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出院
    “唉。我的省长大人。我也是无能为力自身难保啊,林桐刚刚从我这里离开,要是我今天晚上之前还找不出答案,恐怕我的乌纱帽也要难保啊……”马玉狄苦笑着道:“刚刚我们又去搜索那个小房子,发现了柏涛公子的工作证,现在所有人都认定这件事就是柏涛公子所为,要不是我压着,现在消息恐怕很快就传出去了。”

    闻言,刘松仁的身体顿时一颤,一张略有些英俊的脸颊更加阴沉了一些,刘柏涛虽然有点蠢,但也不至于蠢到这个地步,他怎么也不会把自己的工作证遗落在那个小房……

    虽然一个工作证不能证明太多的东西,即便现在刘柏涛站出来,警察在没抓到那几个匪徒之前也不敢对他怎么样,可是,他背后指使那几个匪徒的事儿肯定会被无限放大,到时候不但刘柏涛的前程一片黑暗,他这个当副省长的肯定也要受到牵连!

    “这是诬陷!”刘松仁一字一顿的道。

    “我也知道这是诬陷,可现在抓不到那几个家伙,说什么都没有用!”马玉狄深吸了口气道:“还有我最担心的是那个幕后指使会杀人灭口,所以说现在一定要尽快找到公子确保他的人身安全才是啊。”

    “我知道了。我会派人去找他。一定尽快把那几个匪徒给我找回来。”

    刘松仁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他讲电话丢在一边,捂着脸沉思了起来,差不多过了两三分钟,他又将电话拿了起来,飞快的拨了几个号码。“去把公子找回来,天黑之前找不回来,你也不用回来了!”

    “是!”

    电话那边传来了十分严肃的声音。

    “什么?你要出院?”

    省第一人民医院,马前进正整理着文件,听李林说要出院,他着实吓了一跳,连连摆手道:“这不行。你才刚刚动完手术没两天,现在出院肯定是不行的,至少要在观察一段时间才可以……”

    李林早就料到马前进不会轻而易举的同意他出院,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

    “马爷爷。我真没事了,你看我这不是自己都能走动了。”李林苦笑着说道:“学校用不了两天就要开始比赛,我还有很多东西要指导他们。再说,您忘了,我也是一个医生,我自己身体什么情况,我自己也清楚的是不是?”

    “你就胡闹吧。你看看谁家中了三枪不到四五天就出院的?”马前进摆了摆手道:“什么都别说,你小子就给我回去安心住着,什么时候我确定你没问题了,不用你来找我,我也会让你出院的。”

    马前进说完,也就不在搭理他了,拿着一本泛黄的本草纲目看了起来,完全把眼前这两人当成了空气。

    看着这老头子倔强的模样儿,李林着实无语的很,他知道就算他现在说出天花来,这个老头子肯定也不会答应自己出去,在医院里住了三四天让他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要是在住上十天八天,只有老天这个‘狗’娘养的知道他会不会疯掉。

    更让他无语的是,身边还有一个顺风倒的叛徒,他刚要在说话时,只见安朵将轮椅转了过来,“马爷爷说的没错,你现在的情况确实不适合出院,还是再回去住几天,马爷爷可是省城最好的医生,他说你有问题肯定就是有问题的……马爷爷,你说是不是?”

    马前进抬了抬老花镜,抬头看了安朵一眼,一张老脸上也是泛起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嗯。还是安丫头懂事,推着他回去吧,给他做做工作,实在不行就推着他到后边的花园里走一走……”

    “嗯。我会给李老师做好工作的。”

    安朵落落大方的点了点头,推着轮椅向外边走去。

    “安朵。你在做什么,不是说好帮我说服他的吗?”离开马前进的办公室,李林就忍不住问了起来。

    用一句比较流行的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背后给你放冷箭的队友,很显然,安朵现在充当的就是这个角色。

    “你觉着我说让你出院,他会答应么?”安朵大眼睛眨了眨,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

    “不管他会不会答应,至少也比现在强得多吧?”李林无语的看着她,再看一眼他那个还算不错的重症病房,心头顿时哀嚎不止。

    “你还是安心在医院里住着吧。”

    安朵气死人不偿命的笑了笑,推着他直接进了病房,然后将他从轮椅上搀扶起来小心翼翼的让他坐在床上躺下,“你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人伺候着还要往外边跑。”

    “……”

    李林干脆闭上眼睛不说话了,心里暗暗想着,监狱里的劳改犯每天还有人给做饭,有人给送水,他们怎么每天都想往外边跑?怎么就没一个人宁可撞破头皮也要往局子里钻的?

    对他来说,医院就和局子没什么区别,甚至,这里的气氛还不如局子,因为,躺在病房里的每一天,他几乎都能看到人间悲剧,甚至有的时候还不是见到一次两次,这种生离死别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咚咚咚……

    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敲响了。

    听到敲门声,安朵下意识的向一边挪了挪身子,“进来。”

    “李老师。安朵姐。是我们来了。”侯娟娟探头探脑的推门走了进来,“我没打扰你们吧?”

