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四章 一贫如洗
    李林不明白安朵是什么意思,他点了点头道:“算是有吧……怎么了?”

    安朵的脸色顿时有些黯然,不过,很快就消失在了脸上,“她一定是一位特别优秀的女孩子吧?”

    “还行!”

    李林微笑着回答道:“她很漂亮,和你一样……”

    “我也很漂亮吗?”安朵眨了眨大眼睛,随手拿起手机把玩着,“你不会在安慰我吧?”

    “怎么会,你确实很漂亮。”李林实话实说,来到省大,安朵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子,她不但有一张国色天香的脸颊,还有一种特别独特的人格魅力。

    “漂亮又有什么用……”安朵暗暗的叹了口气,她将鞋带系上,看着前边走过来的张华道:“他来了,我们该过去了。”

    李林随着安朵的目光向前看去,只见张华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看样子应该挺急的,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男人,一老一少,老人看上去有六七十岁的模样儿,一头银色的头发也剩下没两根了,前边的年轻人看上去三十五六左右,他穿着一身破旧衣服,身上还沾着不少脏兮兮的泥土,他叫张‘万’年,也就是张华口中说的人。

    “张老大,医生在哪儿呢,快请进来,孩子都吐白沫了,快快。”老者用苍老的声音大声喊道。同时向着李林和安朵这边看了过来。

    “大叔。万年。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李老师,这位姑娘是他的学生。他们是省大过来的志愿者……”张华连忙介绍道:“李老师。这位就是铁蛋的父亲万年,这位老先生是铁蛋的爷爷,六十七了,你叫张大伯,张爷爷都可以……”

    “张爷爷。张大叔。你们好。我是李林。这位是我的学生安朵。”李林对着张青和张‘万’年说道:“我们是志愿者。希望能帮到你们。”

    张‘万’年和张青对视了一眼,刚刚张华进去时已经和他们说清了李林等人的来历,见到李林和安朵他们倒也不觉着意外,当下张青便是说道:“李老师快里边请吧,铁蛋已经高烧三天了,还是不退啊,刚刚烧的都说起了胡话,还吐了白沫……这可怎么办啊……”

    “三天了?”

    李林皱了皱眉,看着张华问道:“村里没有赤脚医生吗?高烧三天怎么还能让孩子挺着?这会出问题的!一旦烧成脑炎肺炎就麻烦了!”

    张华苦笑摇了摇头说道:“有是有,前两天不是发了洪水,村里的诊所直接被洪水端了窝,药是一粒都没剩下,王医生也是束手无策啊,这不,刚刚用土法子给铁蛋治了治,一点作用都不起啊……”

    “李老师。咱们先进去给铁蛋看看,实在不行就让万年背着孩子出去,去省里瞧病……”张华苦笑着说道。

    去省城瞧病,张家人不是没想过,但是,看病并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乡村瞧病还需要钱,去省城那么大的地方,去一次没有个三五千块肯定是不够的,甚至三五千块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农村人本来就靠天吃饭,一家人就靠着那几亩地生活,再加上家里还有两位老人要赡养,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怎么可能拿得出三五千块,家里的全部家当拿出来也不过几百块而已……

    而且,这个节骨眼上出去借钱基本上也是借不到的,因为大家的处境都差不多,家园被毁,重建家园需要钱,农田被毁,大家还要另谋生路,村里确实有那么几乎有钱的人家,可是,人家愿不愿意借钱出来也是个大问题!

    “老大。一会你去找大成,就说我说的,让他给想想办法……”向屋子里走时,老者便是对着张华说道。

    张华苦笑着点头道:“大叔,我刚刚已经把铁蛋的情况和马村说了,他也是没办法,他那点积蓄全都拿出来了,早晨还跑到林花的娘家借了几千块,他现在也是为难得很,我们先自己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再找他行不行?”

    老者长叹了口气道:“大成是个好村官,这事确实是有点难为他,可是,他要是不给想想办法,铁蛋该怎么办?就算咱们再穷,也不能看整整的看着孩子不行啊……”

    咳咳咳……

    听老者这么一说,张华连忙咳嗽了两声,给老者使了个眼色,人家李林就站在一边,人家来给看病,这也太不把人家当回事了。

    “大叔。先别急,李老师和安多同学是从省里来的,说不准就给铁蛋治好了,实在不行,一会我回家和淑芬商量商量拿点钱出来……”张华尴尬的看了李林一眼道:“李老师,你别见怪……”

    “没关系。”李林微笑着回了一声。

    他一点都没觉着生气,因为他现在的身份不是一名医生,而是志愿者,是一名老师,人家担心治不好也是情有可原的,再者说,谁家的孩子病成这样儿,不会想一些相应的措施?难道还能指着一棵树吊死?

