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章 苏牙
    寂静的夜晚,道路两旁的路灯如同两条银鳗渐渐的消失在身后,高尔夫依旧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在前行着。

    这一路上,李林一连抽了两三根香烟,深邃无比的眸子不时的眯在一起,他犹豫了很多次,要不要随着蔡文雅一起去,毕竟,她一个女人远行千里,还要处理棘手的事情,肯定不会像她表面上表现出的那么轻松……

    但是,思来想去之后,他还是放弃了这种念头,蔡文雅很聪明也很有能力,如果没有把握处理的事情,她应该不会傻到迎难而上,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着她回来,两个月的时间似乎并不是十分的久远,可是,也绝对不短。

    就在他思绪飘飞,车子形单影只的在一条不是很快的僻静公路上前行之时,前边距离他差不多有五十米的地方,一辆红色的小跑停在路边,车子后边,两名年轻人站在那里,他们后背靠着车子的尾翼,手肘支在后备箱的箱盖上,这两名年轻人都很英俊,打扮也并不是十分的张扬,一点也不像是那种街头小混混的模样。

    此时,两人正在攀谈着,两张英俊的脸颊上偶尔露出来一些笑容,似乎在讨论着什么有趣的事情。

    “能让刘大少吃瘪的人还真是少见,你打算怎么办?”靠在左边,戴着一副近视镜的年轻人微笑着问道。

    他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模样,长相十分的英俊,特别他这一身西装革履的打扮,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他一点也不张扬,反而给人一种十分深沉的感觉,不是他这个岁数应该表露出来的东西。

    既文质彬彬,微微一笑又很有亲和力,但是,自他身上散出来的可远远不止这些东西,如果你仔细看他,一定会觉着很危险,特别是眼镜下的那双深邃无比的眼睛,看人的时候更是如此。

    他叫苏牙,一个十分奇特的名字,在省城可能知道他的人不多,但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绝对是个狠角色。

    站在他身边的年轻人自然也不差,身材挺拔,一身黑色的西服,白色的衬衫,再加上一双闪亮的黑色欧版皮鞋,这是成功人士特有的打扮,他不是别人,正是副省长刘松仁之子刘柏涛。

    “他?还不至于让我吃瘪……”刘柏涛撇了撇嘴道:“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

    苏牙扶额一笑,抬了抬挂在鼻梁上的近视镜道:“直接一枪毙了他,不是更省时间?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你不懂……”刘柏涛摇了摇头,点上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一双眼睛注视着天际上仅剩下的几颗繁星,说道:“你不懂,杀死一个人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我不希望就让他这么死掉……你知道么?有时候身败名裂,沿街乞讨,要比死亡让人更痛苦……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

    “呵呵……”

    苏牙笑着点了点头,侧过脸看了刘柏涛一眼道:“看来,我是不能拒绝了?”

    “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刘柏涛说道。

    苏牙摇头道:“你应该很清楚,我什么都不缺,还有,我不喜欢要求别人做什么,如果我愿意帮忙,不用你说我也愿意,如果我不愿意,就算你给我一座城,也不行!”

    “他的医术很厉害,能治得好凌河,红星村的厄疹,还有很多别人治不好的病……”刘柏涛说道。

    苏牙笑着摆了摆手道:“我不想听这些,既然我能答应你,自然不会让你输!”

    看苏牙胸有成竹的模样儿,刘柏涛一点也不觉着他很张狂,因为他是神医王苏冰川的孙子,身为神医的嫡系传人,他有狂傲的资本不是吗?

    “他来了……”苏牙看着慢慢开过来的高尔夫,微微笑着说道:“你确定他会挑战我?”

    “如果他是个胆小鬼,也许不会接受挑战……”刘柏涛眯了眯眼睛,沉声说:“可惜,他不是。”

    一个被黑黝黝枪口指着浑然不惧,面对高高在上的副省长也不曾低头的人,他是个胆小鬼么?他不但不是,还应该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如果不是因为他太优秀了,如果不是遇到了自己,如果他没有三番两次的得罪自己,或许自己和他还能成为朋友,有这样的朋友,就等于有了坚实的左膀右臂!

    “看来你很了解他……”苏牙微笑着说道。

    “只有几面之缘而已。”刘柏涛耸了耸肩道:“即便他不想答应也不行,因为,他有个特殊的身份!”

    “嗯?”苏牙饶有兴致的看了刘柏涛一眼道:“愿闻其详!”

    刘柏涛耸了耸肩,随后便是笑道:“他是个老师,省大新来的老师,如果当着一众学生的面,我们去找他,你说他会不会答应?换做是你,你会不会答应?”

