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一章:比试方案
    ..,

    苏冰川看上去有六十多岁,要比马前进还老上一些,但是,在他的身上看不出太多的老态,要是他那一头花白的头发染一染可能会年轻许多。

    他身材同样很高大,也很笔直,只是在哪儿一站就给人一种十分威严的感觉。

    “哈哈。你既然这么说,那就是了。这小破地方怎么能容得下我这尊大佛。”马前进和苏冰川开着玩笑道:“你瞧瞧,这么多病人你老头子一天点赚多少钱……”

    哈哈哈……

    两人对视一眼,随后便是笑了起来,他们虽然都是医生,一个是国家的医院,一个是私人的医院,本应该是敌对的,可是,这两人在私底下交情却不错,甚至还经常坐在一起喝喝茶,切磋切磋医术什么的。

    “哪位是李林小友,我听老马说你的医术超群,来让老头我看看。”苏冰川笑着从众人身上扫过,很快他的目光便是落在了李林身上,刘柏涛他认识,除了眼前这个年轻人应该也就没别人了。

    “苏神医你好。”李林微笑着上前,自我介绍道:“我就是李林。”

    苏冰川再次打量他两眼,随后便是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年轻人有如此医术确实了得,不错不错,我听前进提起过你,没想到这么快就在这里遇到了。”

    “苏神医过奖。”李林十分谦虚的说道。在这个老爷子面前,他自然不会牛的上天。

    不是他的医术比不上这个老爷子,这是最基本的尊重,毕竟,人家出来是笑脸相迎的,总不能给人家甩脸子看不是?

    “什么神医,这都是患者们给的称号。一大把岁数了不在乎这个东西。”苏冰川笑呵呵的说道:“我很期待你们年轻人的比试,无论谁胜谁败,对你们都有好处,咱们中医现在缺的就是你们这些天才少年……”

    “呦。这位是不是老安的孙女?都长这么大了?”

    苏冰川说着目光便是落在了安朵的身上,忍不住夸赞道:“这丫头长大了,我第一次见到她时才不过十五六岁,转眼也有五六年没见了吧?真是女大十八变,真是漂亮。”

    “是六年没见了。”马前进在一边纠正道:“上次老安中枪差点丢了命,应该是六年前,我还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就知道这姑娘长大了一定很漂亮,你看这不……”

    “苏爷爷过奖。爷爷也经常提起您和马爷爷。”安朵微笑着回了一句,至于她爷爷有没有提起这两个老头子,反正她是没听过,但是,这时候怎么也点给人家两个老头子一点面子,不然人家夸了半天岂不是白夸赞了。

    “嗯。好好。”

    苏冰川笑了笑道:“走吧。咱们上去。”

    看着这两个老头子夸来夸去的,李林着实有些无语,马前进是什么人自然不用多说,苏冰川给他的第一印象也是不错,至少,他表现出来的东西并不会让人很讨厌,但是,旁边这两个家伙在哪儿杵着确实让人有点厌烦,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他们两个的眼睛里不知道闪过了多少次狠厉之色,特别是刘柏涛,看不了别人好,这种人就是典型的小人!

    “哼。有什么好得意的。”

    刘柏涛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声,按理说,他是副省长的儿子,不需要其他光环加成也应该得到重视才是,可是,这些人竟然把他当成了空气一般,就像是放在猪窝上干白菜晾了起来,平日习惯了被人捧着,如此落差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走吧!”

    苏牙瞧了刘柏涛一眼,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一张英俊的脸上挂着些许笑意。

    “看你的了。”刘柏涛沉声道。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更不会让我自己失望。”苏牙挠了挠鼻梁道:“我喜欢有挑战的对手,他应该算是合格了吧。”

    “你的医术我能信得过。”刘柏涛将一张银行卡拿了出来,“这里是三个亿,是我们家所有的积蓄,我把它交给你,只为了让他跪下来叫三声爷爷!”

    苏牙将卡拿在手里,随后便是跟在众人向楼上走去。

    神医楼的一楼是用来接待患者的,二楼是患者瞧病的地方,三楼则是接待一些重症患者,也就是住院的地方,这小楼看上去不大,但是进来之后李林才发现小楼比他想象中的要大上不少,看上去足足有两三千平米的样子,各种各样的医疗设备也几乎一应俱全。

    这看上去十分宽敞的小楼里依旧被挤的人满为患,甚至挪一挪脚步都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为了给比试留出个好的环境,苏冰川直接将他宽敞的办公室当做了比试场地,当众人来到办公室时,屋子里坐着四五个人,这四五个人便是苏冰川口中所说的裁判,也是各大医院的佼佼者。

    见到苏冰川带着一众人走了进来,几个人便是站了起来。

    “让大家百忙之中过来当评委,辛苦各位了。”苏冰川笑呵呵的摆了摆手道:“快坐快坐,都别客气。”

    说着,苏冰川便是吩咐助手给这些人沏茶倒水,紧接着他便是介绍了起来。当提到李林就是那个神医李老师时,众人的目光便是落在了李林的身上。

    “嗯嗯。不错不错。看上去还真是够年轻的,只是,这神医两个字……”一名老者笑呵呵的看着李林,脸上稍稍有那么一点点不屑,但也是一闪而过。

    来这里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自然也不会把话说的太难听,那样的话,他自己也会丢了身份。

    “马院长。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医生?看上去蛮年轻的嘛,我听说上次出现霍乱就是他治好的是不是?”另一名中年人笑呵呵说着,随后便是站起来向前一步,伸手和李林握手道:“小兄弟你好。我是同和医院的副院长林睿,很高兴认识你!”

