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六章 对不起我很忙
    华夏的文字如同医术一样博大精深。

    一个让字和一个请字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没得到菱悦亲承,李林倒也不确定这个人就是息红颜,可是,就算她是息红颜又如何?她是自己的领导?还是自己有求于她?

    这种口气是他不喜欢的,如果菱悦能够客气一点,他会毫不犹豫答应下来,而现在,如果他答应了,那不是典型的犯贱?

    “怎么?”菱悦美眸微微一凝,有点不高兴……

    “说实话,你这种态度我很不喜欢……回去告诉你们小姐,我的时间很宝贵,没时间去见她!”李林冷冷的一笑,手指之中夹着的烟头嗖的弹射了出去,烟头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直接掉进路边的垃圾桶之中,然后他便是转身回到了车上,启动车子马达直接向太湖别墅开了过去。

    “你……”

    注视着渐渐远去的高尔夫,菱悦俏脸冷若冰霜,这么多年来,除了息红颜之外,这个家伙还是第一个敢和她这么说话的人!

    “凌总监,这个人是谁啊?也太狂妄了吧?小姐让他过去,他都敢拒绝……”一个长相还算漂亮的姑娘从车上下来,同样向太湖河畔看去,“不知道多少人想见小姐一面而不可得,这个家伙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也许小姐就喜欢这样的他吧……”

    菱悦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始终想不明白,息红颜为什么会对他如此关注,来到省城,事情刚一处理完,很快便是来到了这里。

    难道小姐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家伙……

    如果真的是那样,她又图这个家伙什么呢?

    钱财?

    长相?

    学识?

    他好像每一样都不占吧?

    追求息红颜的青年才俊,完全具备这些条件的不知道有多少,可她根本看都不看一眼,甚至把那些人当做空气一样看待,唯独这个家伙,息红颜不但关注他,每次看到关于他的事,紧绷绷的脸颊都会露出一些笑容,仿佛寒冷的冬夜突然遇到了温暖一般。

    虽然息红颜几次否认她对李林没有任何想法,可菱悦却觉着事情并非如此,因为,她从来没对任何人如此过,有些事情就是那样润物细无声一般发生着的,开始时可能还没觉着什么,可是,当那层封印着的纸被捅破时,可能有些事情就是无法控制的了!

    “回去吧……”菱悦苦笑着摇了摇头,高跟鞋踩在地上哒哒哒的响着回到了保姆车上。

    “菱总监,人没带回去,小姐问起来怎么办?”女子皱了皱眉道:“要不,我让人过去,商量不行,我们就用点非常手段!”

    “非常手段?”

    菱悦不懈地道:“他现在还不值得我们这么去做。走吧。小姐那边我会去说!”

    省城东边,一栋古香古色的别墅里,息红颜静静的坐在办公桌前听着菱悦的话,一张艳惊四座的脸蛋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如果不是手里习惯性的拿着一只圆珠笔,也许会被人误认为这是一个漂亮的蜡像,美艳令人无法逼视的美艳。

    “菱悦。你确实错了。”看着菱悦,息红颜朱唇微起,“也许,在你心里他只是一个农村人,一个没见过大世面的农村人,你可能觉着他很土,压根就没瞧得起他是不是?”

    “我……”

    菱悦张了张嘴巴,过了片刻她才点了点头,息红颜是什么样的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在她面前说谎话是无济于事的。“小姐。是我错了。可是,可是……”

    “可是你想不明白,我为什么关注他,为什么对别的男人不屑一顾,却对他有些不同是不是?”息红颜注视着菱悦,一双漂亮的眼睛里看不出什么感情,却仿佛能够洞穿别人的心思一般。

    “是。我确实想不明白,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小姐,在别人眼里从来都是那种遥不可及的存在,可是,当每次你提起他时,你的脸上总会露出一些笑容,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菱悦说道。

    “有吗?”

    息红颜喃喃自语的说道。

    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有这样的变化……

    “也许你还没有发现,但这些我都是看在眼里的……”菱悦皱了皱眉道:“小姐。那个家伙确实配不上你,我们在一起这么久,追求你的人我见的太多了,没有几个是比他差的……”

    “不要说了,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你们下去吧……”息红颜看了菱悦一眼,一双漂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异彩,过了片刻她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不希望我身边的人背着我做什么事,特别是你,菱悦!”

    “小姐……”

    “出去!”

    息红颜随手拿了一张报纸,低下头看了起来。

    息红颜是什么脾气,没有人比菱悦更清楚,如果这时候她在说话,息红颜可能不会大发雷霆,但她真的生气了,后果将不堪设想。

    等菱悦出去,息红颜将手里的报纸放下,一双黑漆漆的眼球里凝视着远方,看着窗下那棵挂满了枫叶的枫树,在看看挂在墙壁上的梳妆镜……

    真的像她说的那样,自己变了吗?

    提起他时,自己会露出笑容?