    几人说这话便是进了院子,这时院子里站着一个年轻妇人,她看上去也是三十五六的模样儿,见到几人进来,她连忙迎了上来。

    紧接着在李林错愕的目光中,她噗通一声便是跪在了他的身前。

    “医生。求求你,快给我家铁蛋治治病,求求你了……”女人说着说着,眼泪便是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

    这时候老者和张‘万’年等人自然不会说话,也不适合说话,他们的目光都是落在了李林的身上。

    “阿姨。快起来吧。我们会尽力的。铁蛋也不会有事的。”安朵上前一步将妇女拉了起来。说话时一双大眼睛里便是挂上了一层水雾。过惯了富人的生活,她还是第一次发现穷人的日子竟然如此的艰难……

    她是个感性的姑娘,最见不得就是这种事,她想从兜里拿出来一些钱递过去,之后又忍住了,即便给现在也不是时候。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快进屋快进屋吧,我们家里脏,两位别嫌弃……”妇女说着便是急匆匆的向屋子里走了进去。

    “你能治好那个孩子吗?”安朵看了李林一眼小声问道。

    “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见到孩子再说吧。”李林回答道。

    “不行。你必须给他治好。”安朵美眸直直的盯着他道:“小孩子太可怜了,我希望他能好起来!”

    “……”

    看着安朵,李林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是好,这个姑娘不但有独特的人格魅力,有时候还有那么一点点小霸道,不过,她认真起来的模样,确实很好看……

    见到安朵的第一眼,确切的说是在班级见到这个女孩子的第一眼,李林觉着她很可爱,就像个瓷娃娃一般,现在却有点不一样儿……

    “我尽量吧!”

    李林应了一声便是随着张华等人向屋子里走了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漆黑,屋子里能看到的东西少的可怜,要说最为显眼的也就是灶火堂下边放着的那些湿哒哒的玉米秸秆了。

    由于洪水过于凶猛,不但民宅受损,村里的电力系统同样被彻底摧毁,再加上天色本来还阴沉沉的,屋子里边虽然点着蜡烛,也不是十分的亮堂!

    里屋同样没什么陈设,只有两个残破不堪的木头柜子,木头柜子上边放着一堆破破烂烂的东西,李林大致的看了一眼,除了柜子上放着的那个手电筒应该就是这一家人唯一的电器。

    “李老师。我们家不怎么干净,将就着坐吧……”张‘万’年有些尴尬的说道:“我去给你们倒水……”

    “他二婶儿。去把铁蛋抱过来,让李老师给瞧瞧。”张华连忙说道。

    “嗯。就去。”中年妇女应了一声连忙向另外一个房间走去。

    “李老师。你们坐吧……”张华也是有点不好意思,这屋子确实不怎么干净。在这个小村里,不止是张‘万’年的家里这样儿,很多人家都是如此……

    因为家家户户差不多都是土房子,能买得起几张报纸糊糊墙都是不错的了,不是他们买不起报纸,而是有比买报纸糊墙更需要这些钱的地方!

    李林也是从农村出来的,这种日子他早就过习惯了,以前他和李双双住的那两间小土房子其实也比这个好不到什么地方去,来到这里,他不但没觉着很脏,反而还有种亲切感,好像又回到了以前。

    倒是安朵让他有些意外,来到这里她好像也有点不嫌脏,脸上也没表露出什么不屑,进了屋子没等人家让她坐下,她已经坐在了火炕的炕头上!

    没让李林久等,两三分钟之后,妇女便是抱着一个圆鼓鼓的大被子进了屋子,被子里只露出来一个头,一张脏兮兮的小脸通红,嘴唇有些发白,偶尔睁开一下眼睛,但很快就又闭了回去,看上去十分的虚弱……

    “李老师。快给我们铁蛋看看……”中年妇女将孩子放在火炕上,又是压了压被子。

    看着被子里只有五六岁的小男孩,又是看了眼厚厚的被子道:“孩子发高烧。不要用被子捂着,这是老一套说法,捂捂汗就好了,这不科学,先把被子撤掉,本来他身体就很热,在这么捂着没病都会被捂出病来的!”

    听李林这么一说,中年妇女连忙将被子打开,很快,光溜溜的小男孩便是完全从被子里挣脱出来了,“李老师。刚刚测完体温,四十一度……”

    李林点了点头,随后他的脸上便是挂上了一点点笑容,小声道:“小伙子,知不知道我是谁?”说着,他便是抬起手在铁蛋的眼前晃了晃。连续高烧三天,无论是脑子,还是肺部,眼睛肯定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创伤。

    “你是谁……”铁蛋虚弱的睁开了眼睛,用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道:“妈。我好冷,给我盖上,盖上……”

    闻言,妇女便是连忙上前,拿起被子就要再次给铁蛋盖上。

    “不行。我刚刚说过这种办法不能用。”李林当即制止了妇女这种不科学的方法,随后他便是向前凑了凑,手指便是按在了铁蛋的手腕上。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