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吊在城门楼,冰坨
    憨皮走了,带着一份关心,一份温情,还有一份爱的心。

    说实话,憨皮之所以现在还要收拾徐大海,就是因为妹妹和李雨熙,如果是因为他自己,可以说憨皮根本就不会出去,为了把以后的危险扼杀在摇篮里,憨皮不得不这样做。

    天桥汽车站,憨皮过来以后,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就把自行车收了起来,有自行车在身边,做什么都不方便。

    这一等就是晚上十点多,徐大海出来了,可是出来的不是他一个人,而是有好几个人,看样子并不是下班回家,好像要去执行任务。

    没办法,憨皮只能跟着过去,因为他不能让徐大海从自己眼前消失,要不然今天晚上又白跑出来一趟。

    很快憨皮就知道徐大海他们要干什么了,他们这是去抄家,就是不知道要抄谁的家。

    抄家的时候,也是徐大海弄好处的时候,这家伙弄完好处就送礼,职务也是越来越高,就这个让憨皮害怕,因为对于这种没有底线的小人,有时候不能不防。

    两辆老解放卡车,用了一个多小时,就装的满满的,然后连人带东西,都被带进了汽车站,估计这里面也有革委会。

    本来憨皮想着是不是干一票,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一是他不想耽误时间,二是,如果干了这一票,很可能引起别人的怀疑,当然,如果徐大海不说出去,就不会有问题,可是徐大海会不说吗,那根本不可能。

    夜里十二点二十分左右,徐大海出来了,骑着一辆自行车。

    “娘的,原来这王八蛋有自行车啊。”

    那天看见徐大海坐公交车,憨皮还以为他没有自行车,没想到这王辆,钱先不说,徐大海这王八蛋不会缺这点钱,可是工业劵不好弄啊。

    憨皮也有自行车,这大冬天的,路上也没有多少人,就有几个红袖标来回的转悠,憨皮把自行车放出来,骑上就往前跑,因为他要跑在前面。

    在前面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在那拦着徐大海。

    憨皮是使劲的蹬,徐大海可没有憨皮骑的那么快,太平街,徐大海回家的必经之路,憨皮提前来到这里,这里没有什么人,憨皮把自行车再次收起来,然后就站在路边等着。

    冬天比较好伪装,直接用围脖把脸裹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怕冷,就算是别人看见也没有什么。

    等了大概有十分钟左右,徐大海骑着自行车歪歪扭扭的过来了,这冬天,有公交车坐,谁也不愿意骑自行车,这也是那天为什么徐大海没有骑自行车的原因。

    徐大海根本就没有想到憨皮会找到他,所以路边站着一个人他也没有注意,特别是这个人还穿着一身红袖标的衣服,他就更不注意了。

    就在徐大海刚和憨皮擦身而过,徐大海就感觉到脑袋嗡的一声,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没错,这是憨皮干的,徐大海刚过去,憨皮一个手刀砍在徐大海后脑勺,接着徐大海“扑通”一声连人带车倒在地上。

    憨皮走过去,把徐大海收进了空间,想了想把自行车也收了进去,就在这时候,他发现地上还有一个包,也准备给收进去,忽然,包里有一个亮光,憨皮连忙打开看了看。

    原来是几根金条和一些玉器和珠宝,看了是狗改不了吃屎,徐大海这王八蛋还是和以前一样贪,这些估计都是他刚从抄的那家拿出来的。

    不过现在便宜了憨皮,把东西都收起来以后,憨皮把自己的自行车放出来,骑着就往城外去,憨皮不可能在城里收拾徐大海。

    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也特别的冷,但是还是有一些红袖标在城里走动,城外就不一样了,虽然城外可能也有红袖标,但是比着城里要少的多。

    还有就是,就算是城外有红袖标,也都是在一些路口什么的地方,然后一群人生上火,一边烤火一边聊天,憨皮不可能去什么路口。

    永定门,南城城门楼,憨皮要来的地方就是这里,到了地方以后,憨皮把自行车收起来,然后上了城门楼,先把徐大海放出来,然后拿出一根绳子,就把徐大海给吊到城门楼上。

    不过在吊上去之前,憨皮把徐大海的裤子给扒了下来,然后就开始往他jj上浇水,这大冬天,又是冰天雪地的,水刚浇上去,马上就结冰。

    憨皮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浇,一直把准备的几瓶水全部浇完,徐大海的裆里已经出现一块大冰坨,然后憨皮才把他吊下去。

    憨皮这是在赌徐大海的运气,如果他没有被人发现,那么不用说,到第二天早上,绝对会被冻成冰棍,就算是提前被人发现了,估计这辈子也会成为太监。

    憨皮已经想好了,让他亲自把徐大海弄死这不可能,不过弄残没问题,一个残废的徐大海,翻不出什么浪花,因为憨皮知道,这次就算是徐大海不死,他也不会待在帝都了。

    只要徐大海不在帝都,那么憨皮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估计从今天开始,不是憨皮害怕徐大海,而是徐大海害怕憨皮了,因为徐大海绝对第一个想到就是憨皮整的他。

    憨皮想把徐大海变成太监,是不想让他有后,可惜憨皮并不知道,徐大海的媳妇已经怀孕,而且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自从徐大海知道他媳妇怀孕以后,就更害怕了,他怕憨皮把他媳妇怎么样了。

    把这些做完以后,憨皮就回去了,他要快点离开这里,被人发现就坏了。

    骑上自行车就往家赶。

    到了家以后,李雨熙还真是像她说的那样,憨皮不回来她就不休息。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没关系,回来就好。”

    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人感情好到这个程度,没错,两个人是有感情,但不是爱情,不对,憨皮是爱情,至于李雨熙吗,这个就不知道了,也可能是爱情,但是更多的可能是亲情……

    读者的支持,就是作者写作的动力。

    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