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天要下雨
    有句话叫做狗改不了吃屎,一个流氓你想让他改变本性确实不容易,要不,那些锒铛入狱的罪犯出狱之后用不了还会进去?因为那是本性!

    还有就是,天底下为什么有小偷,为什么有人被偷,如果没人被偷,小偷怎么活?

    这是一条生存的法则,虽然不是那么光明磊落,却又不可能不存在。

    “大哥。我真的能做到……我真的能做到啊……”刘猛连连点头说道:“你放心,这三天我要是敢出现在夏村,你们就打死我行不行?”

    “打死你?”

    李林耸了耸肩随后便是冷笑着摇头道:“如果让你死,你现在已经死了,别忘了你说的话!”

    寂静悠长的乡间小路,晚风轻轻的捶打着垂落下来的树枝,柳叶交织在一起哗啦啦的响着,泥土和树叶散着醉人的芬芳让人忍不住多多的吸上几口气。

    来夏村做志愿者,途中发生了这种不愉快却又十分刺激的事情,在小路上,大家众说纷纭,他们的话很简单,无外乎就是刚刚打刘孟时谁下手狠毒,都是尽量的吹嘘着自己的英雄事迹。

    殊不知他们脸上的伤已经很好的诠释了一切。

    “为什么放他走?”安朵跟在李林身边儿,忍不住问道。

    “不然怎么样?”李林苦笑着摇头道:“杀了他是吗?”

    安朵既没点头也没摇头,总觉着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刘猛确实有点便宜他了而已。

    “我们是来当志愿者的,不是来打架的,不要忘了我们的初衷。”李林说了一声便是加快了步伐,对着众人喝了一声道:“大家都快一点,天又阴上来了,说不好一会还要下雨,尽快到村子里去。”

    --------

    等一众人回到村子时,村口大亮,乡亲们都是举着火把焦急的等待着,这些人是志愿者,说白了就是为他们排忧解难的,人家的人被欺负了,一堆人赶去报仇。虽然他们帮不上什么忙,却也不能躲到山上睡大觉,说实话,他们这时更着急。

    “老马。实在不行咱们过去看看,你和李二子有些交情,要是李老师他们真的出了问题,李二子出头应该是管用的!”联富叼着烟卷来回踱步,偶尔抬起头向着村口看一看。

    “唉。我那算是什么交情,就是酒肉朋友,喝过两杯酒,去了人家还认不认识我都是个问题,要我看咱们谁也别找了,倒不如咱们多叫上一些乡亲过去,到时候人多想必刘猛子也不敢怎么样!”马成直皱眉。

    “这样也行,不过不一定管用,刘猛子那些人可不怕咱们……”联富对着一众大老爷们道:“大家都别议论了,人家李老师和这些同学们是为了帮助我们才来的,现在遇到这种事儿,咱也不能睁着眼睛看他们出事不管对不对?大家一起过去把这事解决了也就没事了。”

    “可以倒是可以。我们也应该这么做,可刘猛子那些人不好惹啊,大家伙都回去拿家伙,实在不行咱们就和他拼了!”张华紧握着拳头说道。

    别人可能只是听过刘猛的威名,他却和刘猛打过交道,这事儿还要从一年前说起,当时两人都骑着摩托车,他急着有事便是超了刘猛,谁想这都不算是个事的事,刘猛竟然追上了他,直接把他逼停下来,然后还给了他两个大嘴巴子……

    都是脖子上顶着一颗头的七尺男儿,被人这么不讲道理的抽了两个嘴巴子,他怎么能受得了这个,当下便是和刘猛厮打了起来,结果根本就不是人家刘猛的对手,不但挨了几个大嘴巴子,身上还不知道被踢了多少脚,脸上更是被踢了几个大脚印子。

    现在想想当时的情况,张华还有些心有余悸,即便嘴上喊着带着家伙事去,心里一样没底……

    “你们不用去了,他们回来了。快看!”一个中年妇女指了指村口说道。

    听到妇女的话,众人下意识的向着村口看去,只见一行三四十人快步走了回来,他们还有说有笑的,这下,大家伙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不过,有些人则是想不明白,心头出现了一个问号,他们去找刘猛算账,竟然还能笑着回来……

    难道不应该是哭着回来吗?

