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三章 靠,你掐我干什么?
    “他输了跪下来叫我三声爷爷。”刘柏涛在一边说道,说着时便是翘了翘下巴,一脸的得意,好像已经看到李林跪下来叫他爷爷的景象了一般。

    “唉。你们这些年轻人,何必把事情闹得这么大……”苏冰川叹了口气,随后便是看向了旁边几人道:“看来他们早就有了决定,我们就做个证人,一会无论谁输谁赢。他们的赌注都要兑现,你们看怎么样?”

    “我没意见……”于泉冷笑道。

    “我也没意见。”张老同样冷笑道。

    在这些老人的眼里,下跪这种事大于天,他们的脑子里差不多都是同样的观念,那就是跪舔跪地跪父母,给一个外人下跪,还要叫三声爷爷,这个赌注不可谓不大,甚至远远超过三个亿。

    因为面子,人格,还有尊严,这些东西都不是钱能买来的。

    他们的想法和安朵截然不同,毕竟,差了四五十岁,差了十几个代沟呢。

    “李林。我相信你。”马前进握了握拳头,既然对面这几个人都如此明目张胆,他这时候也是该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场!

    李林微笑着点了点头,大战在即,他一点都不显得紧张,看上去反而还轻松的很,就好像一会下跪的人是马前进而不是他一般。

    “李林小友。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如果没有,比赛现在就开始吧,闲杂人等先出去,不要影响比赛。”苏冰川沉声说道。

    李林摇了摇头,看了眼一边的安朵,向她投去一个请放心的眼神儿。

    “我相信你。”安朵看了他一眼,随后便是抿了抿嘴来到了他身边,贴在他耳边小声道:“要是赢了,有奖励!”

    李林愣了愣,不知道这个奖励是什么,心里暗暗想着,这次不会又是一把枪,又或者说来个什么最近特别火的那款游戏里的一把枪,传闻中叫做什么98k,又或者说来一架波音客机,又或者说是歼二十战机……

    不知怎么的,李林每次看到这个女孩,都会联想到各种各样的武器……

    “要是输了呢?”李林忍不住问道。

    “你不会输的。”安朵抿了抿粉粉的嘴唇道:“就算输了,也有奖励……”

    “……”

    跟这样一个女孩子在一起,李林觉着自己就像是要被包养了一般,自己算是小三么?就算是那又有什么不好的?

    咳咳……

    见安朵贴在李林耳边儿,马前进有点挂不住火,心里暗暗想着,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太过分了,就是秀恩爱,也不能在这里,这简直太简直了……

    听到马前进的咳嗽声,安朵的脸蛋霎时间便是红了起来,扭过头便是走了出去,心脏却扑通扑通直跳……

    等安朵等人走出去,屋子里也就剩下七个人,李林,苏牙,还有苏冰川,马前进等几个评委,没一会儿功夫,那两个已经病得不像样的患者也是被安排了进来,看上去虽然没几个人,接近两百平米的宽大办公室也不显得簇拥,反而还宽敞的很,可是,众人却都觉着特别的压抑,就像是一块大石头压在了胸口,一时半会那口气还没能顺过来一样。

    这并不难解释,一个中医天才,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出来却能治好很多人治不好的疾病,他们年龄相仿,说是火星撞地球似乎也不是什么夸张的事情。

    除此之外,这还是一次豪赌,甚至关乎到了命运的豪赌,谁都输不起的豪赌。

    所以他们作为评委也是一件特别艰难的事情,因为他们的一点点偏差,或者说一点点偏袒都会影响这两人的命运走向。

    “苏牙。平心静气……”见苏牙额头上有着一点点汗珠,眉头紧缩在一起,在比赛开始之前,苏冰川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还是各行各业,气浮气躁绝对会影响很多东西,何况在这种时候,也许只因为这一点点心浮气躁,可能就会影响比赛的最终结果。

    听苏冰川提醒,苏牙便是深吸了口气,过了一两分钟之后他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那种自信的笑容。

    “好了。既然都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苏冰川指了指旁边的两张桌子道:“这里有纸笔,一会诊完病,你们第一时间把患者的病情写在纸上。现在就开始挑选病人吧。”

    苏冰川话音一落,李林和苏牙便是再次对视一眼,彼此都露出了一点笑容,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敌对关系,更像是惺惺相惜的朋友。

    “李兄请。”

    “大少请。”

    两人十分有默契同时说了出来。

    “既然你是挑战者。我可以让你先选。”李林微笑着说道。

    苏牙不但没因为李林的话觉着不爽,反而笑着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就各自选择自己正对着的吧。现在可以开始了!”