    “林院长你好。”李林也是很有礼貌的上前一步,伸出手和林睿握在一起,“我叫李林。上次治好霍乱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所有医护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

    “谦虚。”

    林睿笑呵呵的说道:“我可听说了,当时谁都没办法,都不知道是什么病,后来还是你看出来的,不过啊,年轻人谦虚一点也不是什么坏事,一会我期待你的表现,看看有没有马院长说的那么厉害!”

    “这次终于要开眼界了,最近咱们中医可是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天才,这次比试一定是火星撞地球啊。”一个头发灰白的老者笑眯眯的看了李林一眼,随后他的目光便是落在了苏牙的身上,“你小子真是越来越有出息,这两年我可是一直关注着你,我听你爷爷说,你的在百雀针法已经有他**成的火候,这是用不了几年就要青出于蓝胜于蓝啊,才二十几岁就有如此成就,以后那还了得?”

    “杨主任过奖,我的医术怎么能和爷爷相提并论……”苏牙十分谦虚的说道,眼神里闪过了一抹得意。

    “苏牙,我看好你。”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更是直截了当的找好了立场,直接献媚了起来。

    看着这几个人大多数都站在了苏牙那边儿,李林差点忍不住笑出来,看来马前进来的确实没错,不然有这么几个评委在,恐怕就算自己赢了也要输掉比赛。

    “小人!”

    安朵撇了撇嘴,有点不太高兴。

    “别管他们。捧得高摔得响,等着看好戏吧。”李林拉了拉安朵,轻声说道。

    安朵点了点头,随后便是痴痴的一笑道:“我也看好你!”

    “大家都先别夸他们了,前进,我初步定了三个比试内容,你们看看行不行……”苏冰川在一边笑呵呵的说道。

    “苏老。您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这种事就您定下来就行了,我们不相信别人还不相信你么?”那个刚刚献媚的中年人再次献媚了起来。

    他来好像不是来当评委的,而是专程来献媚的。

    “就是。苏老还是您来定吧,别的不敢说,中医方面,在座的各位有哪个能比得上你!”那个白了李林一眼的老者也是应和了起来。

    看着这几人,苏冰川眉头皱了皱,随后便是摇了摇头道:“今日不同往昔,这里是神医楼,我又是苏牙的爷爷,这规则自然不能我一个人定,不然一会比赛结束,无论谁输谁赢都不足以服众,还是我们一起定下来,一会征求一下李林小友和苏牙的意思,如果他们都觉着没问题,我们在进行下一项如何?”

    听苏冰川这么一说,众人便是给他竖起了大拇指,这时候怎么少的了那个献媚的中年人,这样的好机会他怎么能放弃?

    “苏老不愧是苏老,神医的称号真的是实至名归啊,于泉我真是佩服。”中年人说着说着便是给苏冰川竖起了大拇指。

    “马屁精!”

    马前进没好气的白了于泉一眼,眼睛里闪过一抹不屑,随后便是看向了苏冰川道:“我们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有个建议,我们就把比赛分成三个部分,首先是切脉,等他们切完脉,诊断出病情,我们几个人在来诊脉,看他们谁说的更准确一些,这样不难分出胜负。”

    苏冰川沉思了片刻,随后便是点了点头道;“我也正有此意,如果大家没什么意见,第一轮比试我们就这么定了。苏牙,李林小友,你们是参赛者,你们有没有意见?”

    “没有!”

    两人这次出奇的默契,竟然同时应了一声,随后便是彼此对视一眼,都是露出了一点点笑容。

    “好。那我们第一项比试就这么定了。”

    苏冰川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前进。你继续说。”

    “第二项也很简单,不用切脉,望问,我们选其中的这两项,作为一个中医,这两项也不容忽视,等他们给出结果,我们再次用同样的方式去判断谁胜谁负如何?”马前进十分认真的说道。

    “你们有意见没有?”苏冰川再次问道。

    “苏老和马院长决定便是。”几个评委点头道。

    “你们两个有没有意见?”

    “没有!”

    两人再次十分默契的回了一句。

    “前进。你说第三项。”苏冰川十分严肃的说道。

    马前进顿了顿,随后便是忍不住看了李林和苏牙一眼,叹了口气道:“这最后一项其实对苏牙有利,是针扎铜人,如果我没记错,苏牙六岁便是开始学习针扎铜人,十二岁时就已经有了不朽的成绩,现在应该更上一层楼了吧?”

    “我们给他们一分钟时间,从计时起到结束,谁在铜人上刺下的银针多,谁就是胜利的一方,当然,我们不但要看谁扎上的银针更多,还要看准确性,如果光有数量没有准确性,这也是不行的。”

    “前进。我觉着这个不妥,这对李林小友不公平,就算苏牙赢了也难以服众。”苏冰川皱了皱眉说道。

    “唉。苏老。话不能这么说。苏牙医术是很高,针灸也很厉害,但是人家神医李老师也不差对不对?我觉着马院长提出的最后一个比赛方式很不错嘛,你们说是不是……”于泉笑了笑便是看向了李林道:“李神医,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于泉说到神医这两个字时还忍不住撇了撇嘴,要不是这么多人都在场,他甚至会忍不住直接大笑出来。

    毛还都没长齐,还特么神医……

    看着于泉,李林也不知道该夸夸他还是应该往他的脸上吐一口口水,这个家伙简直比刘柏涛还要小人,用农村人的话来说,这种人就是猪屁股里挤出来猪屎,又臭又烦人。

    不过,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他自然也不好多说,总不能说不同意这种方式,这时候谁不同意谁尴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