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进山 求全订
    第二天一大早,憨皮起来的比较早,把正在睡觉的李雨熙给惊醒了。

    “你怎么起来那么早?”

    “我今天有点事要出去,哦,对了,可能回来的有点晚,你们不用等我。”

    憨皮着急去给人家送布,另外那个地方在山里,估计路不好好走,最重要的是,如果他带着东西回来,就不能白天回来,估计要夜里,要不然没办法给家里人解释。

    路上他可以收进空间,可是这些东西带进来的时候,就要让家里人知道,要不然到时候没有看见他带东西回来,然后大家就有肉吃,这这么说。

    “你要要去打猎吗?”

    憨皮把自己有猎枪的事情告诉了李雨熙,不过他告诉李雨熙他的猎枪放在城外,并没有带回来。

    “不是去打猎,而是去办一件事情,如果这件事要是办好了,估计怎么很长一段时间就有肉吃,而且还可能解决粮食问题。”

    “真的?”

    听到憨皮这么说,李雨熙眼睛一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嗯!”憨皮点了点头。

    “那你去吧,不过要吃完早饭再去。”

    “我知道了,你再睡一会,我去做饭。”

    “不用了,我已经睡醒了,我和你一起起来。”

    估计是怕憨皮又不吃饭跑出去,李雨熙有点不放心,就跟着憨皮一起起床,这样可以看着憨皮吃饭。

    “那行,你起来吧。”

    两个人起来以后,憨皮去洗漱了一番,然后就进厨房做饭,他今天起来的比较早,如果晚起来一会,就不需要他做饭了,猴子估计就已经做了。

    这个家如果说谁起来的最早,估计就是陈晓了,因为她每天都要去接她的老师,基本上是天刚亮就起来,甚至有时候比这个还早,按照陈晓的话说,她不想让老师多在牛棚待一分钟。

    “哥,嫂子,你们也起来了。”

    “是啊,你现在就过去。”

    “嗯!”陈晓点了点头。

    “那快去吧。”

    憨皮和李雨熙一边做饭一边打闹,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人在秀恩爱,其实两个人就是在秀恩爱,这种小情趣的事情,两个人天天做,不但在外面就是在家里,在床上也是一样。

    吃完早饭以后,憨皮就准备走,李雨熙出来拦着了他,把一条围脖给他套在脖子上,说道:“外面冷。”

    “嗯!谢谢。”说完趴在李雨熙脸上亲了一口。

    为什么说趴,没办法,憨皮现在有一米八四,而李雨熙只有一米七多一点,不爬着亲一口,那不是亲到脑袋上了。

    “干嘛呢?那么多人。”李雨熙轻轻地捶了憨皮一下,不过根本就没有用力。

    “我们什么也没有看见,你们看见了吗?”陈晓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这丫头是越来越调皮,没办法,长大了就这样,现在还好一些,过几年可就是大姑娘了,差不多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憨皮走了,出了城就往豆各庄去,来到豆各庄不远处,憨皮把空间里的布匹取出来,然后放在自行车后座上,这才慢慢的骑上去豆各庄。

    十来匹布是不少,不过绑好了以后还是可以骑的,昨天之所以不能骑,是因为那些卖布的没有给他绑好。

    憨皮来到老支书家的时候,柱子已经到了,也是,憨皮是吃过早饭才过来,到这还需要一个小时左右,柱子和老支书估计找就吃过了,就在这里等他。

    看到憨皮带那么多布过来,别说那些村民,就连老支书都有点羡慕,可是他用不能张口要,憨皮当然也看出来了,所以连忙说道:“老支书,回头我给村里送一些过来,这些可能不行。”

    “啊!不用,不用。”

    “没关系的,不就是一点布吗。”

    “行,我先替大家伙谢谢你。”

    这里以后就是憨皮的养殖基地,这些村民以后就是他的员工,对员工好一点这不是很正常,作为一名后世过来的人,憨皮比这个年代的任何人都清楚。

    和老支书告了个别,憨皮和柱子就走了,虽然是在山区,可是还有很长一段路可以骑自行车,柱子骑的就是老支书的自行车。

    “我说柱子,咱们能骑自行车进去吗?”

    “不能,想也别想,别说骑自行车,估计就是走路都有点麻烦,咱们到了你就知道了。”

    “那自行车怎么办?”

    “放心吧,那地方背的很,根本就没有人去,到了以后把这些车往里面推一点,然后找点树叶什么的一盖,保证安全的很。”

    憨皮是无所谓,一辆自行车而已,丢了就丢了,可是柱子骑的是老支书的自行车,不能把老支书的自行车给弄丢,老支书现在去什么地方可是就指望着这辆自行车。

    如果说憨皮赔给他一辆,他也不会要。

    两个人越走越背,一个多小时以后,自行车就已经不能骑,两个人只能推着走,又走了半个小时左右,自行车也没办法推了,这样的地方,还真不会有人来。

    “怎么样,我就说这里不会有人吧。”

    “确实不会。”

    两个人找个地方把这些车放好,然后憨皮背着那些布,看到憨皮一个人就把布背起来了,柱子楞了一下,他本来还想着帮憨皮背一点。

    “我帮你背一些。”

    “不用,走吧。”

    憨皮这已经绑好,如果打开,还需要再绑一次,那样会很麻烦,再说了,这点东西在憨皮身上根本就不算什么,满打满算也就百十来斤,这是看着多而已。

    两个人就这样一头扎进了山里,路是越走越难走,甚至说这根本就不是路,就连柱子也只是看着方向走而已,还好这里的树并不是那种遮天盖日的,要不然两个人非在这里迷路不可,怪不得没有人会来这里。

    “休息一下吧,我走不动了。”柱子停了下来。

    这路确实难走,就连柱子这样的壮汉走了这么远都受不了。

    两个人走了已经差不多有一个小时,按照柱子说的,离村子已经不远,至于还有多远憨皮不知道,他是第一次过来,怎么可能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