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就算是坑人,也不能捡着一个坑吧 6/10
    在三个年轻人跑了以后,憨皮给个没事人似的,骑上自行车就回家了。

    憨皮回家的路上这段时间,在东直门一处两层小楼,这里一本是一个走资派的家,现在已经是人去楼空,那个叫成哥的家伙和他的那些人就在这里集合,这里也成了他们聚会的地方。

    三个年轻人,两个满脸血污,一个灰头土脸的家伙就站在那里,上面坐着一名年轻人,还真把自己当成座山雕了。

    “怎么回事,快点给我说说。”

    “成哥,我们被人给打了。”

    叫成哥的家伙撇了撇嘴,他还能看不出来三个人被人给打了,他现在只想知道怎么回事。

    “我问的是怎么回事?”

    “成哥,我们……”

    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终于把事情说清楚了,当然,里面有不少的添油加醋,很多人都是这样被下面的人给搞毁的,特别是这个添油加醋,最是害人。

    “新街口的憨爷?”成哥皱了皱眉头,他第一次听说这个人。

    “对,他是这么说的,他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

    “成哥,他还说让你三天之内滚过去给他赔礼道歉。”

    “砰!”

    成哥拍了一下桌子说道:“他是个什么东西,还让我给他赔礼道歉。”

    他没有把滚过去三个字带上,估计是感觉到羞辱吧,再说了,憨皮也没有让他滚过去赔礼道歉啊,憨皮只是说让他上门赔礼道歉,这就是这三个家伙的计策,下午成哥给他们报仇,可是又怕成哥不去,所以才想出这个办法。

    “成哥,他说了,如果你不去后果自负。”

    “后果自负?哼,我倒是要看看有什么后果。”

    成哥根本就没有当回事,因为他没有听说过憨爷,再说了就算是憨皮再厉害,还能在东直门把他怎么样,他为什么不出东直门,为什么自称东直门第一顽主。

    因为他也就敢在东直门横,出了东直门估计就有人收拾他。

    如果是别人,还真拿他没有办法,可是憨皮是别人吗?当然不是,憨皮就是憨皮,如果他想收拾一个人,哪怕这个人躲在老鼠洞里也别想跑。

    因为路上耽误了一会,憨皮回来的时候家里已经吃过饭,不过还给他在留着,憨皮也没有管那么多,直接就开吃,吃完以后来的中院。

    “慧雪姐,你睡了吗?”

    “憨皮,什么事?”

    焦慧雪打开门出来,看样子是还没有睡。

    “我是想问一下,你们今天上班了吗?”

    “上了。”

    “上了?抽水泵修好了?”

    “不知道,不过好像换了台新的。”

    一个工厂,怎么可能一直停工,何况是毛纺厂这样的大型国营企业,那就更不可能了,不管抽水泵有没有修好,今天也必须上班。

    既然毛纺厂是大学国营企业,那么申请一台抽水泵绝对没有问题,看了那台老的抽水泵不是在修,就是已经被淘汰,反正不管怎么着,明天憨皮也要过去看看。

    “行,我知道了,你休息吧。”

    “哦!”

    看着憨皮走了以后,焦慧雪叹了一口气才往屋里走,抬头就看到婆婆掀着帘子往外面看,焦慧雪也没有搭理她,她就是这样。

    焦慧雪的婆婆倒是不怀疑焦慧雪和憨皮怎么样,她是因为憨皮给焦慧雪送什么好东西,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东西就是她和她两个儿子的。

    第二天早上,憨皮随便扒拉几口就出去了,他着急去毛纺厂,还是开着车过去的,因为有车比较方便,连个人问问都没有,憨皮再次进了毛纺厂。

    后勤科,憨皮再次来到这里。

    “你怎么又来了?”

    看到憨皮,科长就是一脸苦笑,因为憨皮这家伙过来就没有好事。

    “我说你摆出一副死人脸给谁看呢?”憨皮根本就不管他的苦笑。

    “我说憨皮,不,憨爷,算我求你了,你能不能别什么事都来找我,你就算是坑,也不能捡着一个坑吧,你也找找别人是不。”

    “我说老许,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什么时候坑你了。”

    “你还没坑我,鼓风机怎么回事。”

    “靠,那不是老许你自己弄的吗?和我有个毛的关系。”

    “呃!”

    许科长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没错,鼓风机是他自己弄的,确实和人家憨皮没有什么关系,当然也不能说没关系,如果不是憨皮来要,他能会去弄鼓风机。

    “算了,和你讲理,我还不如把嘴在墙上蹭几下,说吧,你今天又过来干什么?”

    “老许,我想问一下,听说厂子里有一台抽水泵坏了,怎么样,修好没有。”

    “憨皮,你,你,我明白了,前天中午你过来,下午抽水泵就出了问题,原来是你。”老许指着憨皮。

    “是我什么?”

    憨皮坏笑了一下,反问了老许一句。

    “憨皮,你就不怕我告你?”

    “你敢吗?”

    憨皮就这一句话,许科长就像那霜打的茄子,立马就蔫了,他确实不敢,除非他不想在帝都过了,他可舍不得自己现在的工作。

    最重要的是,他知道憨皮是什么人,如果把憨皮给告了,说不定憨皮会反咬自己一口,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没错,憨皮确实会这样做,要不然他敢给许科长说这件事,如果许科长把憨皮告了,最后倒霉的一定是许科长,为什么,憨皮就是一个憨货,他怎么会懂这些玩意。

    整个厂子里懂这玩意的,估计也就维修工和老许,憨皮完全可以说是老许让他干的,还好老许这家伙有自知之明。

    “说吧,你想干嘛?”老许坐了下来。

    “我就是想问一下那台抽水泵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后面的仓库里。”

    “哦,也就是说没有修好。”

    “修好个屁,就那些二把刀,平时修个别的还可以,修这玩意,他们连拆开过都没有,怎么修。”

    老许这话说的没错,想修你最起码对这件东西熟悉,连什么原理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修好,当然,憨皮也不知道,因为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可是他有一个作弊工具,那就是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