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八章 好极品的母女
    “这女孩子确实很漂亮……”蔡文雅咯咯一笑道:“动不动心?”

    “她是我的学生……”李林懒得和这个女人纠缠,一会没事都要被这个女人纠缠出问题了,当下他便是来到了车子前,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直接钻了进去,“走吧……”

    “学生怎么了学生?学生就不能用来泡了?”

    蔡文雅白了他一眼,心里暗暗的想着,不知怎么的,看到安朵之后,她竟然有了那么一点点潜在的危机感……

    以前她不在乎,那是因为没有女人能够对她构成威胁,这是自信的表现,可是,刚刚那个姑娘,不对,是那两个,都极具杀伤力,她竟然有那么一点点不自信了起来……

    碧景园。

    位于省城东边,一个代表威严,代表权力的地方,碧景园并非是那种高档的别墅,只是一个住宅小区而已,这里就像是京城的中南海,居住的大多数都是一些官宦,大官小官几乎都聚集于此。

    也因为这样,碧景园一直都是戒备森严的,从门口站着那两个身材笔直的保安身上就能看出来,因为,他们不像其他小区的保安一样,手里大多数都是拿着一些防爆盾,警棍什么的,他们的手里都是拿着货真价实的真家伙,一口口黑漆漆的b21喷子看上去十分的吓人。

    也因为这样,碧景园是安静的,建设了已经快要二十年,只出了那么一两个蠢贼,他们的下场自然不用多说,不是被打断了腿,就是被塞进了局子关了起来。

    黑色的保时捷沿着一条长长的隧道缓缓的开了过来,门口的两名保安向着车子里看了两眼,这才将黑漆漆的铁大门打开放行。

    这里看上去威严赫赫,小区也算不错,可是,结合这长长的隧道,再加上长长的棚子,这里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个住宅小区,更像是一个监狱,因为,它确实有些威严的过分了。

    “妈。你什么时候开始恋爱的?”坐在车子副驾驶上,安朵突然问道。

    “死孩子。我不都和你说了,十九十九十九,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女人将车子停下,伸手摸了摸安朵精致的额头,“这也没发烧啊?怎么这种事都给忘了……”

    “我和你说真的。你能不能不扯开话题……”安朵看了女人一眼道:“你说,当初是你追的我爸?还是我爸追的你?”

    女人打量了安朵两眼,前前后后仔细的看着,过了片刻她便是神经兮兮的点了点头,“闺女。你恋爱了!你一定是恋爱了!”

    “什么恋爱了,我在问你话呢,你倒是说是你追的我爸,还是我爸追的你?”安朵不悦的看着女人说道。

    “死孩子。有你这么和你妈说话的吗?是我是你妈,还是你是我妈?你还让我快点,我就偏偏不快一点,你能把我怎么样?打我啊?来啊!”女人说着便是将脸蛋伸了过去,那意思你敢打老娘么?吓死你!

    “你真的很无聊……”

    安朵白了女人一眼道:“你不说,难道我就不知道了吗?我去给老爸打电话,他一定很想我的。”

    听安朵这么一说,女人顿时毛了,双手插着纤细的腰肢,原本就很大的胸部一生气就更加挺拔了起来,“死孩崽子,你说谁无聊,你说你要找你爸?你找他他就会告诉你吗?”

    “别的事或许不告诉,这种事他一定会告诉我的!”安朵拎着那个装着手机,还有几张音乐专辑的小包包直接向楼上走去。

    “死孩崽子,你还疯了你,你给我站住……”女人说着嗖嗖的便是追了上去。

    她有个特别新潮的名字,叫做许丫丫,这也是她一直引以为豪的地方,特别是别人叫她丫丫时,她都会特别腼腆地说:“别这么叫,都快三十的人了……这样不好……”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心里却高兴不已,谁要是说她年轻,跟个大姑娘似的,她甚至能高兴一两个星期,当然,谁要说她装嫩,已经人老珠黄了,她的反应也会截然相反,曾经,有个女人一不小心就说了实话,两人还为此闹得不可开交,最后那个女人还向她道了歉,说她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这件事才不了了之……

    许丫丫这辈子就没遇到过什么对手,在女人这群生物里,她一直都是佼佼者,就像是非洲草原上的狮子,她一直都充当着头头的身份,可是,她这辈子唯一治不了的一个女人那就是她的宝贝闺女安朵……

    有几次被安朵说成老妈,说她装纯,她都想把安朵直接掐死,可最后还是以她乖乖妥协而告终。

    安朵的家住在三楼,房子并不是很大,也就是一百三四十平米左右,屋子里摆放的家具也不是特别的奢华,甚至有两个柜子还是那种老古董,除了这两个柜子之外,就是摆在茶几上的那个海信电视机,只有三十几寸而已,一看就知道电视机的年限也是不短。

    如果有人来到这个家里,看到屋子里的景象,一定觉着这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家庭,楼下那两辆价值几百万的跑车肯定也是租借来的!因为,房子跟车子根本就不匹配!

