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七章:给我一块布条
    “不好意思。神医不是神仙,何况我从来不认为我是什么神医。”苏冰川冰冷的扫了记者一眼道:“结果很快就会有的,现在我们进行第三项比试!”

    苏冰川的话音一落,一尊盖着红色纱帘的铜人便是在几个年轻力壮的酗子齐心合力之下抬了出来,紧接着几个身着保安服装的年轻人便是开始大声的喊叫了起来,将媒体的记者,还有那些围观的人统统的向后边推去,很快,给两人比试的空间便是留了出来。

    看着这尊铜人,李林便是忍不住深吸了口气,没想到神医楼竟然有这么宝贵的东西,这铜人看上去很普通,但世界上只有五尊,铜人出自几百年前的明朝,当时是明朝的巨匠耗费了一生的精力打造出来的产物,这铜人身上布满了孔洞,这些孔洞代表着人体的每一个穴位!

    后代的能工巧匠也曾模仿这铜人打造过,可是,总是会多多少少出现一些偏差,也因为这样儿,这五尊铜人也变得更为媳,据他所知,这铜人在华夏首都的博物馆放着一尊,还有一尊被人直接砍掉了脑袋,另外没有去向的三尊铜人竟然在这里出现了一尊。

    如果李林之前问一问,可能也不会如此意外,因为省大这几届中医比试,选用的铜人就是在神医楼借过去的。

    “来了。我相信你一定能行的。”安朵握了握粉拳,心脏也是砰砰的跳了起来。

    “我尽力吧!”

    看着这铜人,李林心里也是没底的很,这是三场比赛中他最没把握的一场,他不担心自己能力,而是担心苏牙的能力,按大家伙说的,他从小可能就摸索这个东西,说句不好听的,就算他闭着眼睛恐怕也能扎个**不离十。

    几个工作人员很快便是将桌椅什么的都摆放了出来,苏冰川等人也随之坐了下来,紧接着几名工作人员就将银针什么的放在了铜人旁边!

    “李兄。请吧。”苏牙十分绅士的做了个请的姿势,一张英俊的脸颊上写满了自信。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你是挑战者,所以还是由你先来!”李林笑眯眯的说道。

    “看来李兄是胸有成竹,既然这样苏牙就不客气了。”

    苏牙笑了笑在众人无比期待的目光中向着铜人走了过去,他先是接过阿梅递过来的手帕热了热手,随后便是将一大把银针抓在了手里。不过,他却迟迟没有动手。

    “媒体朋友们。这一项比试对于视力的要求很高。请你们关闭闪光灯,不要影响了比赛正常进行!”苏冰川凝视着台下的一众记者沉声喝道。

    不得不说,苏冰川还是很有气场的,他的话音刚落下,一众记者连忙将闪光灯关掉,快门声也直接给关闭了,不过,也有个不怕事大的记者还继续五行我素,一副老子是记者,老子想怎么拍就怎么拍的样子,至于的他的结局如何没几个人清楚,因为,他又是拍了几下便是被几个保安直接拉进了神医楼里边……

    “苏牙。你准备好了吗?”苏冰川沉声问道。

    苏牙捏着四五根银针,微笑着点了点头道:“随时可以!”

    “开始!”

    苏冰川喝了一声,旁边几个负责计时的人便是同时按下了计时器的按钮。

    伴着苏冰川低沉的喊声,苏牙两步跨前,手里的银针便是飞速的向铜人上刺去,他的手快到让人难以分辨,每一针下去都是十分的准确,针针入洞,看的观看之人眼花缭乱的。

    不过,大家都不敢出声,因为一点点动静可能都会影响比赛的进程……

    “果然厉害……”

    李林舔了舔嘴唇,一双清澈的双目也是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但很快他便是摇了摇头,嘴角也随之翘了起来。

    一分钟时间转瞬即逝,伴着计时员的一声“停”苏牙才算是停下飞快运动的手指,这时候他手里那一大把银针也不过剩下寥寥无几,他低头看着手里剩下的这几根银针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并没有突破他的极限!

    哗……

    他刚刚收下银针,台下便是响起了如同潮水一般的掌声,大家都知道,这就是苏牙的看家绝技,也是神医楼的绝技,名叫燕归来针法,他们不知道的是,苏牙这是燕归来里的最后一式,名叫展翅!

