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洪水猛兽
    “可惜我们还都是单身狗,人家都说大学没处过女朋友就等于没上过大学,现在都快要毕业了,恐怕这个梦想也要难以实现了……”徐亮亮叹了口气说道。

    “你的条件不差,肯定是不想找才是吧?”李林看着徐亮亮笑着问道。

    这个家伙看上去蛮醋溜的,长相也只能说是一般,虽然和他比起来有些差距,可是,人家是真的有钱,有个公安局副局长的老爹,什么样的女朋友人家找不到?

    “唉。还是老师你厉害,一下就看出来了,其实我也不是不想找,只是觉着没什么合适的,还有,我妈说大学处对象不是一件好事,以后毕了业就会天各一方,倒不如等毕业以后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到时在单位里找一位也不错……”徐亮亮满怀期待的说道。

    “确实。异地恋不是个好的选择,不到万不得已没人会这么做。”李林来了兴致,笑着问道:“你们以后都有什么打算,别说你们毕业之后都想当医生,告诉你们我不信。”

    哈哈哈……

    众人先是一对视一眼,随后便是笑了起来,这个比他们大几岁的老师,说起话来真有意思,有时候会很严肃,有时候开起玩笑来又特别的真实……

    “老师。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在谈谈梦想?”马群凑了过来,谈梦想是他最喜欢的事儿,也是最向往的事情。

    “梦想终究是梦想,你都多大岁数了,就算当兵人家也不要,还有,你这身材长相不达标!”

    听李林这么一说,众人再次忍不住一笑,见李林做了个嘘的手势,他们才止住笑声,毕竟,还有几个姑娘躺在帐篷里,怎么能打扰他们休息,特别是有几个男生,他们一直悄然的向着帐篷看着,作为地下工作者,他们要守护他们身边最爱的人……

    特别是李猛,他都恨不得上来给马群两拳,你特么叫什么叫,不知道老子的娟娟在休息么……

    “说说吧。你们毕业之后都打算干什么?”李林笑着问道。

    “唉。其实到现在也没什么打算,实在不行就先去闯一闯,要是实在闯不出名堂就回我老爸的公司,反正用不了几年他就该退居二线了,到时候我把公司接过来大干一场……”张桥叹了口气说道:“以前我希望毕业,恨不得早一点从这里飞出去,可是,自从你来了之后,我发现我有点舍不得学校了,要是能长久在学校呆下去,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是啊。特别是我们刘老师走了之后,我们都打算集体不上课了,直接退学。老师,要不我们一起蹲级,你在教我们一年好了,反正到了社会,我们也干不了什么,还不如在学校呆着呢。”徐亮亮一脸期待的说道。

    李林的脑门上顿时出现数十道黑线,这种话这个家伙竟然都能想的出来,他绝对不适合当个学生,比较适合当个梦想家……

    “你们想再读一年,我可不想在教你们一年。”李林笑着说道:“都别在这里凑合着了,都去睡觉,明天早一点起来,别忘了,我们已经浪费了一天,明天还有很多工作等着你们。”

    “对对睡觉。”

    一说睡觉,那几个刚刚原本还精神奕奕的家伙也就有了睡意,因为事先准备了干燥的草垫子,他们也不至于睡到地上。

    看着这些学生都躺了下去,李林却没什么睡意,坐了一嗅他便是向不远处大山顶上走去,看着残破不堪的小村庄,他忍不住摇了摇头,心头也是感慨不已。

    一抽水不但带走了他们所有的东西,还带走了两条鲜活的生命,这样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在想什么……”

    就在李林为此想入非非时,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了起来,不用看他也知道这个人是谁。

    “不是睡了,怎么又出来了?”

    看着披着衣服走过来的安朵,李林皱了皱眉问道。

    “可能在家里睡习惯了吧,有点认床,睡不着,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安朵拿了一个垫子放地上坐了下来。“你也睡不着?”

    “还不困。”

    李林说着便是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给安朵递了过去,“夜深了,披上吧,别着凉!”

    安朵不是那种什么事儿都要争来争去的姑娘,既然他愿意主动给自己送来衣服,那自然是要披上的。

    “你也会经常给她披衣服吗?”安朵忍不住问道。

    李林口中的那个她,一直是安朵心里的一根刺,她现在特别想知道那个姑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到底有多漂亮……

    “偶尔。”

    李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安朵的话,只能用这种既简单又干脆的方式去回答。

    “我也希望有一天有一个人每天都能给我披上衣服,可惜……”安朵忍不住打量李林两眼,漂亮的脸蛋上有点落寞,这一天她几乎都是从快乐中度过的,可是,刚刚躺下来之后,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有什么好高兴的……

    “会有的。”李林结结巴巴回了一句,头赶紧扭到了一边,注视着前方不敢去看这个姑娘,装在肚子里的心脏也是砰砰的跳了起来。

    “也许吧。”

    安朵抿了抿嘴唇,随后她将放在兜里的手枪便是拿了出来,枪口突然指向了李林的头,“别动!”

    看到黑黝黝的枪口,李林着实吓了一跳,身子不自觉的一紧,“别别。枪会走火的。快放下!”