    息红颜站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那张足以让百花失色的脸颊,她不由的露出了一些苦笑。

    “小姐……凤凰那边有动静了,我们怎么办?”一个穿着休闲西服,腿上套着黑丝的美女走了进来,她看着镜子里的息红颜,有点自惭形秽!

    “她还是忍不住了……”

    息红颜底底的说了一声,随后转过身看了眼女子道:“静观其变,通知胡梦,没有我的指示,任何人不准参与其中!”

    “是。小姐。”

    女子应了一声,十分恭敬点了点头后快步走了出去……

    等这女子走了,息红颜原本没什么感情的脸颊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些笑容,紧接着,她便是拿出了电话,飞快的拨出去了几个电话号码,“今晚开盘,她已经开始运作了……”

    “也许,过了今晚,我们应该开一瓶香槟庆祝一下。”电话那边传来一道爽朗的声音:“不知息总可否赏光?”

    “不好意思。我有些不舒服,改日吧。”

    息红颜说罢,随后便是将电话挂断了……

    在她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不像是景寒那般拒人千里之外,又不是十足的女王范,好像你站在她身边,明明被她拒绝了某一件事都不会觉着生气,甚至会觉着这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哪怕被她拒绝,似乎都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

    太湖畔别墅。

    李林如同往日一样,没有蔡文雅在身边,一个人的日子确实清净了许多,他只能用修炼去度过索然无味的时间,自从突破了元婴期,他的实力又是在不经意间有了一些进步,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从元婴期第一层跨入了第二层,已经彻底的度过了最危险的阶段。

    玄圣心经不断的在身体内一遍遍的游走,他体内的灵力也是变得越来越精纯,在没突破元婴期时,体内的灵气是金色的,而现在体内的灵力已经变成无色……

    “呼……”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林的长长的吁了口气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如果有人在他身边,一定能够发现,在他睁开眼睛的霎那,一双如同宇宙中深邃无比的眼睛闪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精光……

    “刘柏涛……苏牙……”

    站在窗子前,想着今天在学校门口的两人,李林的脸颊上泛起了一丝笑容,有那么一点点不屑,还有那么一点点迫切,这两人的出现不但没让他有半点不舒服,反而,还让他觉着有趣,生活本来不就应该是这样的吗?

    生命在于折腾,如果每天憋在这别墅之中,似乎也有点过于索然无味了一些。

    叮铃铃……

    就在李林想入非非时,他那个已经残破不堪,电池随时会爆炸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来电号码,李林原本还笑滋滋的脸颊顿时紧绷了起来,因为,打电话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景贺年!

    前几天他才打完电话,这才过去几天就又打来了电话,前几天兰正茂才开始不打电话,这个家伙马上就跟了上来……

    “景叔叔。您找我啊……”李林黑着脸问道。

    “李林。我不是你景叔叔,我是林阿姨……”电话那边传来了林慧慧的声音,她的声音和景寒不一样,听起来很中听。

    “林阿姨……”李林连忙改口道。

    景贺年和林慧慧虽然是两口子,但林慧慧和景贺年比起来就不知道要好多少了,至少,她不会像景贺年那么奇葩!

    “嗯。阿姨突然打电话给你,没打扰你吧?”林慧慧微笑着说道。

    “我刚好没什么事,谈不上打扰。阿姨,你有事吗?”李林十分客气的问道。

    “也没什么事,前几天你景叔不是给你打电话来着,刚开始时我们打算在省城买下一栋房子,等景寒回来就过去,开始时我们也不知道景寒是什么意思,这不,昨天我们通电话了,她既没同意也没拒绝,我想她这应该就算是同意了吧,你也知道她那个性格。”林慧慧说道:“我寻思着,景寒还有一段时间才回来,先在省城把房子买下来,这样过去的话也方便,我和你景叔叔商量好了,让她先去,我们先出去度假,过段时间回来再去看你们……”

    “你们真的打算过来?”李林忍不住问道。

    “是啊。要不阿姨能给你打电话嘛,我寻思着让你先在省城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有的话就先定下来,喜欢什么样的你和景寒决定,我们出钱……”林慧慧笑着道:“房子买了,你们先住着,我和你景叔都是过来人,不打扰你们的生活……”

    “这……”李林有点尴尬。心里暗暗的想道:“阿姨,您能不能不这样,天底下还有你们这么开明的父母嘛……”

    “好了。我也没别的事。那就先这样,别忘了看房子……”林慧慧笑着说道。景寒的情况好转,没有人比她更开心。

    “阿姨再见。”

    “再见。”

    挂断了电话,李林就忍不住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险些没被噎死,这简直太恐怖了,太恐怖了,景姐姐要回来了,他又要和景姐姐同居了……

    按理说,这应该是一件非常值得庆祝的事情,可是,他却一点也提不起精神来,身边这一大堆女人,确实有点影响他行走江湖……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