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五章 比赛将近
    “朱主任找我?说做什么了吗?”李林问道,朱光明找他,他倒是不觉着意外,毕竟,教务处主任找老师谈谈话,询问询问学生们的情况还是十分正常的。

    “没说。就让你过去一下。”魏敏道。

    “行,我知道了,谢谢。”

    李林说着就把手机拿了出来,看一看还有半个小时才去上课,他站起来直接向外边走去,到门口时他又问了魏敏一下朱光明在哪个办公室。

    教学楼后边,是教工楼,是一栋二层小楼,朱光明的办公室在二楼东边第二个房间,当李林来到门口时,朱光明正单手拖着下巴向外边看着,他一脸的愁容,似乎在为什么事犯愁。

    “朱老师。您找我……”李林轻轻的敲了敲房门,十分有礼貌的走了进去。

    “是李老师来了。快坐快坐,我刚刚去找你,你没在,一会我让学生会的把你的电话号登记一下,不然真是太麻烦了。”朱光明笑呵呵的说着,将手机拿了出来,“来。把你的电话告诉我,我先记上,省的以后找你找不到……你看我这身子骨,去后边教学楼没多远就上喘,刚刚回来还休息了好长一段时间。”

    “好。”

    李林微笑着点头,当下便是将自己的手机号报了上去,同时,他也在仔细的打量着朱光明,朱光明个头接近一米八,身材绝对够肥胖,至少也要有两百斤开外,就这体重走到后边的教学楼,爬上去几层楼梯不上喘那才真的是奇了怪了!

    而且,他只是看一眼就能看出朱光明这个胖,并非是正常的肥胖,他的眼睑有些发黑,眼皮还有点水肿,还有很多其他症状。

    朱光明记录完李林的电话号,刚要和了他说话时,就发现他正在盯着自己看……

    “李老师。怎么了?怎么还这么看着我?”朱光明笑着问道。

    “你有病!”李林一字一顿的说道。

    朱光明一怔,不大明白李林的意思,心里暗暗想着,自己也没得罪这小子,他怎么上来就来个自己有病?

    “李老师。你说什么?”朱光明忍不住问道。

    李林皱了皱眉,重复道:“我说。你有病,朱老师。你是不是撒尿时,马桶里经常会溅起特别大的气泡?这些气泡很快就会破裂?”

    原来这小子不是在骂人啊……

    朱光明深吸了口气,也是明白了李林的意思,过了片刻他便是苦笑着点了点头道:“确实有病,糖尿病,二十几个指标,已经有两年了,现在每天都离不开胰岛素啊,要不是这个学期比较关键,我已经把辞职报告交上去了,这一天真是有气无力的,活着比死了还难受……”

    朱光明说着说着,突然就发现了不对劲,下一刻他的眼睛便是亮了起来,“李老师。你是怎么发现的?听谁说的?不对啊,我这病好像也没两个人知道啊,你才刚刚来,那两位老师你应该不认识才是啊……”

    李林笑着摇头道:“不是谁告诉我的,是我看出来的。”说着时,他心里便是暗暗的想着,如果一个糖尿病自己还看不出来,干脆回家放猪得了,还跑出来看什么病嘛,还出来当什么老师?这不是误人子弟么!

    “看出来的?就这么就看出来了?”朱光明指了指自己,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道:“好像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吧?”

    “眼见发黑,眼皮水肿,皮肤有些干燥,看似应该是肾病,可是,联系到你的体重,这似乎不是很难看出来的吧?我想,只要是个有经验的中医,应该都会联想到糖尿病的,不是吗?”李林笑眯眯的说道:“而且,你这糖尿病也不是你说的两三年,应该有四年半到五年左右,只是,开始时并不严重,你没发现而已!”

    “这你都能看出来?”朱光明的下巴险些没掉在地上,随后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苦笑道:“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院长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把你请来,原来是有真才实学啊……”

    “……”

    李林有些无语,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竟然就被朱光明说成了真才实学,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事,如他所说的一样,但凡有点医术的人都能看出来!

    “对了对了。我那天听胡敏和我说,李老师你的医术很高,绝症都能治得好,我这病还有没有希望?真是不想打那个该死的胰岛素,还有,你看我才四十五,还能为学校学生做很多事,就这么退下去是不是也有点太可惜了。”朱光明眼巴巴的看着李林问道。想起胡敏那天回来,当时可是把李林夸到了天上,只有有个紧急会议,这个事便是被打了过去,要不是李林说起病情,他可能就把这事儿彻底给忘到了一边。

    看着朱光明,李林少许的犹豫了一会,道:“能不能看的好我不敢保证,但是,能缓解你的情况肯定是没问题的,紫竹叶三钱,铁线草一两,荷花叶三片,再加上一些甘草,先熬制铁线草和甘草,半个小时之后放上另外两种药材,先服用一周,你现在的情况应该有所改善,另外,一定要锻炼,不然吃的药就白费了!”