    “是李老师他们。没错……”侯娟娟激动的说道。扶着马月的肩膀便是站了起来。

    “回来了就好。只希望别出什么事吧。”马月轻轻的摇头,悬着的心虽然放了下来一点,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他不担心李林会做出什么事,她最担心的还是安朵……

    几人说话时,李林等人已经来到了众人身前,很快这几十人便是围绕在了中间,一众人便是忍不住问了起来。

    当乡亲们得知刘猛被收拾时,一个个的都忍不住长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这里这些人看上去都是白白净净的,根本就没一个看上去很能打的,他们是怎么将刘猛制服的,这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

    “李老师。没事吧?同学们都回来了没有?”马成惭愧的走上前,叹了口气说道:“我刚刚从小渔村回来,听说你们出了事儿,也没帮上你们的忙,真是不好意思啊……”

    “没事。大家都回来了。”

    李林笑了笑,随后便是抬头看了眼阴沉沉的天空道:“马村长。一会肯定还要下雨,还是让乡亲们去山上,这样稳妥一些。”

    “唉。没事就好。说来惭愧啊。”马成摇了摇头,随后也是看了看天气,“应该没什么大事,雨也大不了,一会大家伙会搬到山上的,李老师,夏村还没来救援队,也没什么临时的帐篷,这样吧,让乡亲们给你们让让地方,你们和孩子们挤一挤,你看行不行?”

    李林当即拒绝道:“这怎么可以,我们是来当志愿者的,不是来享福的,你们现在的情况已经很不好了,我们哪有挤走你们帐篷的道理……”

    “李老师说的没错。我们住外边就可以,这么多年我还从来都没睡过帐篷呢,这下终于能体验一下了!”徐亮亮凑上前来说道。

    “马村长。你就按我们李老师说的去做吧,我们是来吃苦的,不是来享福的。”张桥说道。

    “可是……”马成为难的看着几人,犹豫了很久才算是点了点头。

    在他们的眼里,大学生可是宝贝,如同珍珠一般的宝贝,让他们睡在帐篷外边确实有些过意不去,可他们如此坚持,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下一众乡亲也是忍不住对这些大学生刮目相看起来,同样都是大学生,为什么夏村那几个就和祖宗一样,而这些却如此的谦逊有礼……

    “马村长。这样吧,给我们一个帐篷,我们有几名女同学,她们不能睡在外边。”李林微笑着说道。

    “没问题没问题。刚刚我还要说的,我看有六七个人,一个帐篷肯定不够,这样吧,就准备两个,让她们挤一挤将就一下吧。”马成说着便是点上一根烟给李林递了过来。

    在学生面前吸烟有损形象,李林原本是打算拒绝的,可是,和这些学生接触的久了一点,他发现这些学生其实也不怎么在意这个,而且,这种事也没什么必要装下去,它早晚有一天都是会露馅的,倒不如活的真实一点的好,想到这里,他便是接过了马成递过来的香烟,点燃之后深深的吸上一口。

    “我们也不用帐篷,还是留给乡亲们吧。”马月走了过来,看着李林抽烟呛得直流眼泪,她忍不住笑了笑。

    “他们睡外边还行,你们就别逞能了,你们都是女孩子,受不了这个苦的,一会你们都挤一挤,那该死的救援队我看一时半会也来不了,大家就将就将就吧……”马成苦笑着说道。

    “真不用。我们没事的。”马月看了李林一眼说道:“我们也一起睡在外边吧,就两晚上大家都没什么问题的。”

    马月还以为她找李林说,李林肯定会答应,结果没想到她刚问完,李林便是摇了摇头,十分严肃的道:“不行。你们必须睡帐篷。”

    马月说道:“老师。我们真的可以。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安朵,娟娟她们都同意这么做。”

    “那也不行。”李林十分严肃的摇头。

    “为什么?”马月皱了皱眉问道。

    “没有为什么。按我说的做就是,一会怎么睡你们自己安排!”李林对着众人沉声说道:“拿上东西,我们去山上。”

    “娟娟。我背着你。”

    五大三粗的李猛凑到了侯娟娟身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去你的。谁用你背着……”侯娟娟白了李猛一眼,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手已经抬了起来。

    “嘿嘿。还是娟娟好。”

    李猛咧嘴一笑,直接把侯娟娟背了起来,大步向山上走去。

    身后的一众人看到这景象都是笑了起来,在大学谈恋爱本来就是一件特别正常的事情,如果你没谈过恋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你性取向有问题,这和丑好看没有半点关系……

    男的丑,可以找丑女。

    女的丑,可以找丑男。

    老天爷这个婊子在这方面做的是很公平的,只是有些人稍稍的被偏袒了一点,长了一张漂亮或者英俊的脸颊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