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六百八十四章:问题大了
    李林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知道这个姑娘肯定是开玩笑的,只是,这个玩笑确实有些吓人。

    “以后还是少开这种玩笑,蛮吓人的。”李林拍了拍胸口,笑着道:“说吧,到底是什么事?看你的样子一定是好事吧?”

    “算是好事。但不是大事。”安朵说道:“上次我们在夏村集资的钱都已经收上来了,一共是一千三百多万,马月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在雨花区买了一片土地,昨天我回去时去看了看,地方很大,环境也不错,建设福利院的事应该很快就能定下来了……”

    “原本我还想等你出院之后给你个惊喜,可惜……我忍不住说了出来……”

    她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来到他身边,总是想把自己心里的所有的话多说出来给他听,哪怕他只是听一听,略微的笑一笑,她都会觉着很满足!

    安朵从来没谈过恋爱,但她知道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即便她很清楚,真正的爱情需要回应,而不是单方面的付出,她却依旧在坚持着,这一次失败了,那就下一次,下一次失败了,那就在下一次,也许永远都不会有结果,至少自己也努力过了……

    她对爱情是一张白纸,但不能否认她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子,她做事落落大方还十分的勇敢!

    “如果自己不是她的学生,他还会像现在一样么?”

    安朵心里默默的想着。

    “还真够快的,我那一千万还没到账,这样吧,我给你一张卡,你去把钱取出来。”李林满意的说道。

    福利院虽然和基金会的名声比不了,确实绝绝对对的好事,他希望天底下没有孤儿,但是,他又怎么能改变现状?他不是老天爷,无法改变任何人的命运!

    “你的钱还是先拿着吧,之后用钱的地方应该还有很多。”安朵轻轻的笑了笑,漂亮的大眼睛转了转,小声说道:“想不想出去转转?”

    “做梦都想……”李林苦笑道:“再在这里呆两天真的就憋疯了,我和马院长说出院,他不同意……还有,这两个护士守在门口,我觉着我一点都不像是个患者,更像是个被人困在笼子里的俘虏……”

    “你现在确实不能出去,刚刚我进来时,那些记者都守在门口呢。还有现在出去确实也有点不安全,一旦那个面包车在冒出来怎么办……”安朵微微一笑道:“我推你从后门出去,这样就没人看得到了……”

    “快拿轮椅!”

    李林迫不及待的道。

    “好舒服……”

    来到医院后边的羊肠小道,温暖刺目的眼光照在身上,李林忍不住长长的呻吟了一声,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儿,要是还在医院里继续待下去,他就真的要憋疯了,即便这平日里一直都在享受的阳光,对他来说现在都是无比的奢侈。

    “学校这两天怎么样?”

    在安朵的搀扶下,他坐在了一边的长条石凳上,眼看思路耳听八方。

    “还可以。就是大家都蛮想你的,昨天他们还说要来医院看你,要不是下周学校就要开始比赛,我想他们现在应该已经过来了!”安朵说道:“他们让我给你带话,让你安心养伤,他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李林默默的点了点头,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感动,“还有多久开始比赛?”

    “下周一吧。”安朵没什么兴致的说道:“反正我也不去参赛,所以我也不怎么关心这件事!”

    “李老师,你莫不是要回学校吧?你的伤还没怎么好呢。”安朵忍不住问道。

    “我要回去,有我在他们的成绩会更好一点。”李林十分认真的说道:“我还有很多东西没传授给他们,这次比赛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一定要拿个好名次才成!”

    “看不懂你们这些人,每天嘴里喊着中医中医的,到头来还不是要为人家服务的。”安朵摇了摇头说道:“以前刘老师在的时候也是这样,嘴里常常挂着拯救中医,让中医发扬光大,要我看这还真不是一个人半个人就能做好的事儿,就算你们真的能成功,拯救了华夏中医,到头来得到的又是什么?不过是虚无实际的口头荣誉罢了……”

    听安朵这么说,李林忍不住看她一眼,忍不住暗暗给她竖起了大拇指,她好像早就看透了这个世界,更看清了所有,这份随性自然真的不是她这个年龄该有的东西。

    “我是不是说错了?”被李林看着,安朵忍不住问道。

    “没有。”李林轻叹道:“你说的确实没错,再多的荣誉,再多的嘉奖,最后来还是一场空,做人确实应该随性一点。但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做就想做的,更不能随性而为对不对?”

