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李雨熙钻错了被窝 求全订
    憨皮并没有怪李雨熙的意思,如果换了自己,自己也会这样做,估计做的比这个还好,钱是什么,只是身外之物而已,以憨皮的能力,想赚钱还不容易。

    “师傅!”

    “嗯!你做的不错。”憨皮拍了拍猴子的肩膀。

    “憨皮。”

    “慧雪姐,你也在啊?”

    “嗯!”

    看着这些关心自己的人,憨皮很欣慰,他敢保证,如果换了别人,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待遇。

    “哦,对了,我去告诉胡爷爷胡奶奶一声,他们一直在等消息呢。”焦慧雪说完就往外面跑。

    胡爷爷胡奶奶年龄大了,这大冬天的根本不可能出来,下雪路滑,万一摔一下就坏了,所以只能在屋里等着,等着憨皮回来。

    “师傅,饭店晚上还开门吗?”

    “先不开了,明天再说,如果刘主任过来,你就给他做一点让他带走。”

    “好的师傅,我知道了。”

    刚从派出所出来,憨皮当然要去洗个澡,不过这次不是他一个人去,而是全家总动员,除了老师以外,所有人一起,就连小玉小琴也跟着过去了。

    带上洗漱用品,憨皮他们就走了,这个点澡堂里并没有人,憨皮和猴子还有那些老师去了男澡堂,李雨熙和陈晓带着小玉小琴去了女澡堂,如果是夏天还好说,冬天只能来澡堂,这里洗着舒服,主要是不冷。

    至于杜一凡和韩悦就没有办法了,他们不能出来,只能在家烧水洗澡,如果把炉子烧旺一点也差不多,不是很冷,洗澡需要澡票,憨皮就不缺这个。

    “娘的,舒服。”

    下了池子以后,憨皮舒服的喊了一声。

    要说最幸福的就是这些老师,别的那些老师,被抓了以后,别说洗澡,就是想吃一顿饱饭都不可能,他们是天天吃香的喝辣的,没事憨皮还带他们来泡澡,多舒服。

    “师傅,您多泡一会,一会我给您搓背。”

    “嗯!你也下来泡吧。”

    “好。”

    这大冬天的,能在澡堂里舒舒服服的泡个澡可是很惬意的,憨皮比较喜欢,基本上隔三差五就过来一趟,泡澡可以解乏,并且泡完澡以后,感觉到神清气爽。

    晚上饭店不开门,所以吃饭很早,休息的也早,吃完饭以后,收拾了一下,憨皮和李雨熙就回屋里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憨皮感觉到有点冷,而且怀里有一个人,他马上想到是李雨熙,连忙睁开眼,还真是,不过怎么会冷呢。

    看了看被子,都掖的好好的,坏了,炉子灭了。憨皮马上就想到了怎么回事,怪不得李雨熙会钻进自己怀里,估计是因为冷,看李雨熙的样子,根本就是在睡着着。

    憨皮怕冻着李雨熙,就连忙想起来去把炉子生上,只是刚动了一下,估计是凉风钻进了被窝,李雨熙抱憨皮抱的更紧了,这让憨皮很不自在。

    没办法,憨皮把胳膊从被窝里伸出来,把李雨熙的被子拉过来也盖在她身上,憨皮很喜欢这种感觉,喜欢李雨熙抱着他睡,可是他不能。

    因为他怕明天早上李雨熙醒过来尴尬,所以他还是要起来,把炉子给生上,然后把李雨熙送回她自己的被窝。

    不知道是不是憨皮的动作太大了,竟然把李雨熙给惊醒了,李雨熙睁开了眼,同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又抱着了憨皮。

    这一下自然多了。

    “那个炉子灭了。”

    憨皮连忙想解释一下,因为他怕李雨熙误会自己。

    “我知道。”李雨熙说这话的时候没有睁开眼。

    “那我去给生上。”

    “不用生了,明天再说吧。”李雨熙说完,顺势躺在憨皮的怀里,还把头枕在憨皮胳膊上。

    “哦,那就不生了。”

    这不正是憨皮想要的吗,他不就是希望这样吗,憨皮没有想到,就因为一个炉子,竟然完成了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如果早知道是这样,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偷偷地把炉子给弄灭。

    只是憨皮还有点担心,自己这边是幸福了,妹妹会不会冻着,自己这边是两个人,可以互相取暖,可是妹妹就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小女孩,万一要冻着怎么办。

    显然憨皮的担心是多余的,第二天早上,憨皮醒了以后,连忙穿上衣服就跑到妹妹房间,看到屋里的情况,憨皮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看看妹妹床上,被子一大堆,就连夏天用的被子都盖在上面,不过床上已经没人,看来是已经起床了,只是这丫头也不怕这么多被子压着自己。

    摇了摇头,憨皮又回去了。

    “怎么了,看你着急的样子。”

    憨皮回来的时候,李雨熙正在起床。

    “夜里炉子不是灭了吗,我是怕陈晓那丫头冻着。”

    “你呀,我看你就是瞎操心,陈晓都多大的人了,冷了还能不知道多盖被子。”

    “嗯!是我瞎操心了,那丫头竟然连夏天的被子都拿出来盖了。”

    憨皮不得不承认他有点紧张过头了,可是没有办法,妹妹就自己这一个亲人,就这一个可以依赖的人,憨皮就算是再疼媳妇,他也不能不管妹妹。

    “真是奇怪,昨天睡觉之前,我还专门看了一下炉子,当时还好好的,怎么会灭了。”李雨熙皱了皱眉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哦,是吗?”

    听到李雨熙这么一说,憨皮也有点奇怪了,自己家这炉子,可是憨皮自己设计的,如果像李雨熙说的那样,那就根本不可能自己灭了。

    “嗯!我还特意看了一下,里面的炭烧到今天中午也没有问题。”

    听到李雨熙这么说,憨皮就更奇怪了,里面去客厅看看,打开炉子,看到炉子里的情况,憨皮是哭笑不得,按照李雨熙说的那样,里面应该有很多炭,可是这里面是空的,最起码上面是空的。

    憨皮里面打开门,在外面看了一圈,在一个装炭的铁簸箕里,憨皮发现了不一样,这里面的炭,一看就有烧过的痕迹,只是没有烧着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