    “好。”

    李林点了点头,随后便是坐了下来,看了眼正对着他这个患者,他便是忍不住一怔,因为,他发现这个患者正没好气的瞪他,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儿,还是被他给准确的给捕捉到了。

    这是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喂猪吗?

    李林脑子里出现一万个问号,想了足足有十秒钟,他才想明白怎么回事,这家伙肯定是想让苏牙给他瞧病的,现在却把他分到了自己这里,他要是不生气才怪了!

    不得不说,一个医生的医术好坏只是占了一部分,名气这个东西还是非常重要的!

    要不是为了能让自己赢下来,让这个家伙配合自己,他都恨不得找几根银针狠狠的扎这个家伙一顿,让你瞪老子,让你瞪老子,老子的医术比他差吗?

    “先生。坐下吧。”

    李林只好露出一些微笑,十分客气的对着这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说道。

    “你能给我看好病吗?”中年人抬了抬眼镜,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了下来。

    “先诊脉再说吧。”

    又是被这中年人瞪了一眼,李林还要给他挤出来一些笑容,患者就是大爷,大爷说什么都是对的,大爷拉屎都是香的,大爷撒尿都是带着丁香花香味的。

    “哼。早知道是比赛。我才不来受这个罪,还让个不知名的家伙给我看病。”中年人翻了翻白眼,心不甘情不愿的将胳膊放在了桌子上。

    “……”

    李林错愕的看了眼这个家伙,这家伙简直有点欠扁。

    切脉不但要看准确性,还要看时间,所以,在没准备好之前,比赛还不会正式开始,相比坐在李林前边这个又臭又硬的家伙,坐在苏牙前边的这位患者就显得乖巧的多了,就好像来这里不是为了看病,而是来参加表演的一般。

    人比人点死啊。

    李林心头哀嚎不止。

    两人都用温热的手巾热了热手,将手巾放在一边之后,伴着苏冰川喊了一声“开始”两人的手腕便是放在了这两名患者的手腕上。

    就在这时,让李林无语的一幕便是发生了,人家那个十分配合,坐在他前边这个竟然往回抽了抽手,要不是他用力摁着,这家伙已经把手抽了回去。

    当他的手指按在患者的手腕上时,眉头便是稍稍的皱了起来,虽然这个家伙进来之前他已经看了个大概,但看和诊脉完全是两码事,而且这又是比赛,坐在旁边的又是一位天才少年,他也不得不谨慎一些,不能一时疏忽出了差错!

    反观那边的苏牙就显得轻松了不少,他的动作和李林截然相反,李林用了一根手指,他却用了两根,从他的表情上能够看出来,他现在已经对病情了如指掌。

    坐在两人侧面的几个评委紧张的看着两人,他们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可是,这个时候也是心脏砰砰直跳,甚至不敢多吸两口气,生怕打扰了这两人瞧病。

    除了马前进之外,剩余的几人都是没见过李林切脉时的样子,当看到李林一根手指按在患者的手腕上时,张老和于泉都是忍不住撇了撇嘴,一根手指切脉,这个家伙也确实够托大的!

    不过,当苏冰川看到李林切脉时的模样,一双老目中便是闪过了一丝不可思议,他的目光始终停在李林的小拇指上,因为,他的小拇指一直在跳动,虽然很微笑,幅度也并不是很大,确实真真切切存在的。

    切脉时,手指微微跳动绝对是有违常理的事情,但是,看在苏冰川的眼里全然不同,几十年前,他曾经看过一本珍藏的古籍医书,上边就有关于这种切脉方法的介绍,当时他还大致的看了看,觉着有违常理,最主要的是,这种诊脉方式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使用的,这需要一种叫做灵力的东西!

    难道……

    苏冰川心头惊涛骇浪,放在桌子上的手指也是忍不住颤了颤。

    马前进见过李林瞧病时的模样,但还是紧张不已,看到苏牙已经收回了手指,他的心便是悬的更高了一些,时间也是个加分项,慢一秒都是劣势。

    “哼……”

    看到苏牙诊脉结束,已经开始白纸上写字,张老便是看了李林一眼冷冷的哼了一声。

    “安静!”

    苏冰川凝视着张老,脸色有些不悦,虽然参加比赛的是他的传人,是他的亲人。但是他还是不喜欢张老这种行事作风,他哼一声无疑就是想扰乱李林的心思而已。

    苏牙写下病症时,李林才刚刚收回手指,这一来二去差不多就足足相差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这对寻常的医生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他们毕竟都不是寻常之人。

    差一秒都会差很多,何况是一分钟时间。

    “靠。你掐我干什么?”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