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饿狼扑虎
    “你真不配当个流氓!”李林笑眯眯的说道。

    “为什么?”刘猛下意识的问道。

    “因为你不够聪明!”

    李林摇了摇手指说道:“如果我是你,我会见好就收!”

    “去‘你’妈的,老子收你妈,既然落在了你们的手里,要杀要剐随你们!”刘猛哼了哼道。

    虽然落在了这些家伙的手里,挨顿揍肯定是免不了的,可总比落在警察或者其他势力的手里好得多,前提是站在眼前这个姑娘不在开枪。

    “老师。我们揍他成不成?”徐亮亮凑到李林身边,征求他的意见。

    “你们不是已经打了?”李林有点无语的看着徐亮亮,随后便是对着众人道:“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别打死他怎么样都成!”

    众人一怔,原本还以为李林会阻止他们,没想到他竟然直接放了这话,当下,众人的脸上便是露出了笑容,平时他们打不过流氓,总是被流氓欺负,可现在绝对是决然不同的两种情况,这个刘猛就是个靶子,用来给他们练武的靶子!

    “老师。这样儿,你先去一边儿,我们打就是,一旦出了事,你就说不知道,没看到……”张桥十分的聪明,已经给李林安排好了退路。

    他一方面是为了李林着想,还有就是李林是个老师,现在虽然大家处的有些像是朋友,但是他在这里,大家伙也不好放开手!

    “你们都是医生,应该不用我告诉你们,打什么穴位最痛吧?”李林笑眯眯的看着一众学生,随后他便是向一边走去,他一点也不怕刘猛敢还手。

    有句话叫再厉害的老虎也顶不住一群狼,何况这又是一群含着怒火的饿狼!

    “嘿嘿。老师,你就去吧,十分钟之后回来敲好的。”马群咧嘴一笑,顺手捡起了一根木棍,直接向刘猛逼近了过去。

    “妈的。谁敢打我?信不信老子弄死你们这帮小王八蛋,告诉你们,老子一个电话能叫来几百人,到时候你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刘猛对着马群吼了起来,一张已经肿起来的大脸更加凶残了许多,看上去十分的吓人。

    “哈哈哈。兄弟们,他说叫人,不怪老师说这个家伙不配当个流氓,真是脑子有问题!”马群冷笑一声,二话不说便是举起手里的木头棍子向着刘猛的头砸了下去。

    这一棍子力道极大,还带着破风之声,几乎扎眼的瞬间棍子便是狠狠的砸在了刘猛的头上,伴着咔嚓一声,木棍顿时被砸成了两三节,而刘猛只是踉跄两步却没有倒下去的意思。

    一棍子没打倒刘猛,马群骇然的看着手里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木棍忍不住都吸了口冷气,同样都是挨了一下,他被这个家伙打的头破血流,而这个家伙就像是没事人一样,好像刚刚木头棍子不是打在他的身上,而是他用头直接撞断木棍一样……

    “来啊。你不是很牛吗?来打我啊!”马群指着刘猛,笑滋滋的说着。

    打架很刺激,在这些富家子弟身上几乎从来没发生过,即便是在班级里偶尔会闹一闹小矛盾,也不至于大打出手,就算是动了手也就是三拳两脚的,而且起手来也不会这么狠……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打这个家伙,他还不敢还手……

    “小王八蛋。我草拟祖宗。老子弄死你!”刘猛咆哮了一声,圆滚滚的大眼睛瞪大。如同一只被逼入绝境的凶兽一般。

    “如果你敢动一下。我会杀了你!”安朵没什么感情的看着刘猛,手里的手枪正对着刘猛的脑袋。差不多有二十米的距离,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到。

    “这时候他还敢耍横,兄弟们揍他,就算是给马月和许丹报仇!”马群喝了一声,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木棍直接向着刘猛砸了过去,紧接着他整个人便是扑了上去。

    就像是一辆小摩托车砰的一声撞在了大巴车上一般,他跳起来时甚至已经扑到了刘猛的怀里。

    众人早就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吗阿群一动手黑压压的一群人便是把刘猛围在了中央,一拳一脚的向他的脸,肚子,腿上,腰上等几个打起来比较疼痛的地方砸了下去,但是,他们没有人去打刘猛的脖子,没人去打他的后脑勺。

    一时间黑漆漆的小路上惨叫连连,刘猛从人群中挣脱出来很快又被按倒在地,他再次挣脱,再次被按倒在地。

    站在远处,李林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一根烟卷塞在嘴巴里轻轻的抽上一口。

    “还用不用让马月和许丹过来看看?”

    “还是不要了吧。时间久了她们就会忘记的,再说,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安朵坐在了一边,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她们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脆弱,会自我调节好的。”

    “马月好像还可以。许丹可以吗?”

