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五章 有点尴尬
    见李林眉毛锁了起来,旁边几人自然也就不多说了,只是,他们想不明白,孩子发高烧捂上被子出汗不知道流传了多少代人,这种办法虽然不怎么高明,可确实是很管用的。

    可现在到了李林的口中,这种办法不但不科学,似乎还有点愚蠢……

    “原来李老师是一位中医,我以前见过中医……”张华点上一根老汉烟,坐在一边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李林点了点头,同时将按在铁蛋手腕上的手收了回来,“情况不是很严重,有些轻微肺炎,是连日高烧所致,一会吃一些药就能好起来的……”

    “都高烧四十一度了,还没事吗?”中年妇女有点紧张的说道。

    “没事!”

    李林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其实。小孩子有点小毛病,发高烧也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只要不超过三十八度五以上,高烧还能帮助孩子杀灭体内的病菌,只是,你们这个方式确实有点不对,如果不一直给孩子捂着被子,让他体内的热量烧出来,病菌是不是也无法出来?”

    听李林说着,几人一脸的茫然,有点听懂了又有点没听懂……

    “李老师。我们这里没什么药啊……”张华沉重的说道:“诊所被水冲的一粒药都没剩下,就算想治疗也没办法啊!”

    “是啊。咱们一粒药都没有,李老师,你看看还有什么办能给孩子治病,你们从大城市过来的,法子一定比我们多很多,快给想想办法吧。”老者叼着大烟袋,沉声说道。

    “我让人送药过来!晚一点应该能让铁蛋吃上药!”安朵沉声说道,一张漂亮的脸蛋皱巴巴的,看着躺在火炕上脏兮兮的铁蛋,她强忍着没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她是个感性的姑娘,最见不得别人过苦日子,更见不得这种场面。

    听安朵这么一说,张家一众人顿时紧张了起来,中年妇女更是激动的手都抖了起来,“姑娘,谢谢你,阿姨谢谢你,你是个好人……”

    “几盒药对我们来说很容易。”安朵看着躺在火炕上的铁蛋,像是一个大姐姐一般摸了摸他滚烫的脸蛋,“铁蛋。忍一忍,姐姐这就打电话让人送药过来,还给你带很多玩具,吃的穿的都给你带过来……你是男孩子,要坚强一点知道吗?”

    说罢,她便是从小包包里把手机抽了出来,准备打电话出去。

    “电话就别打了。这里没信号。”李林看了安朵一眼道:“他的情况不是吃几盒药就能解决的,我身上有些药材,一会你们按照我说的方法把药熬出来给铁蛋喝了,让他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就会好起来的!”

    “麻烦一下,帮我把那个包裹打开,里边有需要的药材,田七,草珊瑚,都各自取一些出来……”

    “嗯。”

    安朵急忙应了一声,将李林拿着的那个军绿色背包打开,快速从里边翻腾了起来,里边确实放着很多不同的药材,这些药材是李林刚刚来时路过采来的,只是,这些药材,她竟然一个不认识,更别说在这些药材里选择什么草珊瑚田七之类的了!

    这下她就真的有点为难了,更是尴尬的要命,作为一个中医班大三的学生,她竟然连这最基本的药材都不认识,这要让人知道肯定是要被笑掉大牙的!

    可是,她又不好随便拿出来几根,更不能一股脑的把这些药材全部拿过去,更不能因为这些药材有点脏作为她不认识药材的理由!

    看着安朵打开小包翻腾了一会就没了动静,李林问道:“没有需要的药材吗?我记着来的时候我采了这两样药材来着……”

    李林不说话则已,这一说安朵就更尴尬了,犹豫了片刻才回过头,尴尬的说道:“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两种药材……不是……我以前上课时好像也没见过这种药材,还有,和你兜子里的也不大一样……”

    “……”

    李林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姑娘,他的脑子里顿时出现十几条黑线,而且正在以几何倍数暴增着,不过,旁边还站着几个人,他怎么也要照顾安朵的面子才是,“确实,刚刚采下来的药材有些脏,应该很难分辨,还是我来吧。”

    说罢,李林站起来走到安朵身边儿,伸手进去翻腾了起来,同时,眼角余光还悄然的瞄了安朵一眼,心里暗暗的想着,这个漂亮的女孩子,读了三年书,她到底都学了一些什么……

    不过,他想想也就释然了很多,一个女孩子能有勇气学习中医已经算很不错的了,让她们去记住这些破破烂烂的药材,面对着那些枯燥乏味的知识,t她们不学似乎也没什么不正常的!