    砰!

    进了屋子,安朵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将房门砰的一声关上,生闷气这招她是百试不爽,只要她这么做,许丫丫一定会妥协的!

    “死孩崽子,你给我出来,出来。”许丫丫追进屋子,站在安朵的卧室门口,气势汹汹的喊了起来,结果,安朵好像并没有吱声,更没有出来的意思。

    “安朵。你出来……”

    “……”

    “闺女,你出来,有什么事好商量嘛……”许丫丫终于妥协了,她就想不明白了,人家的闺女都那么听话,为什么她这个闺女就这个德行,每次都要她妥协才成。

    “房门没关。”安朵回了一句。

    “那你不早说……”许丫丫没好气的跺了跺脚,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说吧……”

    “说什么……”

    “你是不是还想出去……”安朵美眸一竖,遇到这么个无赖的老妈,她也是有点没办法……

    许丫丫咯咯一笑,随后美眸中便是闪过一抹皎洁,来到椅子旁拉着安朵的手腕,“出去,妈妈问你点事儿……”

    “妈。不是妈妈。我又不是三岁孩子,肉不肉嘛……”安朵没好气的说道,只觉着后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反正都一样,妈,和妈妈都一样,要不,你就叫我娘?”许丫丫喃喃自语了两句,随后便是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娘太老土了,就妈妈,这样多时尚,还显得我特别年轻……”

    “我又不是宝宝……”安朵撇了撇浅粉色的嘴唇,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我希望你还是个卵……”许丫丫也是撇了撇嘴,对着镜子照了照,一脸委屈的道:“真怀念十九年前的样子,那时候多好看啊,就和你一样儿,皮肤嫩嫩的,水水的,还弹性十足……唉,都怪你那个爹……”

    “你现在不也很漂亮? 现在不也很嫩?”安朵忍不住笑着说道。

    “真的?”许丫丫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捏了捏皮肤,随后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确实很嫩,吹弹可破……看来还是那根黄瓜有功效……”

    噗……

    终于,安朵实在是忍不住笑喷了出来,随后便是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道:“我说的是假的!”

    “什么?”

    许丫丫眼睛一蹬,一把便是将安朵推倒在了沙发上,拎着沙发上的靠背便是对着安朵招呼了起来,“死孩崽子,看老娘不收拾你,竟敢拿我寻开心!”

    其实,许丫丫也不是真打,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她怎么忍心打自己的宝贝闺女呢?

    “要是你还不说,我回去了!”安朵站起来,准备再次回到房间。

    “别别别。闺女,我说我说还不成嘛。一直用这个办法,你累不累啊。”许丫丫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随后笑着的脸蛋便是变得严肃了起来,将安朵拉着坐下,“闺女。我先问你个问题,你先回答我,然后我再把你想知道的事儿告诉你成不成?”

    “确定?”

    “当然,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没少说……”

    “死孩崽子。你就假装我说的都是真话不行,一点都不配合!”许丫丫瞪了安朵一眼问道:“闺女,他多大了?”

    “什么多大了?”安朵黛眉拧了拧,其实,她知道许丫丫是什么意思。

    有句话叫做,知女莫若母,反过来说,知母莫若女,相伴了近二十年,母亲对女儿了解的很透彻,女儿自然也能摸清楚母亲的脾气!

    “别和我卖关子,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这两天你就不对劲,我看不出来啊?”许丫丫严肃的说道:“说吧,他多大了?”

    “我不知道……”安朵犹豫了片刻道:“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他……我还没谈过恋爱,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

    “呸,还没谈过恋爱,跟你在一起的男孩子还少吗?现在我能叫上名字来的都有十来个,还没谈过恋爱,你骗谁呢你?”许丫丫轻啐了一声道:“你说,他多大了?”

    “拜托,那些家伙都是死皮赖脸跟着我好不好?我什么时候答应和他们谈对象了?到现在我还是一张白纸好不好?”安朵没好气的说道:“我跟你说这个很年轻,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他……”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