    “苏老。看来苏牙的针灸水平又有所提高啊,比起你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看来你这是后继有人了。”张老笑呵呵的说道。

    苏冰川笑着点了点头,他大致的向铜人看了一眼,“应该有二百九十针左右,差不多已经是极限了,他做的不错。”

    “唉。马院长。你说你到底是什么立场,怎么选择了这个比赛方式,我看你啊,这不是帮助那个小子,而是坑了他啊。”于泉看了眼马前进,嘴角便是撇了起来,相比李林,他看马前进更不爽。

    有这样的好机会不去打击他一下,更待何时?

    “哼。李林还没上场,你就确定输了?话别说的太早,小心风大闪了你的舌头!”马前进冷冷的扫了于泉一眼,拳头便是攥了起来,现在他也有点后悔了,这不是取他人之长攻击之短么……

    要是李林真的输了,他也是有责任的!

    在马前进和苏冰川等人的监督下,两名负责撤下银针的工作人员仔细的清数着银针,他们的脑门上全都是汗水,他们根本想不明白,他们两个人这么一根一根的往下拔还要六七分钟才能做到,苏牙就靠着一只手,仅仅一分钟的时间便是刺上了这么多,这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而且,往上刺和往下拔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一百四十七!”一名女工作人员说道。

    “一百四十五!”另外一个女工作人员说道。

    “苏老。你真是神了,一眼就看出是两百九十针左右,竟然是两百九十二针,这简直就是奇迹啊。”于泉给苏冰川和苏牙同时竖起了大拇指。

    “唉。这不是他的极限。还少了至少有五针到六针左右!”苏冰川摇了摇头,看不出是满意还是不满意,不过,遮掩过的结果也倒是可以接受。

    “这些针就足够让那个家伙喝一壶的,我看他一分钟能扎上五六十就算不错的了。”张老笑眯眯的说着,上前拍了拍苏牙的肩膀道:“不愧是神医嫡系传人,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苏牙,两百九十二针!”阿梅十分清脆的喊了一声。

    哗……

    虽然都知道结果,但阿梅喊这一声,大家伙还是忍不住一片哗然,每个人都是面面相觑,特别是那些记者朋友,憋了半天,闪光灯快门声终于又从新开启了。

    “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刘柏涛笑眯眯的走到苏牙面前,十分得意的说道:“一会我们站在一起,我要当他的爷爷……”

    “你会如愿的。”

    苏牙笑了笑,向李林看了过去,“李兄。我献丑了,该你了!”

    刘柏涛抖了抖西服袖子,随后便是向李林走了过去,走到他身边小声说道:“别忘了我们的赌注,输了就跪下来,叫我三声爷爷。”

    “叫爷爷的是谁,现在还不好说吧?”

    李林懒得搭理这个家伙,和他纠缠下去确实有点不值当,当下他众人迫切的目光中走到了铜人身边儿,看着台下众人,他微笑着抬起手和大家打了个招呼。

    原本这应该是很和善的一种方式,可是,他却发现这些人好像根本就不买他的账,还有的人正对着做鬼脸,更有甚者直接打开了手机摄像头开着闪光灯直接对准了他的眼睛……

    “李林小友。你准备好了吗?”苏冰川沉声问道。

    “还没好,给我一个手帕,再给我那一块黑色布条!”李林耸了耸肩道:“布条不一定是黑色的,什么颜色的都可以,只要能蒙住眼睛就可以!”

    什么……

    众人顿时张大了嘴巴,下巴掉了一地,刚刚他们还不知道这个家伙要一块布条做什么,还以为这个家伙是故弄玄虚,听到他之后的话,大家就都傻了眼,蒙上眼睛怎么扎针……

    难道你以为这铜人是面做的?随便一扎就能扎上?

    还是知道会输掉比赛,干脆就想出这么个办法,为了博得众人的眼球?

    还是一会为输了找个理由……

    “哥们。你快滚下来吧,别再上边丢人了,直接认输,大家还会把你当成一个好汉,你还蒙上眼睛,你这不是过年杀鸡扯鸡毛么?”一个中年汉子嘿嘿笑着说道。

    “哈哈哈。笑死我了,这特么是来比赛的,还是来演喜剧的,真想不明白,苏大少怎么会挑战这种人……”

    “咳咳……”

    刘柏涛咳嗽了两声,随后便是捂着肚子笑了出来,没有声音,他的表情却很夸张,直接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手指还对着李林指指点点的,那意思很简单,“你这个傻逼,你可让我说你点什么是好……”

    “他到底要做什么……”

    安朵看着他,一双漂亮大眼睛眨啊眨的,瘪适中的嘴唇也是微微的翘了起来,虽然他搞得有点夸张,但是,这个样儿真的是太迷人了,简直迷死宝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