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四章:好强的鬼气
    ,精彩小说免费!

    赵明奇摇了摇头道:“报纸上倒是没说明到底是谁,不过,这应该错不了,看来这又是一场大战啊,苏冰川老先生的医术我可是亲眼看过的,用神乎其神来形容也不为过,我听说这个苏牙也是天赋异禀,几乎得了苏冰川老先生的所有真传,有人说他已经有了苏老先生**成的功力,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管他是真是假。不过应该有好戏看了,我想这个李老师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不然挑战这种事也不应该如此宣扬放大,如果刚刚你没读错,是神医传人挑战神医李老师的话,我想应该就是这样的,别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挑战这两个字。”张瑞分析的头头是道。旁边几个老师也是不断的点头。

    李林靠在椅子上,听着这两你一句我一句的,心里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看来刘柏涛非要把这件事无限弄大,恨不得让全城的人都知道,目的也十分的明显,只要闹得够大,到时候他丢人肯定就丢的够大……

    这一招不可谓不狠啊!

    可是自己又怎么会让他得逞……

    李林有着一颗宽大的胸襟,他和刘柏涛有仇不假,和苏牙比试他也没打算真的找苏牙索要三个亿,有句话说的特别好,多一个仇人多一堵墙,既然无仇无怨何必闹得如此紧张,可是,他这么想不代表所有人都这么想,既然已经把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就算他想退都没机会。

    就在这短短的片刻时间内,李林便是改变了主意,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若蹬鼻子上脸,我必会十倍奉还!

    “神医李老师……”

    魏敏翻了翻书本,看了李林一眼道:“李老师。这个老师莫不是你吧? 你的医术可是很厉害的啊。”

    “我?”

    李林指了指自己,随后便是摇了摇头道:“怎么会,人家是神医的传人,我只是个老师,只会点三脚猫的医术而已……”

    “我觉着不像,你的医术还是蛮厉害的,上次你给我看病时我就感觉到了。”魏敏又是忍不住打量了李林两眼,心里也觉着好奇了起来。

    “我和他不熟悉。就算我想找人家比试,人家还不一定看得上我呢。”李林笑了笑,将手机关掉,随后便是走了出去。

    看着李林走出去,坐在角落里的张瑞便是撇了撇嘴巴,冷笑道:“不就看好几个学生,有什么好得意的,这种人真特么招人烦,谁还不知道你是个关系户……”

    “唉。张老师咋还这么说,都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以后还要在一起相处呢。”赵明奇笑呵呵的说道:“李老师除了脾气孤傲了一点以外,其实人还是不错的嘛。”

    “哼。反正我就是看不惯他。”张瑞哼了哼道。

    听着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在背后议论人,魏敏皱了皱黛眉,手里的圆珠笔也是攥了攥,原本想站起来和这两个议论一番,可想了想这件事和她也没什么关系,而且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货色,特别是这个赵明奇就是个典型的小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暗暗给人使坏是常有的事情。

    “魏老师。这个李老师不怎么样,你以后也离他远点……”张瑞对着魏敏说道,看魏敏时眼神儿便是柔和了许多,像是有意在讨好她。

    “我还有课。你们聊吧。”

    魏敏扫了张瑞一眼,拎着小包包便是走了出去,这个办公室看上去满和气的,其实,在这里呆的时间久一些就会发现,只有几个人也是勾心斗角。

    至于张瑞为什么看李林不爽,其实也不难看出来,这和魏敏有着一定的关系……

    女人又是因为女人,红颜祸水啊……

    其实,这并不难理解,一个男人每天拼死拼活的工作,他的目标是什么?只是为了开上豪车?住上洋房这么简单?

    女人们常说,男人有钱就变坏,特么谁有钱不想让自己活得更快乐一点?

    所以说,如果你是个女人,想要找个不花心又肯干的男人,那么,你就让他去掏大粪,这样儿,他永远都不会变心……

    在学校里呆了一小会儿,李林便是驱车回到了太湖畔别墅,一个人的日子过的虽然冷清了一点,不过,他也早就习惯了,先是冲了个凉水澡,随后便是在冰箱里拿出一瓶可乐喝了起来。

    想着昨晚上在夏村的那一幕,他便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希望这样的不幸不要在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他现在唯一期盼的就是能让这个孩子健康的长大,也算是给大权夫妇一个交代……

    “说吧。你为什么说我是你干妈?你不觉着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许丫丫穿着睡衣走了出来,气呼呼的瞪着安朵。忙活了一整天,终于有机会报仇了!

    安朵一阵语塞,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是好,她看着许丫丫道:“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为什么两次见到你,他的表情都那么嫌弃?”

    “放屁!”