    听李林一边说,朱光明一边飞快的纸上写下一种种药材的名字,他也是个教书的老师,也是懂一些医学的,这种配方他第一次见到,管不管事他 不敢确定,但是,这种配方肯定不会药死人的,其中,荷花叶加上紫竹还有清肠的功效……

    “李老师。谢谢你。这下我的病真的是有希望了……”朱光明激动的说道。

    “重要的还是坚持。”李林耸了耸肩道:“还有,我也不确保一定能治得好!”

    “唉,好不好不重要,只要能缓解病情就行,我热爱老师这个行业,你说我才四十五就回家养着了,谁受得了啊。”朱光明笑呵呵的说道。

    李林默默的点头,朱光明能够得到兰正茂的重用人品指定是没问题的,这也是他愿意给朱光明治病的主要原因,还有就是,他刚刚说的话,一个老师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学生,如此品质怎能不救?

    还有,他说不保证能治得好,也不过是说说而已,这种配方治疗糖尿病虽然缓慢,却是糖尿病的绝对克星,只要朱光明坚持服药,不出三四个月肯定就会好起来的。

    他之所以没直接治好朱光明也是有原因的,糖尿病本身就属于一种极难治愈的疾病,可以说是世界性难题,因为,迄今为止还没有几个糖尿病患者从苦海中挣脱出来,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和朱光明一样靠着胰岛素生存,如果他直接治好了朱光明,肯定会引起轰动,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开始时他只是想当个学生,安静的进来,安静的离开,现在阴差阳错的当了老师,他还是同样的想法,教育好学生,传授给他们知识,做到自己该做的事情,然后在悄悄离开。

    “朱老师。我听魏老师说你找我有事?”李林避开话题,直接问了起来。

    “嗯。是有事。”朱光明点了点头,笑着道:“我听吴老师说了,那些倔驴都被你给驯服了,开始时我还真没对你抱太大希望,没想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你竟然做到了……”

    “其实,他们并不坏,只是没遇到对的老师,更没遇到对的人,我能看出来,他们还是很热爱学习的,请那些半桶水的老师过来,他们不接受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李林严肃的说道,话虽然没直接挑明了,意思却已经表达了出来。

    朱光明不是傻子,李林都这么说了要是他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那他就白活了这么多年了,更白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师,更是在学校这个大染缸里白白混了二十几年。

    学校看似是个神圣地方,是个教书育人的地方,似乎并不存在什么争斗,但是,这里的战斗甚至要比战场上更加严酷,因为,在这里不是谁的拳头硬就能解决问题的。

    学校里走关系这种事早已经不新鲜了,那几个新聘进来的老师是什么水平,他虽然不是十分清楚,但从学生们的反应上就能看出来,一个好的老师,不一定他水平有多高,但一定要让学生们接受,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有难度的,会和学生们相处是其中之一,真才实学才是不可免的。

    朱光明笑着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谁又能改变什么?是你?是我?还是院长?有的人说,天底下就不该有人被骗,可是,如果没人被骗,那些骗子又有谁来养?”

    “还有,大街上都是黑车司机,出租车司机们一直对这些人深恶痛绝,甚至有的人会因此大打出手,可是,政府为什么对这种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嘴上喊着严打,动作却不大?”

    “以后你在学校呆的时间久了,你也会和我们一样,什么事都能看得清,看惯了自然也就对这种事不会反感了。”

    “也许吧……”李林苦笑着点了点头道:“朱老师。你找我就是这事儿吗?”

    “这只是其中的一小件事,既然你能和学生们相处融洽,以后只要循序渐进肯定也就没问题了。”朱光明深吸了口气道:“你来时,院长是不是和你说过学校有比赛这件事?还记不记着?”

    朱光明提起学校比试这件事,李林便是点了点头,原本兰正茂还要让他代表省大出场比试的,可现在当了老师,他自然也就不能再去比试了,总不能去冒充一个学生去比试,要是被人知道了他老师这个身份,不但兰正茂,整个省大都会成为笑柄!

    “当然记着。朱老师为什么提起这件事?”李林微笑着问道。

    “唉。眼看着比赛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近了,我这个教务主任能不着急么,一旦落败,咱们学校的中医一定会被人笑死的。”朱光明说道。

    “胜败是兵家常事,即便落败不也是正常的?只要是比赛,总会有胜利者和失败者,不是吗?”李林耸了耸肩说道。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