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小玉对付奶奶的手段 求全订
    “呃!”

    李雨熙的话让陈晓不知道该怎么接了,是啊,刚才哥哥给自己发红包,自己都没有说谢谢,好像这是理所当然,可是到了嫂子这里,自己为什么说谢谢,难道自己没有把嫂子当自己人,不对,自己绝对不是这个意思,这只是自然反应而已。

    “行了,嫂子给你开玩笑的。”

    “嗯!我知道了嫂子,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以后不要拿嫂子当外人,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给嫂子说。”

    “知道了嫂子。”

    “来猴子,这是你的。”

    “谢谢师娘。”

    “小玉,小琴。”

    “谢谢花婶。”

    小玉是不会给李雨熙磕头,小琴已经磕过,也不需要再磕,红包也已经发完,大家皆大欢喜,开始真正的过年。

    其实就是吃点花生瓜子,然后吃点糖果点心,这个年代也没有什么春晚,别说春晚,连个电视机都没有,不过也不是什么都没有,憨皮花钱买了一台收音机。

    是那种又大又笨的那种,不过在这个年代,有这样一台收音机已经很不错了,平时可以听个广播什么的,这三十晚上,听听这个,听听电台主持人给大家拜年也挺好。

    晚上十点左右,大家都回去休息了,能玩到十点,已经很不错,主要是两个小丫头困了,憨皮让猴子把她们两个送回去。

    然后杜教授和韩悦也和憨皮打个招呼回去休息,接着是陈晓,顿时整个客厅就剩下憨皮和李雨熙。

    “我们也进去休息吧。”憨皮拉着李雨熙的手。

    “嗯!”

    两个人在外人面前,绝对没有这动作,憨皮更不会去拉李雨熙的手,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他们才会这样。

    不过在这个年代好像都是这样,就算是两口子在外面也不会拉着手走路,看看后世,拉手走路太正常了,很多还是变走边亲。

    。。。。。。

    焦慧雪家,两个小丫头回去以后,焦慧雪的婆婆就问道:“小玉小琴,憨皮给你们发压岁钱没有?”

    小琴没有说话,因为这丫头不会说谎,可是她又不想自己的压岁钱被奶奶拿走,所以她就站在一边。

    “没有。”小玉摇了摇头。

    “咦,奇怪,憨皮怎么会不给你们压岁钱?”

    “因为憨叔说了,给我们压岁钱也会被奶奶拿走,所以就没给。”

    “憨皮真是这么说的?”

    “对,憨叔就是这么说的,奶奶要是不相信,可以去问问憨叔。”

    让焦慧雪的婆婆去问憨皮,这不是开玩笑吗,她躲憨皮还来不及,让她去问,那根本不可能,小玉这丫头当然也知道,就是知道才这么说。

    再说了,如果憨叔知道自己这么说,不但不会怪自己,可能还会夸自己,说不定还有奖励,因为小玉知道,憨叔最讨厌奶奶。

    “这憨皮,怎么能这样教孩子,回头我非说说他不可。”

    “妈,要不您现在去说,已经很晚了,孩子要休息了。”焦慧雪这个时候从里面出来。

    不过她这话说的让她婆婆一阵无语,她婆婆也就是说说而已,真的让她去找憨皮,估计她都不敢,更不要说去说憨皮,这个焦慧雪当然也知道,就是知道才这么说。

    焦慧雪带着两个孩子进去休息,刚进去,焦慧雪就小声的说道:“拿出来吧。”

    小玉就是再聪明,也不可能瞒得着焦慧雪,最重要的是,焦慧雪知道憨皮不可能不给孩子压岁钱,这丫头骗骗她奶奶可以,想骗她根本不可能。

    “妈,让我装两天吧。”

    “不行,小孩子拿那么多钱干什么,放心吧,妈也不让你们吃亏,妈给你们换。”

    “哼,没意思,又骗小孩子。”

    “你还是小孩子吗?”焦慧雪点了点小玉的脑袋。

    “妈,我给你。”小琴把她的三个红包拿了出来。

    “这么多?”

    焦慧雪还以为两个丫头一人一个,没想到有三个红包,而且还是一个人三个。

    “憨叔给了一个,花婶给了一个,杜爷爷给了一个。”小琴掰着手指头说着。

    “哎呀你们两个孩子,杜爷爷的红包怎么能要呢。”

    别人不知道,焦慧雪可是知道,杜一凡连工作都没有,两口子吃住都是在憨皮家,他们根本就没有钱,如果是自己家困难,那么杜一凡比自己还困难,如果没有憨皮,杜一凡两口子能饿死。

    “杜爷爷给了,憨叔也让我们拿着,杜爷爷还给了陈晓姨,还有猴哥。”

    “这样啊。”

    听到是这个,焦慧雪才放心,她家里是穷,可是也不能乱拿别人的东西,更不能乱要别人的红包,像憨皮这样的无所谓,因为他手指头缝里漏一点,就能让自己家过年。

    可是很多人家,并不比自己家强多少,因为自己和憨皮家的关系,还可以靠着憨皮赚点外快,如果这样说的话,自己比很多人过的都好。

    就比如说年前这一段时间,自己在憨皮饭店门口卖花生米,除了憨皮的花生米钱,自己也赚了三百块钱左右,给了娘家一百,自己放起来一百,留着饥荒的时候用,剩下一百现在用。

    几年自己家过年能吃上肉,这不都是因为憨皮,估计很多人过年能不能吃上肉都不好说,如果这样说的话,自己家的生活已经很好。

    “这,这么多?’把三个红包打开,两个红包是五十,一个红包是十块。

    不用说就知道,这两个五十的红包是憨皮和李雨熙给的,十块的是杜教授给的,焦慧雪知道,憨皮和李雨熙给这么多,就是想帮她,要不然怎么会给五十块钱压岁钱。

    在这个年代,就算是家里条件好的,给孩子压岁钱也是几毛钱,就算是多给,最多也是一块钱,就像自己的婆婆,给她两个儿子的压岁钱是五分钱。

    虽然就五分钱,也没有两个丫头的份,不过焦慧雪也不会说什么,她已经习惯,不但是她已经习惯,就是两个小丫头也已经习惯,在这个家里,焦慧雪婆婆的心里只有她的两个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