    苏牙顿了顿,又是忍不住一笑,看着渐渐开过来的车子道:“想不到还是个多面手,真是个有趣的家伙,我现在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他不是已经来了?”

    “也是……”

    两人彼此对视一眼,随后两张英俊的脸上都是挂上了一抹笑意。

    车子开的越来越近,这两人正笑盈盈的看着他,李林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两个人,看到刘柏涛时,他深邃有神儿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刘柏涛,不过,他也不过是看了刘柏涛一眼,下一刻,他的目光便是落在了站在刘柏涛身边的苏牙身上。

    当看到苏牙的第一眼,李林的嘴角便是微微的翘了翘,这个年轻人要比刘柏涛更让人难以捉摸,虽然只是看一眼,他还是能够确定的!

    他的眼睛在苏牙的身上扫了一遍,当目光落在苏牙的手上时,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些笑意,这个人如果不是一名狙击手,那么,他就一定是一名中医……

    因为苏牙的手指一直习惯性的在动着,很符合狙击手的习惯,同样和中医的习惯更像,那正是捏着银针时的动作,因为,他自己也会经常这样……

    这是一种病入膏肓的职业病……

    李林能看出来,这两人似乎是在等着自己,因为,从他们的目光上就能看出来,虽然有些惊讶,但想想也就释然了,堂堂副省长之子,如果在诺大的省城想要找到一个人也找不到,那他真的和一个废物没什么两样……

    当然,一个废物如果在心里根深蒂固,废物这两个字是难以磨灭的。

    在他眼里,刘柏涛一直和废物划等号,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样,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

    “不好意思。两位一定等我很久了吧?”车子停下,李林推开车门下车,微笑着看着两人。

    刘柏涛和苏牙对视一眼,两人都是露出一些难以察觉的惊讶,但是,很快他们便是笑了笑,刘柏涛将烟头抛飞出去,抖了抖手道:“确实。”

    “你好。我叫苏牙。”苏牙微笑着和李林打招呼,看不出什么敌意。

    “很奇怪的名字,很新潮……”李林笑了笑道:“让两位久等,不知两位找我有什么事?”

    “确实很奇怪。不过,这不能怪我,是我爷爷取的名字。”苏牙笑了笑道。

    刘柏涛眉头皱了皱,对于苏牙这种做法有点不大满意,和这种人说话,何必如此客气?如果他不是要让这个家伙身败名裂,现在早就掏出手枪,一枪毙了这个混蛋!

    虽然这是法治社会,有个副省长的爹在,他是完全可以避开法律的追究的!

    “李林。其实我现在应该直接弄死你……”刘柏涛笑眯眯的看着李林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没那样做吗?”

    李林先是耸了耸肩,随后便是笑着摇了摇头道:“你打算怎么做,那是你的事儿。还有,你刚刚说的话,我也同样送给你!”

    “看来我们想到了一块,不过,那个最后离开的人一定不是我……”刘柏涛冷冷的一笑道:“我之所以不想这么快让你死掉,因为,我有个更好的想法,因为,它比死更让人难过……你知道这位是谁吗?”

    李林顿了顿,目光再次落在了苏牙的身上,他现在完全可以弄死刘柏涛,但是,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能这么做,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他有个副省长的爹,对付一个副省长不是儿戏,更不像嘴上说出来那么简单,一个不小心可能将会身败名裂!

    在羽翼未丰满之前,他不会这么做,至少,他现在不会这么做,因为,旁边还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是好是坏他不知道,他不介意杀死几个坏人,但绝对不能去杀一个好人!

    “他是谁,对我来说很重要吗?”李林耸了耸肩,完全不当成一回事。确实,他说的很有道理,这个人是谁和他有什么关系?哪怕他是玉皇大帝,是如来佛祖,是西方人崇敬的上帝,是耶稣,又跟他有什么关系?

    苏牙静静的注视着李林,除了刚刚打招呼之外,他还一直没说话,听李林这么一说,他不但没生气,反倒是微微的一笑,可他依旧没有说话,不知道心里在想一些什么……

    “当然有关系!”

    刘柏涛冷冷的一笑,看了苏牙一眼,得意的说道:“如果我把他的身份说出来,可能会吓死你!”

    “是么?”

    李林装作无比惊讶的看着两人,随后故作夸张的张了张嘴巴道:“难道他是玉皇大帝?”

    “哼!”

    看李林的样子,刘柏涛脸色顿时一阵难看,他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出来,李林不是真的害怕,不但不害怕,反而还有点不屑的意思,既然这样儿,那就说出来吓吓他。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