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七章:有些悲壮
    ,精彩小说免费!

    元丰突然醒来让两人都是不由的一愣,但是两人的脸色却决然不同。

    “哼。元羽你看到了没,这就是你的师弟,比你可强多了……”天魁笑眯眯的看着元丰道:“这才对嘛,你看那个老东西,就是因为不配合,现在命都没了,这就是不识好歹的下场。”

    元丰连连求饶道:“我说。我说,我还不想死……”

    “师弟!”

    元羽沉沉的喝了一声,一张老脸上的肌肉也是颤抖了起来。

    “师兄,平时我和元培都听你的,这次你不能怪我,我很快就要到元婴期了,我还不想死!”元丰指了指已经死掉的元培说道:“元培死了,就为了长生草死了,他得到了什么?几十年的修行因为你的一念之差便是付之东流,师兄,你别怪我!”

    听元丰这么一说,元羽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性命大于天,元丰这么选择其实也无可厚非!

    “唉。你确实比你这个老杂毛师兄强的多,说吧,我在给你机会。”天魁笑眯眯的注视着元丰说道,马上就要知道长生草的下落了,没什么事是比这个更让他开心的!

    元丰凝视着天魁,随后便是深吸了口气道:“我可以告诉你长生草在什么地方,但我有个要求,你要放我们离开!”

    “好。只要你说出来,我会放了你们!”天魁点头应了一声,心头却冷笑不已。

    元丰再次抽了口冷气,随后他便是向着元羽看了过去,一双老目之中便是闪起了泪花,虽然不是很明显却是存在的,下一刻他便是转过了身,看着天魁道:“长生草并不在这里,具体在什么地方,我也不清楚!”

    听元丰这么一说,天魁便是一怔,下一刻他的眼睛便是竖了起来,“老东西,你竟然敢耍我……”

    “师兄。快走。替我们报仇!”

    元丰大喝了一声,随后他便是搜的一步冲了上去,手里的断剑直接向天魁的腹部刺去……

    “元丰……”

    看到这景象,元羽双目顿时瞪大,同时痛苦吼了一声,但是他顾不得多想,下一刻便是用尽最后的力气向远处逃遁而去。

    “找死!”

    天魁怒吼了一声,手中奇异的兵器先元丰一步,直接刺入了元丰的腹部,结果他要甩开元丰,元丰却抱住了他的身体,拼死也不松开……

    噗噗噗……

    奇异的兵器如同死神的镰刀一般在元丰的身上疯狂的招呼,连续刺了不知道多少下,元丰才瘫软的倒了下去,而天魁也在下一刻消失在了原地,向着元羽逃走的方向追了出去。

    与此同时,藏在大石头后边的李林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不由得替这个叫做元丰的修炼者竖起了大拇指,确切的说是替这几个修炼者竖起了大拇指,他们的所作所为确实值得让人尊敬!

    只是这时候他顾不上多想,眨眼之间人也消失在了原地,速度之快令人匪夷所思。

    元羽虽然先一步逃走,但他受了重创肯定也逃不出去多远,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天魁追上,到时候这个无比正义的老道一定会和死去的两个老道一样惨遭毒手。

    原本李林是不打算管这档子事的,可见到了如此情景,要是还抱着看好戏的想法那就未免有些太说不过去了,而且,他也想从元羽那里了解更多的东西,至于那个长生草,他并不是十分的在意,正如元羽所说,靠着外力去提升自己的修为,可能短时间看上去还不错,到下次渡劫之时可能真的会反灰飞烟灭!

    大山后边十几公里的地方是一个深谷,山谷很深,差不多有几十米,这里山石林立,看上去十分容易用来藏身,就在这时,一道干瘦的身影飞速的向着山谷冲了过来,他刚刚停下便是倒在了一块大石头旁边,嘴巴里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一双老目之中满是悲伤之色。

    他灰白色的道袍凌乱不已,有很多地方都是沾满了血迹。

    “元丰。元培。我会为你们报仇的……”元羽紧握着拳头,心头冰冷的说着,可就在这时他的脸色顿时一变,下一刻他凌厉的目光便是向着不远处看去,只见一道单薄的身影渐渐的向他走了过来。

    他能断定眼前这个人不是天魁,但这时候却出现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个修炼者,不用想他也知道这个人的目的何在。

    “你是谁?”元羽出声问道。十分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

    看着元羽,李林摇了摇头道:“我是谁不重要,跟我走吧,他很快就要追来了。”

    闻言,元羽便是再次皱了皱眉头,随后便是冷笑了起来,“你也是为了长生草而来的吧?实话告诉你,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把长生草的下落告诉你!要动手现在就来吧。”

    “我并不清楚长生草是什么,如果你想死在这里就死在这里吧,就当我没来过你也没见过我好了。”李林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随后他便是转过身准备离开。

    “等等。”

    李林刚走出去没两步,元羽便是喊住了他,一双老目在他身上扫了扫,“如果不是为了长生草,你为什么帮我?”