    许丫丫没好气的骂了一声,双手插着细腰道:“他什么时候嫌弃老娘了?他分明对着老娘笑呢好不好?你少给我打断话题,你说,你今天为什么要说我是你干妈?难道老娘给你丢人了?”

    安朵习惯性的撇了撇嘴唇道:“不是我打断话题,你说。你们到底发生过什么,你要是不说,我觉着我也没必要给你解释这件事。”

    “还能有什么,老娘不就是让他摸摸胸嘛,这怎么了,这……”许丫丫气的呼呼喘着大气,但很快便是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捂上了嘴巴,连忙解释道:“那天,那天,我看到你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秃头从博物馆下来,我以为他是你男朋友,结果就追到了学校门口,然后就碰到他……”

    “完了完了……”

    安朵连连摇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直接拿了一个靠背盖在脸上,嘴里始终重复着一句话……

    “闺女闺女。你别伤心别伤心,这都是妈的错,你说这也不能怪我是不是,谁知道你会喜欢上他啊,我又怎么知道他是我未来的姑爷,你看今天他要给我看脚伤,我都没好意思给他看,我这不是都改了嘛,有思想觉悟,原谅我吧……”许丫丫连忙说道。刚刚还满是怒火一下子便是消了个干净。

    “完了完了……”

    安朵将沙发靠背拿起来,捂着脸披头散发的便是跑进了卧室,这下她都快疯了,想过许丫丫和李林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没想到许丫丫竟然做出了这种事,要是让李林知道,许丫丫和她真正的关系,那还了得……

    “闺女。你别跳楼啊,咱们家是四楼,下去会死的,前几天不是有个跳楼的,脑浆都飞出来了,简直恶心死了。”许丫丫连忙说道,用这招吓唬安朵最好用,她比谁都清楚。

    “我跳什么楼啊我跳楼。你说你这都做了什么啊……”安朵坐在床头,脑子里不断回荡着“完了”这两个字。

    “闺女。你别着急。要我看啊,这件事其实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不就是一个男人嘛,妈给你搞定他,今天不是说了,改天让他来家里,妈给他熬汤喝,实在不行啊咱就实话实说,妈是过来人,懂男人的,只要你黏歪黏歪这事儿就过去了,没准还能拉近一些感情也说不定呢。”许丫丫坐在安朵一边,努力的安慰着她……

    安朵也没什么好的办法了,这件事纸里包不住火,除非把感情压下来,以后也就不在和他有什么更多的纠葛,可要是想要在进一步,这件事他迟早是要知道的,长痛不如短痛,倒不如告诉他也就算了……

    而且,现在她也没什么人可以求助了,也就许丫丫一个人能帮她,这时候不听她的又听谁的……

    “能行吗?”

    “怎么不行?你就听妈的,我安排一下时间,对,就双休日,你约他到家里来,我给他煲汤喝,到时候要是他在问起来,你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倒我身上,实在不行你就说我是你干妈,就说我生你时候难产死了,说不准他一时动了恻隐之心还针灸跟你好了也说不定……”许丫丫十分认真的说道。

    “妈……”

    “宝贝……”

    母女两人说着便是抱在了一起,然后就都哭了起来……

    如果让李林看到这一幕,他肯定会无比的咋舌,说不准会直接死过去,这两个女人已经安排好了陷阱,正一步步的算计着他。

    坐在大山脚下的大青石上,李林不断的修炼着玄圣心经,虽然没什么长足的进步,只要这么一点点累积下去,说不准有一天还真的能够通过元婴期,那时候他的修为也就算是小成,无限延长的寿命中,即便是想要修炼到大成,甚至如师父所说一窥天机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嗯?

    寂静的夜里,月光映照在大石头上,盘膝坐在其上的他猛地睁开了眼睛,嘴巴里发出一声惊疑,紧接着他便是飞快的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当他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大山的山顶。

    “好重的鬼气……”

    注视着远方,李林的眉毛便是拧在了一起,差不都距离他这里有几公里的位置,那里黑漆漆的一片,虽然是黑夜,他还是能断定出那腾腾翻滚的东西正是鬼气。

    凝视着鬼气,他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虽然没看到鬼邪,但他依旧能感觉到那团鬼气的强大,当下他便是犹豫了起来,要不要过去看一看,虽然他现在是元婴期的修炼者,但是遇到鬼邪依然不敢有半点懈怠,如果遇到特别强大的鬼邪,他也只有逃之夭夭的份儿。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飞快的潜了过去,通常有邪物出世,就一定会有宝物问世,至于是什么东西他不敢确定,但是有一点他还是知道的,这个邪物的能力越强,宝物也一定会越珍贵。

    对于一个修炼者而言,不一定有上好的兵器,还有很很多好东西能够吸引他们的眼睛,哪怕是一株草药也会大打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