    安朵轻轻点头,李林说的话她有着切身体会,虽然她很像随性而为,恨不得马上表露出自己的心声,可是,正如他说的一样,有些事情是不可以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这就像是一把道德的枷锁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一般。

    “有时候我真希望我不是一个学生,可惜……”安朵轻声道。

    “其实。大学校园的生活还是很让人向往的,也许当某一天你会漫不经心的回忆起这段美好的时光……”李林说道。

    “一定有的!”

    安朵十分肯定的点头,大学校园里的生活对她来说没什么值得回味的,但是,这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她感觉像是做了无数次过山车,像是在走钢丝,步步惊心,有期望,有失望……

    将来又会是什么样的景象?

    就像是钟汉良和唐嫣主演的某一部虐心电视剧,剧情跌宕起伏,分分合合,最后却是最完美的结局。

    自己也会和他有那样的结局吗?

    会的!

    不会的!

    每个夜晚,空闲下来时,安朵总是一遍遍的看着这段最完美的结局,每一次她都会忍不住痴痴的笑起来,脑子里幻想着今后的某一天,大学校园里的某个角落,三个人,两个大人一个孩子……

    “我们回去吧。去见见马院长。”李林微笑着说道。

    -------

    百苑新城别墅区。

    一栋奢华的三层别墅里,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面色冷峻的站在窗子前,他的手指缝隙里夹着一根香烟,一双眼睛凝视着远房,像是正在为什么事情挠头。

    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位衣着华丽的中年妇女,女人长相不算好也不算差,她此时的脸色也不比中年人好到什么地方去。

    “他爸。现在改怎么办,公安局那边已经来了三四次了,柏涛就这么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那个苏牙把所有的事儿都和警察说了,再加上媒体不断放风,怕是这件事想不了了之也很难啊。”女人皱着眉说道。

    “怎么办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这么愚蠢的事情他都能做出来,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刘松仁愤愤的道:“我是副省长,可在这个风口浪尖上,我又能怎么样?难道我去找马局长把这件事压下来?你觉着有可能吗?”

    “何况。这次柏涛是捅了大篓子,我早就说那个小王八蛋不好惹,他却偏偏不听,你知不知道出事之后,林桐那个老东西都亲自前往医院探望他了,你说这件事能好办吗?”

    中年妇女脸色顿时一变,“你说林桐和那个小农民有关系?”

    刘松仁叹了口气,随后便是苦笑着点了点头道:“其实这件事也怪我,没先调查好那小子的身份,这下事情真的是难办,林桐给马局长下了死命令,三天之内必须把那几个持枪逃走的混蛋找出来,要是找不出来连他一起滚蛋!”

    “林桐是借刀杀人。哪有这样的命令……”中年妇女道。

    “一朝天子一朝臣,马局长向来不是站在他那边儿,有这么好的机会那个老东西怎么能轻易的放过?”刘松仁眯了眯眼睛,语气冰寒无比。

    “那现在改怎么办?”中年妇女沉声道:“总不能因为林桐的关系咱们就不管柏涛了吧?”

    “先把他找回来。先确定是不是他让人做的再说。”刘松仁深吸了口气道:“恐怕这次不止是麻烦那么简单,要真是柏涛所为,想压下来也是不容易啊!”

    “柏涛是我生的,他是什么脾气我知道,我觉着这件事应该不是他做的,一定是另有其人!”中年妇女沉思了片刻,赶紧向卧室走去。

    “所以我才说他愚蠢,他这是被人当枪用了。”刘松仁十分生气的说道。

    “松仁。你干什么去?”中年妇女问道。

    “还能干什么去?去医院看病人!去给人家道歉,难道这么硬挺着有用吗?”刘松仁没好气的说了一声,直接向楼下走去。

    “等等。”

    中年妇女喊了一声,等刘松仁停下,她皱了皱眉道:“松仁。你现在去给人家道歉,岂不是更坐实了这件事是柏涛所为?那些记者在门口堵了一天了,要是被他们知道你去医院找那个小农民道歉,可能没什么事儿也会被他们无限放大的!”

    刘松仁犹豫了片刻,随后便是转身走了回来,指了指电话道:“打电话,打电话,把这个孽子给我找回来。”

    “我打了几十次,还是打不通没人接,松仁,你说柏涛不会出什么事吧?”

    “出事出事,哪有那么多的事出,我看他死了才好,省的给我惹是生非。”刘松仁拍了拍桌子道:“没人接就继续打,打到他接电话为止。”

    就在刘松仁对着他老婆发火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我。刘松仁。哪位?”刘松仁沉声问道,身为副省长,他有资本用这种口气说话。

    “省长。是我……”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马局长。怎么样了?警方那边有没有消息?”刘松仁眉毛挑了挑,接到马玉狄的电话,他也是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紧张。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顶点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