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我要让这天从今以后变一变 9/10求全订
    所以说,顽主算不上流氓,他们有自己的规矩,每个人都要遵守。

    像成哥那样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说自己是顽主,坑蒙拐骗什么都干,这是顽主所不耻的,而且已经坏了顽主的规矩,憨皮要收拾他,估计没有一个人会说什么。

    憨皮也是一名顽主,不过他这个顽主不是自己自称的,而是别人强加给他的,那个时候的憨皮,有点憨憨傻傻,又打架不要命,天天在外面惹是生非,很多人都称他为新街口顽主。

    自从憨皮重生以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这几年的时间,很多人都把他给忘了,估计也只有新街口这边的人还记住他。

    憨皮在街上混的时候,别说那些顽主,就是那些老炮儿,那个见到他不绕着走,这都是憨皮打出来的威名,憨皮在接收这些记忆的时候,也想过还出去混。

    不过对着这个年代有所了解的憨皮最后还是没有那样做,他选择沉寂下来,安安生生的过日子,最起码也要把这个十年过去,只是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

    没想到这才几年,自己又要出山了,而且还是他自己的选择,憨皮现在就是不知道,如果妹妹知道了以后会不会把自己扫地出门。

    说实话,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当年那是妹妹小,根本不懂事,也管不着自己,可是现在妹妹大了,如果知道自己在外面混,她会怎么想,所以憨皮没打算让多少人知道,什么都是暗地里来。

    “这些钱你拿着,在外面跑需要用钱。”憨皮拿出一摞大团结给了段飞。

    “啊!憨皮,你这是……”

    “拿着吧,你应该知道,我不缺钱。”

    “好,我拿着了,一会我就把人叫齐。”

    “不用叫那么多人,另外我也不希望这件事传出去。”

    “呃!为什么?”

    段飞有点不理解了,憨皮刚才可是说很多人把他给忘了,这就说明他想让人把他记住,可是他这又别人别人知道,这不是很矛盾吗。

    其实这一点都不矛盾,憨皮是不想让很多人知道,都是该知道的一定会知道,那些老炮儿,那些各个大院各个地方的顽主,估计就算是憨皮想瞒都瞒不住。

    憨皮只需要让这些人知道就可以,普通人还是算了。

    “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就按我说的做就可以。”

    “好吧。”

    段飞本来还想跟着憨皮风光一把,现在看来是没有希望了,眼里出现一丝失望。

    看到段飞这个样子,憨皮还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风光,要那些风光干什么,过了这几年,估计很多人都想把自己的风光给抹去,只是这些话憨皮不能给段飞说,就让他先失望吧,估计以后会感激自己。

    钱憨皮不缺,缺的是能给自己办事的人,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在憨皮这里都不是问题,他一个人肯定不可能做那么多事,就比如调查这个成哥,如果是憨皮自己去,估计怎么着也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把这个成哥摸清楚。

    但是交给段飞,憨皮相信,最多一天的时间,段飞能把这个成哥祖宗十八代都调查清楚,这就是人多力量大,憨皮花钱就可以做到这些。

    但是在这个年代,又有多少钱愿意花钱去做这样的事情,估计也只有憨皮这种不差钱的人会去做。

    安排好段飞以后,憨皮就离开了这个大院,走在回去的路上,憨皮抬头看着天空,看着繁星点点,憨皮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我要让在帝都的天从今以后变一变,我要让这四九城从今以后踩在脚下。”

    说完昂首阔步的回去了,他要变的不是这个年代,而是这个地下势力,他要踩着四九城。

    回去的时候,陈晓和猴子已经休息,憨皮只能洗漱一下也回房休息。

    第二天,憨皮改干什么干什么,好像昨天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吃完早饭憨皮就去了朝阳那边,这里还是这么热闹,人来人往,也是他做生意的好地方。

    “同志,来一袋苹果一袋桃。”

    “好唻。”

    憨皮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基本上来买他这些水果的也都是熟人,所以在憨皮把没有把摊位打开,就有人过来找他买。

    “憨皮来了。”

    “对啊,我靠,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本来憨皮还只是敷衍一句,不过抬头看了一眼,看到是这家伙,憨皮就爆了句粗口。

    “哈哈哈,其实我也是刚来,就比你早了一会而已。”

    让憨皮爆粗口的这家伙是一个二道贩子,专门在乡下收一些东西拿到这里卖,还别说,生意还不错,也是,他卖的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城里比较短缺的东西,甚至都没有的东西。

    比如一些黄鳝泥鳅什么的,有时候憨皮回去的时候都买一些,不过这家伙人还不错,给的价格也公道,当然,他是给憨皮的价格还公道,给别人吗,那就是另外一说了。

    因为他还要去乡下收东西,所以每天来的都不早,没想到今天来的比憨皮还早,憨皮那不惊讶吗。

    “我说你今天没有去收啊?”

    “没有,昨天卖完的比较早,所以昨天回去就收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也不怕这些玩意死了。”

    憨皮摇了摇头,这些黄鳝泥鳅什么的,在这样的天气很容易就死,如果死了那就不值钱了,不说亏钱,最起码不赚钱了,这样就算是亏了。

    “所以说收完我就后悔了,这些玩意,让我半夜没有睡觉,就怕它们冻死了,以后说什么也不晚上收了,就算是第二天来晚一点也无所谓。”

    这个和憨皮聊天的年轻人叫刘威,因为家离城很近,经常在城里转移,有一天就转到了这里,也是从那一天开始,就从农村收一些东西过来卖。

    当然,他收的东西基本上是城里没有的东西,而且在农村有很多的那种,这样就赚了一个不小的差价,很有做生意的头脑,这也是憨皮能和他聊到一起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