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碰瓷,还真是稀罕 4/10求全订
    “这个我怎么知道,你应该去问我们主任,估计你也不会去。”

    “呃!”

    焦慧雪这话说的,还真是让憨皮无话可说,也是,她一个小小的职工,怎么可能知道这些,憨皮这算是白问了。

    在焦慧雪出去以后,憨皮看了一下时间快三点了,想了想还是躺下睡觉,今天明天估计是没戏,还是等等吧。

    第二天憨皮去了朝阳那边的鸽子市,卖了一天水果,中午都没有回来,晚上回来路过东直门这边,就在憨皮好好的骑着自行车的时候,忽然冒出来一个人,把憨皮吓了一跳。

    憨皮连忙想把自行车停下来,可还是晚了,撞在这个人身上,憨皮也没有办法啊,这人出来的太不是时候了,等他看见的时候,离他自行车连一米远都没有。

    这个时候就算是憨皮反应再快,也不可能马上就停下,另外就是,这个人好像故意往他自行车上撞,这让憨皮也有点奇怪,怎么还有这样的人。

    “哎呦,啪。”

    憨皮就听到这两个声音,哎呦,应该是被撞的人喊的,至于啪,估计是有什么东西碎了。

    “啊!我的花瓶啊,你陪我花瓶。”

    憨皮还没有反应过来,被撞的人就开始喊着。

    如果这个时候憨皮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那他也就太傻了,在后世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没错,碰瓷,没想到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了,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他一直以为碰瓷这样的事情,是后世才会出现,没想到今天被自己给碰到,憨皮心里笑了,没错,就是笑了,不过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想看看对方怎么表演。

    这个时候憨皮也看清楚了被撞的人,是一个年轻人,看这样也就二十来岁,身上穿的也不错,为什么说不错,这个年代的衣服款式很单一,颜色也很单一,大家穿的都差不多,憨皮就怎么看出来不错了。

    憨皮当然看出来了,因为这个年轻人身上穿的衣服没有一个补丁,一般人身上多多少少会有一两个补丁,在这个年代很正常,就算是憨皮身上穿的衣服,也让他故意给弄了几个补丁。

    这不是穷富的问题,而是这个年代的以此为荣,如果身上没有补丁,就说明这个人家里不错,还有就是比较爱面子,感觉自己高人一等。

    “那个不好意思,没有看到你,你这花瓶多少钱?我赔给你。”

    憨皮当然要配合一下,要不然这戏怎么演下去。

    最重要的是,憨皮现在没什么事,刚好可以消磨一下时间。

    “我这可是高级艺术品,是我花了一百块钱买的。”

    年轻人没有敢说他这是古董,因为如果说是古董的话,那么他自己就倒霉了,那可是四旧,艺术品不在这个行列。

    不过这小子也够狠的啊,虽然憨皮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不过去百货大楼买一个艺术品花瓶,最好的也不过两块钱,这小子竟然给自己要一百块钱,难道他就不怕自己赔不起。

    “呃!”

    想到这憨皮愣了一下,自己可是骑着自行车,虽然是一辆破自行车,可是怎么着也值一百块钱,这样就更让憨皮感觉到这家伙是故意的。

    “我说年轻人,一个花瓶一百块钱,你这是不是太贵了?”

    这个时候旁边已经围上来不少人,这些是真正的围观群众,其中一位老大爷说了句公道话。

    “死老头,你知道什么,这可是名贵艺术品。”

    就这年轻人一句死老头,他在憨皮眼里就已经是个死人,一个都不知道尊老爱幼的人,那么就是一个社会残渣,憨皮有时候也不尊老爱幼,可是那要看对什么人。

    就在这个时候,从外面又挤进来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蹲下来,看了看那一堆瓷瓶,惊讶的说道:“哎呀,这可是好东西啊,就这样给打碎了,真是可惜了。”

    说完还摇头晃脑的,好像真的很可惜,可是后世见多了憨皮,从这年轻人蹲下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是一伙的。

    另外一名年轻人指着憨皮说道:“我说小子,你把人家这么贵重的花瓶打破,还不快点赔给人家。”

    那位老大爷刚开始说了一句公道话,被年轻人给骂了,别的人本来也想说句公道话,可是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来,估计是看到几个年轻人穿戴不一般。

    “行,我赔。”

    憨皮笑眯眯的把自行车扎好,然后就来到三个年轻人面前。

    看到憨皮过来,三个年轻人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还以为真的找到一只肥羊。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惊呆了,憨皮过去以后,二话不说,直接一巴掌拍在一名年轻人后脑勺上,差点没有把这名年轻人拍趴下,年轻人是往前面走了几步才没有趴下,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憨皮这一巴掌可是不轻。

    另外两名年轻人看到这个情况,笑容还没有收回去,憨皮的拳头就到了。

    “啊!!!!”

    “啊!!!!”

    惨叫声接着就响了起来,两个年轻人捂着脸,血从手指缝流了出来,没错,憨皮打的是两个人的鼻子,在打架这方面,憨皮可以说绝对是老祖宗级别的。

    鼻子是露在外面最脆弱的地方,打架的时候,只要鼻子上挨一下,这个人基本上失去了战斗力,成为别人待宰的羔羊,别说憨皮是吓了重手,就算是轻轻碰一下鼻子,也会让人眼泪鼻涕直流。

    看到这个情况,刚才被憨皮拍了一巴掌的年轻人就想跑,可是他跑的了吗,先不说憨皮会不会放过他,外面这么多人,他就想跑也跑不出去。

    别忘了刚才他就是挤进来的,现在想出去也要挤出去,可是憨皮还给他挤出去的时间吗?当然不能,就在年轻人往外面挤的时候,憨皮一把就抓着了他的衣领。

    直接给拽了过来,然后憨皮对大家点了点头,他当然看出来了,刚才这个年轻人往外面挤的时候,大家故意没有让他挤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