    “没有!”

    这次两人十分默契的回了一声,主要是侯娟娟的问的问题有些过于刁钻,打扰什么?好像他们做了什么一样儿……

    “老师。我来了。”

    张桥紧随其后跟了进来,见李林要坐起来,他赶紧上前两步把李林按了下去,“别,别起来,我们又不是什么贵客,您还是好好躺着,别把伤口拉开。”

    “嘿嘿。老师。我也来了。”李猛扯着大嗓门走了进来,被侯娟娟瞪了一眼,他赶紧捂上了嘴巴尴尬的笑了笑。“娟娟。我错了。我这不是又见到了李老师激动么……”

    “激动你个大头,小点声,别吓着李老师。”侯娟娟再次瞪了李猛一眼。

    “你们怎么来了?不用上课吗?”李林看着几人,手掌按了按床榻坐了起来。

    “刚刚放学,是安朵姐叫我们来的。”李猛灿灿的笑了笑道。“安朵姐,你让我们来做什么?”

    看这个无比诚实的家伙,李林忍不住苦笑,这样的人是他最喜欢的,因为他脑子就是一根筋从来都不会变通,难道你就不会说两句讨好的话,老师我是想你了来看看你的……

    这话听在耳中多暖,不但耳朵暖,心也暖啊。

    “真是个直肠子……”侯娟娟又是忍不住瞪了李猛一眼。

    “你们两个就别亲亲我我的了。张桥,我让你准备的车子你准备好了吗?”安朵看向了张桥。

    “朵姐的命令,谁敢不服从,车准备好了,还是一辆保姆车呢。”张桥灿灿的笑道:“是我爹新买的车子,我刚刚给偷来开了!”

    听安朵和张桥李猛几个人说话,李林顿时一头雾水,什么保姆车,什么黑色塑料袋的,只要和作案有关系的东西,好像他们都说了出来……

    “好。李猛。一会等门口那两个护士换班时,李猛你背着李老师下去,张桥,你开车去后院等着。”安朵命令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李猛身子站的笔直,一副一定不辱使命的表情。

    李林不是傻子,要是他现在还听不出这是怎么回事,那他就是天底下头一号大傻帽,感情安朵这是要用另外一种方式把他弄出医院,这着实让他有些无语,没想到为了自己出院的事儿,她竟然想出了这种办法,简直太简直了……

    虽然没有越狱那么刺激,但你要是把这事当成越狱,那也是很刺激的。

    只是,为了自己出院有必要弄成这样吗?这种方式有些天真,又有些好笑,不过,既然他们已经这么做了,那自然也是要配合他们的。

    “娟娟。马月她们准备的怎么样了?”安朵再次看向侯娟娟问道。

    “包房已经订好了。只要李老师出院,我们就可以过去了。”侯娟娟笑着道。

    听侯娟娟和安朵说着,李林不有的一阵茫然,刚刚的事儿他听的明白,但后边“包房”这两个字他就不明白了,不知道这几个学生在搞什么鬼,不过,他也没多问,不管他们要做什么,那一定是别开生面的,陪着他们出去疯一疯也算是减轻学习的压力,而且大家差不多都是同龄人,也能找到同龄人的话题。

    时间过的很快,下午六点多一点,坐在门口的两名肖士终于松了口气,活动活动酸痛的胳膊腿脚,终于算是结束了这苦不堪言的看护伤者的工作,不过,这一天对她们来说也是很幸福的,早晨时来了个超级美女,就因为这个超级美女,她们两个展开了话题,这个超级美女和屋子里的这个伤者到底是什么关系……

    还有,那个挎着粉色包包,身材好到极致的美女又和他是什么关系,种种疑问都在她们的脑子里不断滋生着。

    人们常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其实两个女人坐在一起,她们也一样有说不完的话题,就是这两个女人也足足被她们说了一整天,不得不说,女人八卦起来其实也是蛮吓人的。

    对她们来说,时间过的快一些就是幸福,早一点下班就是幸福,要是能够连续几天不上班,那更幸福。

    不过,她们刚刚走了没几分钟,病房的门打开了,安朵先走了出去,她在走廊里看了看,随后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李猛则背着李林快步走了出来。

    “李老师。疼了你就喊我。”

    李猛小声说道,身子蹿了蹿,两只宽大的手直接捧住了李林的屁股,嗖嗖嗖的向外走去。

    被一个男人捧着屁股,而且他捧着的还是一个男人的屁股,趴在他的后背上李林险些没晕死过去,看着他们神秘兮兮的,他更是无语的很,用什么来形容他们,幼稚?还是可爱……

    其实,他也不想一直装下去,毕竟身体已经好了很多,况且那几颗子弹又确确实实没打在什么要害,要不是担心太骇人听闻,怕引起有心人的关注,他现在早就可以健步如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