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七章 前去报仇
    李林看了徐亮亮几人一眼,随后便是走到了人堆里边,这时,许丹和马月被众人围在中央,马月还稍稍好一点,看上去还满镇定的,只是,她的脸蛋冰冷如霜,手指更是死死的掐在一起,一双漂亮的眼睛里更是散着凶色。

    和马月比起来,许丹就没那么镇定了,不过,她也没大吵大闹,她身上披着一件衣服坐在侯娟娟身边,头埋在侯娟娟的肩膀上,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着。

    看到李林和安朵回来,马月便是站了起来,“李老师,我们……”

    “我都知道了。”

    李林点了点头问道:“没把你们怎么样吧?”

    “马群他们去的及时,没发生什么,就是受了一些轻伤,丹丹的衣服被撕破了。”马月说着,眼眶也是湿润了起来。

    她是个坚强的姑娘,可这时候想一想,她还是后怕不已……

    “丹丹。想哭就哭出来吧,没事,我们不会笑你的……”侯娟娟笑声的安慰着许丹。

    “老师,我……”

    许丹抬起头看着李林,眼泪如同决堤的湖水流淌而下,刚刚她还忍着不让自己哭的特别大声,现在李林和安朵来了,她好像见到了亲人一般,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许丹。别哭了。我会去替你讨回个公道。”安朵适时上前,她伸手给许丹擦了擦眼泪,将身上穿着的红色休闲服脱下来披在许丹的身上。

    站在一边儿,李林的眉头紧锁,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许丹,更不能上前去给她擦擦眼泪什么的,好在安朵这时上前,也说了他想说的话。

    “马群呢?怎么样了?”李林在人堆里扫了一眼问道。

    “老师。我在这儿呢。”

    一个角落里,马群蹲坐在一块石头上,他的头上包满了纱布,鼻梁上还挂着血迹,正大口大口的吸着香烟。这时候特么也顾不了什么形象了,抽一根烟不但能解解愁,还能止止痛!

    他将烟头丢在一边,提了提裤子便是走到了李林的身前,挺了挺胸膛说道:“我虽然受伤了,但这是为了我的同学受的伤,我很值,我没什么好惭愧的,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这么做!”

    看着眼前这个个头很高,身材还算壮硕的小伙子,李林十分满意的点头,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了看他头上的伤口道:“还疼不疼?”

    “疼!”

    马群干脆了当的说道:“但是我能忍住,我不能在同学们面前说谎,我也不能在同学们面前丢脸!”

    “好样的,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

    李林再次拍了拍马群的肩膀,随后他便是走到了联富的身边儿,“联大叔,我的学生被人欺负了,我想你也应该看到了是不是?”

    被李林冰冷的注视着,联富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那目光就像是来自万年冰窟中的一粒冰箭一般,仿佛能够冻伤别人的心灵一般……

    “李老师,是我们不对,没能保护好你的学生,可是……”联富深吸了口气道:“这件事我们也很气愤,但是,我们没办法帮助你们,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也就实话实说好了,欺负你这些学生的人我们惹不起,也不敢惹……”

    李林皱了皱眉沉声问道:“我们的事情自己会解决,你只要告诉我他们是谁,在什么地方能找到他们便可!”

    联富顿了顿,随后便是叹了口气道:“他叫刘猛,是个恶霸,人在天乡镇,这十里八村没有人敢惹他,我们只有被欺负的份儿……李老师,你们这些学生……”

    “我的学生应该是我关心的事,你只需要告诉我,我在天乡镇什么地方能找到他,就这些!”李林冷冷的说道。拳头更是攥的咯吱咯吱直响,心中杀意腾腾……

    他之所以不让安朵去,不是怕死几个人,而是不想让她一个姑娘家手上沾满鲜血,另外,她去对付几个恶霸,手里即便是有枪,也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

    “天乡二子麻将馆,他们常出现在那里,这个时间应该就在……”联富苦笑着说道:“李老师,这件事你真的要三思啊,我比你岁数大,说句冒昧的话,你可能不在乎,可是,你还带着这么多学生,要是真的出点什么事,我想你应该也很难向孩子家长们交代的吧?”

    “如果我不去,我更没办法向他们的家长交代,更没办法向我的学生们交代。”李林双目收缩成孔,一字一顿的道:“既然敢做,就要付出代价!”

    “老师,我们跟你一起去。”

    李林和联富说话时,十几个男生便是走了上来,他们气势汹汹的,手里都是抄起了家伙事。

    “你们谁都不准去。我自己去!”李林用凌厉无比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有点不容置否的味道。

    “你一个人去太危险,要去我们一起去,再说,那个流氓刚刚打了我们,这口气我们要出!”马群大声说道。

    “老师,你不能一个人去,你要带上我们,我们刚刚给你丢脸了,现在一定要找回来!让那帮混蛋知道,我们是你李林的学生!”徐亮亮手里握着一块砖头道:“不说别的,就是因为许丹和马月,因为她们是我们的同学,我们也一定要去!”

