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滚,什么东西 10/10求全订
    “你……”

    这家伙刚说了一个字,憨皮又是一巴掌过去“啪”把这家伙给抽出去多远。

    “啪…啪……”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年轻人拍着巴掌走了出来说道:“不错不错,听别人说新街口的憨爷打人爱打脸,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其实憨皮刚才就注意到了这个年轻人,看到憨皮开车撞过来,别人都是一副害怕的样子,只有这个年轻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那时候憨皮就已经注意到他了,而打这个人,也是故意打给他看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今天来我们新街口拍婆子也是你故意安排的吧。”憨皮说这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这个年轻人,**裸的一种藐视。

    憨皮过来以后,看到还没有打起来,就有一种怀疑,对方明显人多,老鼠去找憨皮,等憨皮再过来,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前面有十几分钟,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打起来,不能不让憨皮怀疑。

    “没错,确实是我安排的,我就是想看看,你凭什么一句话就能让那么多人不敢越雷池一步,我不服,所以过来看看。”

    “你不服?”憨皮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年轻人。

    如果了解憨皮的人,看到憨皮这个笑容,绝对还打寒颤,因为这是憨皮要动手的征兆。

    “对,我不服,我秦……”

    “砰”“扑通!”

    年轻人名字还没有报完,憨皮一脚就已经过去,直接踹在这个年轻人肚子上,把他下半句话也给踹了回去。

    年轻人刚落地,憨皮一个箭步过去,直接踩在他脸上,说道:“你有什么不服的?”

    “我……啊!!!!!!”

    还是刚说一个字,憨皮脚上一用力,年轻人的惨叫声就响了起来。

    这家伙估计是上山下乡以后才成为顽主的,要不然绝对不会敢来挑衅憨皮,憨皮的威名,在几年前就已经传遍四九城,如果不是新顽主,根本不可能干出这么傻的事。

    “嘭!”憨皮把脚拿下来,又在年轻人的肚子上踢了一下说道:“滚,三天内准备好厚礼过来赔礼道歉,要不然你会知道是什么后果。”

    说完以后,憨皮根本没有搭理年轻人手下的那一帮小顽主,挥了挥手说道:“我们走。”

    段飞他们一个个兴奋的上了车,然后憨皮开车扬长而去,年轻人的那些手下,一个个呆若木鸡,根本没有想到,事情发生的快,结束的也快。

    开着卡车出来打架,在这个年代,在四九城,估计也只有憨皮一个人,绝对找不到第二个。

    憨皮这两脚可是不轻,在憨皮走了以后,年轻人是被人扶着走的,他怕了,真的怕了,特别是刚才憨皮踩着他脑袋是时候,让他感觉到,憨皮就是一个死神,憨皮只要脚上用点力量,他可能就要和这个世界说拜拜。

    当然,这只是他的估计,憨皮就是要给他这种感觉,要不然憨皮干嘛也这么做。

    憨皮给了对方三天时间,可是根本没有用三天,第二天拜帖就送了过来,收拜帖的人是段飞,当然,憨皮也很快就知道了,不过段飞不是来赔礼道歉,而是找了一个中间人说和。

    “憨皮,你打算怎么办?”

    憨皮笑了笑说道:“说和?哈哈哈,在我这里就没有说和这两个字。”

    “那你是打算不去?”

    “不,去,干嘛不去,我倒是要看看,这和事老是谁,他怎么你妹的的自信认为我会说和。”

    “行,我这就给对方回信。”段飞点了点头。

    “等一下,对方约的什么时间?”

    “明天晚上八点,西直门火车站后面的废弃仓库。”

    “嗯!我知道了,就这样吧。”

    第二天,憨皮出去卖了一天水果,回到家就到了吃饭的时间,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吃啊,他没有想到,自己还有回来就吃饭的时候。

    “跑了一天累了吧?多吃点肉。”韩悦说完就给憨皮夹了一块肉。

    “谢谢!”

    现在在这个家里,韩悦就像是一个母亲一样,大家相处的时间越长,感情也就越深,韩悦别看是一个大学老师,可是两个人并没有孩子,现在住在憨皮家里,这一段时间基本上把母爱发挥了出来。

    “憨叔,我也给您夹。”小琴连忙站起来。

    “哈哈哈,你就不用了,快点坐下来吃饭。”憨皮连忙伸手制止了小琴。

    这丫头才多高啊,估计都够不到最里面的菜,吃饭还基本上都是别人给她夹,没想到也想给憨皮夹菜。

    吃完饭憨皮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八点多,他这是故意的,对方不是说八点吗,憨皮就是让他们等。

    憨皮不怕他们不等,不等就要过来赔礼道歉,要不然三天时间一到,憨皮就有理由收拾对方,没错,憨皮就是这么想的,所以他现在是一点都不着急。

    他不着急,有人着急了,那就是段飞,时间一个过,可是憨皮还不过来,段飞就有点着急了,想让老鼠过去找憨皮,可是想了想还是等吧。

    憨皮一直在家磨叽,差不多到九点了才从大院出来,开着车就去段飞住的大院,还没有到门口,就看到段飞他们着急的在门口等着,看到卡车过来,连忙就跑了过来。

    “憨皮,你怎么出来这么晚?”

    “那么着急干什么,走上车,我带你们去喝酒。”

    “啊!”

    这下不单是段飞吃惊了,就连别的人也是一样。

    “啊什么啊?你们都吃饭了吗?”

    “呃!”

    几个人想了想还真是,大家都为了这件事,竟然连饭都没有吃,现在听到憨皮问这个,一个个肚子都咕噜噜乱叫。

    “就是啊,还没有吃饭,干嘛要过去,最起码也要吃饱喝足才能过去。”

    “可是憨皮,约好的是八点,现在都已经过了九点了。”

    “时间是他们定的,又不是我定的,我干嘛要遵守时间,再说了,他们是什么东西,说几点就几点啊,行了,这些事情你们不要管,现在你们就是该吃吃该喝喝,有事别往心里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