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五章:大战
    ,精彩小说免费!

    十几公里的距离对他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距离,在没人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几乎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他已经接近鬼气的位置,不过,当他马上就要靠近过去时却猛地停了下来。

    “好像有人……”

    李林皱了皱眉,潜伏在一块大石头后边,随后一点点的探出了头,距离他不到三四百米的地方,正是那腾腾鬼气翻滚的地方正发出打斗的声音,仔细看去,有三四个身着奇装异服,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的家伙正在围攻一团黑影,不用多看他便是看出了这几个人的身份,虽然没见过他们,但是,他们修炼者的身份肯定是逃不了的,而那团黑漆漆的东西,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个鬼邪。

    “是个鬼灵……”

    注视着黑漆漆的影子,李林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鬼灵他见过,千面影鬼便是,鬼灵有多恐怖他很清楚,他之所以能战胜千面影鬼也是靠着运气和一身传承,而且,千面影鬼才刚刚突破到鬼灵,所以实力并没有眼前这个鬼灵那么恐怖,他现在只能断定这是个鬼灵,却不能准确把握这个鬼灵的真实实力,也就是说,这个鬼灵的修为在他之上。

    当他的目光在落在那三个修炼者身上时,眉头便是不自觉的皱了起来,这三人的功法看上去还不错,但修为却比鬼灵差上一些,其中两人是灵气期巅峰修炼者,那个冲在最前边的是一位元婴期的修炼者,不过,看模样也应该是刚刚突破到元婴期没多久。

    三人一起围攻一个鬼灵,虽然打的鬼灵节节败退却无法击杀鬼灵,只要这么僵持下去,他们三人迟早会败下阵来,特别是那两个灵气期的修炼者现在已经有点体力不支的态势……

    不过,这三人好像有些心意相通,他们使用的符咒法印几乎一样,彼此之间有着一种联系,共同进,共同退,这也是他们能够和鬼灵打在一起而短时间保持不败的原因之一……

    “要不要出手……”

    潜伏在大石头后边,李林的眉毛便是再次拧在了一起,犹豫了很久,放在手中的符咒便是收了起来,他不知道这几个修炼者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同样作为修炼者,如果这时候他出手帮忙杀了鬼邪,之后可能这三人不会感激他,说不准他还会成为攻击目标。

    这种事不是小概率事件,而且还很有可能发生,现在最主要的是看这几个修炼者围攻这个鬼邪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真的有宝贝,他完全不介意等他们两败俱伤时出手夺宝,这种坐收渔翁之利的好事,他还从来都没干过!

    当下他便是趴在石头后边看了起来,脸上带着一点点笑意,笑容坏坏的……

    “师兄。启动剑阵,在这么僵持下去,我们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后边那个穿着灰白色道袍一头灰色长发的老者沉声喝道,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桃木剑,在黑漆漆的夜里挥舞着一个个奇异的法印正想鬼邪不断的轰击着。

    他的招式看上去眼花缭乱,可打在鬼邪的身上却没有展示出来的那般效果,一个法印打在鬼邪的身上,鬼邪只是轻轻的一挥手,法印便是消失于无踪,反而鬼邪反手打出来的鬼印让他有些难以招架。

    “太剑阵。你们两个助我!”

    最前边的修炼者十分威严的喝了一声,他同样穿着一身黑白色的道袍,但是那一头白色的头发和一脸的褶皱看上去明显比后边的两人岁数大了不少,不过,他打出来的法印和后边那个老者打出来的完全不同,威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看上去更加凌厉,更加霸道一些,轰出去时,鬼邪也是不敢怠慢。

    “太剑阵……启!”

    伴着老者一声在怒吼,身后的两人便是同样开始飞快的祭起了法印,片刻功夫一座特别神秘的剑阵便是凝聚成形,一时间看上去飞沙走石气势十分的磅礴。

    见到如此情况,鬼邪自然不会坐以待毙,黑漆漆的鬼气里看不到他的容貌,能够看到的只有一双猩红色的眼睛……

    “哈哈哈……太剑阵……”

    鬼邪怪笑了两声,惺忪色的眼睛里泛着一抹不屑之色,“愚蠢的修炼者,你们以为用这样的方式就能击杀我,简直痴心妄想!现在就让你们知道惹上我的下场……”

    鬼啸声刚一落,翻腾的鬼气之中便是突然在冲出来一双无比苍白的手掌,这双手除了比正常人的苍白许多之外几乎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不过,手掌心之处的红色血珠在鬼气的促动下却显得十分的吓人恐怖,仿佛一只血粼粼的大眼睛一般……

    “愚蠢……”

    潜伏在远处,看到鬼邪用出这一招时,李林便是忍不住摇了摇头,鬼邪这一招看上去虽然很凶,即便比起三个老者合力打出来的太剑阵也不遑多让,甚至气势上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他却没发现这三个修炼者在打出太剑阵没一会之后已经悄然的变换了法印,这看似是太剑阵,其实根本不然。

    至于是什么李林现在无法确认,但有一点他能确定,这下这个鬼邪恐怕要吃大亏,不过,这也是他乐意看到的事情,他们打得越凶他就越有利!

