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一章 神秘人
    被安朵拉出去,许丫丫一头雾水,不大明白这个死丫头到底要做什么,总之,最近她有点变了,变的越来越不像她……

    走出去很远,终于来到了医院后边的那个小树林,终于没有人在此经过,终于不用被人看到了,许丫丫终于忍不住了。

    “死孩崽子。你快说,到底什么事,别给老娘弄紧张气氛……”许丫丫愤愤的问道。

    “妈。其实……”

    “其实什么其实?说,到底是什么事?大事老娘办不了,小事也够呛!”许丫丫翻了翻眼睛,嘴巴突然张大,“你……你……你不会,那个吧……”她说着便是夸张的指了指安朵的肚子道:“几个月了?”

    噗……

    安朵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

    “妈。你想什么呢,什么叫几个月了,你就不能纯洁一点……”安朵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李老师比试的事儿你都知道了?”

    “原来没有啊,真是吓死老娘,我还不到四十就让我当外婆,这说出去还不点被人笑死……”许丫丫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美眸转了转问道:“如果我没猜错,你是想让我帮你找那个白色的面包车,还有那个要杀死你那个李老师的人是谁,对不对?”

    “你也知道。他原本应该赢下来的,谁知道会出这种事,还有,这个时候我要是不帮他,谁帮他啊。”安朵拉了拉许丫丫的胳膊道:“妈。我知道这事儿你肯定能搞定,你就帮帮忙怎么样?”

    “不行!”

    许丫丫干脆了当的摆了摆手道:“别给我提这事儿,我跟你说其他什么事都可以考虑,唯独这件事没门。”

    安朵一怔,她不大明白许丫丫为什么如此坚决,而且她的模样也不像是在看玩笑,确切的说,这一刻的许丫丫有点不像是许丫丫。

    “为什么不行?”

    “没有为什么。我不但不想帮这个忙,我还要考虑考虑以后还让不让你和他交往!”许丫丫撇了撇嘴唇道:“我可不想让我的宝贝跟着一个每天被人枪击的家伙在一起,一旦发生点意外,那怎么办?以后谁给我养老送终?”

    安朵顿时苦笑出声,知母莫若女,许丫丫刚一板起脸来她已经猜到可能会因为这件事,没想到还真被她给猜对了。

    “妈。这只是偶然事件,你不能因为这一件事就一棒子把人家给打死吧?”安朵撇了撇嘴道:“再说。这也不能怪他啊,谁知道那几个人会突然出现?他也是受害者啊。”

    “呸。受害者?”

    许丫丫啐了一口道:“你少给我说没用的,为了以防万一,为了不让我自己成为受害者,这件事打死我也不管,还有,我刚刚说的不是再和你开玩笑,以后你还是远离他一点的好!”

    “还有,我现在要去做美甲,你要是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我想我现在应该走了!”

    许丫丫说罢,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向医院门口走去,转过身时,她那张娇艳无比的脸蛋上便是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小妮子,你敢跟老娘斗,你还太嫩了一点,竟然敢拿你那个混蛋老爸威胁老娘?看看咱们两个谁更牛!

    “等等。”

    许丫丫刚走出去没多远,安朵喊了一声,随后便是快步追了上去,拉了拉许丫丫的胳膊道:“妈。我觉着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谈什么?我觉着没什么好谈的……”许丫丫十分干脆的道。

    “我觉着有必要谈谈,咱们就在这里谈。”安朵指了指一边的凉亭,笑了笑道:“其实,我们已经很久没坐下来好好谈谈了,对不对?”

    许丫丫拗不过她,也只好被她硬生生的拉进凉亭,她一脸嫌弃的道:“谈什么都可以,唯独今天这件事不能谈,我也不想谈!”

    -------

    李林躺在病床上翻看着放在床头柜上那本杂志,这本杂志是关于爱情的,是一位法国浪漫作家用半生的心血写出来的一本书,以他自己作为真实的写照来谱写的!

    对于爱情,李林确确实实是一张白纸,但是百无聊赖下也只能看着这个东西来打发打发时间,他现在唯独的希望的就是,他负伤的消息不要传的太开,哪怕公安局将这件事悄悄的压下来都要比前者好很多。

    嘶……

    动了动受伤的肩膀,一阵疼痛让他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随之也是忍不住苦笑,这特么都怪自己,没什么事非要装个逼,非要来个盲针,要不是盲针也不至于如此。

    “到底是谁……”

    看了一会这本没什么营养的爱情小说,李林便是将它再次丢在了床头上,一张还算英俊的脸颊也是渐渐的变得沉重了下来,自从遭到枪击之后,来探望的人络绎不绝,这一波刚走,下一波马上就来了,直到现在他才空下来时间想一想这件事。

    一个个人影在他的眼前不断的晃来晃去,刘柏涛和苏牙的可能性最大,刘柏涛相对于苏牙的可能性会更大,只是,他有点想不明白,刘柏涛不是傻子,要是他想动手对付自己,完全没必要等到这个时候,完全没必要等在这种时候才动手!

