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发高烧,憨皮晕倒
    憨皮把两个人捆着,然后就往城里走,当然,他捆的很松,只是看着捆的挺严实。

    一路上还真碰到不少人,都是一些红袖标,不过都让憨皮给打发了,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憨皮说两位老师是他们厂的人,这不,跑到城外被他抓了回来。

    还好提前有准备,要不然还真是麻烦。

    越往家里走,憨皮越感觉到不对劲,不是说别的,而是他的身体,因为他感觉到身体很沉,这在平时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别说走十来里地,就算是走上一天也没有问题。

    而且憨皮还感觉到眼皮有点沉,老师想睡着的感觉,没办法,憨皮拍了拍脸,有时候抓把雪糊在脸上,就算是睡觉,也要把人带回去再说。

    “您怎么啦?”可能是看出憨皮不对劲,杜教授就问了一下。

    “哦!没事。”

    “是不是困了?”

    “可能吧,不过离家已经不远,咱们走快点吧。”憨皮使劲的摇了摇头,让自己精神一点。

    憨皮他们回去的时候,李雨熙和陈晓还没有睡,当然猴子也是一样,估计是在担心憨皮,憨皮没有回来,她们也就没有睡,猴子的耳朵比较尖,憨皮他们刚进后院,猴子就连忙站起来把门拉开。

    “师傅回来了。”

    听到猴子这么说,李雨熙和陈晓也连忙站起来来到门口,果然看到憨皮带着两个人进来。

    “怎么这么晚?”

    “你们还没睡?”

    憨皮和李雨熙几乎是同时说出这句话,其实两个人问的话都有点多余。

    李雨熙也不想想,救人这件事是白天能干的事情吗,只能夜里干,而且还要偷偷摸摸,就这还不能保证能救出来。

    至于憨皮问的也是一样,他这是出去救人,他没有回来,谁能睡得着,陈晓和猴子还好一点,因为他们对憨皮有自信,李雨熙就不一样了,她担心啊。

    “我……”

    憨皮刚说了一个我字,然后扑通就到在地上,刚才是一直紧张,绷着神经,现在回到家,一下子就放松下来了,人也就倒了。

    “啊!”李雨熙叫了一声,连忙过去扶憨皮,碰到憨皮身体的时候,说道:“好烫啊。”

    听到李雨熙说烫,陈晓连忙上去摸了摸憨皮的脑袋说道:“不好,我哥发烧了,看到把他抬到床上,我去拿药。”

    李雨熙和猴子听到陈晓这么说,连忙把憨皮抬进了里屋,也就是憨皮和李雨熙的卧室,把憨皮放在床上,刚好陈晓拿着退烧药过来,他并没有先给憨皮吃,而是拿着一支温度计对李雨熙说道:“嫂子,你先给我哥量一下,看看烧到什么程度,我好给他吃药。”

    “哦,好。”

    李雨熙现在也管不了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直接把憨皮的上衣拉开,把温度计放在憨皮咯吱窝里。

    几个人都关心着憨皮,根本就没有顾上客厅的两个还被绑着的人,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笑了笑,然后就坐了下来,估计是准备等李雨熙她们忙完再说吧。

    “陈晓,你看看烧到多少?”

    几分钟后,李雨熙把温度计拿出来递给陈晓。

    “啊!烧这么高,三十九度七。”

    “这……”

    听到陈晓说烧到三十九度七,李雨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三十九度七,这可不是开玩笑,如果再高一点,真的能把人烧傻。

    “看到把药拿过来。”李雨熙对陈晓喊着。

    “哦,给嫂子。”

    李雨熙拿出两片退烧药,猴子连忙把水递过去,把药塞到憨皮嘴里,连忙喂他喝水,憨皮虽然晕过去了,估计是心里比较热,口渴是绝对的,所以喝下去一点问题都没有。

    “师傅怎么会发烧呢,早上走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猴子疑惑的说着。

    “废话,从早上到现在,已经多长时间了,这么长时间他一直在外面,不发烧才怪。”李雨熙白了猴子一眼。

    一直到憨皮烧退了一些,安稳的睡下,李雨熙才想到她的两位老师,连忙就从房间跑到客厅,说道:“老师,不好意思,我……”

    “行了,你不用解释,我们理解,快点把老师身上的绳子解开吧。”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解。”一边解着绳子,李雨熙还一边说道:“憨皮也真是的,怎么在路上不把绳子解开。”

    “哈哈哈,因为这绳子就是你爱人捆的。”杜教授笑了笑。

    虽然李雨熙一直叫着憨皮,可是杜教授不能这么叫,先不说人家把自己救出来,就算是出于礼节,也不能这么叫,这憨皮两个字,一听就是一种外号。

    把杜教授身上的绳子解开以后,李雨熙又连忙去给韩老师解开,说道:“这憨皮也真是的,干嘛把你们绑起来啊。”

    “雨熙啊,你这就错怪你爱人了,他如果不把我们绑起来,我们怎么回来。”韩老师也帮着憨皮说好话,也不是说好话,这本来就是如此。

    “啊!原来是这样啊。”

    “你这丫头有福啊。”韩老师温柔的看着李雨熙。

    “老师,您说什么呢!”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一个为了你一句话,在外面冻了一天,发着高烧也要把我们救出来,这样的人可是不好找。”

    看来这位韩老师对憨皮很满意。

    “那有。”李雨熙把解下来的绳子扔在一边,还有点不好意思。

    “怎么没有,不过我看你对他也不错,看到他发高烧,看把你着急的,连老师都顾不上了。”

    韩老师这并不是怪李雨熙,而是很欣慰,学生的幸福也是老师的幸福,特别是一个自己喜欢的学生,一个和女儿一样的学生。

    “对不起老师,我……”

    “不要说对不起,如果要说,也是老师谢谢你。”

    李雨熙还没有说完,就让韩老师给打断了,而且说出一段这样的话,她说的没错,她确实要谢谢李雨熙,如果不是李雨熙,她和她老公还住在牛棚,而且明天还要挨整。

    “嗯!我知道了老师。”

    “对了,你爱人没事了吧?”

    “没事了,烧退了一些,现在睡着了,估计明天早上就能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