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继续当你的流氓
    “站住!”

    男生刚走出去两步,李林突然喊住了他,上上下下打量他两眼道:“哥们。你不应该当中医,你应该去当打手,这种办法你都能想的出来!你真是个人才……”

    “我……”男生还笑着的脸顿时凝固,随后咧咧嘴巴干脆就躲到了一边,不好意思的看了大家伙一眼,只见众人正对着他嘿嘿怪笑。

    “笑什么笑,笑什么笑,我说你们呢,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人家李老师不是说了这也是个办法嘛!难道我说错了?”男生气鼓鼓的瞪着众人,要是有个老鼠洞,他真的想钻进去,这特么真的是太丢人了,丢人都掉到了姥姥家去了!

    还有就是这个李老师,他真的是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老师。你是不是想让我们用中医的方式弄醒他?”张桥灿灿的走了过来,犹豫了片刻道:“你给我们那个笔记有这方面的记录,不用掐人中,直接用银针刺穴的方式弄醒昏过去的患者,对不对?”

    “老师。这恐怕不行吧,就算我们现在想弄醒他,手里也没有银针可用啊。”马晓林挠了挠头道。

    “谁说没有?”

    李林凝视着众人,随后便是将随身随身携带的银针夹子拿了出来,里边的银针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也足足有几十枚,每个人分上一枚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当下他便是将这些银针一一的分下去。

    “过几天我们会参加比赛,我看过以前内容,也在其中发现了一个规律,如果我没猜错,这一次比赛的内容肯定也会有银针刺穴这个环节,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前两次比赛时,银针刺穴占到了百分之六十的分数,如果这次真的有,我想应该分数还是不会太低,既然这样,我希望你们能将银针刺穴学好,而且现在就有这样的条件,我只能给你们每个人一次机会,大家都听清楚了没有?如果没什么别的想说的,张桥就从你先开始吧!”

    听李林这么一说,众人也随着严肃了起来,张桥率先上前,就在他要下针时突然停了下来,回过头看了李林一眼道:“老师。我看过你的笔记,针灸之前一定要给银针消毒的,我这个……”

    看着张桥,李林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就是进步,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中医不就是这样,一点点积累才能将自己的医术渐渐提高起来,凡是都是马马虎虎,这样的人永远都成不了一名优秀的医生。

    只是他身上也一样没有携带消毒酒精,犹豫了片刻之后,他便是笑着点了点头道:“这次给你特例,你们也是一样,放心大胆的扎。但是,下不为例知不知道?”

    张桥深吸了口气,随后便是捏着银针直接向刘猛的睡穴刺去,在刺下去的瞬间,他一直告诉自己不要犹豫,李林的话也一样在他的脑海里不断的回荡着,可是,到了真章,银针刺下去的霎那,他还是犹豫了一下。

    “唉……”

    看着躺在那儿没有半点动静的刘猛,张桥无奈的摇了摇头,将银针收了回去,没错,他这一针扎下去,不但没扎准位置,而且力道更是绵软无力。

    “下一位。”

    李林喊了一声,眼角余光也是忍不住看了张桥一眼,心里忍不住暗暗的摇了摇头,无论做什么都要讲究天赋,刚刚张桥刺下去的片刻,他已经看的差不多了,张桥也许以后能当一位不错的中医,但绝对做不到出类拔萃,因为他的天资确实有限。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每个人都是按照李林的要求上前给刘猛扎上一下,结果大家都是十分的失望,银针用在他们手里感觉很陌生,根本无法把控下针的力道和准度……

    “老师……我们……”几个男生惭愧的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

    看着这一众学生,李林笑着点了点头道:“这不怪你们,即便是天才想要做一件事也不一定一次就能成功,你们看到的天才那是经过后天不断努力才出来的,你们看到的只是萦绕他们头上的光环,却从来不知道他们吃得苦比别人多得多!”

    “安朵。该你了!”

    李林回过头瞧了安朵一眼,他刚刚和这些学生说话时,这个姑娘又一次把他当成了深埋地下的古董一般考察了起来,半个小时就那么笑眯眯的看着,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玩意……

    “啊……你说什么?”

    直到李林喊第二声,安朵才反应过来,见一众人正盯着她,她不由的也是有些尴尬。

    “我说轮到你了。去把他刺醒!”李林重复了一遍,面色有些严肃。

    老师就要有个老师的样子,总不能见了人家漂亮,说话就变得温柔一些,就给她开什么特权,不然肯定会被学生们误会的。能尽量避开花边儿新闻还是避开一点的好,最重要的是,他能看出来这些男生们也是很喜欢这个姑娘的,他可不想成为所有的敌人……

    “我能行吗?”

