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救人,捆着走 求全订,
    第三间房,憨皮这次敲响了门,声音很小,没办法,这夜深人静的,稍微声音大一些,就会传出去很远。

    “谁?”

    听到问这个,憨皮摇了摇头,这些老师,就不会说点别的,怎么都是问谁。

    他也不想想,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些老师都被整怕了,这半夜三更的,有人敲门,他们不问谁问什么,难道让他们说欢迎光临。

    “请问杜一凡杜教授是不是在这里?”憨皮小声的对里面说着。

    “你是谁?”

    警惕性还真是不小,也是,这里是什么地方,校革委会,不警惕一点能行,这大半夜的,还是在革委会大院里面,有个陌生人这么问,他们当然要弄清楚。

    “我是受人所托,过来找一下杜教授。”

    “等一下。”

    接下来憨皮就听到里面喊道:“杜教授,外面有人找您。”

    “找我?”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响起。

    如果猜的不错,这个迷迷糊糊的声音就是李雨熙说的杜教授。

    “对,找您的,说是受人所托。”

    “请问您是哪位,受谁所托来找我?”

    “杜教授您好,我是受我爱人所托,过来接您,我爱人是您和韩老师的学生,至于是谁,我现在不能和您说,等见了面您就知道了。”

    憨皮不傻,他可不会在这里把李雨熙的名字说出来,谁知道这些老师里面,有没有要去告状的人,如果有的话,那他和李雨熙不是要倒霉了。

    当然,这只是他的一个人的想法,可是万一这想法是对的怎么办,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从这里跑出去两个人,这里绝对会一查到底,而这些老师,都会被带过去问话。

    甚至有可能要被整,万一谁受不了,说出去,这件事就麻烦了,不光是他和李雨熙麻烦,就连杜教授和韩老师也是一样,如果再次被抓回来,想想就知道是什么后果。

    “您是说您爱人是我的学生?”

    “没错。”

    “您爱人姓什么?”

    “李!”

    “我知道了,我和你走,可是这门……”

    憨皮连忙看了一下,没想到把人关起来还不算,还从外面锁着,也是,如果不锁着,万一跑了怎么办,虽然跑了也可以抓回来,但是上面绝对会怪罪。

    “门您不用担心,这个交给我。”

    一分钟不到,憨皮就把门从外面打开,只有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出来,别的人都没有出现,憨皮也没有看见,估计这些人根本就不会跑。

    跑出来又能怎么样,帝都到处都是红袖标,根本就出不了城,回家还是要被抓回来,还是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待着比较好,最起码不用担惊受怕,反正每天就是那么回事,他们也已经习惯。

    “您好,您就是杜教授吧?”

    “我就是。”

    “那太好了,请问韩老师被关在什么地方?”

    “走,我带您过去。”

    反正这夜深人静的,只要动作不是太大,应该不会惊动什么人,再说了,这连个看门的都没有,就大门在锁着,也是,这里可是学校里面,外面还有大门,想出去还真是不容易。

    跟着杜教授,憨皮就不用找了,很快两个人就来到一间房前,杜教授敲了敲门,很快里面就有了动静,女人比男人要警惕的多,刚才憨皮敲了差不多有两分钟,里面才有动静。

    这边刚敲了两下,里面就有人问道:“是谁?”

    “是我,我是杜一凡,麻烦您帮我叫一下韩悦。”

    “杜教授,好的,您稍等。”

    有杜一凡跟着,憨皮轻松了很多,因为不用他解释了,人家两口子这事还不好说,憨皮同样把门打开,一名看上去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从里面出来。

    这应该就是韩悦韩老师,韩悦出来以后,门同样被里面的人关着,也是,多冷啊,开着门更冷。

    “怎么回事?”韩悦出来就问杜一凡。

    “杜教授,韩老师,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憨皮这个时候提醒着,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万一被人发现就麻烦了。

    “对对对,先出去。”

    怎么出去?当然是翻墙出去,憨皮可是准备的有梯子,翻出校革委会院墙,憨皮让两位老师等一下,憨皮跑过去把自行车收起来,然后又跑了回来。

    三个人没有走大门,更没有走偏门,还是翻墙出了学校,憨皮有点心疼的把梯子扔了,没办法,他不可能当着两个人的面把梯子收起来吧,只能扔了。

    这梯子可是帮了他不少忙,看来回去还要再弄一把,没有这玩意想去什么地方还真不方便,特别是有院墙的地方。

    “两位老师,可能要委屈你们一下了。”

    憨皮扬了扬手里的绳子,他也是没有办法,从这里到新街口还有十来里地,一路上肯定会碰到很多红袖标,如果不把两位老师捆着,路上怎么和别人解释。

    肯定憨皮手里的绳子,杜教授就知道怎么回事,连忙说道:“没关系,你就捆吧。”

    “老杜,这位是……”

    “他是雨熙的爱人。”

    “雨熙的爱人?雨熙结婚了。”韩悦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也是,李雨熙的心气多高啊,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结婚,别忘了她才十八岁,她的梦想还不是这么快就相夫教子。

    “咦,您怎么知道?”这下憨皮惊讶了,他可没有告诉杜教授是李雨熙让他过来的,更没有说他爱人是李雨熙,他就说了一个李子,这杜教授竟然就知道是谁。

    杜教授笑了笑说道:“我和韩老师的学生很多,但是我们两个共同的学生,能拜托你做这件事,又姓李的人,还是你爱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雨熙。”

    “哦,原来是怎么回事啊。”憨皮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这位杜教授说的话。

    首先,憨皮的爱人肯定是个女的,姓李,又和两个人关系好的可以拜托这件事,杜教授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李雨熙,因为之前李雨熙可是杜教授家里的常客。

    和他爱人韩悦好的给母女似的,经常会去他家里请教一些课题,有时候还在他家里蹭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