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六章:长生派
    ,精彩小说免费!

    “你们不想死也可以,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说出长生草的下落,说不准我还会放过你们,不然……”黑袍人挥了挥手里的奇怪武器道:“我送你们这三个老家伙去见你们长生派的先祖……”

    “你休想!”后边持剑的老者爆喝了一声,身体也随之震颤了起来,身上的灵力同样震颤不已。

    “不要分心,先收拾这个鬼邪。”前边的老者凝视着鬼邪,手中的桃木剑便是突然暴起了金色的光华。

    “好好好。那我就等你们收拾了这个家伙在收拾你们!”黑袍人啧啧怪笑,手中的武器却挥了挥,紧接着武器之上便是闪烁起了光辉,像是随时都有动手的意思。

    李林藏在远处,看着如此阵仗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不是这个黑袍人突然出现,也许这个鬼邪现在已经被彻底的诛杀,现在他在一边虎视眈眈的看着,这三人根本就不可能把全部心思放在这个鬼邪的身上,因为这个黑袍人远比鬼邪对他们更具有威胁。

    这样一来,他们即便能够收拾鬼邪,肯定也要付出更大的代价,甚至,他们能不能战胜鬼邪都是个问题,因为旁边这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家伙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动手!

    长生派?

    长生草……

    李林的脑子里始终回荡着这几个字,长生派是什么样的存在他并不能确定,也不知道这长生派是好是坏,可是,长生草传承中是有记载的,长生草千年发芽,千年生叶,万年成熟,相传用长生草炼制出来的药丸可以获得长生,至于到底是不是这样,虽然还没法考证,但这长生草绝对算得上是稀世珍宝,更是一株仙草。

    有了这个东西可能不一定会长生不死,但对于修炼者来说绝对有着天大的好处,至少能够让修炼者的修为跳上去一大截!

    难道他们知道长生草在什么地方?

    李林舔了舔嘴唇,略有些英俊的脸颊上便是再次泛起了一丝丝笑容,他很清楚这时候绝对不适合出手夺宝,这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家伙绝对不是一个善于之辈,修为应该在他之上才是。

    一晚上连续见到两个元婴期的修炼者,李林也是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真的存在着这么多修炼者,这只是其中的两个,素未谋面的肯定个还有很多,也许还会有比元婴期更恐怖的修炼者也说不定!

    “一定要尽快提升修为,不然遇到了那些恐怖的家伙,自己肯定会变成展板上的鱼肉……”李林心里默默的说着,抬起头继续向前看去,与此同时,他也在不断向四处看着,有句话叫小心驶得万年船,四周还有没有修炼者他并不敢确定。

    到了元婴期之后,只要对方的实力不是比自己差太多,他们想要隐藏起来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而自己想要发现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灵识去搜索,这样一来,可能没等发现对方,对方就已经发现了自己。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藏在这里,等一切尘埃落定才是最好的选择。

    轰……

    就在他想入非非时,远处的战场里突然发出一声轰响,下一刻他便是向战场再次望去,当看到眼前一幕时,他身体不由的有些惊讶,双目顿时凝了起来。

    只见正和鬼邪进行殊死搏斗的三位老者竟然冒着受重创的危险,竟然放掉了鬼邪,伴着一声轰响,三人顿时被震飞了出去,老脸一红一口口鲜血便是喷了出来,特别是那两个还没到元婴期的老者情况更是糟糕不已,其中一人不但灵力耗尽,遭到重创之后手中的桃木剑霎时间断成了两截,又是喷了两口鲜血之后便是昏厥了过去。

    而被放开的鬼邪也不是傻子,三人刚一放开他,他便是飞快的消失在了黑夜中,向着远处那个黑漆漆的山洞之中逃遁而去。

    一直在一边虎视眈眈的黑袍人显然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儿,一张略有些英俊的脸颊闪过一抹惊讶,随后眉头便是紧紧地锁了起来,凝视着几个遭到重创的老者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好啊好啊。不愧是长生派的人,有胆识有气魄!元羽,我刚刚说过,把长生草的下落说出来。我可以饶你们不死!”黑袍人啧啧怪笑道,手中的兵器便是燃起了腾腾的戾气。

    “哼。你痴心妄想!”

    被称之为元羽的老者冷冷的哼了一声,随后努力的撑着地面站了起来,手中长剑便是指向了黑袍人道:“天魁。如果我们死了,长生派是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

    黑袍人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了一般,在这黑漆漆的后山之上便是仰天大笑起来,过了一会他才缓缓的低下头,凝视着老者道:“没错。长生派确实很强大,可在这万里之外,就算我杀了你们,又有谁会知道?”

    “何况,别人怕你们长生派,我天魁却不怕,只要我得到长生草,说不准有一天我还会亲自踏上长生派,找到你们的祖师比划比划!”

    “呸。凭你也配!”

    元羽忍不住吐了口口水,一脸不屑地道:“想要拿长生草,先问问我手里的长剑同不同意!”