    安朵捏着银针,有点不确定的问道。

    别人都看了李林的笔记,她也看了,只是看到那些琐碎的中医知识,她干脆就把那个笔记雪藏了起来,恨不得让它永远不要出土才是。

    “不试试怎么知道……”李林严肃的道。

    “好吧。”

    安朵应了一声,随后便是弯腰看了眼刘猛,她一脸的茫然,银针也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刺了,犹豫了很久,她终于还是做出了决定,被这么多人看着,自己怎么能怂了,就算刺不醒也无所谓,反正大家的情况都差不多。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众人都是傻了眼,让她刺睡穴,她竟然直接向刘猛的百会穴刺了下去……

    百会穴是人体的几大穴道之一,即便是那些成了名的老中医都不敢轻而易举的给患者刺百会穴,因为一不小心便会引来一连串问题,甚至还会将患者刺成植物人,傻子,疯子……

    “好了,别刺了。”

    无语的看着这个漂亮的姑娘,李林脑子里出现的真的不止是几条黑线那么简单,他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这个姑娘以后出去,千万不要说她是一名中医,最好不要说自己是她的老师才好,不然,等几百年之后,他的坟头可能会冒青烟,甚至坟墓都会被人刨开……

    听李林这么一说,安朵如释重负的吸了口气,心里暗暗想着,你这该死的,怎么不早说……

    她是许丫丫的女儿,继承了许丫丫的美貌,继承了许丫丫的智慧,唯独没继承许丫丫说的贼溜的脏话……特别是老娘这两个字,她曾经试着说了一次,后来为此闭门不出两三天,生怕被人看到她……

    还有她压根就没想过当一名中医,当时来到学校时也不过是觉着一时新鲜,确切的说,来学校也不过是走走形式,读什么都无所谓,只要熬过去这三年,就这么简单!

    “你们都看好了。”

    李林蹲在刘猛身前,一枚三寸长的毫针放在指缝中间,紧接着在众人无比期待的目光中,他缓缓的将银针刺了下去。

    银针没入睡穴,原本还纹丝不动的刘猛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哼,紧接着,他便是睁开了眼睛,当看到在他眼睛正上方这张熟悉的脸颊时,他先是皱了皱眉头,下一刻便是嗷嗷的叫了起来……

    “天啊……老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刚刚他刺下去那一针和我们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这也太神了吧?”一名个头不高,头发不长的男生捂着嘴巴一脸的不敢相信。同时一双眼睛里也是露出了渴望之色,要是有朝一日能和他一样该有多好。

    “真的让人不敢相信,要不是我亲眼看到,就算有人说出天花来我也不会相信的,轻描淡写的一针就能解决这么多问题,太神奇了!”马群喃喃的说着,不过,他和刚刚那名男生比起来,眼睛里就没了那种渴望之色。

    听这些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刘猛嗷嗷嚎叫了两声之后便是一脸的茫然,要是他知道就在刚刚,他被这些学生当成了试验品,恐怕会直接站起来,就算是死也要拼个你死我活,这特么简直太欺负人了!

    “下次还敢不敢欺负人了?”

    蹲在刘猛身前,李林笑眯眯的注视着他,嘴角同时勾起了一丝弧度。

    他现在不想动手了,因为刘猛确实够惨,腿被打断了一条,鼻梁骨被打断,耳朵也少了一只,要是再打下去,恐怕也就只有死才算惨了!

    听李林问起,刘猛连连摇头,张着嘴猛地咳嗽了两声,口水和血水一起喷了出来,在黑漆漆的夜里,血水里那颗白色的门牙看上去特别的显眼……

    “哥。哥。我不敢了。我保证不敢了,我向兄弟姐妹们道歉,全都是我的错啊。”刘猛哭哭啼啼的说道。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特别不服气,如果我现在让你离开,我想你应该会找上来的是不是?”李林笑眯眯的问道。

    刘猛一顿,没想到李林一下子就看穿了他的心思,但他也不是傻子,这时候顶烟上简直就是作死,要是这些人把他弄死,直接挖个坑埋了,到时候警察来了恐怕也没什么办法,何况那些警察真的会来?

    刚刚挨揍时,他已经将自己的老底全都搬了出来,什么二舅是县里的领导,三叔是市里的某某主任,可是这些人根本就不当回事,特别是那个身材不高有点胖胖的家伙,当他提起三叔的名字时,这个小胖子还认识,还鄙夷的说了句小官!

    这还不是让他最害怕的,最害怕的是那个拿着枪的姑娘,在这个国度,什么人可以携带枪支?而且还是在众人面前随随便便就把枪拿了出来,而且还真的敢打,可想而知她的‘背’景有多么的恐怖……

    “大哥。不会。不会。绝对不会。你放心,以后见到你们我肯定绕着道走,还有,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以后绝对不在欺负那些老百姓了,我要做个好人……”刘猛滔滔不绝的说道。

    “确定?”李林笑眯眯的问道。

    “对天发誓,要是我再敢为非作歹,我天打五雷轰……”刘猛连连说道。他都快哭了,因为这特么太吓人,只要他敢说个不字,恐怕又会被打的很惨。

    “你当不当流氓,那是你的事,你为非作歹也是你的事。我们在夏村只呆三天,我希望这三天之内不要让我在看到你,能不能做到?”李林沉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