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求全订
    “这样啊,行,我来想想办法,不过我也不敢给你保证。”

    “我知道,您看着办吧,如果实在不行,我再想别的办法。”

    这个憨皮当然知道,现在基本上没有不缺粮的,就算是谁家有点粮食,也会藏起来,根本就不会拿出来卖。

    “对了憨皮,你等一下,我去叫个人。”

    “嗯!”憨皮皱了皱眉头。

    他不明白老支书这是要干什么,老支书出去了差不多十分钟就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年轻人,当然,这是在憨皮看来是年轻人,三十来岁的样子,如果是在这里,就可以说是中年人了。

    “柱子,你自己和憨皮说吧。”

    “好的。”

    “你们搞什么?”憨皮疑惑的问了一句。

    “是这样的憨皮,你还是听柱子给你说吧,绝对是好事。”

    “行。”

    听到是好事,憨皮就不在说话,他迫切的想知道是什么好事。

    “陈同志,是这样的,前几天我跟着媳妇一起回了趟娘家,她娘家是住在一个山里面,村里人很少出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基本上可以说是与世隔绝。”

    “但是她娘家那边日子过的很不错,说实话,如果不是她们村和我们村是一样,都是本家,根本就不会嫁给我,我……”

    “等等…你说的这件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年轻人还没有说完就让憨皮给打断了,说实话,年轻人说的事情确实和憨皮,和老支书,甚至和年轻人都没有关系。

    “我接下来要说的就是这个,他们那不缺吃不缺喝,但是也有缺的东西,如果憨皮你能把他们缺的东西送进去,那么你缺的东西就不是问题了。”

    “他们缺什么?”

    憨皮听到年轻人这么说就是眼前一亮,这种封闭的小山村才是这个年代做幸福的村,他们完全可以自给自足,还不受外面的影响。

    “他们缺布,他们那里虽然看上去很富裕,可是他们没有布,我们村虽然穷,可是每个人也有几件衣服,在他们那里,估计一个人连一身衣服都没有,因为他们那边的衣服,都是靠这些嫁出去的闺女接济,您也知道,我们过的也……”

    年轻人没有说下去,但是憨皮明白,他们过的也不富裕,衣服也就那么几件,而且还是那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那有衣服去接济。

    “他们还缺什么?”

    “还缺老师。”

    “你小子,你不会把咱们这有老师的事情说出去了吧?”

    老支书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问着。

    “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说这个,而且我也安排我媳妇不让她说,我是自己看出来的,因为他们那里没有一个上学的孩子,我媳妇就不认识一个字。”

    “布好说,这个交给我,至于老师,这个我要想想办法,但是这也不可能一时半会就能做到,这样,明天我把布准备好,你和我一起去一趟。”

    “行,没问题,不过他们那边的路不好走,但是山路,那些布怎么弄进去?”

    “这个你就不要管了,我有办法。”

    “你小子还不知道吧,憨皮可是天生神力,背一点布进去,还不是轻而易举。”老支书在旁边笑了笑说道。

    憨皮天生神力的事情知道的人可不少,现在就连老支书都知道了,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不就是力气大一点吗,只要不是怪物,就没有人会把你怎么样。

    憨皮没有再去山里,而是回到了城里,去山里打野猪,也只是去碰碰运气,没有这个来的实在,就像年轻人说的那样,憨皮只要把布送进去,就有他需要的东西,去山里憨皮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打到。

    粮食、肉,憨皮弄不到,不代表布他也弄不到,他不缺布票,而且有很多,再说了,就算是没有布票,他也可以去毛纺厂弄,不过他现在不需要。

    百货大楼就布多,能花钱办的事情,憨皮绝对不会搭上人情,粮食和肉紧张,布可不紧张,憨皮没有回家,直接就去了百货大楼。

    一口气憨皮买了十来匹,如果不是怕引起别人的注意,憨皮还想再多买一些,其实十来匹也没有多少,一个人或者一家人用是有点多了,可是如果要是一个村用,这些还真不多。

    百货大楼的服务还是不错的,还帮着憨皮把布拿出来,又帮他捆在自行车后座上,只是有点太多,骑是不可能了,只能推着走。

    不过这也难不住憨皮,他只是没办法收起来而已,因为这里人多,走出百货大楼不远,憨皮就推着自行车进了一个巷子,看看没有人,憨皮就把布收了起来,然后骑上自行车就回家了。

    憨皮今天回来的早,而且还是两手空空,也不是两手空空,他还买了李雨熙和两个小丫头爱吃的冰糖葫芦,当然,还有陈晓的糖果。

    虽然他是两手空空的回来,不过大家并没有说什么,谁不知道弄粮食难啊,如果憨皮出去一趟就带回来一些,那才是奇怪的事情。

    “累了吧,坐下来休息一下。”李雨熙连忙过来把自行车接过去。

    “不累,你上午没有出去吧。”憨皮伸手把李雨熙脑袋上的一根线给拿下来,估计是做活的时候弄上去的。

    “没有,今天没有出去,我上午和一大娘在学做鞋。”

    “学那个干什么?”憨皮皱了皱眉头。

    别人不知道,憨皮可是知道,做针线活可是很累的,特别是做鞋,那可是要一针一线做出来,还容易伤到手,憨皮可不希望李雨熙那娇嫩的小手被伤到。

    “我想给你做双鞋。”

    “不用,需要的时候,出去买一双就行,又没有多少钱。”

    “可是我想亲自给你做。”

    “那好吧,就在一次,下不为例。”

    “嗯!”李雨熙高兴的连连点头,一脸的兴奋,她就是怕憨皮不高兴,确切的说是不答应。

    “小玉小琴,冰糖葫芦来了。”

    “啊!冰糖葫芦,在那?”

    憨皮在院子里喊了一声,话音还没有落,小玉就从屋里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支铅笔,看样子是在学习,没想到就这还是跑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