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憨皮的威名 1/10求全订
    可是如果那样的话,憨皮还偷这玩意干嘛,估计扔了他都不要,难道要留到后世卖废铁,只要他敢用,那么就会出问题。

    没办法,憨皮只能走了,可是他还是不死心,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塑料大棚没有抽水泵,那还真是一个麻烦,几亩地要挑水,这绝对不是开玩笑。

    所以憨皮从后勤科出来以后并没有走,而是在厂区转悠,想看看这个年代的抽水泵是什么样的,怎么就那么金贵。

    “憨皮,你怎么在这里?”

    “呃!慧雪姐。”

    憨皮没有想到,自己刚想转悠转悠就碰到了焦慧雪,也是,焦慧雪就是毛纺厂的职工,在毛纺厂碰到也正常。

    其实他碰到的人多了,认识他的也不少,只不过没有人敢给他打招呼而已。

    “你还没说你在这里干什么呢?”焦慧雪白了憨皮一眼。

    “我啊,没什么事,就是瞎转。”

    “噗呲!信你才怪。”

    焦慧雪当然不相信了,憨皮这家伙,如果没有什么事绝对不会来毛纺厂,既然来了就绝对有事,不过既然他不给自己说,那就一定有不说的理由,焦慧雪也就没有再问。

    “慧雪姐你这是……”

    “你没看到中午了,我当然是去吃饭,哦,对了,你吃饭没?”

    “还没?”憨皮摇了摇头。

    “那就和我一起去食堂吃饭,你还没有吃过我们食堂的饭吧?还不错,今天带你去吃一顿。”

    憨皮想了想就答应了,反正找抽水泵也不在这一时,再说了,也是到了吃饭的时候,毛纺厂食堂的饭他是没有吃过,不过想来也不会怎么样,当然,憨皮也不是那种挑食的人。

    “走吧。”

    就这样,憨皮和焦慧雪一起往毛纺厂食堂去了。

    现在是饭点,去食堂吃饭的人很多,包括憨皮他们一个大院的,一个院的人见了憨皮当然不能当看不见,不过也只是点了点头,至于不是一个院的,连头都不点。

    没办法,憨皮的名声太坏了,没有人敢给他说话,万一让憨皮看不顺眼,收拾自己一顿,自己哭都没有地方哭。

    憨皮当然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如果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先哭起来,自己有那么坏吗,自己怎么不知道,当然,如果是之前的憨皮还真有这种可能。

    因为他是憨货啊,从不管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不顺眼就是收拾你,之前的憨皮,只在乎自己在乎的人,别的人他都不在乎。

    看到大家看见憨皮都躲的远远地,焦慧雪捂着嘴笑了起来,让憨皮感觉到莫名其妙。

    “憨皮,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躲着你吗?”

    “不知道。”憨皮认真的摇了摇头,他确实不知道。

    当然,他感觉到了大家是在躲着他,他不是傻子,如果连这个都看不出来,那他就不是憨皮了。

    “因为他们怕你收拾他们。”

    “不是吧,我和他们又没有什么关系,我干嘛要收拾他们?”

    “这个就要问你自己了,你以前可是没少收拾人。”

    “呃!”

    知道什么原因以后,憨皮还真是无话可说,没错,这些人确实被自己收拾过,但是那时候的自己,不是现在的自己,如果是现在,憨皮绝对不会搭理他们。

    就算是收拾他们,憨皮还感觉到累。

    憨皮摸了摸鼻子说道:“我以前有这么坏吗?”

    “你自己说呢,看看那些人的表情就知道你当时是什么样。”

    “算了,管那么多干什么,怕我也好,省的有什么麻烦。”

    憨皮这句话说的没错,让人怕也好,省麻烦了。

    其实最感谢憨皮的人就是焦慧雪,要不然焦慧雪长这么漂亮,打她主意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现在为什么没有人敢打她主意,还不都是因为憨皮。

    大家都知道,憨皮把焦慧雪当成姐姐,如果打了焦慧雪的主意,那么你等着憨皮收拾你吧。

    “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打。”

    “不用了,我去打吧。”

    听到憨皮这么说,焦慧雪想了想就答应了,然后把餐盒递给了憨皮,憨皮的名声在毛纺厂,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连打饭的师傅都一样。

    憨皮刚把餐盒放好,就有一位师傅给他打饭,一边打饭一边无意间看了一眼打饭的人,这一看不要紧,把师傅差点吓趴下,没错,就是差点吓趴下。

    “憨……憨皮……”

    “干嘛,打饭啊。”

    “哦,好,好,等,等一下。”

    打饭师傅说完从里面取出来一个大饭盒,把一些好菜给憨皮打了满满一大饭盒,然后递给憨皮说道:“一会吃完把饭盒放下就可以,回头我自己去收拾。”

    这饭盒应该是这位打饭师傅自己的饭盒,基本上这些师傅都会自己带应该饭盒,吃完饭以后,自己打一盒带回家,憨皮太清楚这个了,所以也就没有说什么。

    “多少钱?”

    就算是职工在食堂吃饭,同样也是要票要钱,当然,你也可以提前买食堂的饭票,就是提前把钱和粮票交给食堂,然后食堂给你饭票,这样就不用来回找钱找票,省很多麻烦。

    憨皮没有饭票啊,所以只能问多少钱。

    “不,不用了。那个您是吃米饭还是吃馒头?”

    “馒头吧,白面馒头。”

    毛纺厂食堂并不是就一种馒头,毕竟毛纺厂的职工也不是都是穷人,也有一些家庭条件不错的人,这些人就吃白面馒头,当然,还有毛纺厂的一些领导也是吃这个。

    剩下的人基本上都是吃粗粮,也就是窝窝头,憨皮可不喜欢吃这玩意,如果里面加一些白面还差不多,可是那怎么可能。

    打饭师傅又连忙给憨皮拿了几个白面馒头,因为他知道,憨皮来这里吃饭绝对不是一个人,估计整个毛纺厂没有人不知道憨皮和焦慧雪,这师傅当然也知道,另外憨皮还拿着饭盒过来,那根本就不用想。

    “如果不够告诉我一声。”

    “够了,谢谢你。”憨皮举了一下饭盒,算是对师傅致敬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