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焦慧雪的窘境和心思 求全订
    猴子很快把锅底调好,给憨皮送了过来,火已经点上,用的又是热水,开的也很快,估计两三分钟憨皮就可以吃上热气腾腾的火锅。

    憨皮吃完饭并没有回去,而是在饭店和李雨熙她们一起忙,他之所以没有回去,是因为李雨熙好在这里,他自己回去也没有意思。

    七点关门,猴子抱着一个火锅,这是准备回去吃的,虽然天天吃火锅有点上火,但是大家都喜欢吃,这个憨皮也没有办法,特别是妹妹和那两个小丫头。

    “哇!火锅来了。”

    听听这声音,一听就是喜欢吃。

    没错,这就是小玉的声音,猴子刚抱着火锅进来,这丫头就喊了起来,这丫头最喜欢吃的就是火锅,把东西放进去,然后捞出来就可以吃,而且还特别香。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这香和火锅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这是因为蘸料,憨皮特意做的蘸料,用纯芝麻酱做出来的,如果不香就怪了。

    “慧雪姐也在啊,一起吃吧。”

    “不用,你们吃吧,我吃过了。”

    “吃过了也可以再吃点,不能我们吃让你看着吧。”

    “是啊慧雪姐,一起吃吧。”李雨熙过去拉着焦慧雪坐下。

    焦慧雪这个时候过来,憨皮知道,一定是有事情,要不然她不会亲自过来,自从憨皮和李雨熙结婚以后,焦慧雪来家里的次数五个手指头都可以数过来。

    平时如果有什么事情,都是让两个小丫头传话。

    憨皮也吃过了,不过他还是坐下来吃了一些,要不然坐在一边看着也没有意思。

    “妈妈,你吃这个,这个特别好吃。”小琴比较贴心,还知道把好吃的夹给焦慧雪。

    再看看小玉那丫头,吃的满脸都是汗,那还能顾上别人,让憨皮看的直摇头,这并不是说小玉有点吃独食,而是她能不让别人给她夹菜就不错了。

    小孩子,,没有几个像小琴那样的,不要说小玉,就算是整个大院也找不出第二个小琴,就算是那些比她年龄大的也是一样。

    “你自己吃吧。”

    焦慧雪拦着了小琴,对于自己这个女儿的懂事,焦慧雪心里很欣慰,同时也感到骄傲,确实值得骄傲,如果憨皮有这么一个女儿,他也会感觉到骄傲。

    “这孩子真懂事。”韩悦也称赞着小琴。

    这位可是大学老师,那可是很少称赞别人的人,没想到还是被小琴的举动给打动了。

    吃完饭以后,韩悦和杜一凡就回去休息了,憨皮也让猴子和陈晓去休息了,因为他知道焦慧雪有事情要和自己说,李雨熙也要离开,被憨皮给拉着了,憨皮绝对不会背着李雨熙说什么事情。

    “慧雪姐,你这次过来有什么事情吧?”

    “憨皮,雨熙,这离过年也不远了,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了,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所以……”

    “我明白了慧雪姐。”

    憨皮点了点头,然后对李雨熙说道:“雨熙,去拿一百块钱给慧雪姐。”

    “好。”李雨熙答应一声就准备去拿。

    “等等。”

    还没有走就被焦慧雪给拦着了,然后说道:“憨皮,雨熙,我这次不是过来借钱,我是想说,去年卖花生米不是很好吗?我今年能不能还卖?”

    “哦,你说的是这个事啊,卖倒是可以卖,不过今年和去年可不一样,你准备在什么地方卖?”

    “这离过年已经没有多长时间,我想去鸽子市看看。”

    “不行。”听到焦慧雪要去鸽子市,憨皮摇了摇头。

    “为什么?去年不都是在鸽子市卖吗?”

    “慧雪姐,我刚才就说了,去年是去年,今天和以前不同,估计鸽子市上根本没人。”

    憨皮说的没错,去年运动还没有开始,虽然有红袖标,可是人很少,根本就忙不过来,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满大街都是红袖标,就连城外都有很多,而且现在的红袖标和以前的也不一样。

    以前的红袖标抓着你,最多给你游街,或者是关你几天,现在的红袖标抓着你,不但要游街、批斗你,很可能给你打个走资派的帽子,如果是那样的话,基本上简单的关几天那么简单了。

    “啊,那,那你说在什么地方卖?”

    慧雪姐最相信的人就是憨皮,既然憨皮说不行,那就绝对不行,但是她知道,憨皮一定会有办法。

    “就在我饭店门口卖吧。”

    “什么!”焦慧雪直接站了起来说道:“不行,这个绝对不行,我在你饭店门口卖,能不是和你抢生意,这件事绝对不行。”

    “慧雪姐,你想什么呢?你怎么会和我抢生意,我现在开的是火锅店,里面根本就没有花生米,所以根本就没有抢生意这么一说。”

    “啊!你饭店没有花生米啊?”

    “对啊,没有花生米。”

    “既然你饭店都没有花生米,那我卖什么?”

    听到焦慧雪这么说憨皮才明白,原来焦慧雪因为憨皮饭店有花生米,所以准备从他这里弄点花生米去卖,现在知道憨皮这里根本就没有花生米,她也就没有卖的了。

    可是憨皮只是说饭店没有花生米,并没有说他自己没有花生米,去年弄那么多花生米,虽然开饭店的时候卖了一些,但是憨皮看见还有千把斤。

    如果给焦慧雪去卖的话,就算是两年她也卖不完。

    “慧雪姐,我是说我饭店里没有花生米,可是我没有说我自己没有花生米,这样吧,这两天我抽个时间,给你炒出来一些,然后包装一下,你就在我饭店门口卖,这样就算是别人问起来,你可以说是替我饭店卖。”

    “这样行吗?”

    “为什么不行,我这饭店虽然是我个人的,可是也打着国营饭店的牌子,只要是国营的就没有人管。”

    在这个年代还真是就这样,个人不准你做生意,可是没有说国营不能做生意,只要焦慧雪说是替饭店卖东西,那些红袖标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再说了,就算是那些红袖标知道焦慧雪不是帮憨皮卖,也会给憨皮一个面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