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菩提传人
    “什么……”

    马前进惊讶的看着苏冰川问道:“你说的是菩提指法?消失了数百年的切脉之法?”

    苏冰川摇了摇头道:“恕我眼拙,只觉着李林小友用的切脉之法和菩提指法十分相似,却不能肯定,所以,具体是不是菩提指法还要请教李林小友才是。”

    见马前进和苏冰川都看了过来,李林不由的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个苏冰川还有如此见识,这诊脉之法也是自从他突破了元婴期之后才习会的一种切脉之法,它的名字没有苏冰川说的那么复杂,很简单的菩提二字。

    至于这套切脉之法的来源,源自于何人,他并不清楚,但是,他知道能够研究出这种切脉之法的人,一定是一位大能者。

    原本他想说这菩提指法是祖传下来的,直接打个哈哈也就过去了,但是,权衡利弊之下他还是决定说出来,不然等一会比赛结束时,恐怕他的身上就会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要是一不小心散布开来,结果就不是他想看到的了!

    “算是吧。”李林微笑着点头,并不想多做解释。

    见李林点头,苏冰川的一双老目里很快便是闪过一丝精光,“果然。果然。果然是菩提指法,想不到啊,失传了几百年的切脉之法菩提又重现了……”

    “苏老。什么菩提指法?很厉害?”张老一脸不解的问道。

    苏冰川苦笑着点了点头道:“何止是厉害那么简单,这套指法是上古年间的东西,几百年前曾出现过一位医学天才,这套菩提指法才被人所熟知,不过却也只是昙花一现,没过多久这套指法就再次消失在了岁月的长河……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没想到李林小友竟然是菩提指法的传人!”

    “这……”

    张老张了张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令人讨厌的家伙,没想到他竟然是深藏不漏,若是别人说出这番话,他可能早就忍不住笑出来了,但苏冰川不同,他的话代表着权威。能让他如此动容的东西,可想而知有多好。

    “不管是什么指法。一个瞎子就算你给他一把手枪他也打不到人。我还是觉着大少的医术更高明一些。”于泉哼了哼道:“一会化验结果来了,胜负自然能分辨出来,现在说什么都没用,难道苏老你的燕归来很差吗?我可听说,那是药王孙思邈传下来的遗迹!”

    “想不到李兄竟然是深藏不漏。”苏牙微笑着看着李林道:“我喜欢有挑战的对手,李兄,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你不会失望的。”李林耸了耸肩,随后便是坐了下来。

    现在说什么都是无用功,正如于泉所言,化验结果才是胜负的依据。

    这下房间里就再次安静下了来,等待结果是漫长的,尿检和诊脉完全是两件事,半个小时能出结果都算快的,可是,这个结果却让他们足足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原因很简单,那个患者一听到要去尿检直接吓坏了,有的患者一听到这个可能直接会吓得尿出来,而他直接吓得撒不出来,直到连续喝了三四瓶子农夫山泉才算是尿出来那么一点点。

    当阿梅将诊断结果拿进来时,众人才长长的舒了口气,不过,他们很快便是紧张了起来。

    苏冰川看着诊断结果,一站老脸上便是露出了一丝苦笑,随后便是将结果递给了一边的马前进。

    “唉。不愧是菩提指法的传人。看来他的切脉手段早已经不是什么人能够比拟的了。”苏冰川叹了口气,随后便是看了眼旁边几人道:“大家都看清楚了?”

    “嗯。看清了……”张老点了点头,随后便是忍不住再次看了李林一眼。

    “既然都看了,我想我听该宣布这一局的胜者了。”苏冰川凝视着坐在前边的两个年轻人,特别是看到苏牙时,他便是忍不住再次叹了口气,“苏牙,你的诊断确实很不错,但这并不能说明你就是胜利者,李林小友诊断的虽然和我们五人诊断的有所出处,但是,他却诊断出我们都无法看出的病,所以,这第一轮的获胜者便是……李林小友……”

    “什么?”

    听苏冰川这么一说,苏牙倒是没表露出什么来,倒是一边的于泉坐不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冰川道:“苏老。你不是搞错了吧?大少的诊断没有任何瑕疵,李林怎么可以是最后的胜利者,何况……何况……何况你是大少的……”

    “这和我们的亲情没有任何关系,我苏冰川做事向来光明磊落,谁胜谁负我还是能看的清楚的,这一轮的胜利者就是李林小友,现在我们进行第二项比试吧。”苏冰川冰冷的看了于泉一眼,对他的表现有点不太满意。

    “嗯。你这表现还不错,和以前一样,实事求是。”马前进满意的点了点头,一张满是褶皱的老脸上便是泛起了得意的笑容。

    “哼。你以为我会和你一样……”

    苏冰川没好气的瞪了马前进一眼,随后便是苦笑道:“苏牙败给菩提指的传人确实不是一件丢脸的事,即便是你我,恐怕也不能保证能赢下来吧。”

    “我肯定是赢不了。”马前进摆了摆手道:“要是我能赢了他,提出霍乱的就不应该是他,而是我了,不过,谁知道你呢,毕竟,你是大名鼎鼎的神医苏冰川啊!”