    只是,除了他之外,李林又确实想不到其他人,想了足足半个小时,直到安朵推门回来,他才停止了这种想法。

    “打完电话了?”李林侧过头看了安朵一眼,让他意外的是,安朵好像有点神情恍惚,直到他第二次问起,安朵才突然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老师。你说什么?”

    “我问你打完电话了?”李林苦笑着道:“这件事不用麻烦别人,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我想林爷爷一定能查出是什么人做的。”

    “嗯……他一定能查出来的。”安朵回了一句,像是失了神儿一样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像是在想着什么,纤细的手抓着农夫山泉的瓶子攥的咯吱咯吱直响。

    女人的心海底的针,安朵突然变成这样儿李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也不好多问,只好安静躺在那里,偶尔侧过头看她一眼。

    -------

    一个光线不是很充足的小屋,屋子里坐着四五个人,这四五个人胡子拉碴,由于天气很热,足足有零上三十五度开外,这几个人都是光着膀子,他们的身上除了有纹身之外大多数都是一些刀疤。

    此时,几个人中间放着一个铁盆,铁盆里放着虾球,鱼丸,豆皮卷,还有几十只大青虾,撸串子是一件特别享受的事情,炎热的无比的天气,配上几瓶冰镇的哈尔滨啤酒,这种日子简直就是赛过了活神仙。

    只是,这几个人却吃的一点也不热情,反而吃的有些沉闷。

    “老疤。说好的事成之后给我们分钱,这都过去了几个小时,钱去了哪儿?你让我们这么等着要等到什么时候,刚刚我出去买这些东西,全城都是警察,难道我们在这里等着被警察抓起来吗?”坐在最里边的中年汉子一扬脖子将一瓶啤酒直接干了下去,随后砰的一下便是将易拉罐的空罐摔在了地上。

    “老五。来都来了。不差这一会儿,来来,咱们继续喝酒,老疤办事还是信得过的。”另一名穿着条背心的中年人说道,他抬起头悄然的看了眼背对着门口脸上一道深深刀疤的中年人。

    “哼。信得过信得过,我说信不过了吗?”老五冷冷的哼了一声道:“我们这是拿着命办事,我只知道我们躲在这里停一分钟,我们就有一分钟的危险!”

    吱……

    老五的话音刚刚落下,光线昏暗的小屋子突然进来一道光线,破旧无比的木门悄然的被推来,一只特别大的大脚迈了进来。

    砰!

    他前脚刚迈进来,一声闷响便是传了出来,一颗子弹毫无预兆的洞穿了老五的脑门,这一刻来的实在有些过于突然,旁边几人也是吓了一跳。

    “你们失败了。他还活着。”沙哑的声音响起。

    “还活着?”

    被称之为老疤的中年人缓缓的站了起来,注视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背身过去的身影,沉声问道:“他在什么地方?”

    “这还重要吗?”

    高大的身影耸了耸肩,随手在兜里抽出来几沓红通通的大钞丢进了屋子,“离开这里,没有我的电话不要再回来,现在就走!”

    “那他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放过他?”老疤沉声问道。

    “他怎么样不是你们现在应该关心的事情!”高大身影摇了摇头道:“把你们的东西都带走,不要留下任何线索!”说罢,高大身影便是快步消失在了小屋子里门口,他来的很快走的也很快,带走了一条生命,留下了几万块钱。

    “老五……”

    “老五……”

    房门关上时,几个中年人马上便是来到了已经躺在了血泊之中的中年人身边,此时,中年人双目空洞无比,一口口鲜血正顺着嘴角向外流淌着。

    “二哥……收手吧……收手吧……回去告诉俺娘,就说俺出去打工了……打工了……”老五说着说着便是躺了下去,两行眼泪也是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

    “老五……”

    “老五……”

    几个中年人都是捂着脸哭了起来,他们都是走投无路的江洋大盗,身上都是有着案底,一晃已经在一起呆了几年时间,虽然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

    眼看着老五被人打死,他们心头也是揪痛万分,可是,他们又能怎么样?

    “这就是不知好歹的下场。”老疤扫了一眼众人道:“走吧。不要违背了他的命令,不然,这个混蛋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

    几个中年人深吸了口气,心中虽然万分悲痛,却也不得不点一点头,因为他们很清楚,老疤说的确实没错,如果那个男人不开心,弄死他们真的和弄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时间过的很快,两天时间匆匆而过,经过两天修养,李林已经可以扶着墙壁下地走动了,虽然他已经在刻意装着了,但还是吓坏了不少人,中了三枪,不到三天就能下地走动,这种事绝对是少见的。

    “老师。你起来了……”安朵趴在床边儿,听到房间内有动静,她下意识的抬起了头。下一刻她便是张开了嘴巴,连忙站起来,“你怎么起来了?你身上还有伤……”

    “在床上躺了两天,下地活动活动,我没事儿不用担心。”李林微微一笑道:“你两天都没怎么合眼,累了就躺在床上睡一会……”

    看着眼前这个气色不太好的漂亮女孩子,李林也是心生歉意,她平日里像是公主一般被人宠着,却跑到医院这个破地方甘心情愿的受罪,最主要的是,她还是自己的学生。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