    “不可以又能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把这个流氓带回去给她看看,让她晚上睡觉时做噩梦?”安朵忍不住撇了撇嘴唇。

    撇嘴唇儿已经成了她的招牌动作,看上去特别的可爱,按理说,撇嘴唇一般都是小女孩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她已经快二十岁了……

    “你是班长,有机会给她做做工作吧,我能看出来,班里的学生都很听你的。”李林叹了口气说道:“早知道会出现这样的事,或许我不应该带你们来到这里……”

    “我不会给别人做工作……”安朵捏着草棍有意无意的瞄了他一眼。

    “女孩子心细,做事应该会更周到,你肯定能做到的。”

    “就算我会,我也不想去,因为我自己还没活明白呢,还给人家做什么工作……”安朵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有些大道理大家都懂。如果你不来,可能我们这辈子都不会经历这样的事情,也许不会发现其实除了学校,除了家里,除了游乐场,除了游戏厅,除了去飙车,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原来生活还可以这样儿,也许,当某一天某个瞬间回忆起今天,可能不会因为挨打被欺负而懊恼,也许会笑一笑也说不定对不对?”

    “所以说,你们还要谢谢我?”李林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姑娘。这个姑娘正经八本起来,好像也有点不一样的气质……

    “当然。别人怎么想我不敢确定,对我来说确实是这样儿。”安朵手臂环绕在膝盖上,很正经的说道。

    她的脸蛋上挂着一丝丝笑容,虽然不是十分明显,但确实是存在的。

    一个开心的人,你从他的脸上永远都能看到笑容,而不是负面情绪,一个不开心的人,他的一举一动都能透露着此时的心情,这种事并不难发现,只要认真去观察便可!

    当然,还有一种人,如果你看不清他心情是好是坏,这种人往往都是高深莫测的,尽量不要去招惹!

    “走吧。他们也打差不多了。”

    李林抖了抖手上的土,拍了拍屁股直接向一堆人走了过去。

    注视着李林的背影,安朵犹豫了片刻才站起来跟了过去,心里暗暗的想着,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呢,这才刚刚开始……

    “许丫丫你就看着吧……”安朵喃喃的说道。

    “停!”

    李林来到众人身前,看着已经被打的没人样的刘猛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让他无语的还不止是刘猛被打爆,而是这些学生的脸上竟然也都挂了花,而且刮花的人还不止是一个半个那么简单……

    听张桥解释一番,他脑子里顿时出现了无数条的黑线,这些没什么打架经验的学生,当他们把刘猛压在身下,拳头便是直接砸了下去,哪里还管谁是谁,就这样儿一来二去他们自己也是受了伤,其中受伤最严重的便是马群,这个家伙冲在了最前边,挨揍自然也是最多的。

    “好了,都停下!”

    李林对着众人再次喝了一声。

    结果这些已经被打的不成样的学生就像是没听到一般,他们此时眼里只有刘猛,其中几个下手凶残的更是拎着砖头对着刘猛的脸,腿,肚子上一顿狂砸……

    开始时刘猛还惨叫连连的,被这些家伙一顿狂虐,他已经晕死过去几次了,一条腿被打断,鼻梁骨也是咋塌了下去,雄壮的身子几乎是遍体鳞伤找不到一块好的地方。

    “停下来!”

    李林沉声喝道。

    李林连续喊了三声,众人才算是意犹未尽的停下来,一看李林面色不悦,他们赶紧蔫蔫的躲到了一边儿。

    “老师……我们……”

    “老师。你别生气了,我们错了……”

    “老师……下次我们一定听你的命令……”

    看着这一众人,李林无奈的摇了摇头,凌厉的目光在他们身上一一扫过,过了片刻他才沉声说道:“如果有下次,我希望你们都能认准了人打,谁要是在满脸是伤,我瞧不起他!”

    哗……

    在场众人顿时一片哗然,大家都是忍不住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都是没想到李林竟然会这么说,这个老师说起话来实在太特么敞亮了,太不务正业了,真的是爱死他了。

    “老师。我们爱死你了……”

    “老师。我们要给你生猴子……”一个男生咧嘴怪笑道。

    看着这个五大三粗的男同学,李林真的差点没死过去,恨不得给他又眼睛也来一拳,这样的话,他就可以给狗熊生猴子了……

    “他被打晕了,作为一名医生,或者说是未来的医生,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叫醒他的对不对?”李林凝视着众人道。

    “老师。这里没有水啊,怎么泼醒?”一名男生傻咧咧的说道。

    哈哈哈……

    他的话音刚落下,众人便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家伙真是太奇葩了……

    “你们笑什么?”李林扫了众人一眼,沉声说道:“难道他说错了吗?”

    听李林这么一说,众人都傻眼了,本以为李林会用其他办法出来,难道他刚刚的话,重点不是中医这两个字吗?

    看大家都低下了头,那个提出找水的男生顿时呲了呲牙,这么多人竟然只有他自己想出了这么好的办法,而且,李老师还夸奖了他,当下他便是灿灿的笑了笑,来到了李林身前,“老师。我去找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