    “你啊你啊,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来这些虚的,什么神医,不过是个尊称而已,你还当回事了。”苏冰川苦笑着摇头,随后便是再次对着门外喊道:“阿梅。带第二组患者进来!”

    很快,阿梅便是再次带着两个身着朴素的老人走了进来,这两个老人看上去精神气还非常不错,走起路来更是精神抖擞,一点都不像是得了病的患者。

    这次没有任何谦让,患者对着谁,就是他们接下来要给瞧病的人,而且,这次诊断相比第一轮要容易的多,不用切脉也不用针灸更不用给服药,他们两个的任务就是,能够说出这两个患者的情况,全靠看,全靠听。

    诊断简单,但下结论时却是难上加难,这是考验一个中医的眼睛,还有中医知识,亦或者说是经验。

    “老先生。请坐吧。”

    李林对着站在他对面的老人十分客气的说道。

    “酗子。拜托你了。”老人笑了笑,十分配合的坐在了李林的前边。相比刚刚那个西装革履的家伙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是我应该做的。”

    李林微微一笑,随后便是打量起老人来,相比坐在对面听着老者讲述病情,他就显得快捷多了,根本没听老人说什么时,他已经快速的写起了老者病情,让在场众人意外的是,这诊断过程竟然短到不足两分钟,这还要加上他写字的时间。

    被人称之为天才少年,苏牙的医术自然也不是吹出来的,更不是因为他是苏冰川的嫡系传人,不是名气大于能耐,他和李林开始时差不多,看了老者两眼,听老者说着情况便是飞快的在白纸上写了起来,一串串整齐无比的字迹飞快的留在白纸上。

    就这样儿差不多四五分钟之后,他也是收起了纸笔。

    “阿梅。带两位老先生出去。把我们的补品和礼物给两位老先生拿两份。”苏冰川对着站在一边的阿梅说道。

    “是。”

    阿梅点了点头,随后便是十分有礼貌的对着两位老者道:“大爷,跟我来吧。”

    “唉,不是说好的要看病么,怎么没看就走了。”老大爷心不甘情不愿的摇头,排了几天队遇到了苏冰川,刚刚进来,被两个年轻人一顿狂看,然后就要走了,这特么算是什么事?

    “院长一会儿会给你们瞧病的,两位请吧。”阿梅轻轻一笑,跟在两位老人旁边,踩着哒哒哒作响的高跟鞋走了出去。

    她刚关上门就别外边的安朵再次给盯上了,问题很简单,刚刚第一场到底是谁赢了。

    阿梅轻笑着摇头,重复道:“大少从来没输过……”

    “那你的意思是李林输了?”安朵张了张漂亮的小嘴,随后便是忍不住拍了拍精致的额头,嘴巴里嘟囔着完了完了这两个字,同时也在想着对策……

    “我不知道。不过应该很快就要有结果了。”阿梅微微一笑道。

    “他不会输的。”安朵再次重复了一遍她刚刚说过的话。

    就在两人说话时,一个年轻人快步走了上来,来到两人身边,他先看了安朵一眼,随后便是贴在了阿梅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起来。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通知院长,先让他们在下边等着,我没通知你之前,不要让他们上来。”阿梅说道。

    “我叫一些人去,听说大少和神医李老师比试,他们都快把门挤破了!”年轻人说着便是嗖嗖的跑了出去。

    “是不是那些媒体记者来了?”安朵急忙问道。

    “嗯。是他们。”

    阿梅微微一笑道:“这些人每天闲着找不到事情做,好不容易遇到这么大的事儿,要是不大肆报道一番,你不会觉着意外……你先在这里等一等,我去通知院长,要是累了就去前边,那里有休息区,让护士给你倒杯水。”

    “我还是在这里等着好了。”

    安朵努力的挤出来一些笑容,恨不得现在马上就冲进去问了究竟,第一场到底是谁赢了。

    要是李林输了,那么他基本也就输了,和苏牙那个变态比试针灸针扎铜人,那就是自找苦吃!

    她现在正在琢磨着,要不要马上通知许丫丫,让他带着一堆蒙面人冲过来,然后大闹神医楼,从而搅乱这场比赛!

    阿梅再次回到办公室时,几个人正看着手里的诊断书,阿梅来到苏冰川身边,贴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这帮狗仔,先不要理他们,就让他们在外边等着,关于比赛的事儿不要透露出去半个字。”苏冰川沉声说道。

    “是。我这就去。”

    阿梅点了点头踩着高跟鞋便是再次走了出去。

    看着这个身材婀娜的女助理,李林也是忍不住摇了摇头,自从他进来,这个女助理几乎就说过几句话,而且还是重复的,是,我知道了,我这就去,这简直就是个复读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