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犀利的记者
    “苏老。我看他们两个的诊断差不了多少,李老师的诊断内容简单明了,大少的十分的细致,和刚刚一样都是给出了详细的治疗方式。要我看这一场应该是不分彼此,就算平局好了。”张老拿着诊断书说道。

    “我也这么觉着。”林睿也是将诊断书放在了桌子上,“他们两个的诊断内容和我们之前诊断的内容大体相似,说谁差似乎都不太合适,我同意张老的说法,这第二场比试算是平局其实最合适不过!”

    “前进。你觉着呢?”苏冰川侧过头看了马前进一眼。毕竟,他从刚刚开始就表明了立场,同样身为评委,马前进的意见是必须要采纳的。

    马前进拿着诊断书看了看去,随后又是看了李林和苏牙一眼,舔了舔牙花子道:“怎么说呢,其实我还是觉着李林的诊断稍微要强那么一点点,但是,既然你们都这么认为,我也不好坚持不是……这样吧,我也投个平局,咱们开始准备下一场吧!”

    “去……”

    于泉撇了撇嘴,对马前进的说辞有些不太满意。

    “好。既然大家都没意见,这场比试就算平局。刚刚李林小友已经赢了一局,如果下一局针扎铜人他能够取胜的话,他就是本次比试最终胜利者,如果苏牙赢得比赛,我们应该在找一个新的比赛内容,这样才能比出结果!”苏冰川深吸了口道。

    “既然苏老这么说。我们也都没意见,还有,我觉着在这里比试针扎铜人确实有些局限, 要不我们去外边比试,刚好外边有临时的台子,这样儿也能让大家一睹大少的风采,苏老你意下如何?”张老笑呵呵的说道。

    “只要他们没意见,我自然会同意。”苏冰川笑着道。

    李林的菩提指法让他惊为天人,苏牙会输比赛在他看到李林使用这套失传了几百年的指法之时已经猜到了,第二场他也是有点担心,因为他无法看透眼前这个年轻人到底适合来路,他身上还有没有其他看不清的东西。

    现在成了平局需要比试第三场,他对苏牙针灸的能力还是无比信任的,最后的结果他们两人平局的可能性也会更大一些,至于之后的比试,那就看他们彼此的功力了!

    由于于泉提出了去外边进行比试,屋子里的几个人便是向外边走去,虽然输了一场,但苏牙的脸上依旧保持着淡淡的笑容,这一场便是他止住颓势的比试!

    “怎么样儿?是不是赢了?”见几人出来,在外边急得直跺脚的刘柏涛马上就来到了苏牙的身边儿。毕竟,那三个亿是他的,那可是真金白银!

    苏牙看了刘柏涛一眼,随后又看了眼已经和安朵去说话的李林一眼,一张英俊的脸上便是露出一副沉思之色,直到刘柏涛第二次问起,他才说道:“他很厉害,比我想象中要厉害的多……”

    “你别卖关子,到底是输了赢了,别的我不关心!”刘柏涛急的脑门直冒汗。

    “第一场我输了,第二场平了,现在去外边比试第三场!”苏牙轻轻一笑道:“我说过,我不会输给他的!”

    嘶……

    刘柏涛顿时倒吸了口冷气,一双眼睛忍不住在苏牙的身上打量了两眼,“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是我不让你失望,还是你不希望输掉三个亿?”苏牙突然转身,凌厉无比的目光便是落在了刘柏涛的脸上。

    “两者都有吧……”

    刘柏涛深吸了口气道:“三个亿对你我来说都不是个小的数目,要是输了,可能会万劫不复!”

    “输的人不是我!”

    苏牙十分认真的摇了摇头,随后便是迈开大步走了出去,他看上去闲庭信步的,一点也没有紧张的意思,好像刚刚第一场输掉比赛的人不是他,而是李林一般。

    看着苏牙走出去,刘柏涛的目光再次落在了李林的身上,一双眼睛里便是泛起了狠厉之色,等这些人走出去时,他便是走到了一边讲电话拿了出来。

    狗仔队就是狗仔队,他们挖掘新闻的能力强,强占地盘的能力也是非常的强,已经不知道排队排了多久的患者们竟然被他们挤出去老远,一看到苏冰川等人出来,摄像机便是咔咔咔的响了起来,刺目的闪光灯和快门的声音连连不断。

    特别是看到走在后边的李林和苏牙时,他们恨不得将这两人脸上的汗毛孔有多粗都给拍下来。

    “苏大少。请问您和李老师比赛的结果怎么样?您是公认的天才少年,神医苏冰川的嫡系传人,我想你应该是赢了这场比赛是不是?”一名穿着休闲西服,戴着某个新闻媒体上岗证的女记者问了起来。

    “苏大少。听说您和李老师之间有个赌注,如果他输了跪下来叫三声爷爷,要是您输了,就要给李老师三个亿,是不是这样?您不觉着这样很亏吗?”一名男记者问道。

    “没错。是有这么个赌注!”苏牙微笑着说道。

    随后他便是淹没在了众位记者当中,只要有问题,他都会十分儒雅的回答给记者,但也是回答的模棱两可,真正的东西并没有多少,但是这对于这些记者们来说已经足够了。

    如果说这些记者都是王八,那苏牙的话就和喂养王八的饲料一般,不但让他们吃饱,还能让他们大肆的报到一番。

    神医传人大战神医李老师,豪赌三个亿,跪下来三声爷爷之类的,特别是这后边的两句,绝对是无比劲爆的猛料!

