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六章 背着我
    “我没事。”安朵抿着嘴唇笑了笑道:“师父都来了,我还是跟着学一点知识,不然以后怎么当一名合格的医生,人家不是说,有个好的老师在一边指导,比读十年书还要有作用的吗?”

    连最基本的田七都不认识,她还想进步……

    李林又是无语有是想笑,当下他便是加快了脚步,跟在张华身后继续向前走去。

    “我有点走不动了。”安朵突然停下脚步道:“你能不能背着我?”

    李林一怔,下意识的停下脚步,见安朵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盯着他看着,他多少有点不解,这个漂亮的女孩子从出来,似乎就一直有话想说,现在突然又让自己背着她,这是什么意思……

    当然,李林肯定不会往那方面去想的……

    “是不是崴脚了?”李林关切的问道。

    “不是。”安朵咬了咬嘴唇道:“没受伤。就是有点走不动了。你背着我。”

    安朵看上去表露的很自然,担心里却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她不是那种矫情的姑娘,更不喜欢用什么崴脚了,扭着腰了这种荒唐的理由去让人背着,既然想让他背着,那就用最简单的理由!

    “来吧。”

    李林稍许犹豫之后便是弯下了腰,直到安朵趴在他的后背上,他才站起来,安朵很轻,比他想象中还要轻一点,超过一米七五的身高,还有看上去肉肉的脸蛋也不过一百斤左右,即便多一点也多不出来多少……

    当她趴在身上的霎那,一阵独特的芬芳也是传入了他的鼻孔中,那是一个女孩子身上独有的味道。

    扑通扑通……

    李林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心房内的心脏正不断的加快着速度,当手捧在安朵的屁股上时,他赶忙拿开,随后又怵怵忐忐的放上去。

    他尚且如此,安朵自然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她的脸蛋红扑扑的,就像是一颗大苹果一般,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闪着精光,过了一会儿,她便是稍稍的将身子俯了下去,脸蛋直接贴在了李林的后脑勺上……

    这……

    李林的眼睛猛地睁大,身子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脚下边也是稍稍的停顿了一下,刚刚他还不知道这姑娘在想些什么,如果现在他要是还不明白,那他就是天底下头一号大傻帽,还是傻的透气的那种!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能多说,也不能表露出什么来,全然当做不知道,亦或者说装疯卖傻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不然,两人都会很尴尬……

    “李老师。你这老师当的真不错……”张华笑着说道。笑容里有些意味深长,似乎是话里有话。

    “是我应该做的,她是我的学生,今天走了整整一天没停,也累了。”李林微微一笑道。

    “嗯。是应该做的。我能看出来,你这些学生对你都很不错,看来平时你做的也肯定很不错,将心比心,只有付出才有回报的。”张华指了指前边的院子道:“这是老汪家,前两天发洪水,他们家的柱子被洪水冲走了,到现在还下落不明,她媳妇也被冲到的土墙砸伤了大腿,我们进去看看吧……”

    听张华介绍着,李林也是忍不住长长的吸了口气,被洪水冲走,活下来的希望是很渺茫的,想到这里,他心头也是暗暗的为那个从未谋面的柱子祈祷起来,不管穷富,只要活着,只要还有一条命在,这是家人最基本的期盼,也是最大的期盼!

    “放我下来吧。我好多了。”贴在李林后背上,安朵小声说道。

    要是可以的话,她希望这一辈子都被这个男人背着,这一路永远都走不完,可是,路终究要有个尽头,不管怎么说,这至少是个好的开始,只是,他明不明白自己的想法呢?

    原本李林就有点不太自在,现在安朵主动提了出来,他自然不会傻到再去背一会,安朵虽然很轻,但背在身上却像是千斤巨石一般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在张华的带领下,他先是给铁蛋瞧病,随后又是柱子的媳妇,紧接着又是几户人家,大家的情况比他预想中的好很多,并没有什么棘手的疫病发生,直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三人才折返了回去。

    回去的路上就不是安朵尴尬了,而是完完全全调换了个个,他甚至有点不敢去看这个漂亮的女孩子,不怕她让自己背着,而是怕她说出点什么来,到时候没办法回答……

    “李老师……李老师……”

    三人刚到走到山脚下,路过张‘万’年家门口,两个男生快步跑了过来,他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其中一个快要跑到三人身前时便是蹲在了地上,捂着肚子动弹不得。

    “是李猛和张桥。”安朵皱了皱眉道。

    “过去看看。”

    李林说着脚步便是加快了起来,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正不断的滋生着。

    “老师。老师,不好了不好了,马群他们和人打起来了,你快过去看看!”张桥猛地抽了几口气,一句话被他说的断断续续的。

    “怎么回事?和谁打起来了?”李林沉声问道:“马村长他们在不在?”

