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知己知彼,杀人灭口 10/10求全订
    几位老师对着陈晓点了点头,意思就是告诉她,小琴确实说了,他们都听到了,只是陈晓自己没有听到而已。

    小琴这丫头和小玉不一样,小玉进了供销社或者是什么卖东西的地方,看到什么要什么,这丫头什么也不要,不是不想要,而是不要,所以她就不愿意跟着去。

    “对不起啊小琴,姨没有听见,以后咱们就不出去了。”

    小孩子知道什么,说不想出去,大人还是让他出去,只能一个人在外面玩,这样可是很受伤的,想想如果是大人自己会怎么样,估计心里也难受吧。

    憨皮把小琴交给陈晓以后,就推着自行车走了,他还要去赚钱,这个时候在憨皮的心里,钱最重要,他已经想好了,如果李雨熙不能回来,那么他以后就要去找她,所以现在钱最重要。

    今天憨皮去的鸽子市不是昨天那个,他今天要去朝阳那边,朝阳市场旁边也有一个鸽子市,其实这里以前就是朝阳市场,不过在这场运动中被拆除。

    如果憨皮记的不错,朝阳市场好像是运动结束以后才从新建起来,目前已经没有朝阳市场,不过旁边多了一个鸽子市,这也算是一个小市场吧。

    憨皮之所以来这里,就是因为这里的人比较多,可是比德胜门外多的多,而且这边有钱人比较多。

    就目前来说,这里应该是最好的鸽子市,所以憨皮想过来这边看看,当然是远了一些,光骑自行车过去就需要差不多一个小时,虽然今天有点晚了,憨皮还是想过去看看。

    就算是今天卖不出去什么东西,也可以看一下情况,明天再过来也没有问题。

    不过还好,来的还不算晚,憨皮到了这里的时候还不得三点,最起码还可以卖两个小时,憨皮在外面就已经把东西拿出来放在自行车后座上,现在只需要取下来就可以。

    这里原来不愧是一个市场,看看这里的人流就知道,不说人挨人也差不多,看到这憨皮就是一喜。

    “苹果,苹果,又大又甜的苹果了。”

    憨皮从来没有认为吆喝这个丢人,很多人就张不开这个嘴,可是憨皮能张开,对于他来说,这没有什么丢人的,很正常的一种推销方式。

    前世的时候憨皮什么没有干过,摆地摊,收废品,卖水果,卖菜,这些他都干过,不过干的都不长,因为他只是勤工俭学才去做这些。

    等他毕业以后,不对,应该是他还没有毕业的时候就在跟着师傅学艺,只是那时候还不精,还不能独当一面,要不然憨皮勤工俭学的时候就去饭店打工了。

    用憨皮师傅的一句话说就是,学艺不精,就不要出去丢人现眼。

    “同志,你这里的核桃怎么卖的?”

    “一块钱三斤。”

    “一块钱三斤啊,嗯,比供销社便宜一点,行,给我来两块钱的。”

    核桃这玩意比较轻,憨皮的袋子装满只能装三斤,也就是一块钱,憨皮连忙拿了两袋递过去。

    憨皮这里核桃并不多,总共也不过两千斤左右,憨皮给妹妹和两个小丫头留了不少,剩下的就准备给卖了,说实话,如果不是妹妹和两个小丫头不喜欢吃,憨皮一个都不准备卖。

    核桃这玩意可是好东西,只是几个丫头就算是吃水果也不吃这个,这也让憨皮没有一点办法。

    “小同志,你这个桃怎么卖的?”

    “大爷,桃五毛钱一斤。”

    “五毛钱一斤?这个有点贵了吧?”

    “贵,大爷,五毛钱一斤不贵,不相信您可以问问别人,而且随时可能涨价,如果您要的话我劝您还是趁早。”

    憨皮这话说的不错,估计再过一段时间憨皮就要涨价,没办法啊,物以稀为贵,像目前这个时间,估计也只有南方有,北方根本就看不见。

    在往年这个时候,也只有去南方出差的人,回来的时候能带上一点,而且能够苹果还不是很好,最起码和憨皮这个苹果就差远了。

    “小同志,便宜点吧我要几斤。”

    “大爷,这真是很便宜了,我这可是良心价,您说,如果我刚开始就给您要六毛,您让我便宜,我就给您便宜一毛,您是不是也买了?”

    “小同志挺会做生意吗,不错不错,行,给我来几斤,回家给孩子吃。”

    就在这个时候,过来两个年轻人,来到老头身边小声的喊道:“首长,您这是……”

    虽然两个年轻人喊的声音很小,憨皮还是听到了,不过憨皮可不管这些,就算是听到了也装作没有听到,若无其事的拿了一袋桃子递了过去。

    其中一名年轻人连忙接了过去,然后拿出一张大团结给憨皮。

    憨皮接过来,掏出八块钱找回去,年轻人接过去,就准备扶着老头走。

    老头在走到时候,看了憨皮一眼说道:“小同志,你叫什么名字?”

    憨皮刚才虽然装的若无其事,可是老头知道,憨皮听到两个年轻人说的话了,听到了还这样,说明这个小家伙不一般,而且这个时候还有这些玩意,就更能说明问题。

    憨皮本来不想说,不过看到这老头慈眉善目,不像是什么坏人,就说道:“大爷,我的名字没有人叫,您就叫我憨皮吧,大家都怎么叫。”

    “憨皮?你就是憨皮?”

    “呃!”

    这下论的憨皮发愣了,他没有知道,这里竟然有人知道自己的名字,自己可是第一次过来。

    他光想着自己第一次过来了,就没有想到别人也是第一次过来,所以憨皮楞了一下。

    “哈哈哈,小家伙,我们还会见面的。”老头说完,就和两名年轻人走了。

    这让憨皮心里那个郁闷啊,人家知道自己,自己还不知道人家是谁,这就给打仗似的,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在这一点上,憨皮已经输了。

    憨皮眼睛里寒芒一闪,有一种想杀人灭口的冲动,因为这种感觉很不好,憨皮喜欢把什么都掌握在手里,可是这次没有,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