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六百七十九章:何人所为?
    “嗯。告诉马玉狄,就说这是我的命令,三天之内必须把那几个人给我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林桐沉声说道:“要是找不出来,我看他这个公安局长也当到头了。”

    “好。我这就去给马局长打电话。”金语应了一声,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快步向远医院外边走去。

    “李老师。你怎么样?到底疼不疼,要是疼,你就大声喊出来……”安朵紧张的问道,她已经悄然的哭了一鼻子。

    “我没事,就是受了点伤,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李林努力的挤出来一些笑容,安慰着眼前这个红着眼圈的姑娘。

    “马院长。刚刚怎么回事,能不能和我说说?”

    李林目光落在了马前进的身上,他只知道身子中了几枪,也听到了惊慌失措的喊叫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根本不知道,因为从始至终他的脸上都带着一个黑色的布条,直到晕死过去!

    马前进点了点头,当下便是将神医楼前边发生的事大致的和他说了一遍,其实,他也不是很清楚怎么回事,当时只听到了身后传来了惊呼声,随后他便是被人扑在了地上,只看到李林中了几枪,并未看到开枪的是什么人。

    马前进说完,李林的眉头便是紧紧的锁在了一起,心头也是发出了一声冷笑,拳头更是攥的咯吱咯吱直响。既然事已至此,那就撕下脸皮,将这件事彻底解决!

    “哼,这件事肯定和神医楼有关系,苏冰川这个老混蛋,竟然敢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真是妄为神医这两个字!”马前进冷哼道:“李林。你安心养伤,这件事一定会水落石出,我们一定会还给你一个公道!”

    “谢谢马院长……”

    李林十分感激的点了点头。

    “这不算什么事,你就躺在这里安心养伤,等我们的消息。”马前进叹了口气,,看着安朵道:“丫头,你在这里看着他,有什么需要的随时去通知我,要是累了就休息一会儿。”

    “马爷爷您去忙,我在这里看着他就行。”安朵回了一声。

    马前进离开病房,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不单单李林有种坐过山车的感觉,所有人都是如此,几个小时之前还在神医楼前大展神威,转眼间便是进了医院,要不是那几个枪手的枪法实在有些差强人意,这个过山车恐怕将永远没有终点,直接通往地府的大门。

    省城东。

    一栋古香古色的别墅里,息红颜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一张艳惊四座的脸蛋没什么表情,一双漂亮的眼睛注视着挂在墙壁上的电视机。

    咚咚……

    房门被人敲响了。

    “进来。”

    息红颜收回目光,随后便是向门口看去,菱悦还是一成不变的ol装走了进来……

    “小姐。我刚刚从医院回来。已经查清了。他中了三枪,不过这三颗子弹都没打在致命之处,他现在已经没事了,只要修养一段时日就可以出院。”菱悦十分干脆的说道。

    息红颜稍稍的松了口气,但她的脸蛋还是和刚刚一样,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波动,“查不出来是什么人做的了吗?”

    “还不清楚,阿大他们已经去查了,应该很快就会传来消息。”菱悦回答道。

    “让他们从赌注下手吧。我想想要他的命的人,应该也是为了这个吧。”息红颜美眸微微一动道:“他在哪个医院?哪个病房?”

    “第一人民医院。1007房间。”菱悦问道:“小姐。你是要去看他吗?”

    “去做你该做的事,不要关心这些,尽快让人把那伙人找出来。”息红颜说着脸蛋便是再次落在了电视上,电视上正播放着李林和苏牙比试时的内容。

    菱悦张了张嘴巴,想说点什么,见息红颜脸蛋扭到了一边,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快步走了出去,她始终想不明白,这个无所不能,一直让人觉着高高在上的小姐,为什么一提到那个土里土气的家伙就会无比的关心。

    为了看他的比试,息红颜竟然将一个需要她主持的会议直接推到了一边,这种事在她身上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

    菱悦走开,息红颜又看了一会儿电视,基本上都是重复着看一个片段,足足播放了三四次她才关掉电视机,一张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要是她身边的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大跌眼镜,因为,他们从来没在息红颜的脸蛋上看到过如此笑容。

    即便是她收购了一家上市公司,也不见她会如此。

    枪击事件过去三四个小时之后,神医楼终于安静了下来,这是十几年来最安静的一次,那些记者走了,那些围观群众走了,甚至医院里瞧病的患者也都纷纷离开。

    毕竟,谁也不愿意拿着自己的命在这里开玩笑,谁能确定一会不会又突然冲出来一辆面包车,枪口会不会对准他们的头!