    “马村长不在。那些人不是夏村的人……”张桥深吸了口气说道:“老师。这不能怪马群他们,是那些人不对在先,还先动手打的人,马群和徐亮亮都受伤了……”

    几人一边向村口的位置走,张桥一边说着刚刚发生的事情,这件事其实和他们几个男生没什么关系,问题出在马月和许丹的身上,她们去登记那些患病的乡亲,从山上下来时就遇到了一伙人,他们看到马月和许丹穿的光鲜亮丽,人长得也漂亮,不由的就起了歹心,几个人冒充伤者让她们给瞧病,趁机抹油,其中一个还摸了摸马月的手,另外一个更是无耻的把手塞进了许丹的衣服,还把许丹的衣服给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要不是两人大声呼救,结果将不堪设想,问询赶去的十几名男同学过去便是和这几个流氓打了起来,可是,让一些从来没打过架的人和几个流氓动手,挨打自然是免不了的,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

    其中,马群冲的最猛,受伤也最严重,他的头挨上了一块板砖,当场便是被打晕了过去,头更是直接被砸出来一个大口子,其他几个男生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痕。

    “该死。”

    安朵冰冷的说了一声,没等李林说话,她已经大步走了出去……

    “站住。”

    看到安朵走出去,李林沉声问道:“你干什么去?”

    “你说我做什么去?我们是来当志愿者的,不是来被人欺负的!”安朵冷冷的说道:“你能看着他们被人欺负,我不能!”

    “站住!”

    见安朵气势汹汹的向前走,李林再次喝了一声,一张白皙的脸颊也是冰寒至极,理智告诉他,现在绝对不能放这个姑娘离开,任由她去,不然,不是牺牲几条性命,可能就是她被别人活活打死。

    “你想怎么样?”安朵冰冷的注视着他问道。

    李林深吸了口气,凝视着安朵说道:“我不想怎么样,但我知道,枪解决不了问题,更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最佳选择。还有,我没说我不管,他们是你的同学,同样也是我的学生,他们被人欺负,我也很难过,不比你少一丝一毫!”

    “朵姐。别冲动。李老师说的没错,杀人确实解决不了问题……”张桥苦笑着道。

    注视着李林的眼睛,安朵犹豫了,心头呼呼烧起来的烈焰也渐渐的平复了一些,过了片刻她才点了点头道:“我们回去。看看他们怎么样……”

    几人一边说话,脚下的步子便是加快了起来,不到五六分钟的时间便是来到了村口的位置,此时,村口处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大家伙正在议论纷纷,有夏村的老百姓,还有就是李林带出来的这些学生……

    “唉。真是他妈伤天害理。这个刘猛子。早晚出车祸让车压死,什么玩意简直就是色胆包天……”一个满是是泥土的中年汉子拎着铁锹愤愤的骂着。

    “刘猛嚣张跋扈又不是一天半天,来村里闹事也不是一次半次,谁又能把他怎么样,这个混蛋也真是的,欺负欺负咱们这些穷苦的老百姓也就算了,你说人家这些大学生是来当志愿者的,这时候还对人家动手动脚,刚刚看了没,那个稍稍高一点的姑娘,衣服都被撕破了,肩膀上还有抓伤呢。”又是一名中年汉子说道。语言中透露着些许无奈。

    “老赵,你赶紧想办法去隔壁的村子把老马叫回来,这事恐怕要闹大,让他回来压一压,让刘猛出来道个歉,这件事也就过去了,咱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刘猛咱们惹不起的。”联富沉声说道。

    被称之为老赵的汉子捏了捏鼻子,随后便是叹了口气道:“老马回来有什么用,刘猛能看他的面子就来道歉?前几次来村里闹事,还打了他亲侄子,你看老马怎么样了?还不是不了了之?”

    “那你说怎么办?这些学生也不好惹,刚刚有个学生手里还有手枪,还差点打死老马,你看他们这不是回来了。”联富说着,目光已经落在了走过来的几人身上。

    看到安朵时,他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后背上更是冒起了冷汗。

    “李老师。你们回来了……”联富连忙上前,有些尴尬的道:“我没保护好你的学生……”

    “和你没关系……”

    李林扫了联富一眼,也没和他说下去的意思,他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学生们的情况,马群和几个男生的情况他倒是不怎么担心,如果只是受伤的话也不难治疗,他最担心的是马月和许丹,女孩子遇到这种事,心里不免会留下阴影,这个阴影可能会跟随她们一辈子……

    “老师回来了。”

    “老师,你回来了。”

    “老师。我们给你丢脸了。”

    几个男生低着头,心头有些自责,又有些尴尬。

    “你们做的不错!”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