    “我要杀了你……”安朵十分严肃的说道,一张漂亮的脸蛋变得严肃了许多。

    看着安朵这个表情,李林真的是吓了一跳,他不知道这个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还突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难道就和电视剧上演的那样,她表面上只是个学生,看上去还蛮可爱的,其实是个彻头彻尾的杀手,这种人叫做高级间谍。

    他倒是不担心安朵开枪,即便她真的开了枪,他也能在瞬间闪过去,他可不希望这个姑娘真是什么所谓的间谍,就是故意靠近他的,不然的话,这个漂亮的女孩子就要死在他的手里,这种事他是不忍心去做的……

    杀一个漂亮的姑娘,这简直就是作孽!

    “咯咯……”

    见李林紧张的模样,安朵严肃的脸蛋突然便是露出了笑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看把你吓得,我逗你玩呢,我怎么忍心向你开枪,这把枪是给你的,我决定了,以后我就不带着这个东西了,你说的没错,把它戴在身上确实不是一件好事。”

    拿着安朵丢过来沉甸甸的手枪,李林完全傻了,不知道这个姑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没什么事把这把手枪送给自己算是什么事。不过,这时他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心里却苦笑不已,这个姑娘还真是有点让人摸不清头脑,这种玩笑也能开的出来。

    难道她就不担心自己一害怕直接从山上直接跳下去,虽然这大山不是很高,至少也有三四十米,下去根本就没有不死的理由!

    虽然对安朵这种玩笑很是不满,但他也没怎么生气,看着黑漆漆的手枪,他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让你拿着枪,不是我想要,而是你拿着它在身上确实不怎么安全,还是拿回去吧。再说,你把它给我,我拿着也没什么用……”

    “就当我送你的生日礼物,这总行了吧?”安朵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都没有收回来的,要是你不要,就丢下去吧。”她说着便是指了指大山下边。

    生日礼物……

    亏她想的出来……

    “今天好像不是我生日……”李林纠正道,他的生日还有很多天呢,就算送这也太早了一点吧?

    “送礼物还分什么时候,总之,你要是不喜欢可以扔下去。”安朵撇了撇嘴唇,有点不高兴。

    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送给一个男生礼物,岂能让你拒绝了?到时候本小姐的面子往哪儿放?

    “可是这真的有点太贵重了……”看着特别好看的手枪,李林忍不住苦笑。

    “确实很贵重,所以我才送给你。”安朵拖着下巴颏道:“这是我十八岁生日办成人礼时,爷爷送给我的礼物,我一直带在身上没有用过,要不是马成打了你,我现在还不会拿出来呢。”

    李林默默的点头,安朵具体什么身份他确实不敢确定,但是这个姑娘能随随便便拿出手枪,能随随便便调动军车,还有他爷爷还能随随便便送手枪出来,可见身份绝对不一般,至少也应该是军队大佬级别的人物……

    “你爷爷蛮疼你的。如果你是个男孩子送这个倒是可以,可是,你一个女孩子送这种东西确实不怎么合适……”李林苦笑着摇头说道。他现在都想去看看安朵那个奇葩的爷爷,他到底是个什么人……

    难道精神病也能当军队大佬了?简直就是天下奇闻……

    “爷爷和我爸一样,都是军人,一辈子都和这个东西打交道,我想除了这个东西,爷爷好像也没什么东西可送的,也许,作为一个军人,他觉着一把枪远比其他东西更加珍贵的吧……”安朵笑了笑道:“如果我是个男孩,或许现在我不应该在学校而是在部队,说不准早就战死沙场了……”

    “怎么会,你爷爷和你爸不可能让你冲锋陷阵的。”李林十分不理解安朵的说法。

    “你错了。别说我是爷爷的孙女,就是我爸当兵时,还是爷爷的部下,不但得不到任何优待,还要比其他人付出的更多,冲锋陷阵这种事几乎都是他去做的,也许你觉着爷爷有点耿直,脾气有点怪……可能这就是一个老兵的习惯吧。”安朵苦笑着说道。

    听安朵说着,李林无奈的摇了摇头,老一辈人的心思不是他们能够理解的,说他们耿直也是,说他们倔强也罢,但他们的身上确实有人值得被人尊敬的地方。

    “你爷爷一定是个大官吧?”李林再次问道。

    “应该很大吧。我不是很清楚,因为这种事我从来都不过问,也不想过问……”安朵摇了摇头,指着远处道:“你看,那边白花花的,真像是一面镜子,要是有月光的话,应该会更美一些……”

    女孩子天生爱美,自然也喜欢美丽的景色,安朵虽然不和那些娇滴滴的女孩子一样每天跟个花痴一样,却也不能否定她是个喜欢美的女孩子,看到这唯美的画面,她想到的不是别的,而是月光和明镜,这也充分的体现了他一个女孩子的特性。

    “确实很美……”

    看着远方白花花的一片,李林也是忍不住说了一声,不过,下一刻他的脸色顿时一变,前一刻还舒展开的眉毛马上就拧了起来。“不好。是洪水!”

    “什么?”安朵一怔。也没太听清楚。

    “是洪水!”

    李林指着远处,那白花花的一片如同猛兽一般正向着这边咆哮而来的洪水道:“快,快,快去通知乡亲们,洪水来了,不然就来不及了!”

    刚刚安朵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短短片刻功夫,远方那白花花的一片已经不知不觉的靠近了许多,她皱了皱黛眉,然后快步向回跑去。

    “我的天啊……”

    看着飞快逼近的洪水猛兽,李林忍不住猛地抽了口冷气,虽然现在看不到洪水到底有多恐怖,但是从洪水推进的速度,还有汹涌的潮头打在暗礁上发出的刺耳响声也不难预洪水到底有多恐怖,用摧枯拉朽这四个字来形容也绝对不为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