    果然,正如他想的一样,当鬼邪的一招鬼印轰出去的瞬间,三个修炼者的招式霎时间变了,原本还令人眼花缭乱的剑阵霎时间凝结成了一点,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了最前边的老者身上,确切的说凝聚在了他手里拿着的那把桃木剑之上,原本没什么光泽的桃木剑,当狂暴的灵力注入其中时,桃木剑霎时间便是金光大盛起来,自剑尖之上凝聚出了一个细细的光剑,直奔鬼邪手掌那颗红色血色淋淋的球体爆射而去……

    轰……

    以点破面,当金光射在血球之上,顿时传来一声轰响,同时伴着鬼邪的一声凄厉的惨叫。

    即便李林躲得很远,扑面而来的劲风还是给他吹的闭上了眼睛,不由的捏了把冷汗,他顾不上多想,赶忙抬起头继续向那边看去。

    “哼。好你个邪类。竟然敢为祸人间,看我们今天怎么收拾你!”一击得手,前边的老者的脸上顿时泛起了喜色,手中桃木剑便是再次飞速的运转了起来。

    “该死的修炼者,你们果然卑鄙无耻,竟然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暗算我……我要弄死你们,我要让你们变成行尸走肉!”震颤的鬼气中,低沉的鬼啸声再次传了出来。

    他的声音听上去虽然挺恐怖,不过,这时他周边的鬼气明显减弱了不少,手心之中那颗红色的血球也变的极度暗淡,特别是鬼气之中那双猩红的眼睛也没有刚刚那么恐怖吓人了!

    等他再次打出法印和刚刚比起来也是差了不少,很快便是再次被三人围攻起来,同时鬼啸声也是不绝于耳。

    三名修炼者明显也知道这鬼邪非等闲之辈,一击得手便是穷追猛打起来,他们清楚只要一直这样轰击下去,即便鬼邪的实力比他们强一些,最后的胜利还是属于他们的。

    可是,他们却没发现在两百米以外的那块大石头后边藏着一个人,此时正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打来打去的。

    “打吧。打的越开心越好,谁死了我都高兴!”

    注视着拼杀在一起的几人,李林的脸颊上泛起了一丝坏笑,不管这几个人是什么人,他都不会帮忙!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惨叫声越来越小,三个修炼者身上都是布满了伤痕,打出来的法印也越来越没有威力时,李林的眼睛便是亮了起来,他等待的时机终于到了,这时候出手明显是最好的选择,不用费什么力气便是能够收拾了几人。

    可就在他准备动手时,一道嘿嘿的怪笑声便是传了过来,吓得他马上又把头缩了回去,已经拿在手里的玄剑符也是悄然的放在了掌心之中,下一刻他便是再次抬头看去,只见一道黑影眨眼间便是出现在了战场旁边,他穿着一身黑色长袍,手里拿着一把特别怪异的兵器,既不像倒也不像剑,他看上去岁数并不是很大,相比那三个已经遍体鳞伤的修炼者年轻不少……

    还有就是这人也是个元婴期的修炼者,而且他身上的气息要比那三个修炼者身上散出来的气息要强上不少。

    “哈哈。元羽老道,打的够辛苦的吧,我看你这是受伤了?”黑袍人笑眯眯的看着那个灵气期的老道说道。

    “怎么是你……”

    见到这黑袍人,老者的眉头顿时紧紧的锁在了一起,随后他脸色大变,“你一直都在?是想渔翁得利?”

    哈哈哈……

    听老者这么一说,黑袍人顿时大笑了起来,“没错,我一直都在,有好戏看谁不喜欢看?不过,你也没全猜对……我不但要坐收齐成,还要杀了你们,我想你们身上应该也有不少好东西吧?”

    “卑鄙!”

    身后的老者怒视着黑袍人,但是手中的木剑却松不开,这时他们和鬼邪正斗在关键时刻,不管谁先放手,肯定会是受伤的一方!

    “对。我就是卑鄙,我还无耻,我还下流,你们能把我怎么样?”黑袍人啧啧怪笑了两声,伸出一根手指道:“只要我现在动一动手指,你们三个老混蛋马上就会死翘翘,信不信?”

    “你……”

    老者怒视着黑袍人,手中长剑急剧颤抖,一口鲜血险些没喷出来。

    他很清楚,黑袍人说的确实没错,别说他们现在和鬼邪正在做殊死搏斗,就算是现在击杀了鬼邪,以他们三个人现在的能力想要对付这个黑袍人也是痴人说梦,最后的结果肯定也是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