    李林停下了脚步,一张略有些英俊的脸颊上也是挂上了一抹苦笑,说实话,他确实不该趟这趟浑水,但是看到刚刚的景象,他又觉着应该这么做,只是自己说出这个理由,元羽会相信么?

    “救一个人需要那么多理由吗?我说过,如果你不想死就跟我走,我并不想要什么长生草,那东西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用处!”李林头也不回的说道。

    看着李林的背影,元羽犹豫了片刻之后便是点了点头,他不是傻子,眼前这个年轻人不管是什么人,目的又是什么,现在跟他走似乎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天魁会追过来是必然的事情。

    “小兄弟。能不能扶我一下……”元羽苦笑着道:“我的经脉遭到了重创,走不了了!”

    “可以。”

    李林点头上前,随后便是将元羽扶了起来,下一刻他便是展开了身形动用了御风之术迅速的离开了这个几十米深的山谷。

    他们刚走不到片刻,天魁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山谷之中,看着地上的一滩血迹,他的眉头锁在了一起。

    “竟然还有人……这个人是谁……”

    天魁喃喃自语了两声,一双凌厉无比的双目便是泛起了腾腾杀气,手中的奇异兵刃对着不远处几米高大青石轰去,大青石应声破碎,无数个小石子飞向了天空,紧接着天魁便是长啸了一声,下一刻再次消失在山谷之中。

    距离山谷很远的地方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才露出了身影,他们不是别人,正是逃遁出去的李林和元羽。

    没被天魁发现,李林也是长长的吸了口气,他的实力不如天魁,虽然有把握保证不败,却不能保证不会受伤,一旦受到重创这对一名修炼者来说也是个致命的打击,想要短时间恢复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也是他没第一时间带元羽回到太湖别墅的主要原因,一旦被天魁追上,大不了就把元羽留下,他可不会傻傻的为了其他人拿自己的命去做赌注。

    “走吧。他已经走了。”回头看了元羽一眼,李林便是向别墅的方向走去。

    “小兄弟。你到底是什么人?”元羽忍不住再次问道。

    “救你的人。如果你不想他返回来在找到你,就跟我来吧。”李林无奈的耸了耸肩,心里暗暗想着,这个老头子还真是有点墨迹……

    很快,两人便是回到了太湖畔别墅,进入别墅时,元羽惊讶不已,一双老目东看西看的,这么豪华的别墅他还是第一次见过。

    “小兄弟。这别墅是你的?”元羽再次问道。

    “是我的。”

    李林无语的看着这个穿着无比奇葩的老者,将自己还没穿过的运动服放在沙发上,“洗手间在里边,你进去洗一洗把衣服换了,把你这身衣服脱了。”

    看着李林丢过来的衣服,元羽顿了顿,尴尬的道:“小兄弟。有没有长袍,这个我有点穿不习惯……”

    长袍……

    李林张了张嘴巴险些没晕死过去,这种奇葩的衣服他怎么可能会有,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恐怕这个元羽还从来没穿过这种衣服,一直活在修炼者的世界里,习惯了每天和大侠一般的生活……

    “没有……”

    “好吧。我去换衣服……”

    元羽说着便是进了浴室,到现在他还有点想不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为什么救了他,而且看他的模样好像真的如他所说的一样并不是觊觎长生草。

    看着这个年过百岁的老者,李林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便是从兜里拿出来几颗疗伤的药丸放在了一边儿。

    没人他久等,差不多三四分钟左右,元羽便是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换上一身衣服之后,他看上去比刚刚正常了不少,只是,穿上这身衣服之后却让李林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运动服穿在他的身上很合身,可是,他那长长又长又白的头发都快垂到了屁股下边,如果这时候他穿的不是一套运动服,而是换上一套女人穿的那种长长的白色纱裙,如果他在黑夜里突然出现,可能很多人会把他误认为白发魔女……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脚上竟然还穿着一双特别古老的靴子,这扮相简直太简直了……

    “小兄弟。你怎么了?”

    看着李林憋得脸红脖子粗的,元羽忍不住问了起来。

    “没什么……”

    李林强忍着笑意,将几颗药丸给元羽递了过去,“把这个吃了。你的伤会好起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