    “请问。你就是报纸上说的李老师吗?”一名身材瘦弱的记者没抢过其他人,没能采访到苏牙,没办法他只能找另外一个主角,敲看到安朵和李林站在一起,他马上便是在相机的快门上飞快的点了好几下。

    “是我。”

    李林对着这个记者笑了笑。

    “李老师。能不能说说苏牙为什么挑战你?又或者说,你对这次比赛怎么看,如果你输了,你会按照约定那样儿,跪下来叫苏大少三声爷爷吗?”干瘦记者直接问道。他有点不怕挨揍。

    “我说你怎么回事,你会不会采访?”安朵直接不愿意了,一张俏脸生寒,怒视着这个干瘦记者。

    “小姐。不好意思。这是我的职业。”记者悍不畏死的问道:“小姐。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你和这位李老师是什么关系?你是他的女朋友吗?”

    安朵真的有点气疯了,要不是这么多人看着,她真想狠狠的扁这个家伙一顿,“是与不是和你有什么关系?”

    见安朵要和这个记者吵起来,李林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打心里他还是蛮佩服这些记者的,能把不要脸当成招牌,动不动就来个这是我的职业,既然是你的职业,你怎么不跑到战斗民族去当阵地记者,那多好,实实在在还能体验一下枪林弹雨,没准空中还会飞来个榴弹炮之类的, 这样岂不是比在这里刺激的多?

    “走吧。别理会他。”

    拉了拉安朵,李林便是向一边走去。

    这些记者还巴不得你和他纠缠下去,巴不得上来找话题呢,在这样纠缠下去岂不是正中下怀!

    “李老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你输了,你会不会履行你的诺言?”干瘦记者不依不饶的追了上来,手里的相机刚好对准李林的脸颊。他的脸上露出一副得意的笑容,还不忘指一指摄像头,那意思很简单,哥们不说不行啊,这是现场直播!

    看到摄像头,李林原本黑着的脸顿时露出了几分笑容,过了片刻他才说道:“你的假设不存在,所以,这个问题我觉着我没什么必要回答你!”

    干瘦记者一怔,随后便是追问道:“李老师你的意思是你不会输是吗?能不能说说你为什么如此有信心,难道比赛的结果已经早就安排好了?”

    “……”

    李林很想一拳垂死这个混蛋,同时也不得不为这些记者竖起大拇指,他们的问题果然够犀利!

    “不好意思。比赛很快就要开始了。我们现在没时间回答你这个问题。”安朵直接来到了记者身边,她的脸蛋刚好躲过摄像头,贴在这个干瘦记者的耳边小声说了两句。

    “我走。我走……”

    听到安朵的话,干瘦记者顿时哆嗦了两下,也不敢采访了,赶紧收了摄像机匆匆的逃走了。

    李林云里雾里的看着安朵,“你和他说了什么?”

    “想知道?”安朵掩嘴一笑,随后便是贴到了他的耳边小声说了起来,说完时,她的嘴唇悄然的向前凑了凑,刚好粘在了他的耳垂上。

    当她的嘴唇粘在耳朵上时,李林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下意识的让开一点,为了避免彼此尴尬,他故意张了张嘴巴,“这他都信?”

    “怕死的人都会相信,他应该是个胆小鬼吧。”安朵轻笑道:“只有傻子才会相信这里埋满了炸药,这又不是打仗!”说着时,她还不忘稍稍的把舌尖向外边探出来一点点,轻轻的在嘴唇上走了一小圈……

    看着安朵的模样儿,李林吓了一跳,这个漂亮的姑娘真是越来越大胆了,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教育教育她才是,这要是被那帮狗仔给抓拍到,那还了得,恐怕出不了几个小时,省里的电视台恐怕就要炸开锅,学校那边也一定会流言蜚语不断。

    “各位媒体的朋友,各位过来观看比赛的朋友,还有我们的患者朋友,大家都先安静一下。我有几句话要说。”苏冰川站在临时搭建的台子上向大家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苏神医,能不能说说,比赛结果是怎么样的?”东方电台的女记者忍不住问道。

    “一会我会回答你们的问题。”苏冰川看了女记者一眼,随后便是清清嗓子十分严肃的看这众人说道:“苏牙和李林小友的比试还没有结束, 我希望各位媒体的朋友,一会无论比赛结果如何,大家一定要实事求是去报到,不要添加更多的修饰,希望各位朋友能帮我这个忙!”

    “苏神医。你的意思是他们比赛还没结束?”一名男记者眼睛里直冒精光,继续追问道:“苏神医,既然您是神医,我想应该对比赛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你觉着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是天才少年苏牙,还是这位李老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