转眼间已经来到了周三,空闲出的这两天时间,李林除了修炼之外,大多数时间都是将自己关闭在一个房间里,把自己脑子里的知识简单化写在一个干净的笔记本上,虽然只有为数不多的几页,但是,里边记载的绝对是精髓中的精髓!

    为了教育出一群优秀的学生,为了能够让中医发扬光大,为了让那些学生更容易接受自己,李林已经彻底豁了出去!

    如同往日一样,他早早的便是爬了起来,其实,要比每天还要早上差不多半个小时,为了保证自己的形象,他站在镜子前仔细的打量着镜子里的男人,用剃须刀足足刮了十几遍的胡茬,生怕落下一根半根的。

    “不是下午第二节有课?这么早就开始准备?”蔡文雅穿着睡衣从洗手间走了出来,看李林的模样,她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孔子说,机会总留给有准备的人。”李林挺了挺胸道。

    噗……

    蔡文雅终于忍不住笑喷了出来,看着他问道:“孔子还说什么了?”

    “难道不是孔子说的?”李林故意的翻了翻眼皮,他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笑了出来,你还真的把李老师当成了白痴,没读过书?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