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八章:单身狗?
    徐达又是犹豫了起来,他看着李林想在他的身上看出答案,可惜,李林就那么凝视着远方,脸上挂着一点点笑容,根本看不到他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不用看我。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回答我!”李林微笑着说道。“不管你回答的能不能让我满意,我也不会生气的。”

    徐达深吸了口气,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他也没必要过多的去粉饰自己,苦笑着说道:“华夏中医不是我一个人就能拯救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并不想当什么英雄,即便我有一腔热血,可是,以现在华夏中医的情况,一个人的力量确实微不足道,我做不到,老师你也一样做不到,即便你是一位老师,你可以教育很多学生,但拯救华夏中医只是空谈,星星之火也许能让一个小的区域发光发热,但是,当所有地方都是黑夜时,星星之火就算再亮,又有什么用?”

    “继续。”李林捏着一颗不打的石子向前边丢去。

    “有句话叫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老师也许我说出来你会觉着我很可笑,但这确实是我的心里话,如果有一天学有所成,我会赚更多的钱,我个人认为这并不可耻,即便我来到这里坐下来和您说,我想我也能够理直气壮是不是?”徐达沉声说道。话说开了他也就不紧张了。

    李林微笑着点了点头,将石子丢飞出去,徐达的话却是让他很满意,曾几何时这一番话他好像也说过……

    “学期结束再说吧,如果可以,我会教给你更多的东西,但不是现在。”李林拍了拍徐达的肩膀,然后站起来向着篝火堆走去。

    “这么说你答应了?”徐达激动的问道。

    “我有说吗?”李林头也不回的向前走着,“等学期末,我要看你的表现,回去之后要多看人体经络图,我希望在比赛中你能给我一个惊喜,我喜欢看实际行动,不是磨嘴皮!”

    “我可以去参加比赛?”徐达激动的要命,捂着嘴巴直接蹲在了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还担心哭的声音太大丢人,干脆就捂上了嘴巴……

    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不上两三岁的小兄弟,李林无奈的摇了摇头,心头也是忍不住苦笑,这似乎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吧?就参加一个比赛也至于激动成这个样子?

    可是,接下来让李林无语的一件事就发生了,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安朵的身边,自己不是怕别人说三道四么?怎么还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好在他坐下来并没有人看到,他也不好站起来躲开,这样一来反而弄巧成拙,还真的会被人误会。

    “他怎么了?”安朵看了眼坐在远处的徐达问道。

    “没什么。可能有什么伤心事吧。不过,我已经安慰他了,应该没什么事的。”李林微笑着说道。

    “你不是欺负他了吧?”安朵抿着嘴唇问道,漂亮的大眼睛眨啊眨的,很是漂亮。

    这样的玩笑虽然没什么营养,但不能否定,它能够拉近彼此之间的感情,确切的说是能够找到话题。

    “我是那样的人?”

    李林也是忍不住一笑,这时候也没必要一直紧绷着脸,摆出一副老子是老师的臭架子,只要不开荤段子,开开玩笑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不太像……”

    安朵轻轻一笑道:“从你进班的第一天,我就觉着你一定是个非常不错的人,后来这两天,我发现真的和我想象中差不多。”

    “也许你这只是一种错觉,真正的好人也许你能看出来,真正的坏人你永远看不出来,也许反过来你还会误认为他是个好人也说不定!”李林十分认真的说着。

    这种人他见过,王俊,凌楚,都算是其中之一,如果不是最后水落石出铁证如山,他可能也会和很多人一样,什么事情都只是看好的一面,把所有面带笑容的人都会当成好人。

    当然,这两人很可惜,他们骨子里其实也不一定很坏,其中最可惜的还要说是王俊,完全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让他失去了理智。

    而有另外一种人,这种人也是最可怕的一种,骨子已经坏透了,但是你看着他却像个好人,往往就在这时,你的后背可能随时都会被捅上一刀,轻则重伤,重则死亡。

    “你遇到过?”安朵把玩着一块鹅卵石,看了他一眼问道。

    “有吧。不过他们都已经死了。”李林深吸了口气道:“如果他们不死,或许我们还能成为朋友。”

    “是你杀了他们?”安朵不经大脑的问道。

    “如果是我,我还能在这里陪着你们说话?”李林无奈的说道。

    “老师。朵姐。你们说什么呢,说的这么小声。”张桥贱嗖嗖的凑了过来,直接坐在了两人中间的位置。

    他刚坐下,安朵漂亮的大眼睛便是竖了起来,如果眼神能够杀人,张桥可能都不止是死上一次半次那么简单,即便不是万箭穿心恐怕也差不多。

    “聊天……”

    出奇的,两人这次竟然很有默契的同时回答了一声。

    张桥看了两人一眼,随后便是笑了笑道:“聊的什么?我能不能听?要不咱们一起聊一聊成不成……”

    “不成!”

