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憨皮心疼 8/10求全订
    憨皮的养殖基地已经步入正轨,可以说根本就不会缺肉,可是饭店他就是不开门,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没人去吃。

    那些红袖标被送走以后,剩下的这些老红袖标也老实了很多,基本上不会在外面大吃大喝,就算是大吃大喝也不会在外面,而是在家里偷偷摸摸的吃。

    “给我们炒几个好菜。”

    憨皮没有废话,进来就要,反正也是他请客。

    “好的请稍等。”

    这里也没有别的吃的,好菜也不过就是一些猪肉什么的,估计要只鸡都没有。

    “在给我们来二斤酒。”段飞加了一句。

    “来两瓶二锅头吧。”

    在这里吃饭,二斤酒和两瓶二锅头是不一样的,二斤酒说的是散酒,只要你不报名字要酒,不管你要多少,人家只会给你上散酒,大家也都明白。

    “谢了憨皮。”

    听到憨皮说要两瓶二锅头,段飞连忙道谢,他们这些家伙也没有什么钱,平时喝酒也就是散酒,二斤散酒才四毛钱,然后买点花生米什么的,几个人就躲到一个地方喝一顿。

    这二锅头可是好酒啊,就算是去供销社买,一瓶也要五毛钱,他们当然不舍得喝,一瓶二锅头可以让他们喝二斤半散酒了,再说了,喝着也差不了多少。

    “大家先凑合着吧,等过一段时间,过年那会我的饭店可能要开门,大家没事的时候去我饭店聚一下,我给你们炒几个好菜。”

    “啊!真的?”

    “当然是真的。”憨皮摇了摇头。

    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饿狼,如果憨皮饭店开门,估计这些家伙去的次数就多了。

    吃完饭大家就各回各家了,憨皮这也算是给大家发福利,请大家吃一顿饭。

    第二天上午,憨皮又去了一趟德胜门这边,不过今天感觉到人比较多,憨皮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比平时感觉到人多,所以就回来的晚了一点。

    就在这时候,憨皮看见一个小身影,在那走过来走过去,这个小身影不是别人,而是憨皮最疼的小琴,憨皮连忙下了自行车走过去。

    “小琴,你怎么在这里?”憨皮看了一眼手表,现在应该是去上学的时间。

    听到憨皮的声音,小琴连忙把头低了下来,好像是不敢看憨皮。

    “怎么了?给憨叔说。”

    看到小琴的样子,憨皮还以为她这是闯祸了,再说了,就算是闯祸又怎么样,如果是小玉闯祸,憨皮或者会说几句,如果是小琴闯祸了,憨皮估计连一声都不会说。

    “我,我……”

    看到小琴这个样子,憨皮就更确定了,连忙说道:“没关系,告诉憨叔,出了什么事了。”

    “憨叔,我,我把笔弄丢了。”

    “呼!”憨皮长出了一口气,刚才真是把他憋的不轻,原来就是把笔给弄丢了,这算是什么事。

    “你这丫头,笔丢了就回去拿一支啊,憨叔不是买了很多吗。”

    为了这两个丫头上学,憨皮可是去百货大楼买了一堆的本子笔,就是因为孩子贪玩或者是不小心把本子笔弄坏了,专门就是给她们两个预备的。

    “可,可那是新笔,我就刚用了几天。”

    “你这丫头,不管是什么笔,也就是一支笔,没有了再拿一支就可以。”

    这丫头可是很节省的,每次就拿一支笔用,像小玉,向来文具盒里就没有少过两支。

    “我上午回来还放的好好的,怎么就没有了。”

    “好了好了,不就是一支笔吗,咱不哭。”憨皮连忙给小琴擦了擦眼泪,然后看了一眼手表,现在回去取的话,小琴上学可能就要晚了。

    “走,给憨叔去一趟供销社,先买一支用着,晚上回去再换回来。”

    供销社这里卖的笔当然不能和百货大楼比,而且憨皮买的还都是好铅笔,供销社这里根本就没有。

    憨皮拉着小琴去了供销社,给小琴先买了一支,然后就把小琴送到了学校,看着这个小丫头的背影,憨皮心里酸溜溜的,这么可爱的一个小丫头,随便哭一声憨皮心里就难受。

    刚才看到小丫头的眼泪,憨皮差点没有哭出来。

    小丫头之所以这么难过,是因为那笔是憨叔给她买的,没想到刚用几天就让自己给弄丢了,他心里能不难受。

    看到小丫头进去了,憨皮也就回家了,路过中院的时候,看到焦慧雪那个小叔子正在地上写写画画,而他写写画画用的东西竟然是一支铅笔,而且还是憨皮买的铅笔。

    这种铅笔只有小玉和小琴用,这小子不敢动小玉的东西,这么说来,这支铅笔绝对是小琴的,憨皮心里那个气啊,小王八蛋。

    憨皮把自行车扎好,走过去一脚就踢在这小子屁股上。

    憨皮的脚多重啊,虽然这小子已经长成个大小伙子了,还是“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估计是听到儿子哭了吧,焦慧雪的婆婆连忙就从屋里出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妈,憨皮打我。”

    “憨皮,你为什么打我儿子?”

    这老太太虽然害怕憨皮,可是儿子被打,老太太还是敢给憨皮讲理的。

    “我打他,我打他都是轻的,如果不是看他年龄小,我弄死他。”

    “怎么回事憨皮?你怎么给一个孩子干上了。”

    估计是听到大虎的哭声,焦慧雪婆婆的憨叔,又加上憨皮的声音,中院这边在家里的人都出来了,说话的这位当然就是一大爷。

    “一大爷,这小王八蛋欠收拾。”

    “憨皮,怎么说话呢?”

    憨皮这可是当着焦慧雪婆婆的面骂她儿子小王八蛋,这不是就等于说骂焦慧雪的婆婆吗,一大爷假装怪了憨皮一句。

    “一大爷,我就是这么说话的,你问问这小王八蛋干了什么。”

    听到憨皮这么说,一大爷也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憨皮虽然混,但是还没有说和一个孩子过不去,今天这是第一次,如果这样说的话,这大虎一定是做了让憨皮生气的事。

    憨皮何止是生气啊,掐死大虎的心都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