    元羽说罢,手中的长剑便是挥舞了起来,同时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另外两位老者,他现在也不过是强弩之末装装样子而已,真要打起来别说现在的他,即便是完好无损也不是这个叫做天魁的对手。

    不过,他现在要是想逃遁出去,以他的能力还是有可能的,只是,他如果走掉,后边这两位师弟必然会遭到天魁的毒手,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哼。我看你还能嘴硬多久,既然你想比划比划,那我就陪陪你!”

    天魁冷笑一声,一张英俊的脸庞上挂着一抹戏虐之色,元羽知道自己的情况,他也知道元羽的情况,他之所以这么做也不过是拖延拖延时间而已。

    说着两人便是打在了一起,一时间飞沙走石,灵气肆虐,一声声轰鸣声不断传来。

    这两个人的对话李林听的很清楚,两人的情况他同样看的很清楚,不过,这时候他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这几个老者是什么人他倒是不清楚,但是刚刚这个名叫元羽的老者的举动让他忍不住刮目相看,他明明可以自己逃遁远去,可是,为了身后另外两个老者他却留了下来,说他不明智,倒不如说他是个好人,能用自己的生命当做赌注去保护身边的人,这种人又怎么可能是坏人。

    反观这个叫做天魁的家伙,自从他出现在这里,李林就觉着这个家伙给人一种邪邪的感觉,总之是看他有些不爽。

    “要不要出手帮帮他们……”

    李林喃喃了两句,同时看了眼手里的玄剑却没什么太大的把握,玄剑符虽然是突破元婴期之后刻画出来的产物,但是这个东西用在修炼者,而且还是比他实力要高一点的修炼者身上可能效果就会大打折扣,甚至不会给对方造成什么大的伤害。

    轰……

    伴着一声轰响,正打的水深火热中的两人突然分开,元羽原本就受了重创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接飞出去很远,直到撞在一块巨石之上才算停下来,紧接着,他双目怒睁,一口鲜红的便是喷射了出来。

    “哼。不知死活。何况你受了那么重的伤,即便是你完好无损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天魁手里拿着奇异武器,冰冷的注视着元羽,随后他便是走到了另外一名老者身边,武器的尖端便是放在了那名老者的脖颈之处,“说吧,长生草在什么地方,不然他就要死!”

    看到如此情形,元羽的一双老目霎时间收缩了起来,拳头更是攥的咯吱咯吱直响,他现在很想起来阻止,可是,身体内的经脉都已经受到了重创,根本不足以让他在继续战斗下去。

    一边是和自己修行了几十年的师弟,一边是长生派的镇派之宝长生草,两者之间对他来说都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下一刻在天魁错愕的目光中,元羽便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双老目也是变得疯狂了起来。

    “你笑什么?”天魁警惕的看着元羽,一旦这个老家伙选择自爆元婴,他肯定也会受到波及,虽然不一定会死,但遭到重创是免不了的。

    “天魁。你我本是修炼者,也活了上百年了,我笑你到现在还参不透修炼之道,竟然要靠着外力提升自己的修为,你不觉着这很可笑吗?”元羽深吸了口气道:“外力终究是外力,也许你的修为会短时间内暴涨,但没能迈过元婴期这个坎,当再次面对地劫之时便是你灰飞烟灭之日!”

    闻言,天魁便是皱了皱眉,但很快他的脸上便是泛起了一丝不耐烦,冷冷的说道:“那是我的事。即便我不能渡劫成功又如何?我劝你识趣一点,现在就把长生草的下落说出来,我的忍耐很有限!”

    “长生草乃本派镇派之宝,不是任何一个弟子的命能比得了的,要杀要剐你来吧,我想就算元培知道,他也一样会赞同我的说法,也会和我一样做出同样的选择。”元羽冷笑了一声道。

    “哼。你们这些死老道,那我就杀给你看!”天魁冷笑一声,手中的兵器便是直接向着老者的脖子刺了下去,下一刻老者的脖子便是直接被硬生生的刺破,如柱的鲜血霎时间喷射了出来。

    杀死一人,天魁却没停下来的意思,直接向着第二个老者走了过去,同样,兵器再次放在了老者的脖子处。

    “你确定不说?”

    元羽皱了皱眉,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嘴唇都是颤抖了起来,元培和元丰都是他的师弟,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两人死在天魁的手里,他也是有点不忍心,但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他又怎么肯说出来……

    那样的话,元培不是白死了么……

    “我说过,你休想!”元羽冷冷的说道。

    “好吧,那我就杀了你们三个,我就不信我找不到长生草。”天魁沉沉的哼了一声,手中的兵器便是再次向着元丰的脖子刺了下去。

    “等等……等等……求你别杀我。我说,我说……”

    天魁的兵器即将刺下去时,刚刚还躺在地上装死的元丰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紧张的看着天魁,道:“别杀我,别杀我,我说,我知道长生草在什么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