    “老师。我们也要去。”几个女生也是站了起来。

    安朵站在一边儿,看着这几个女生冰冷的说道:“你们去做什么?这是去打架,不是去看戏,都坐下!”

    “安朵……”

    “朵姐……”

    几个女生看着安朵,见安朵俏脸冰冷冰冷的,她们犹豫了片刻便是坐了下去。

    “还有你们,都不准去!”安朵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这十几个男生的身上。

    男生们一怔,不大明白安朵是什么意思,因为这有点不像是她的性格,当下就有人不太高兴了,哼了哼说道:“安朵。你什么意思?我们挨了打,还不准我们去还回来?还有,让李老师一个人去吗?他一个人打几个恶霸,能打得过吗?”

    安朵看着说话的男生,嘴唇微微的撇了撇道:“就算你去了又如何?刚刚马月和许丹被欺负时,你在做什么?你冲在了最前边?别人打完了,你冒出来当英雄?”

    “你……”

    被安朵戳中了痛处,男生顿时语塞,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

    “难道我说错了?”

    安朵哼了一声,也懒得搭理这个男生,这个男生在班里一直不怎么招人待见,不因为别的,他从来都是当面背后一套,看上去人还不错,其实,他什么样儿时间久了大家也都是很清楚。

    以前没搭理他,那是因为他没什么值得被人搭理的地方,现在这时候却出来充英雄,这种人岂不是更可恶?如果真的打起来,他肯定比谁跑的都要快!

    “安朵。不能让李老师一个人去。我们虽然打架不怎么样,至少也能有个照应对不对?”马群皱了皱眉道:“如果你不让我们去,我看以后我们也没必要在做同学了,因为你压根就没瞧得起我们!”

    “谁说他一个人去?”

    “你的意思是你去?”马群皱了皱眉道。

    “难道不可以吗?”安朵冷冷的说道。

    马群自嘲的耸了耸肩,注视着安朵说道:“安朵,别的你确实比我们都强这我承认,可是,你觉着你一个女生能比我们这些男生强么?你不觉着很荒谬?”

    李林站在一边儿,眼看着几人就要闹起来了,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没见过有人为了这种事争着抢着要去的,当下他便是咳嗽了两声,同时用严肃的目光在安朵和马群的身上扫过:“都别争了。既然大家都不怕,都想去当英雄,我给你们这个机会,一会儿去了,谁要是怂了拖后了,别怪我李林瞧不起他!”

    听李林这么一说,众人同时一怔,旁边站着的几个乡亲便是叹了口气,不住的摇头,这种老师还是他们头一次见到,他真的称职么?竟然要带着一众学生出去打架,这时候他不应该安抚这些学生吗?

    “走。谁他妈怂了谁就是孙子,今天老子非要打死那个混蛋!”马群气势汹汹的吼道,顺手在地上捡起来一块石头,就像是斗鸡笼子里那只吃了兴奋剂的脱了毛的公鸡一般!

    “老师,我们……”侯娟娟问道。

    “你们在这里等着吧……”

    看着这几个女生再看看气势汹汹走出去的一众男生,李林无奈的叹了口气,之所以这么做也并非出于他的本意,如果他刚刚不站出来,安朵和马群等人肯定会闹得不欢而散,不管最后谁妥协了,同学之间的感情肯定会出现裂痕,为了这件事让他们变得生疏,甚至以后会形同陌路,这不是他想看的。

    “老师。别冲动……”马月走到李林身前,小声说道:“他们现在都在气头上,而且谁都不想丢面子,真要是遇到了那几个人肯定收不住手,伤者谁都不好,别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照顾好她们几个。”

    李林看了马月一眼,这个还算漂亮的姑娘那份沉着让他也是敬佩不已!

    天乡镇距离夏村并不是很远,也就七八里的路,再加上天乡镇位于上游位置,洪灾自然也就没泛滥到这个小镇子,虽然不是那种光光的油漆路,但是走起来也没什么难度。

    “大家都等一等。我有两句话要说。”快要到天乡镇时,李林走到了众人的前边儿。

    “老师,我们马上就要到天乡镇了。”张桥说道。

    “就是因为快要到天乡镇,我才有话要对你们说。”李林看着众人道:“你们知道我刚刚为什么答应你们要让你们一起来天乡镇吗?”

    听李林问起来,众人便是对视一眼,支支吾吾都说不出话来,因为大家都是成年人,自然能明白李林的用意。

    “你们都消气了没有?”李林再次问道,他的语气很平和,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

    闻言,众人便是点了点头,却也没说出话来。

    “如果你们都消气了,我们就心平气和的说一说。”李林注视着众人说道:“我不希望你们去,因为你们是学生,作为一名学生,我想你们应该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对不对?”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