    “爷爷。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担保,这件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苏冰川的办公室,苏牙看着坐在椅子上,一脸严肃的苏冰川说道。

    “我知道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可是,别人会这么认为吗?”苏冰川紧锁着眉头道:“那个刘柏涛呢?他去哪儿了?”

    “枪响时他就不在了。”苏牙皱了皱眉道:“爷爷。你的意思是……”

    苏冰川皱了皱眉:“这件事如果不是你做的,他肯定就脱不了干系……”

    “爷爷。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找他?”

    “不。这件事我们不要插手。就交给警察吧,若是警察问起来,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要有半点隐瞒。”苏冰川先是摇了摇头,随后便是苦笑道:“恐怕神医楼的名声也要一落千丈了,不但医术输了,还输了人品……”

    苏牙皱了皱眉道:“爷爷。比赛并没有出结果,为什么说输了?”

    闻言,苏冰川猛然抬头,一双老目无比严肃的在苏牙的身上扫过,“苏牙。你是我的传人,也是我的亲人,比赛输了不丢人丢的是你的技艺,可你刚刚这一番话真的让我太失望了,你知道做人最可耻的是什么吗?就是明知道自己输了,还要辩解!”

    “我……”

    苏牙张了张嘴巴,一看苏冰川冰冷的注视着他,他惭愧的低下了头道:“爷爷。是我错了,也让您失望了……”

    “失望?”

    苏冰川摇头道:“如果从一个医生的角度来讲,你已经做到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可是……”

    “他很厉害,是我嘀咕了他,也高估了自己……”苏牙苦笑着道。

    “恐怕他展现出来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我想他的医术还不止于此。”苏冰川说着便是站了起来,随手在一边的衣架上拿起一件衣服,对着门外道:“阿梅,让人准备车,我们去人民医院。”

    等苏冰川和苏牙下楼时,一辆宾利已经停在了门口,接到苏冰川的命令,车子直接向人民医院开了过去。

    医院里喧闹的很,这里从来不缺少客人,特别是李林所在的科室,一会儿功夫就会传来一阵哭哭喊喊的声音,用来急救的小车子在走廊里不时的响起,除此之外,还有繁杂的脚步声。

    而李林所在的1007病房更是如此,他负伤的消息传开之后,来探望的人几乎就没断了,学校里的学生,还有魏敏吴向丽朱光明等人都是纷纷的赶了过来。

    “李老师。要不要紧?伤在了什么地方?”朱光明十分担心的问道。

    “已经做过手术,子弹取出来了,没什么大碍。”安朵说道:“李老师有点累了。要不,大家就先回去吧。”

    “没事儿,我们不说话,就陪着李老师呆一会,真是吓死人,不是说省城的治安一直都很好么,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吴向丽愤愤的说道:“这些不法分子真是够猖獗的,幸好子弹没打在要命的地方……”

    “治安好那都是表面上的东西,就算不好公安局也不能说不是……”朱光明摇了摇头道:“只要李老师没事,这比什么都重要,好了,咱们看也都看了,李老师刚刚做完手术,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改天他好点我们再来。”

    “那好吧。”吴向丽翻开跨在肩膀上的小包,在里边抽出来几百块钱放在了病床的床头上,“李老师。我们来的太急,也没顾得上买什么,你想吃什么让安朵去帮忙买回来一点,要是需要帮忙,随时给我打电话。”

    “谢谢……”

    李林感激的说道。

    几百块钱对他来说确实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吴向丽有这个心,这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李老师。你和苏牙比试时我看了,没想到你这么厉害。”魏敏轻轻一笑道:“当时我问你,你还是不知道呢,你可真是太低调了一点。”

    看着这些人唠唠叨叨的,安朵都快疯了,好不容易有个单独的空间,可以给他换换衣服,给他喂喂粥,这些人却一波连着一波过来,而且一说起话来还没完没了……

    特别是这几个老师,一说起话来,总是不自觉的想着她看一眼,脸上还会挂上一点点笑容,简直讨厌的要死!

    “李老师好好养身体。我们先走了。”朱光明说道。

    “李老师。我们先走了,不要急着回去上课。”吴向丽说道。

    “好。”

    李林点了点头,随后便是看向了一边的安朵,小声道:“去把门关上。”

    这一次两人出奇的达成了一致,像是做了什么坏事,彼此对视一眼还不忘笑一笑,结果,安朵刚刚走到门口准备关门时, 走廊里呼呼啦啦便是又来了几个人,马前进走在前边,苏冰川和苏牙跟在身后,还有几个医院的领导。

    一看到苏冰川和苏牙,安朵的脸蛋霎时间便是沉了下来,不过,出于礼貌,她也没发作。

    “前进。这件事和我们真的没关系,就算不相信苏牙,你还不相信我的为人吗?”苏冰川苦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