    李林用余光瞄着安朵时,她也在用余光看着李林,她现在有那么一点点尴尬,不过也只是剩下一点点了而已,关键时刻李林帮她解了围,虽然只是一件不经意的小事,可是,他真的是太好了……

    如果喜欢上一个人,不用他为你做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一件不经意的小事就能在心里留下一道深深的烙印,这道烙印随着时间推移,岁月洗礼,它会变得根深蒂固……

    “怪不得你没看出来,确实有些脏。”

    李林将脏兮兮的田七和草珊瑚还有几味不同的药材分别拿出来,他担心这些人不知道药材的用量,干脆将这些药材仔细的分好,然后对着中年妇女道:“去熬药吧,就用你们用的大铁锅熬,熬一个小时,药彻底冷却下来在给孩子喝下去,一碗就够,还有,大人今晚上就累一点,仔细观察孩子的情况,要是有什么不对,我们就在村口,可以随时过去找我们!”

    “李老师。你真是好人啊。谢谢你谢谢你……”老者激动的说道。

    “感谢的话还是留在后边吧,等孩子好起来,你们再来感谢我也不迟。”李林笑了笑,看了张华一眼说道:“张大叔。走吧。我们去下一家。”

    “这就可以了?”张华捏着烟屁狠狠的抽上两口,呛得猛一阵咳嗽……

    原本以为李林会费上一番手段,毕竟铁蛋高烧四十度开外,村里的赤脚医生一点办法都没有,可是,他没想到李林竟然如此轻描淡写的就看完了,只是拿出来几种药材,听他和这个漂亮的女同学说的,这药材还是刚刚来时在路上采来的!

    “可以了。按我说的做,明天会好起来的。”李林十分认真的说道。

    铁蛋的情况他了如指掌,刚刚给这个小家伙摸摸脉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毕竟,人家几个人这么看着,他也不好太随便了,弄不好会张家人误会他是把孩子的命当儿戏!

    来的快离开的也快,在张华的带领下,李林和安朵继续向村里走去,越往村子里走,里边的泥泞也就更深了一些,这和夏村地势有着一定的关系,如果站在山顶向下俯视,夏村就是一个大坑,洪水冲下来一时间没办法冲出去,出现这种情况也就不会让人觉着意外了!

    张‘万’年的家靠在大山边上,地势绝对够高,他们也是这场洪灾里为数不多的幸运儿……

    “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还是一位中医,看来还是我们这些土老帽在山里呆的太久了,没见过什么世面啊。”张华笑着说道。

    李林笑了笑,也不纠缠这件事,“张大叔。患者多不多?有没有大致的数字?”

    张华顿了顿,随后便是沉重的摇了摇头道:“现在还真不能确定,大家现在都在忙着搬家弄房子应该还没什么心思管自己得没得病, 我们这些农村人,身子骨结实得很,小来小去的毛病大家也就都不当成一回事了,要是李老师不急,前边还有几户人家,我们过去看看……”

    “请带路吧。”李林点头说道。

    张华说的他是完全赞成的,他在农村生活过,说农村人的身子骨硬朗,其实,这并非是事实,这更像是一种褒义的形容,同样都是人,为什么农村人的身体就硬朗无比?

    都是血肉之躯,都是脖子上顶着一颗头,凭什么农村人就比城里人的身子骨硬朗?

    他们只是没那个时间,没有条件,更没有让自己的身体娇贵的资本而已,就这样儿一来二去,农村人骨头硬,身板结实也就成了一种习惯,同时,大家也都会如此认为。

    安朵跟在两人身后,她静静的注视着走在前边的李林,漂亮的脸蛋上挂着一点点笑容,还有一点点痴迷,刚刚他看病,取药,说出治疗过程时的模样,简直太帅了!

    可是,他有女朋友了,这该怎么办……

    这一路走来,安朵的脑子里几乎都在想着这个问题,开始时她还想着,大不了就豪抢明夺,可是,想来想去,她心里就矛盾了起来……

    还要不要追他……

    要不就放弃吧,也许真的如他说的一样,一见钟情虽然有的人找到了一生所爱,而有的人则是被爱情撕咬的面目全非……

    可是……

    实在不行就让许丫丫出马,她一定有扭转乾坤的能力……

    不行不行,让她出马,这件事肯定会更糟糕……

    要不李林就站在前边,安朵现在真的很想大声喊两声,爱情啊爱情,你为什么折磨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啊?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怎么了?”安朵想入非非时,李林已经盯着她看了半天了。

    “啊……没什么……”安朵赶忙摇头道。

    “你的脸色不太好。要不先回去,我自己去就行。”李林关切的说道。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