    这次没等李林说话,安朵便是率先拒绝了这个家伙,她现在恨不得抽出手枪,直接一枪毙了这个家伙,为什么每次好不容易坐下来聊一聊,这些家伙都是像个幽灵一般钻出来……还不长眼的坐在两人中间……

    “为什么?”张桥傻愣的看着安朵,不由的挠了挠头不知道安朵这是怎么了。

    刚刚她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难道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自己就这么惹人讨厌吗?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和你聊。”安朵白了他一眼,站起来直接走到了一边儿。

    有这个灯泡在还不如不聊,主要是没什么可聊的。

    “我……”

    张桥张了张嘴巴,无语的看着安朵,随后便是哼了哼道:“你不想聊,我还不想聊呢,我和李老师聊,老师,你说是吧。”说着,张桥便是回过了头,结果他直接傻眼了,安朵走了,李林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开了。

    “他们……”

    张桥尴尬的要命,心里暗暗的对着自己的脑袋狠狠的砸了好几拳,自己这是犯的哪门子的贱啊,人家不愿意根自己聊,自己竟然没发现?还贱贱的跑过来套近乎……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间便是到了凌晨,乡亲们停留了一会之后便是纷纷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忙忙碌碌的一天,躺下来休息一会对他们来说都是无比的满足。

    “老师。要不咱们去溜达溜达。反正在这里也睡不着。”几个男生打折哈欠,困的眼皮都快抬不起来了,他们现在才发现,刚刚不要帐篷是多么不明智的一种选择,简直就是愚蠢。

    “对。咱们出去溜达溜达吧。在这里真的没意思……”又有两个男生无比雀跃的说道,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到半点睡意,来到这大山上睡觉,对他们来说真的是无比的刺激,简直比自家睡的高档别墅强得多……

    看着这几个学生,李林着实有些无语,也不知道该说他们点什么,“都早点睡吧。明天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可是我们睡不着啊。要不,咱们聊聊天。”张桥再次凑到了李林身边,心里忍不走了哼,刚刚找你聊天你跑了,这次看你还往哪儿跑……

    “是啊。聊聊天吧。聊什么都可以,反正我们岁数也都差不了多少……”徐亮亮嘿嘿笑着凑了过来,“老师。你是不是还是个单身狗?”

    噗……

    听徐亮亮这么一说,马群顿时忍不住笑喷了出来,这家伙还还在呢把老师当成朋友,竟然敢开遮掩过的玩笑,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啊,有句话叫伴君如伴虎,也许前一刻皇帝还龙颜大悦,说不准很快就要龙颜大怒,只是一个字的差别却是两种不同的境地……

    还有,单身就单身吧,非要加个狗做什么,这简直是有点过分了……

    徐亮亮好像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连忙解释道:“老师,那个我不是故意这么说的,我其实想问问你还是不是单身而已,单身狗我们已经说习惯了,一不小心就说出来了……”

    看着徐亮亮紧张的模样儿,李林也是差一点忍不住笑出来,过了片刻他才摇了摇头道:“不是。”

    “唉。我就知道,老师你这么英俊潇洒,医术如此高明,又这么有女人缘,就连安……如果我是女人我也按耐不住喜欢你的……”徐亮亮尴尬的说道,同时暗暗的捏了把冷汗,刚刚就差那么一点点就特么说走嘴了,简直太特么吓人了……

    被戴上高帽子,李林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哭上一场,好像自己在这些学生的眼里早已经成了神明一样的存在,可是,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有什么很特别的样子。

    借用蔡文雅的一句话说,你一点也不帅,还有那么一点点丑……

    虽然为了此事他难过了好几天,但之后想想也就释然了,毕竟,女人们说话通常都是喜欢反着说的,她自然也不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